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二十六章 ri后再说

第二百二十六章 ri后再说

  “你做的事情,真让人看不懂。”

  在渡过了最初的慌乱与急切之后,现在的萧玉反倒是有点自暴自弃的样子。

  她安静的待在王霄的身边,看着他做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看不懂?”

  在纸上写写画画的王霄低着头询问。

  “你居然在组建汉儿组成的军队。你就不怕他们造反吗?”

  王霄惊讶的抬头看着她“他们为什么要造反?”

  “你可是草原人封的定北侯。你们草原人不把汉儿当人看,现在他们手中有了刀枪,自然会反抗。”

  放下手中的笔,王霄认真的看着萧玉“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我是汉人。哪怕之前是在草原人的手底下打工,可我的身上流淌着的是汉家的血脉。”

  “你就不怕宇文泰会来找你的麻烦?”

  王霄笑了起来“你要说让我去攻打他,那我暂时还没有这个实力。可他要是来凉州,来多少我让他死多少,你信不信?”

  萧玉没说话,不过目光之中却是满满的不相信。

  宇文泰麾下披甲二十万,此时兵围长安城眼看着就要取代元家成为新的霸主。而凉州这里王霄麾下能战之士撑死能有个两三万,凭什么跟宇文泰叫板。

  “看来你是不信了。那好,我给你上堂战略战术课。”

  “首先呢,我反对宇文泰,不过不会主动去攻击他。因为我需要时间来积蓄力量。其次,宇文泰的周边可不止是我一个敌人。东边的高欢是他的死敌,南边还有你们萧家在捣乱。他实力再强,又能分出多少力量来攻打凉州?”

  “其次,想要从关中来这里,他得走陇右道。太原云中那边可是在高欢的手中。陇右道两千多里地,除了山还是山。那边你也走过,你知道那路有多烂。”

  “他派大军过来,我就堵住出口。派人在这条漫长的道路上断他的粮道。放火毁桥,堵路下毒什么招数都用上。没了粮食,他的兵马前边打不过来,后边又回不去。那岂不是来多少死多少?”

  萧玉直接指出了重要的问题“就算陇右道地形适合阻截,可你麾下都是一群刚刚放下锄头没多久的汉儿,他们能拦的住宇文泰精兵的冲击?”

  “这个问题问的好。”王霄满意点头,伸手点了点自己写的纸“我正在安排训练计划,会在短时间内让他们精锐起来。而且,我给他们分了田地,给了他们真正做人的机会。你觉得,面对那些想要重新奴役他们的草原人,这些汉家男儿会不会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财产而拼命?”

  “一支愿意拼命的军队,除非是杀绝他们,否则是不会被打败的。”

  王霄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口水“你这人也有趣,你自己就是汉家的公主,怎么就不盼着汉家好?”

  “你要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扶持汉儿去挑战整个草原部落?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会让宇文泰与高欢,甚至所有的草原人都将你当做最大的敌人?”

  “你如果不是汉家的公主。”王霄的目光逐渐冷了起来“我早把你送nvying去了。”

  萧玉气的面色通红,可面对王霄冷淡的眼神,却是不敢回顶。

  王霄收起纸笔,站起身来。

  离开房间之前,他在萧玉的耳畔轻声低语“我永远都记得自己身上的血脉。至于你,千万别忘了。”

  王霄将西凉各地能打仗的草原人都送去了长安城,之后立刻收缴了他们所拥有的土地牛羊,转手就分发给了汉儿。

  遗留下来的草原人对此非常愤怒。可他们一群老弱病残的,根本就掀不起什么波浪。

  就像是王霄说的那样,翻身的汉儿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与财产,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通过与西域商队的商业交易,王霄手里不缺钱。

  收缴了大量的田地与牛羊牧场,他也不缺粮草。

  现在唯一制约王霄扩大实力的,就是他缺人。

  凉州地广人稀,所有郡县加起来估计也没有百万人口。

  缺人对于王霄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制约。

  除了派人趁着关中大乱,乘机引人北上来到凉州之外。王霄还专门挑选猎户入陇右道的大山之中,请那些躲入山中的人出来。

  wuhu南下的时候,衣冠东渡。可北地依旧是有大量的人走不了。

  许多人不愿意披发左衽,就选择钻进大山里做野人。

  据说到大唐建立都几十年了,依旧是有人从大山里出来询问如今是何年月。

  山中方一日,人间已千年。

  听着像是笑话,可实际上这都是鲜血与眼泪。

  这些人不愿意做达利特,宁愿是去做野人。

  王霄派人去接他们出山,给他们分田分地,分兵器分甲胄。

  为了能扩充人口,他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等到长安城失陷的消息传来,已经是有数万人来到了凉州。

