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零五章 小小的算计

第二百零五章 小小的算计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场老手,王霄的经验比起关内关外的任何人都要多。

  他很清楚守城战这种事情,不可能只是一味的死守。必须要不断的发动反击,有来有往才能维持住士气,才是真正的守城战。

  把全部兵力都蜷缩进城里,完全依靠城墙的防守,那是绝对守不住的。

  秦国水淹大梁,金人兵困太原,蒙古饿狼围攻钓鱼台都是各具特色的攻城战。

  实际上如果不是虎牢关的特殊地形,王霄会在关外建造大量的据点互相支援牵制,而不是让关东联军直接攻到城墙之下。

  今天白天联军疯狂攻城,关墙都被损坏了不少。

  作为防守方,绝对不能被动,反击也是必然的事情。

  今夜是一个无月之夜,被前两次夜袭弄的心惊胆颤的群雄们都是谨守营寨,生怕王霄再来夜袭。

  然后,王霄真的来了。

  王霄每次选择目标都是经过考虑的,绝对不是胡乱打。

  就像是他这次选择的目标袁术,一旦开打会来救援的人肯定不多。

  实力最强的袁绍肯定不会来,他还巴不得袁术被打垮。最机灵的曹操是袁绍的小弟,也不可能顶着袁绍的怒火来救援。

  往日里袁术借着自己袁家嫡子的身份,对群雄都是各种看不起,所以他的人缘很差。各路诸侯来援助的可能性都不大。

  而只要打垮了袁术,对于联军的士气与凝聚力都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们,借着夜色的掩护逐渐清除掉外围的明岗暗哨。

  靠近了袁术营寨后,大批弓弩手上前进行压制射击,更多的人拿着各种器械上前拉开鹿角,推翻拒马,用装满泥土的沙袋填平了一段壕沟。

  数十名持盾骑兵顶着箭雨上前,甩出勾爪搭在栅栏上。

  策马发力,拉倒了一大段的栅栏。

  王霄抬手落下面甲,一马当先的带着大批羽林军与并州狼骑从缺口处冲杀进去。

  白天的攻城战中损失很大的袁术营内,顿时就是一片混乱。

  双眼通红犹如野兽的袁术凄厉怒吼“援军来了吗?!”

  “未曾见到援军!”

  袁术恶狠狠的瞪着不远处规模庞大,火把林立的大型军营“算你狠!”

  那是他哥哥袁绍的营地,距离他这里很近。真要是来救援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到了。

  不过袁术心理倒是明白的很。

  以他们兄弟之间的竞争关系,他之前未曾去救援过袁绍,那他哥哥这次更加不可能来救援自己。如今只能是期待着其他诸侯的救援了。

  可他左等右等,除了孙台带着兵马来援,却是被营外的王霄军击退之外,远近不一的各路诸侯都是没有动静。

  袁术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大批骑兵在自己的营地里到处肆虐,疯狂点火焚尽一切。

  看着自己麾下的兵马被屠戮,被驱赶践踏犹如羔羊。面沉如水的袁术下定了决心,这鬼地方绝对不能再留了。

  马背上的王霄悠然自得的漫步在火光冲天的营地里。

  事态与他预测的一样,除了孙台之外并没有人来救援袁术。

  不过夜袭这种事情一定要见好就收,纠缠太久的话等人家都反映过来,那就该吃亏了。

  王霄环顾四周,正准备招呼兵马撤退。却是意外的看到了远处角落里,被众多持盾甲士们护卫着的袁术。

  他下意识的举起了弓箭,可片刻之后又放了下来。

  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一个活着的袁术比死了的更有用处。

  远处躲在甲士身后观察状况的袁术若有所感,下意识的看向了王霄这边。

  然后,他就对上了王霄那带着笑意的目光。

  王霄抬起手,对着他缓缓做了个割喉的动作。吓的袁术猛然一缩身子,躲在了盾牌阵的后面。

  羽林军与并州狼骑都是骑兵,来去如风。

  霍霍了袁术的军营之后当即扬长而去。十几路的诸侯,没有一个敢于出兵追击的。

  第二天一大早,曹操就急匆匆的跑来袁绍的军营。

  “本初!公路所部要走了!快去拦着他。”

  面对焦急万分的曹操,袁绍反倒是非常平静的招呼他“孟德来了,快来喝酒。”

  曹操急的跺脚“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喝什么酒!快点却拦住公路!”

