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零九章 动呲动呲

第二百零九章 动呲动呲

  对于王霄来说,他宁愿让各地继续这么混乱着,也绝对不会给其他人凝聚实力的机会。

  王霄可是深知刘表与刘焉这些所谓的刘氏皇亲都是什么样的人。

  简单来说,他们与日后称帝的刘备其实是一样的人。一旦有机会就想自己干。

  “这是为何?”

  朝臣对此很是不满,纷纷要求王霄给个说法。

  王霄给个pi的说法,他的回应只有一个,不准就是不准。

  这次的事情给王霄提了个醒,他得在朝中也建立自己的势力。否则这些人整天找麻烦也是一件烦人的事情。

  蔡邕,毛玠,杨修,华歆等等或是出身不高,或是在家中不被重视,或是本人性格并不偏袒世家豪强的人都会被王霄拉拢,从而逐渐占据高位。

  当天晚上,王霄来到了太后的寝宫为何太后治病。

  何太后本想解释些什么,可王霄却是什么都不想听。

  借着治病的时机狠狠的报复她一番,无论她如何哭泣哀求都不放过。

  王霄苦练了多年的枪法,堪称出神入化。对付区区一个何太后,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第二天王霄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句以后老实点,别整那么多的幺蛾子。

  何太后也没办法,什么事情都被王霄看穿,只能是躺在床榻上恨恨的瞪着王霄离去的背影。

  高顺带着并州狼骑,很轻易的就恢复了朝廷对并州的统治。

  唯一能够构成威胁的黑山军,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下山的意思。

  张燕还派使者来到雒阳城向王霄表达忠诚,并且表示愿意为王霄征战天下。

  对于张燕的示好,王霄接受了一半。

  他接受了张燕的输诚,不过却拒绝了其出兵冀州的提议。

  面对这种山贼,当然不可能给他扩张势力的机会。

  南边的张辽动作更快,他先进了颍川郡,威胁了一番拒绝朝廷征召的颍川荀家,陈家等名声显赫的世家。

  逼迫他们交出手中九成的土地,换取家族的平安。

  之后从颍川郡进入南阳郡,轻松打败了袁术夺回了这个重要的地方。

  南阳郡是汉时五大郡之一,是大汉时代的冶炼中心。

  这里交通发达极为富裕,是天下知名的繁华之地。

  相应的,这里的豪强势力很强大。

  得知王霄的大军杀过来,这些豪强们不但拿出了大量的钱粮与铁甲铁制兵器支援袁术,甚至还动员各家的子弟与铁匠仆役们直接加入袁术军中。

  虽然袁术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急速扩张起来,可这种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如何能与正规军对战。

  张辽很是轻松的就击败了袁术,打的他几乎全军覆没,只能是带着少数心腹一路逃亡扬州。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有了现成的私通叛逆的名义,张辽在南阳郡中横扫各路豪强世家的坞堡。许多传承百年的豪强家族都随之烟消云散。

  除了那些家中首脑与嫡系之外,其他豪强家中之人都被送往了破败不堪的关中分地屯田,估计得为大汉种一辈子的地。

  而仆役农奴们则是获得了分田,成为自耕农。

  大量铁匠被集中起来冶炼,继续为雒阳城提供原材料。

  王霄并没有把所有的豪强世家都一刀切,而是给了他们一条活路。

  只要不是主动勾结那些叛逆,都会得到朝廷开出的用钱粮购买土地的条件。

  虽然没有人愿意用年年都可生财的土地去换取并不那么丰厚的钱粮。可面对王霄的钢刀,他们的选择余地并不多。

  愿意出售九成以上土地的,可以被轻轻放过。

  不愿意的,管你是传承多少年的家族,都是一个下场。

  像是颍川的荀家,陈家。河内的司马家,河东的杨家,卫家等等都是识时务的家族。

  他们知道自己没有实力去和王霄硬顶,所以选择了暂时的蛰伏,默默的等待着日后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这些聪明人看来,王霄再牛叉,可他总不能活一万年吧。等到这种不世出的强人挂了,那时候再出头就是。

  世家豪强,可不是一二代人的事情。那是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传承。

  面对强者的时候暂时蛰伏,这并不丢脸。因为强者不会一直存在,而只要他们的家族还存在,那就总会有再起的机会。

  看得懂这些的可以存活下来,看不懂的那就只能是去死了。

  这天蔡姬抱着焦尾琴来大将军府拜访王霄。

  明面上的理由是来交流琴艺,可实际上却是有传言王霄有意让她父亲蔡邕出任荆州刺史,所以特意来打探一番相关情况。

  大将军府上的亲卫都认识她,不少人都认为她会是将来的主母,因此一路通畅的来到了后院。

  刚入后院就听到一阵古怪的动呲动呲的声响。

  今天轮值的许诸入内禀报,片刻之后出来行礼“主公请蔡姑娘入内。”

