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二十章 地狱空荡荡,请你去入住

第二百二十章 地狱空荡荡,请你去入住

  想要搅乱长安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些世家门阀自己混乱起来。

  毕竟大魏国内真正的权势并非掌握在那些百官手中,而是被被门阀世家掌控。

  所谓八柱国,各个都有自己的封地与军队,类似王侯名义上归属皇帝罢了。

  真正的变化,是要等到宇文泰建立府兵制度,逐步削减取消私兵为止。

  府兵属于国家,私兵则是属于门阀。这才是皇帝想要对世家门阀下手的真正原因。

  世家之中有重要人物接连被杀,哪怕只是最简单幼稚的嫁祸,也会让门阀世家们混乱起来。

  王霄没找魏舒烨,这个人的品性还算是不错。他的目标选择在了魏家的嫡子魏舒游的身上。

  这个人,跟赵西风一样是个视人命如草芥的牲口。

  魏阀的防御力度很强,家中卫士严密守护没给王霄什么直接潜入魏舒游房间的机会。

  站在门廊下阴影处的王霄,看着不远处魏舒游院落里来往的人影,轻声自语“不让我当专诸,那就做荆轲好了。”

  他可没傻乎乎的站在房顶上吹风。

  真正的大宅院里的护卫,房顶上那都是有弓弩手的。

  你真跑房顶上去,人家立马给你射成刺猬。

  影视剧之中整天飞檐走壁的刺客,现实之中绝对活不过三分钟。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明岗暗哨,王霄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来到这里。

  再往前,那就没办法再潜伏过去了。

  王霄活动着手腕,收起匕首取出了一把折刀。

  就是那种有个手臂长的棍子,前头是半截刀的折刀。

  将棍子和刀身组合起来,王霄深深的吸了口气。

  “什么人?!”

  守在院门口的护卫看到拎刀而来的王霄,当即大声喝问。

  回应他们的,是一抹带着残影的刀光。

  “啊!!”

  凄厉的惨叫声惊动了整个魏阀,大批人手纷纷惊醒围拢过来。

  而王霄此时已经是一路刀劈,直接斩开了魏舒游的房门冲入院内。

  等到衣衫不整的魏舒游跑出房外的时候,正好看到王霄一刀横斩将他身边功夫最好的护卫给劈成两半。

  被吓的魂飞魄散的魏舒游,转身就往屋里跑。

  跑进屋里才想起来自己这是自绝死地,又转身想出去。

  人才到门口,就与王霄正面相对。

  “你是谁?”

  逼急眼的魏舒游拔出了佩剑,直接捅了过去。

  王霄压根就没躲,任由剑头刺在他的胸口。

  他出门一向都是穿着软甲的。

  “地狱里面太空旷了,急需住客入住,我来送你一程。车票免费!”

  等到魏家的人蜂拥而来,这座院落里已经没有了活着的生物。

  他们在魏舒游的身上找到一块刻有宇文字样的令牌,这下没人再说是幼稚的陷害了。

  说不定这就是宇文阀故意用来混淆视听的,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有人给出交代。

  没抓住刺客之前,他们总得有一个可以平息愤怒的目标。

  长安城内的各家门阀都是风声鹤唳,甚至不少门阀家的人已经开始外逃避难。

  皇帝一边心中暗喜,一边严令抓捕刺客。大批禁军挨家挨户的搜查,让不少百姓之家遭了殃。

  虽然说抓了不少的青皮无赖,流寇乞丐,甚至就连外面派来的奸细都抓了不少。可真正的门阀他们是不敢去查,所以王霄依旧是悠然自得的选择下一个目标。

  不过这次王霄并没有急着再出手。

  现在他的确是风头太劲,整个长安城的明暗势力都在寻找他的踪迹。不用多说也知道,各家门阀子弟的安全都被提升到了最高水平。

  王霄下手的目标是门阀世家,他们是这个时代的统治者。王霄的行动是真的刺到了阀门的痛处。

  他们视人命如草芥,王霄视他们如草芥。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哪一个门阀也扛不住。

  暂停了暗杀行动的王霄也没有闲着,他召集燕北候府的仆役亲兵们购买材料,收集土酒开始蒸馏高度酒水。

  还是那句话,无论是在哪个朝代里,想要做大事都得手里有钱才行。

  古代真正能赚大钱的实际上就是种地卖粮。拥有的土地越多,收获的粮食越多,赚的钱也就越多。

  因为在这个商业匮乏的时代里,粮食就是唯一真正能旱涝保收的大笔收入。

  无论是世家豪强还是门阀皇家,有钱有势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想尽办法的兼并土地。

  而大规模兼并土地的结果,就是导致大批农民失去赖以为生的根基,从而只能是在饿死与揭竿而起之间做一个选择。

  那么多朝代之所以灭亡,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百姓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王霄懂的赚钱的办法多的是,他这次选的是酿酒。

