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很宝贵的 (100月票加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 ,很宝贵的 (100月票加更)

  人得吃盐,不然就会生病。

  而盐的获取主要是晾晒海盐,还有井盐与湖盐。

  地球上所存有的盐分足够人类使用极为漫长的时光,可分布上却是非常不合理。

  现代世界里凭借强大的工业体系与运输体系,可以将这种生活必需品送达任何地方。

  可在这个世界里,缺盐的地方不但价格高昂而且还缺严重货。

  萧玉口中的毒盐实际上就是矿盐,含有大量杂质的盐矿。

  这些杂质对人体有害,大量食用会导致矿物中毒。所以附近的人哪怕知道有矿盐的存在,却只能是守着宝山吃不上。

  但是王霄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现代世界的网络上什么样的知识都有,过滤矿盐提纯祛毒的办法王霄也看到过。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大量提纯矿盐然后卖出去换取自己急需的物资。

  凉州这里还不是最缺盐的,因为会有商队从陇右道运送食盐过来。真正最缺盐的是草原上的部落。

  王霄打算用食盐与铁器从部落里换取牛羊马匹,甚至招募当地的炮灰去送死。

  当然,前提是他得先把矿盐提纯到能够食用的水平。

  一条小河边上就有一块岩壁,斑驳的青红色盐矿直接暴露出来。一些林中小兽饮水之后就会在这些岩壁上舔上一会补充盐分。

  美目之中蕴含着怒意的萧玉,冷眼旁观王霄指挥着人手在河畔平整地面,搭建各种器械。

  虽然脸上带着不满之色,可实际上女人对王霄的评价还算是挺高的。

  没错,她虽然因为王霄提出的要求而生气,可却觉得他人不错。

  这并非是她精分了,而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俘虏的身份,王霄如果真的想对她做什么,那她完全是无从反抗。

  可王霄并没有真正羞辱过她。相反,对她还算是不错。

  在这个道德沦丧,人性被漠视的世界里,这真的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放置好各项物件,王霄大手一挥“去砸些盐矿过来。”

  数十名力士举着锤子斧头冲过去,叮叮咣咣的砸下来一大堆的盐矿。

  “不管是什么样的矿,想要提纯你首先要做的就是粉碎它。”

  王霄站在一旁指点萧玉“弄的越碎越好。”

  身强力壮的军士们用锤子砸碎盐矿,然后装进石磨之中碾压粉碎。

  等到这些盐矿成了细细的矿粉,王霄接着让军士们将矿粉倒进木桶里加水搅拌充分溶解。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过滤了。先把里面那些大块颗粒的杂质都给过滤掉。”

  可能是做助教有了职业习惯,王霄现在好为人师“矿盐不能吃,是因为除了盐份之外还含有其他大量的杂质与毒素。只要能够去除掉这些杂质,剩下来的纯粹盐分当然就可以食用。”

  王霄指点着军士们用多层麻布蒙住木桶,然后一遍遍的将溶解的盐水不断过滤。

  看着那些被染的黑不溜秋的麻布,萧玉的目光逐渐震惊起来。

  这种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之前或黑或青的盐矿已经逐渐干净起来,这也刺激着军士们的干劲十足。

  西北之地缺盐,从长安来的商队卖的盐价格极为昂贵,可他们却不得不买。

  现在自己这里也能出盐了,那他们就能买到便宜的盐。省下来的钱可以给孩子买糖吃,也可以给婆姨多买几尺布。

  有利益的时候,人的干劲都是十足。

  所以说鸡汤什么的都没用,钱到位了什么都好说。

  公司要是一个月给我开几万,别说加班了,我天天住公司里都没问题。

  “这就可以了?”萧玉惊讶的看着已经干净起来的溶液,对于王霄的神奇手段感觉无比的惊讶。

  “大点的杂质都被过滤了。不过像是砷什么的毒素还得吸附掉才行。”

  萧玉不懂微量元素的意思,可她心底已经是相信王霄能够做到了。

  脱毒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木炭吸附。

  直接将木炭粉碎用麻布包裹,跟着将盐水倒进麻布里。来往几遍,里面的毒素基本上就被吸附的差不多了。

  最后的步骤就简单多了,将盐水溶液再次变成盐块。

  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太阳底下暴晒,不过王霄需要立刻看到成果,所以铁锅就被架了起来熬煮盐水。

  看着背着一只手站在那儿指指点点,指挥军士们忙着忙那的王霄。萧玉突然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好似被一团光晕所包裹着,她一直都没能看懂他。

  伸手从锅里揭下一块泛着青色的盐块,王霄转身来到萧玉身边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

  女人恼怒的捂着嘴想吐,可却被王霄直接捂住了嘴“咽下去,很宝贵的。”

  齁的脸都变色的萧玉狠很的灌了半皮囊的水,恶狠狠的瞪了王霄一眼,这才走到了铁锅旁边仔细打量。

  “品相很好,与我洗漱净口的青盐差不多。”

  神色复杂的萧玉盯着王霄“你怎么懂得这些的?”