  风陵渡惨败之后,大魏皇帝就彻底失去了与宇文泰叫板的实力。

  燕世城战死,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忠心耿耿的忠臣。

  等到宇文泰的大军围城,众多之前骑墙的门阀世家纷纷倒向了宇文泰一边。

  大势已去的长安城在坚守了两个多月之后,最终被内应打开了城门。宇文家的大军杀入城中,顿时就是一片腥风血雨。

  宇文泰并没有直接登基称帝,他只是将大魏皇帝关了起来,想必要不了多久之后就会暴毙而亡。

  之后宇文家推出了元嵩成为新的皇帝。当然,他只是一个傀儡。

  元家皇族几乎被屠戮一空,曾经是草原部落之中实力最为强大的拓跋部落,终于是在这一天陨落了。

  王霄在离开长安城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只是让他感觉到惊讶的是,元淳公主居然逃了出来,在亲卫的护送下一路辗转来到了凉州。

  “燕哥哥。”见到王霄的时候,满脸风霜之色的元淳公主直接就扑了过来哭泣。

  对于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元淳来说,国破家亡这种事情之前是想都未曾想过的。

  熟悉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抓,茫茫天下仿佛突然之间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

  此时见到王霄,顿时就将多日来的委屈全都宣泄出来。

  “好了,别哭了。衣服都湿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王霄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他是没想到元淳公主居然能逃出来,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是十三皇兄派人把我从密道里送出长安城的。后来我在城外遇上了宇文玥那个逆贼,没想到他居然放过我,还派了个nvnu拿着手令一路把我送到了陇右道。”

  王霄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已经尽量不去接受剧情的干扰了,没想到这些人还是不停的往他身边撞过来。

  这难道就是无法阻挡的惯性?

  “一路上受委屈了。”王霄笑着抬手抹去元淳公主俏脸上的泪花“先去好好休息,洗漱干净吃顿热饭再说。”

  “嗯。”见到心上人的元淳公主,感觉这些日子风餐露宿的委屈终于得到了释放。抹着眼泪绽放出笑容,依依不舍的跟着婢女去后院洗漱更衣。

  王霄有些挠头。

  在他看来大家原本只是友谊切磋,可这巴巴的追到了这儿算是个什么事情。

  好在元家此时已经是完蛋了,否则的话他都不知道日后该如何相处。

  “算了,日后再说。”

  没等到日后,当天就出事了。

  “她是谁!?”

  接到消息的王霄来到后院的时候,就看到元淳公主与萧玉正在对峙。

  看她们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很明显之前动手了。

  元淳不懂武功,算是被单方面教训。

  “萧玉,南梁的长公主。”

  王霄的介绍让元淳公主面色一白。

  国破家亡带来的刺激让她不再是之前那个傻白甜。她知道自己此时唯一的依靠就只有王霄了。

  没想到才分开几个月,他身边居然又出现了一个公主。

  元淳也是公主,可她现在只是个亡国的公主。说什么也不可能和南梁的长公主相提并论。

  这个女人就住在王霄的宅院里,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用多说。

  感觉受到背叛的元淳公主疯了似的哭闹,真真是吵的王霄脑袋都大了。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应付哭闹的女人。

  等到元淳公主拔出侍卫的佩刀的时候,王霄也是生气了。

  上前抓住女人的手腕,将佩刀夺下来。之后俯身将哭喊不止的元淳公主抗在了肩膀上,迈步走向屋子里。

  “听话,不听话就要被教训。”

  极度失落的元淳公主不愿意听话,还在不停的哭喊挣扎。

  亡国公主的XX,就是如此的心酸无奈。

  可当王霄开始教训她之后,元淳公主的挣扎顿时就消散无踪。

  听着屋子里传来的莫名声响,萧玉咬着牙骂了句荒唐。

  这个家伙,一点世家子弟的风度都没有,是真的不要脸了。果然是个魂淡!

  萧玉跺脚离开了这个原本属于她的小院,留下王霄在屋里用力说服元淳公主。

  经过一整夜身体力行的说服工作,元淳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咬着王霄的胳膊,让他赌咒发誓这辈子都不会抛弃她之后,这才沉沉的睡去。

  她是真的累坏了。

  忍了几个月的王霄,神清气爽的离开了后宅。

  他对女人的办法一向不多,所以就简单粗暴了一些。不过看上去效果还是挺不错。

  这边好不容易才将她们安抚下来,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宇文泰派出的使者到凉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