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为了大海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为了大海

  “什么东西?”

  “给你送的票来了。”王霄推门而入“一张直通地狱的直达车票。”

  富丽堂皇的楼阁内点着无数的蜡烛。立柱雕龙,墙壁画栋。

  位于楼阁正中的是一条长方形的水池,里面水花四溅还洒满了花瓣。

  不远处的案几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瓜果酒水。这里看着犹如皇宫般奢华。

  穿着一件月白敞怀丝绸长衫的老人就是宇文席,他身后的水池里还有一个已然人事不省的貌美婢女。

  看着一身夜行衣,手持匕首走进来的王霄。宇文席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反倒是癫狂的大笑了起来。

  “真有意思,这都过多少年了。你是第一个能靠近我这么近的刺客。有意思。”

  王霄随意的摆弄着手里的匕首,侧头看着他“你好像并不怎么害怕。是有什么底牌没拿出来?”

  环顾四周,仔细打量一番“看这里的环境格局,应该没什么地道密室,暗器机关的。也就是说你身边还有护卫的高手?看来你对他们的信心很足啊,那就让他们出来吧。”

  “小伙子,你倒是挺有眼力劲的。”

  宇文席大刺刺的坐下,拿起了酒壶给自己倒酒“告诉我谁让你来的,我给你留个全尸。”

  王霄手一抖,匕首直接掠过宇文席手中的酒壶。

  陶瓷的酒壶从把手处被直接削断,重重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响。

  两个矫健的身影从屋梁上落下,直接护卫在了宇文席的身边。

  “小伙子,你的本事不错。”

  宇文席面上的惊异之色一闪而过“你应该直接杀了我的,而不是射酒壶。不过你现在没机会了。”

  两个护卫一个手持横刀,一个握着两把短匕首掩身而上。

  面对着宇文席的保命王牌,王霄并没有丝毫的松懈。

  他的面上闪过一抹紫色光晕,横起一条手臂直接硬抗横刀。

  清脆的金属交击声响中,王霄直接荡开了横刀。

  他没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纯粹是身上穿戴着做工精良的甲胄。

  “你不是刺客!”

  真正的刺客是不会在刺杀的时候穿戴甲胄的,宇文席惊讶的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王霄面对手持双匕,一刀刺向自己后腰肾脏,一刀抹向喉咙的护卫。直接向前迈出一步与护卫面对面撞在一起。

  两把匕首落空的同时,王霄的双手已经捧脸握住了护卫的脑袋。然后他的脖子后仰,接着一记头槌就直接砸了下来。

  ‘咔!’

  无与伦比的力道之下,护卫的脑袋松果体附近直接被王霄的头槌撞碎。

  王霄松开手,反手向后直接扣住了用横刀劈斩过来的护卫的手腕。发力一拧,直接就废了他的手。

  护卫吃痛,下意识的松开手,横刀落下。

  横刀还未落地,王霄的脚尖轻轻一挑就将横刀挑飞起来握在手中。

  反手挥斩而出,护卫的脑袋直接飞了起来。

  “怎么可能?!”

  宇文席再也没法维持之前的得意之色,目光之中满是惊恐。

  这两个护卫可是红山院花费多年时间秘密培养起来的真正顶级高手。

  可在王霄的面前,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解决掉。这让宇文席无法相信,天下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高手。

  “你究竟是谁!”

  半边身子染满了鲜血的王霄,拎着刀走向宇文席“跟你说过了,来给你送车票的。”

  宇文席扑向一张案几,用力掰动案几上的花瓶。顿时外面就传来了阵阵钟声。

  “现在整个宇文家都已经被惊动了。你的武功再高,也绝对不是整个宇文家的对手。今天你若是肯放过我,那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送你离开,如何?”

  “反派死于话唠,这话还真没说错。”

  王霄无视了外面的喧嚣声响,一步步的走向宇文席“见了反派不要废话,直接一刀斩了才是最好的选择。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那是因为我是为了大海呀。”

  “救命!!”

  宇文席犹如女人一样的凄厉尖叫,转身扑向了水池。

  就在他一只脚踏上池沿的时候,他的身后闪过一抹刀芒。

  ‘啊~~~’

  双腿齐膝而断的宇文席直接扑倒在了水池里。

  没等他喝上两口水,王霄就已经伸手抓着他的头发,将他从水池里拎了起来。

  刀光再闪,这次是两条胳膊掉落在了池水之中。

  按着宇文席的脑袋将他塞进水池里,生生将这个因为剧痛而陷入昏迷的老XX给呛醒。

  “饶~命~~~”

  ‘咚!’王霄站在已然被染成红色的池水之中,拎着他的脑袋重重砸在了池沿上。

  “我是地狱来的使者,是那些被你虐死的冤魂委托我来找你报仇的。她们说都很想念你,都在等你去相聚。”

  剧痛之下的宇文席依旧是露出惊恐的神色。

  这年头,神鬼之说还是很有市场的。

  ‘咚!’