  “要用虔诚的心去感谢无所不能的网友们,他们才是真正的神。”

  看着一脸迷茫的女人,王霄嘿嘿笑着上前“我赢了。”

  萧玉横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我就知道你不守信用。”王霄连连摇头“做人岂可言而无信。”

  这下萧玉干脆直接转身,上马往金城方向奔去。

  看着她的背影,王霄遗憾的啧啧。

  燕世城带走了燕北大部分的兵马,王霄现在要做的是补充兵力储备物资。

  有了蒸馏酒与葡萄酒,还有高品质的食盐。这些都能换来大笔的财富。除了钱,现在急需的就是粮食。

  好在河套这里水草丰美,气候适宜。还有涛涛黄河作为水源补充,粮食收成挺高的。

  王霄带人整顿引水灌溉系统,开垦出来更多的良田。最重要的是他释放了所有的汉家奴隶,并且给他们分发田地。

  他引用了部分府兵制度。允诺家中有人为军者,可免其租庸调。闲时耕种训练,战时入伍为兵。

  伤残战死者,可按年份免除全家赋税。同时挑选家中子弟继承府兵身份。

  王霄的这番做法,尤其是释放汉家奴隶激起了当地草原人的极大不满。

  只是此时的大魏处于风雨飘摇的混乱之中,些许不满的声音在大军压境之后也就随之烟消云散。

  也就是他的身份是定北侯世子,而且手段强硬毫不留情。否则那些留守的草原人早就要翻天了。

  这个时代里,北地汉人的身份地位极为低下,从两脚yang的称呼就能看得出来。

  王霄抬高汉人地位的努力引起了草原人的反感,却得到了当地汉人的支持与感激。

  这一点其实是十分重要的。

  在这之前,因为害怕汉儿们的反抗,鲜卑人是不允许汉儿为军的。他们平日里只能是作为农民耕种田地为鲜卑人提供粮草物资,是妥妥的农奴。

  给汉人分田,让他们有机会做军士。

  手里有了刀枪,这才是摆脱奴隶身份最为关键的步骤。

  实际上在王霄看来,如果不是大江以南还有汉家王朝,如果不是北地汉人的血性未灭。

  那或许几百年之后,这片先祖们用无数鲜血才开拓出来的古老的土地上,就会沦为犹如印度那样的悲惨下场。

  对于王霄来说,这是想一想都会让他不寒而栗的可怕灾难。

  王霄在这里积蓄实力的时候,南边的关中终于是传来了噩耗。

  大魏皇帝担心那些保持中立状态的门阀世界的态度,强硬的带领兵马离开长安城去和宇文泰决战。

  从zhengzhi上来说,这个选择没错。可从军事上来说,这确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大魏皇帝手中的兵马只有宇文泰的一半,哪怕是有着燕世城带来的近三万兵马支援,可宇文泰手中的实力更加强大。

  两边的大军在泰州风陵渡附近爆发决战。两边隔河对峙,而长时间的鏖战导致双方死伤都很惨烈。

  不想损耗太多国力的宇文泰选择了收买。

  在战斗的关键时刻,秀丽军突然反水,放开了自己防守的一段河防。

  大批宇文家的兵马通过这里渡河而来,从侧翼猛攻大魏军队。

  这一关键性的变化,导致大魏军队全面陷入被动。

  而在这个时候大魏皇帝,却是展现出了自己性格之中胆小怯懦的一面,他在最为关键的时刻选择了逃跑。

  皇帝逃跑带来的后果就是,整个大魏军队全面崩溃。

  宇文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大军追击,杀的是血流成河。

  为了掩护皇帝逃亡,燕世城带着燕北军拼死狙击陷入重围。

  在拒绝了宇文泰的劝降之后,燕世城与燕北军全军覆没在了宇文家的大军围攻之下。

  消息传来,整个燕北几乎家家挂白。

  王霄从新开垦的田地里回到定北侯府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哭声一片。

  “大丈夫马革裹尸,求仁得仁而已。没什么好哭的。”

  对于效忠草原皇帝的燕世城,王霄的评价并不高。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心可言。

  按照规矩,王霄将会继承燕世城的位置,成为整个西凉的统治者。

  这次过来的朝廷使者,也带来了册封的各种旨意虎符印章。

  “陛下有令,燕北之地当尽发十六以上男子往长安城迎战叛逆。”

  已经是风雨飘摇的大魏皇帝还在幻想着能彻底压榨西凉的最后一点力量,去给他的皇位陪葬。

  “嗯,我知道了。”王霄摆摆手“使臣回去吧,援军不日就会出发。”

  外人全部离开之后,王霄看着屋里的燕家众人说“大魏完了,燕家不能为大魏陪葬。我们已经做的足够多了。”

  “你现在是定北侯,你自己拿主意就是。”白笙神色憔悴,精神也有些恍惚。

  “是。”

  王霄的确是派出了援军,可那些都是分散在凉州各处的草原人。

  这些人留在这里会成为隐患,还不如借着这次的机会把他们全都清理出去。

  汉家的土地,只应该属于汉家儿女。

  他们鲜卑人部落之间的争斗,王霄是没心思参与其中的。他现在要做的,是强化自己手中的实力。

  等他日后率领大军南下,就是彻底驱逐那些草原部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