  长安城内到处都是传承多少年的门阀世家,他们多年来的积蓄那可是一大笔的财富。

  这些门阀世家的子弟都酷爱喝酒,高度数的蒸馏酒出来,那种晕乎乎的感觉必然会让他们上瘾。

  王霄打算狠狠赚一笔巨款,作为自己的启动资金。

  具体的蒸馏过程没什么好写的,这里就不在大海里游泳了。

  简单说就是先将土酒过滤沉淀,然后通过加热蒸馏的方式得到更高纯度的酒水。

  几次不停的蒸馏之后,虽然度数与纯度无法和现代世界的白酒相提并论,可在这个时代来说绝对是酒鬼们的福音。

  王霄参加了几次戒备森严的聚会,将自己蒸馏出来的酒水免费推广出去了一批。

  没过多久,大量的订单就送上门来。

  王霄只收金银这种容易携带的财货,而且要价很高。

  不过对于门阀世家的酒鬼们来说,这都不算个事。

  因为神秘刺客的出现,各种外出活动被强行制止。这么多人闲在家里无所事事,喝酒就成了最大的享受。

  出不了城,各种聚会就多了起来。王霄也是周旋于众多聚会之中。

  这天宇文怀再次召集长安城内的勋贵子弟在宇文家里聚会饮酒。

  来的人除了众多勋贵子弟外,还有皇族的几位皇子。

  “来来来,大家都尝尝燕世子弄出来的美酒。”

  宇文怀的心情很好,因为宇文席死了之后宇文家的三房就落入了他的手里。

  作为草原上的人,他非但没有为这个实际上是他老子的老头之死而难过,反倒是开心的天天饮酒作乐。

  众人畅饮一杯,纷纷满意赞叹。表示这种火辣辣,晕乎乎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燕世子与定北侯一样,擅长酿酒啊。”

  面对宇文怀的调侃,王霄摆手回应“不过是闲来无事找点乐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娇媚的元淳公主在他身边坐下,满眼都是崇拜的说“燕哥哥就是厉害,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公主这话说的对。”宇文怀眯着眼睛打量着王霄“燕世子杀人的本事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宇文怀在自己家的ren猎场上,亲眼见到过王霄轻而易举的就搏杀几名赵家家将。

  联想到那个神秘莫测,又武功极为高强的神秘刺客。宇文怀最怀疑的人就是王霄。

  王霄呵呵笑着没说话,端起酒杯装神秘。

  一旁的元淳公主却是对着宇文怀怒目而视,大声呵斥他胡言乱语。

  众人开始玩投壶,互相拼酒。还有好色之徒抱着宇文家的美貌侍女随便找间屋子斗地主去的。

  不少人过来与王霄拼酒,当襄王元彻端着酒杯过来的时候,王霄不留痕迹的在他的酒杯上挥了下手。

  一小撮白色的粉末悄然洒落在了襄王元彻的酒杯里,他却是毫无察觉的大笑着一饮而尽。

  想要搅乱长安城,怎么能少得了元家的人呢。这个元彻既然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王霄也不会跟他客气。

  从平一指那里得到的医术,在许多时候是可以转而成为剧毒的。

  医毒不分家,两边其实有着很大的相似性。

  “我可不是只会用拳头的莽汉。”

  看着襄王元彻哈哈大笑着去找别人继续灌酒,看着他背影的王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场聚会闹到很晚,除了皇子公主们离开之外,大部分的世家子弟都在宇文府上留宿。

  拒绝了宇文怀送来暖床的娇媚婢女,王霄带着家将们准备回府。

  还没离开宇文府所在的大街上,王霄就看到从侧门那边出来了一辆马车。上面层层叠叠的有许多被布帛覆盖着的尸骸。

  “都是宇文家里被处死的仆役婢女。”

  身边的家将看到王霄的目光,小声的解释着。

  耳畔听着咯吱咯吱的木轮碾压地面的声响,看着那些汉家儿女们犹如XX一样被拖去乱葬岗随意抛弃。王霄的目光,愈发森寒起来。

  转头看着一旁高宅大院的宇文府,王霄深吸口气平息心头翻涌的情绪。

  他又想起了那座ren猎场。

  那天他虽然救下了许多了,可那猎场开了多少年,究竟有多少汉家儿女们成为这些部落的取乐玩具,已经是无法去计算。

  “宇文家,你们好。一群草原上放羊养牛之辈,现在居然敢...好,好得很呐!”

  王霄默默转头,策马缓缓前行。

  在他的心中,已经为将来的宇文家做出了命运的决断。

  天下虽大,却不会再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等待着他们的,唯有一个死字。哪怕他们逃亡天涯海角,王霄也要将他们彻底的斩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