  “拦他做甚?”袁绍端着酒杯笑了起来“他的兵马都被打残了,各路豪杰也都看他不满,走了更好。”

  在袁绍看来这个时候袁术跑了,就等于彻底放弃了与自己的竞争。

  而且那家伙麾下的兵马都被打残了,带着一批残兵败将跑了对于自己的大业没有丝毫的影响。

  曹操长叹口气。

  袁绍的心思他很清楚,也知道的确是需要打击竞争对手。

  可问题是,现在的时机他不合适啊。

  十余路诸侯汇集于此,你身为盟主就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去救援,你让别人如何去想?

  等到王霄去打他们的时候,他们难道还会指望你去救援不成。

  有了这个念头,那后面的战斗各路诸侯们必然是出工不出力。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孟德,你的担心我懂得。”对于这个儿时的玩伴,袁绍还是很看重的“我早就想好了。咱们做好全面准备,等到那贼子再来夜袭的时候,咱们大军合围直接灭了他。到时候各路英雄自然不会再多想。”

  袁绍能统一河北,成为争夺天下的有力人士,当然不会是个傻子。

  曹操担忧人心散了,他自然也是知道。

  至于应对的办法,他早就想好了。只要那贼子还敢来,他就要让王霄有来无回。

  真当十几万的联军都是土鸡瓦狗啊。

  魏武无奈的点头,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

  他知道袁绍的耳根有些偏软,可一旦牵扯到与他竞争袁家家主之位的袁术,那谁也劝不了他。

  袁绍与曹操精心布置了陷阱,调动大量精锐兵马在营地内外埋伏。眼巴巴的等着王霄再来自投罗网。

  可这天晚上,王霄却是在虎牢关内的房间里呼呼大睡。

  熬了一夜眼睛都红了的袁绍很是生气,喝令士兵们去更远的地方砍伐木材回来打造攻城器械。

  士卒们都是哈欠连天,可不但没机会睡觉还要来回跑路干苦力活。

  面对军中的怨声载道,袁绍直接叫中军司马去行军法压制。

  一整天的忙碌之后,当天晚上各营又是紧张兮兮的等待着可能的夜袭。

  然而这天晚上,王霄依旧是在虎牢关里呼呼大睡。

  远处天边浮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再次苦受了一夜的关东联军哈欠连天,纷纷收兵回营准备吃早饭。

  有那挨不住的人,早早的就直接倒地就睡。

  连着干活还熬了两夜,联军士卒们的精神与体力都到了极限。

  “本初,今日无论如何也不可让士卒们去砍树造器械了。”

  红着眼睛的曹操找到了袁绍“再这么来的话,咱们就得毁了。”

  袁绍点头说“我知道,我已命人将酒水肉食发放下去,今天要让兵士们好生休息。”

  曹操松了口气,随即转头看向远方还笼罩在黑暗之中的虎牢关“若是这个时候关内的人杀出来,那可就完了。”

  关东联军的数量数倍于王霄。

  可前些时日他们单挑失败,攻城失败外加被接连夜袭,早已经是士气低落。

  之前熬了两个晚上又干了一个白天的苦活,联军的士气体力精神都到了极限状态。

  如果这个时候王霄突然杀出来决战

  想到这里,曹操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他突然想到,如果王霄真的是这么打算的话,那岂不是现在虎牢关里的士卒养精蓄锐了两天,士气正旺。

  “小瞧他了。”曹操捏着拳头,呼吸急促起来。

  之前除了夜袭,守军从未主动出击过。关东联军认为自己人多势众,一直都下意识的忽略了王霄有可能主动出关来决战。

  曹操猛然转身看向袁绍,急切的说“本初,快快准备!那贼子的大军就要杀过来了!”

  袁绍愣了下,随即不悦的回应“你在胡说什么。士卒们现在需要的是吃饭喝酒睡觉,别乱折腾。”

  曹操急的直跳脚“那贼子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搅乱咱们的视线,疲惫士卒。他今日必来!”

  满脸不耐烦的袁绍端起了酒杯“他们才多少人,哪有勇气放着坚固的虎牢关不守,出来与咱们浪战。你这真是杞人”

  “报盟主!虎牢关的守军杀出来了!”

  咣当!袁绍手中的青铜酒杯摔落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曹操闭上眼睛,仰天长叹。

  “被算计了。”

  虎牢关城门大开,数千羽林军与并州狼骑当先而出。

  超过三万南北禁军与并州兵成排的走了出来。全身披挂,甲胄与兵刃交击铿锵作响。

  策马而行的王霄眯起眼睛看向远处已然是一片混乱的关东联军营地,轻轻的笑了起来。

  都说魏武智略无双,那怎么没看出来自己的打算?

  这简简单单的疲兵之策,没什么困难的吧。

  远处天边已经是一片火红,初升的朝阳向着大地尽情挥洒着自己的热情。

  王霄深吸口气,环顾四周的大军。伸出手缓缓向前落下。

  “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