  又撞了一下,宇文席的口鼻耳朵眼睛都开始滴落鲜血。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终于传来了大批的脚步声响。众多打着火把举着兵刃的仆役护卫们冲了进来。

  王霄将没了四肢的宇文席拎起来,面对着惊慌失措的护卫们。

  失血过多的宇文席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嘴巴动了动想要喊人救他,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王霄再次挥刀,一刀下来,宇文席终于是成了一肢都不剩的太监。

  宇文家的护卫们怒吼着冲了上来,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三太爷没得救了。

  王霄嗤笑一声,在宇文席的耳边笑着说“车票送达,你该上路了。”

  极乐阁成了一座血楼。

  王霄单手拎着宇文席那死不瞑目的首级,握着横刀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后,铺满了宇文家的护卫仆役的尸骸。

  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王霄将宇文席的首级向前一丢,跟上一脚就远远的踢飞出去。

  一路冲杀,王霄暂时摆脱追兵躲进一座柴房小院里。

  远处隐隐有犬吠声传来,王霄皱着眉头扯下了身上染血的夜行衣。

  这些经过训练的恶犬,嗅着血腥味道就能追上来。它们的嗅觉灵敏度可是人要强上千百倍。

  取出一小罐的药粉洒在身上,这是他特别配置专门对付动物嗅觉的。

  王霄的实力是毫无疑问的强,身体素质是常人的五倍以上,各种技战术经验也是极为丰富。

  可他再强,也没办法在宇文家数百上千的好手围追堵截下还能大杀四方。

  他还没强到那种程度。

  王霄没急着往宇文府外跑,不用多说,此时外围必然已经是戒备森严。

  这个时候他要在府邸里待上一段时间,等到外面松懈分散了再杀出去。

  将染血的衣服扔进水井里,王霄换新衣服的时候身形微顿,跟着就扑向了不远处的柴火堆。

  一番短促而又激烈的近身搏斗,王霄将她按在了身下。

  熟悉的大头小脸,果然是楚乔。

  “我是来帮你的。”

  据说是失忆了的女人丝毫没在意王霄的动作,认真的表示自己愿意协助他。

  王霄起身将她拉了起来“为什么要帮我,你不是宇文家的人吗?”

  女人愤恨不已“谁是他们家的人,一群疯子!不把人当人的畜生!”

  之前楚乔在宇文府里得知了宇文席的恶名,而且她大姐汁湘被看上即将被送入极乐阁。

  正想着要如何化解这份危机,王霄这边就已经出手将宇文席给处置掉了。

  感激王霄帮忙解决了大姐的危难,她这才主动过来想要帮忙。

  楚乔带着王霄来到一处位置偏远的小院里“这里位置偏僻,不会有人找到你的。”

  “你脑袋挺大,智商却不高。”

  王霄找了个地方坐下歇脚“死的人是宇文席,宇文家三房的老大。如此重要的人物死于刺杀,别说是这种房子,就算是水井暗渠都会被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宅院里的所有人手都要被集中起来清点。不找到人绝对不会罢休停手。这编剧水平,啧啧。”

  楚乔面色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是转移话题“你为何要杀那宇文席?”

  王霄活动着手腕“他们这些部落头人们可以肆意杀戮汉人,我身为汉家儿郎为什么不能杀他们?”

  “可你是燕王世子啊,不担心跟宇文家结仇?”

  王霄的目光扫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他一直都蒙着面巾,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位。没想到居然被身边的女人一口说穿了身份。

  女人小声解释“我在猎场的时候听过你的声音,当时就记下了。你放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会透露你身份的。”

  王霄笑了起来,笑容亲切。

  楚乔也跟着笑,笑容真诚。

  王霄闪电般出手,直接制住了毫无防备的女人。铁钳一样的大手捏在她那细腻的喉咙上逐渐收力。

  女人满心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

  随着喉咙上的压力不断增大,楚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滚落而下。

  然后,王霄放开了她。

  “姑娘,给你一个忠告。”王霄慢条斯理的揉着手腕“千万不要真的去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男人。你今天运气好,因为像我这样的好人,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