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王霄听了表示很想笑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王霄听了表示很想笑

  “这位姑娘是...”

  燕世城的大帐内,看到王霄带着位姑娘进来,这位定北侯显然是有些疑惑。

  “朋友,就是朋友。”

  王霄拉了下萧玉的手,微笑着做解释。

  燕世城感慨的说你终于长大了。之后就不在追问萧玉的事情,反倒是询问起了长安城现在的状况。

  “各家门阀看似选择中立,可实际上他们都是偏向宇文阀的。只要宇文阀兵临城下,这些门阀世家必然会立刻倒过去。”

  王霄想了想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别去长安城了。宇文阀的实力,绝非表面上露出的那些。宇文泰暗中经营多年,实力深不可测。”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些我都懂。”

  燕世城感慨了一声“不过我与陛下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无论是从大义上来说,还是从兄弟情谊上来说,我都不能坐视不管。身为大魏的将军,讨伐叛逆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果然是跟剧情中一样的性格。对于皇帝无限忠诚,哪怕察觉到了皇帝的杀意,也依旧是愿意选择从容赴死。

  命是自己的,燕世城选择自己的命运是他自己的权利。可因为他的愚忠导致整个燕家被灭,那就是被他害死的结果。

  自己想死没问题,但是请不要牵连别人。

  “既然如此,请分我一支兵马守卫燕北。一旦出现不测,至少还能有保护家人的力量。”

  王霄劝不动他,那就不劝了。他现在需要的是军权。

  燕世城好奇的打量着王霄,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一旁的萧玉“怎么感觉你和以往不同了,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

  拿起面前的一块兵符,起身递给王霄“我将秀丽军的指挥权给你,你可以从军中再挑千人作为班底如何?”

  王霄听了很想笑。

  秀丽军这名字听着很是女性化,可实际上这里指的是一座名为秀丽山的山川。组成这支军队的人员也是来自于这座秀丽山附近。

  而这支兵马的大名,王霄也是知道的。

  并非是因为其在那个小傲娇的率领下战功出众。而是因为在大魏攻打燕北的时候,秀丽军叛变主动打开城门,导致燕北失陷被屠城。

  那可是屠城,二十万人惨死在了大魏兵马的刀锋之下。

  这样的一支兵马,居然还有很多人为他们洗白。说他们是有苦衷的,说他们本就效力的是大魏,服从命令天经地义云云。

  不提现在的大魏使用的是实际上的分封制,各处封地上的兵马都是属于各自门阀主君。就算是他们真的忠于大魏,那可以自己拉倒城外去和魏军一起攻城,那样的话也没谁说他们什么。

  正面对战,你死我活,天经地义。

  可他们却是以守军的名义进入城内,然后作为内应打开城门放魏军进来屠杀。

  这还有什么可以洗白的?王霄表示真的无法理解。

  还有人说是他们是被出卖的,是上司命令他们开的城门。他们是不得不服从命令。

  可问题在于,他们难道都是机器人不成?

  打开城门的时候,难道这些人不知道开城门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开了城门魏军进来之后,难道是来和城里人开联欢会的不成?

  实际上他们很清楚的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却依旧是选择了开城门。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怕死,想用全城的命来换取他们能活下去。

  毕竟他们的家是在秀丽山,不是在城里。

  之后他们被燕洵抛弃,那真的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的事情。

  至于小傲娇为此翻脸,一心想要燕洵接受秀丽军的道歉。只能是说一句,事情没发生在她的身上。

  这就是道德绑架。

  不需要洗白,也不用洗白。本身就是黑的,没得洗。

  “这个真不行。”

  王霄连连摇头“秀丽军还是您带走吧,我害怕。”

  军队的战斗力差没关系,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提高战斗力。可秀丽军这样有着背叛基因的军队,没人敢用。

  “这是为何?”燕世城对此表示不解。

  “您要小心秀丽军,他们不可靠。”

  燕世城对王霄的劝说并不在意,不过最终还是给了王霄挑选三千人马,同时还给了他可以在凉州各地招兵的权利。

  这位定北侯有好几个子女,不过嫡子只有燕洵,所以他是燕北的世子。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身份,所以才会给他兵权与招兵的权利。

  因为遇上了王霄,燕世城特意多留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他就急匆匆的带着数万兵马继续南下长安城,支援他的结拜兄弟去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大军,王霄心头微叹。

