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零四章 鏖战虎牢关 (为书友HBHJF加更)

第二百零四章 鏖战虎牢关 (为书友HBHJF加更)

  王霄带着黄忠他们策马奔入虎牢关。

  厚重的城门顿时就被关上,大批士卒们扛着装满砂石泥土的袋子冲过去直接将城门堵死。

  这里吐槽一下影视剧里的情节。

  影视剧里攻城战的时候城门就是一层木头,顶多刷了层漆。

  可真正的攻城战中,城门都是要被堵死的。

  要么是石块,要么的泥土,要么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是要将城门洞完全堵上的。

  堵死之后,就算是攻城一方能撞碎城门,可面对里面的堵塞物也是进不来。

  怒极攻心的袁绍拼命催动兵马攻打虎牢关,可这种天下雄关哪里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

  而且他们缺少攻城器械,不得不蚁附攻城。

  联军士卒面对着坚固的城防,硬抗着滚木擂石,金汁箭雨损失惨重。

  一整天的鏖战下来,联军损失数千人,却是连登上城墙都没有几次。

  一直到天色渐晚,那边才算是逐渐鸣金收兵。

  “来而不往非礼也。”王霄喊来张辽,嘱咐他说“晚上你带人出城去袭营,别人不打专门打袁绍。”

  “喏。”

  联军毕竟是联军,他们本质上互不统属,只是名义上听从袁绍的命令。各家的营地都是分别驻扎,真有谁被打了,敢出来救援的肯定不多。

  白天一阵猛攻,各部都有损失。再加上单挑斗将的时候全部战败,甚至就连河北名将颜良文丑都死了。军心士气很是低落。

  晚上的时候,各部都在医治伤员,忙着打造攻城器械。然后张辽的夜袭部队就来了。

  千余精兵冲向袁绍的营地,填了一段壕沟,拉倒了一片栅栏,随即杀入营内到处放火。

  张辽所部也不恋战,到处点火之后当即撤走。

  等到袁绍的兵马回过神来围堵截杀的时候,他们人早就跑光了。

  四周各营也是混乱,有来支援的也有紧闭营门观望的。一夜混乱之下没能干掉多少张辽的兵马,反倒是自己人打了个痛快。

  到了第二天,袁绍得知只有自己的营地被袭击,他的脸色就更黑了。

  这天关东联军忙着打造攻城器械,并没有攻城。不过到了晚上,除了袁绍与曹操所部之外,其他人都觉得昨天才来的夜袭今天肯定没有。

  然后,黄忠带着小两千人马突袭了陶谦的军营,杀的那是一个人仰马翻。

  到了第三天晚上,愤怒不已的联军全部严阵以待,就等着围杀那些胆大包天的夜袭兵马。

  然而他们红着眼睛苦熬到了天亮,连根毛都没见到。

  天亮之后,哈欠连天的联军推着各种攻城器械浩浩荡荡的压向虎牢关。

  “公路,你部打头阵。”

  袁绍绷着脸指派袁术先去送死。

  虎牢关这种天下雄关,想要正面攻陷只能是用人命去填。

  这次算是总攻击了,先上的肯定损失惨重。

  “凭什么!”袁术对此非常不满。

  “你部兵强马壮,之前的战斗也没什么损耗。你不去难道要让陶大人去吗?”

  陶谦之前被夜袭,损失非常惨烈。别说是打头阵了,压阵尾都困难。

  袁术红着眼睛去瞪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那目光仿佛能把袁绍给点燃了。

  他俩的确是亲兄弟,只不过袁绍被过继给了袁成,俩人成了名义上的从兄弟。

  “我袁家四世三公,名动天下。这个时候你难道要丢我袁家的脸面吗?”

