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零八章 不准

第二百零八章 不准

  王霄带着几万兵马几乎是逃着离开长安城。

  满心郁闷的王霄,在来之前是真的没有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

  大汉四百年里的大型城市并不多,曾经有过大规模人口聚集的城市更是仅仅只有长安与雒阳城。

  大量人口聚集导致生活垃圾暴增,这个时代的城市无法处理如此之多的垃圾,结果就是不断的降解下沉。

  几百年的积累下来,地下水源已经是被污染了。

  这也难怪日后的大兴城要另外择地再建新的,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味。

  收复京兆尹与关中的行动称不上是战斗,因为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像样的打过几次。全都是不停的去追击一路向着凉州溃逃的董卓所部。

  董卓所部的确是溃败,因为贾诩派人在其军中散布消息说,他们要离开关中去往凉州。

  故土难离的关中人不干了。

  如果这真的是朝廷征召,身为官军外出打仗倒是没什么。

  毕竟从前秦开始关中子弟就四处征战。

  平关东,下岭南,征草原,开西域等等。生生的打出了一个偌大的帝国。

  可他董卓是朝廷定性的叛贼,跟着一群叛贼离开家乡,去追寻黯淡无光的未来,这种事情谁也不干。

  逃兵开始不断出现。随着消息的传播,规模越来越大,到了后来甚至是整营整营的跑。

  董卓残暴这话并非胡扯,他是真的视人命如草芥。

  得知有逃兵,他的反应就是直接杀。

  关中男儿血性很强,面对屠刀不是怯懦的哭泣,而是拔刀搏杀。

  董卓麾下才有多少人,哪里扛得住如此之多彪悍的关中子弟的反抗。

  如果不是关中子弟缺少领头人,而且一心只想着回家,那董卓估计都走不进陇右道。

  带着几千兵马的董卓狼狈逃亡陇右道,好不容易才在马腾等人的接应下突破皇甫嵩的封锁逃回了凉州。

  王霄带队来到陇右陈仓,看着远方的茫茫大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从这里到皇甫嵩屯兵的金城郡也就是兰州,足足有近两千里路之遥。

  而且这一路上不是大山就是小山。连绵不绝的山林之中唯有一条陇右道可行。

  至于这条路的质量,王霄都不用走进去,只要看看脚底下就知道了。

  原本他一直好奇为何强盛如大汉,会在这个时代丢掉了西域。为什么不派遣大军前往西域增援当地汉军。

  现在看到这条蜿蜒伸入无尽大山里的道路,他就明白了。

  这种崎岖不平而又狭窄的道路,看着毫不起眼,可却是大汉数百年来用一代代人的命去开拓出来的道路。

  为了能在这没有机械没有炸药的时代里,在茫茫群山之中开拓道路从而让汉军可以前往西域。

  铺在地上的不是石块与夯土,而是汉家儿郎的鲜血。

  如此漫长而又崎岖难行的道路,是不可能供应得起大规模军队后勤的。

  凉州之地能养活皇甫嵩的三万人就已经是极限状态。自己再带几万人过去,那边立马就会崩溃。

  难怪这个时代在西域的汉军可以一汉当五胡。

  不是汉军不想大规模出兵,而是后勤根本撑不住。

  “准备一下,回去了。”

  面对这种状态,王霄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是将剿灭董卓与马腾的事情交代给皇甫嵩去做。

  至于收复西域什么的,那得等到卢植重整关中,让这里再次成为大粮仓之后。

  回程的路上,各军将士们的士气普遍不高。

  他们兴致匆匆的跑来想要立下赫赫战功,好回去分田赏爵。可谁成想,在京兆尹转悠了一个来月却是pi大的功劳都没有。

  汉灵帝卖爵位,那是卖的空头爵位。什么实际上的好处都没有。

  可王霄给的爵位却是实实在在的,之前在虎牢关立下功勋的人都拿到了相应的宅院,五铢钱,粮食布帛等等奖励。

  也唯有这种实实在在拿到手里的好处,才能激发军士们的悍勇之心。

  王霄心头想着,若是在靖康年的大宋,还有崇祯年的大明采用这种制度,会不会让曾经的软弱到只会哭泣的羊群化身为嗜血猛虎。

  参考一下满清入关的时候,那些投靠满清的大明降军的彪悍战斗力,王霄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干。

  虽然说会遭到儒家文臣们的拼死反抗,可国家都要没了,还用得着在乎那些转身就去跪异族的大头巾们的感受?