  这应该是一个好人了,可惜这一走估计不会再有回来的机会。

  宇文泰是一头猛虎,花费多年的时间圈养出了一群狼。现在他带着狼群杀奔长安城,大魏皇帝这头笨猪根本就不会是对手。

  燕世城,他这是去殉葬的。

  王霄带着三千骑兵,一路北上来到了红川城。

  他根据位置与四周环境判断,这里的原型应该就是金城郡。

  在这里王霄见到了燕世城的夫人,也就是大魏皇帝的青梅竹马白笙。还有燕红绡,燕霆,燕啸等人。

  看着这些人热情的接待萧玉,王霄心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剧情世界中,正是萧玉的设计才使得燕家灭族。而他此刻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讽刺了。

  “你抓我来燕北,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两天之后,萧玉终于是忍不住的找上了王霄“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现在这样算是个什么事情?”

  正在忙着建立蒸馏酒工坊的王霄,随意的回应她“我是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哈?”

  萧玉完全不能理解王霄说的是什么意思。

  “有的时候呢,无知其实是一种幸福。知道太多,会睡不着的。”

  王霄摆摆手,示意她离开“好好待着吧,会有放你走的时候的。”

  汉家失去西域已经多年,而且凉州与西域之间还有吐谷浑隔断。

  不过丝绸之路并未就此断绝,为了巨大的利益而不惜冒险的商队依旧是[新 ]川流不息。

  王霄准备和他们做生意,除了做蒸馏酒之外,他还命人在干燥之地大规模种植西域传来的葡萄,准备酿造葡萄酒。

  之后召集西凉各地的铁匠们来金城这里聚集,冶铁打造兵器甲胄。

  招募人手,打造兵器甲胄,购买马匹物资等等。

  他从长安带来的金银财货也流水似的花了出去,甚至动用了雁北侯府的存储资金。可依旧是缺乏足够的资金来扩充军队。

  金城郡这里并非是想象之中的那样贫瘠荒芜,实际上这里位于被称为黄河百害,唯利一套的河套地区。水草丰美,物产丰富。

  这里不但可以养马牧羊,还开垦有大量的田地,粮食收成很高。

  同时还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哪怕只是抽税都能狠赚一笔。

  可王霄要做的事情规模很大,需要的花费很多。他现在迫切的需要更多的来钱渠道。

  这天在房间里无聊发呆的萧玉,被王霄叫上一起策马离开金城,向着西边的山川行去。

  “你这是遇上什么好事情了?为何如此高兴?”

  萧玉明显能看出来,面带笑容的王霄今天心情很好。

  “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王霄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笑了起来“的确是有好事情,我找到了一条发财的大门路。”

  “你还能缺钱?”萧玉知道定北侯家可不缺钱,从他家那奢华大气的府邸中就能看出来。

  “组建军队很费钱的,我的确是很缺。”

  萧玉看着身后的马车上装着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木桶,有麻布,有木炭,有铁锅,有锤子等等。

  她很好奇,王霄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你们江南那边,什么生意最赚钱?”

  路程无聊,王霄闲来无事跟萧玉搭话。

  “粮食。”

  王霄拍了下脑袋“除了粮食呢?”

  “桑麻丝绸布帛。”

  王霄转头瞪了过去“故意的?”

  萧玉露出了笑容“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可不会猜男人的心思。”

  “你们那边,卖盐赚钱吗?”

  “当然赚了。”萧玉顿时明白过来“你找到盐井了?还是盐湖?”

  “都不是,是盐矿。”

  数百人的队伍一直走了两天,深入山里终于是在一处河滩边上停了下来。

  在这里,萧玉终于是见到了王霄说的盐矿。

  “你是不是傻了?”萧玉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王霄“这都是毒盐,人吃了会死的。你想用这个卖钱?你当人都是傻子不成。”

  “我们来打个赌吧。”

  王霄笑着,犹如抓住了老母鸡的狐狸“我赌我能把这些毒盐变成可以吃的精盐。我输了,立刻放你走。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如何?”

  萧玉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毕竟王霄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这事肯定有古怪。

  可这的确是一个诱惑,现在大魏内乱,她必须得回去主持大局好为南梁争取利益。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有关毒盐的事情,再三确认这些毒盐绝对不能吃之后,萧玉这才疑惑的开口“你说的,是真的?”

  王霄竖起一只手“我以燕家祖先的名义发誓。”

  “好。”

  萧玉轻咬嘴角,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后,她疑惑的询问“我若是输了,你想让我做什么事?”

  王霄的目光极为清澈,策马过来靠在她的耳畔轻声细语一番。

  “什么?!”

  萧玉的俏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染红,下意识的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yin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