  走进房间,蔡姬就看到明艳动人的貂蝉正带着一队舞姬跳着节奏欢快,却又从未见过的舞蹈。

  “请坐。”王霄挥手招呼她“你来的正好,这边有商队从西域带回来的葡萄酒,你来尝尝。”

  “谢过大将军。”

  蔡姬环顾四周没见到那位曾经是最强劲对手的夏侯轻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酸酸凉凉的味道不错。

  两侧廊下的乐匠们有节奏的敲打着手中的新式乐器,王霄则是端着酒杯来到场中,随着节奏晃来晃去的瞎跳。

  虽然从未见识过这种新奇的舞蹈,不过蔡姬还是看的津津有味。

  此时此刻的王霄,看上去与沉湎于酒色之中的奸臣没什么两样。

  等到一曲终了,王霄拉着貂蝉回到位置上坐下之后,蔡姬这才好奇的询问。

  “大将军,敢问这是何种舞蹈?莫不是从西域那边传来的?”

  “这叫蹦迪,可以有效缓解压力,让人处于亢奋状态。你要说是西域传来的,也不算是错。”

  蔡姬默默的记下了新舞曲的名字,心中想着回去就找人去问问西域来的商队有没有人会,自己也要学好才行。

  古时的女人地位不高,可不代表她们的智慧不行。

  蔡姬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将王霄作为目标,那投其所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喝酒聊天,教授王霄弹琴。

  等到准备告辞的时候,蔡姬终于是问了有关蔡邕的事情。

  “你回去和蔡公说,这事是真的。让他做好准备,随时出发。到了荆州就与张辽好好配合,将荆州稳定下来。”

  得到确切答复的蔡姬行礼告辞,不过离开之前王霄却是叫住了她。

  “蔡公去荆州上任,公务繁忙。你就别跟着去了,留在雒阳城这里继续教授我琴艺如何?”

  蔡姬红了脸,福身行礼“是。”

  等到蔡姬离去,为王霄倒酒的貂蝉这才轻声开口说“蔡姑娘是大将军府未来的主母吗?”

  “别这么说,结婚有什么好的。又累又麻烦,逢年过节还要送礼物照顾情绪。现在这样做个知心朋友不好吗?”

  这话要是让蔡姬听到,估计能气个半死。

  她要是后世那些穿越而来的宅女fu女们,立马就会给王霄的额头上贴一个标签。

  渣男!

  王霄肯定不是渣男,而且也没写过渣男手册。他是一个知心的好人。

  难得闲暇下来,他带着貂蝉夏侯轻衣还有蔡姬四处游山玩水。

  朝在白马寺内听钟,午时龙门山上阅景,夕阳西垂的时候在邙山上眺望晚霞。

  “可惜龙门石窟还没有开。”看着远处天边缓缓落下的夕阳,王霄有些遗憾的摇头“上次去的时候嫌门票贵没去看。现在有机会看免费的,居然还没开建。郁闷呐。”

  没有了外戚专权,没有了宦官干政,没有了dang锢之祸。

  皇帝年幼,太后又笨。这一朝的大臣们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处在最好的时代里。

  如果没有那位大将军的话,那就更好了。

  没有了争权夺利,朝堂上终于能够正常运转起来。

  地方那些被压迫到无法呼吸,活着就是受罪的贫民们。在王霄大力扫除各地世家豪强,分给他们田地之后,总算是没有了满腔的怨恨。开开心心的操持着自己家的田地来。

  如果这个时候张角跑来号召这些分地的百姓们起来反抗大汉,估计他会被直接扭送官府。

  之前黄巾起事的时候,大家都是什么都没有,自然也就不怕再失去什么。

  可现在家家有田有地的,眼看着好日子来了,谁疯了才会跟着张角跑。

  有恒产者有恒心,这句话真真正正的说中了人心。

  自从大魔导师刘秀登基之后,大汉从未有过如此之好的时代。

  朝堂清明没有争斗,皇帝年纪小不会乱搞,太后也没有各个都能封侯的娘家人。

  地方上没有了掌控生死的豪强。主动交出九成土地的世家也都是夹起尾巴来做人。

  百姓们安居乐业,官军将士们嗷嗷叫的期待着打仗。

  很多人私下里都在说,哪怕的景之治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如果说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暂时只有司隶与并州荆州等地才有这份福利。

  其他各州各郡之中,反倒是因为豪强世家们惧怕王霄抢走他们的土地,疯狂压榨百姓积蓄实力。结果就是无数人携家带口的往朝廷的领地逃跑。

  当关东各州各郡的百姓们呼唤盼望着朝廷的大军来解救他们,来为他们分发田地的时候。

  养精蓄锐许久的王霄终于出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