  别开玩笑了。

  返回雒阳城的路上,王霄没敢走长安城,而是绕道去了河东郡。

  他是真的怕了,一靠近长安城就感觉肠胃难受的厉害。

  河东郡的郡治是在安邑,位于中条山下。

  王霄的大军来到这里屯驻的时候,分到了田地的当地百姓们自发的牵羊赶猪,挑酒但粮来到营中进献,以表达自己对王霄的感激之情。

  想起以后那些花钱买万民伞,雇演员表演拦车跪求离任官吏留下的把戏,王霄得意的笑着。

  他在大明世界里,可是真的见过这种事情。

  各方的称赞吹捧,宛如一场造星运动。

  这样的小把戏能瞒得过那些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帝,可惜却瞒不过经历现代世界信息大爆炸洗礼的王霄。

  对于这样的作秀,王霄都是送他们去海外领地教化那些土著。

  你们不是得民心嘛,那就去海外领地收揽土著的民心好了。

  现在他自己亲身遇上这种事情,内心的确是很得意。

  被无数人敬仰崇拜的感觉,的确是很不错。

  “你们郡中是不是有一个叫徐晃的人?”

  安邑郡治衙门内,王霄的目光在下面众多郡中官吏的身上扫过。

  徐晃是五子良将之一,武力值不见得有多高,可统兵能力却是不弱。

  这里不是无双世界,武力值的高低并不重要,统帅能力才是最关键的。

  最重要的是,徐晃只是个郡中小吏,家中撑死只能算是个富农小地主,远远够不上豪强的程度。

  这样出身的人,王霄可以放心大胆的用。

  而像是荀攸,荀彧这样的大家族子弟,王霄是不会用的。因为王霄走的是底层路线,天然就和这些世家豪强敌对。

  而像是司马懿家族这样的,王霄甚至暗中准备彻底剿灭。

  只是司马家的名声在这个时候太好,哪怕是栽赃他们也会引起巨大的反弹与麻烦。所以王霄暂时放过,等待着机会下手。

  对于名声显赫的世家豪强,王霄允许他们交出九成的土地用以换取家族安全。

  河东郡的官吏们小声交谈一番,最后回禀“确有此人,不过他只是郡中一小吏。”

  汉朝的用官制度就是看出身,出身好就能做官,出身差那就去刨地。

  徐晃这样的,就是个干杂活的小小linshi工。

  他此时能够得到王霄这样位于权力巅峰的大将军亲自过问,众人都是感觉不可思议。

  王霄满意点头“去跟他说,明日大军出发的时候来军中报道。先去做个队率。”

  这里不是游戏世界,不是一出来就能独当一面的大将。

  所有人都需要有成长的空间,需要累积经验。

  除非是贾诩那样,已经四十多岁经验丰富的。否则王霄不可能一上来就委以重任。

  高顺在太原郡的时候就跟随王霄,历经大战才做到了陷阵营统帅的位置。

  张辽跟随王霄剿灭白波军,激战无数。之后又去了雒阳城作为何进的麾下,参与了剿灭十常侍之战与对董卓之战。

  他累积了大量的经验,并且表现出色。这才有了在虎牢关独当一面的资格。

  而像是典韦许诸这样的猛士,在王霄的身边只能是做个保镖。

  得知消息的徐晃也是一脸的懵圈,不明白自己是为何被大将军看中的。更加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么个微末小吏居然会被大将军知道名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了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

  徐晃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下来,高高兴兴的扔了小吏的位置入了军中。

  王霄的军功授爵授田制度,对于徐晃这样的人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想要出人头地,凭着手中的刀去抢就是了。

  从河东郡回到雒阳城的王霄也没有闲着,他盘点了一番库房里的粮草物资后,用黄忠去虎牢关换回来了张辽。

  然后以高顺为主将,率并州兵北上渡河越过太行山,去回复朝廷对并州的统治。

  接着让张辽带领羽林军与北军南下,攻打盘踞在南阳郡的袁术。

  有人担心大量兵马外出作战导致雒阳城空虚,若是有人直捣黄龙会有危险。

  王霄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各地群雄没谁有这个能力。

  袁绍还在河北舔伤口,等着恢复实力。曹操更是凄惨的很,带着家族成员到处募兵。

  至于其他人,王霄从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天上朝的时候,有人上奏说荆州刺史王叡被杀,推举刘表出任荆州牧。

  接着又有人说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导致民怨沸腾。推举刘焉为益州牧。

  听完这些,王霄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临朝听政的何太后。

  他可不是什么刚出巢的雏鸟,什么都不懂。他是久经考验的老鸟,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这不是刘焉与刘表的事情,这是何太后她们在背后推动。

  王霄的权势太大,比起当年的王莽也不逞多让。

  不仅百官们害怕,何太后与刘辩更加害怕。

  推刘氏皇亲外出占地盘,这就是想要削弱王霄权势的第一步。

  只是这第一步刚刚迈出去,就被王霄察觉到了。

  何太后的目光有些躲闪,不敢与王霄对视。

  片刻之后,王霄微微摇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