  袁绍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兄弟,直接用袁家的大义去压他。

  想要当老大,你总的在小弟们面前有所表示才行。遇到硬仗血战就让小弟去送死,那样人心是会散的。

  袁绍不想损耗自己的实力,这个时候就推自己在袁家的竞争对手袁术出去。

  袁术想要与自己哥哥竞争,那袁家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他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袁家的名声。

  哪怕明知道这是袁绍用的计策,他也不得不捏着鼻子应下来。

  三国演义里面的袁术是个愚蠢到家的蠢货,可实际上身为袁家的嫡子,他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怎么可能是个笨蛋。

  回营之后,袁术当即派人四下里抓捕当地百姓作为肉盾。

  哪怕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经逃走,可依旧是有一部分故土难离,或者行动不便的人留下来。希冀着老天爷能开眼,让他们躲过这一劫。

  只可惜,最近都是阴天。

  这些百姓们在督战队的利刃逼迫下,哭嚎着推动盾车,云梯,冲车甚至是吕公车向着虎牢关缓缓前行。

  盾车什么的,主要是用来防御弓弩射击。掩护己方的弓弩手压制城头用的。

  云梯则是带轮子与护盾的器械,推到城墙下固定住可以直接攀城。

  影视剧里的那些扛着梯子就算作云梯的,那都是在胡扯。那顶多只能算是长梯,扔礌石滚木都能砸断的那种。

  冲车就是头顶上有个厚实木盾还蒙皮,可以防火防砸,用来砸碎城门的。

  至于吕公车,相传是大名鼎鼎的姜太公发明的。因为他的封地是吕地,所以被称之为吕公。

  当然,这只是传说。实际上这就是攻城塔,具体样式可以参考魔戒电影之中的佩兰诺平原之战,那些攻城半兽人们用的那种大型攻城塔。

  这是一种与城墙等高,可以通过内部梯子直接上顶端然后跳入城墙上近身厮杀的大型攻城器械。

  十几万关东联军几乎将附近的树木房屋砍伐一空,全都用来做这些了。

  看着远处密集如林的大批攻城器械,王霄没有丝毫的紧张,反倒是笑了起来。

  他之所以晚了几天才来到虎牢关,就是因为留在雒阳城里督造器械。

  作为大杀器的火枪产量不足,还不到拿出来的时候。可投石机与床弩却是可以有。

  公输班的人力投石机太过繁琐沉重而且还麻烦。王霄给的是改进型,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都大幅度提高。而且大量使用钢铁部件,人力需求大幅度减少。

  这种能够发射数十上百公斤石块的投石机,是对付攻城器械的利器。

  至于床弩没什么好说的,大汉原本就有,而且质量很不错。

  这两天王霄也没闲着,他安排人手在城头上安置了大量的守城器械,还派人在城外标注了距离线,以石块为标记。

  等到那些大型器械越过石头进入射程,数十台投石机呼啸着将石块砸了出去。

  这种东西就不要讲究准确率了,完全是依靠范围覆盖来提高命中率。

  几十颗大石头砸过去,也就砸坏了两辆盾车。

  众多光着膀子的大汉们喊着口号上前,绞动绞盘将投石机拉下来。然后将沉重的石块放进抛投勺里固定好。

  紧接着就是第二轮的抛射。

  一轮接一轮的石头飞过来,众多攻城器械都挨了砸。

  尤其是一台装满了人的吕公车被拦腰砸断,顿时就有数十人惨叫着摔了下来。

  随后床弩也加入了这场射击比赛。

  床弩用的弩矢非常大,足有手臂粗细。强大的力道足以让他射出超过千米的距离。

  被这玩意正面击中,穿几层的重甲都会被直接钉在地上。

  哪怕是厚实的盾车,近距离被击中也会直接被穿透射碎。

  攻城方硬顶着漫天飞舞的床弩与石块,承受着巨大的伤亡一步步的靠近城墙。

  终于进入了射程,躲在盾车后面的袁术军弓弩手们侧身出来,举着弓弩向城头上进行压制射击。

  守军也是毫不示弱,大批弓弩手上前对射互相压制。

  冲车终于来到了城门前,数十名精装的汉子推动削尖头的巨大滚木,像是钟摆一样一次次‘咚咚’的撞击城门。

  城头上的守军扔下礌石滚木砸的冲车轰轰响,可却砸不烂冲车的蒙皮。

  接着又扔下火油,顿时让下面化为一片火海。可惜冲车的蒙皮特意进行过防火处置,依旧是点不燃。

  云梯靠在了城墙脚下,数十人举着盾牌固定住云梯,紧跟着就是大批甲士一手持刃一手举盾攀梯而上。

  守军用拍叉试图推翻云梯,只是没能起到效果。云梯固定的非常牢固。

  等到甲士攀爬上来,那就只能是近身厮杀。

  最后仅存的两辆吕公车终于是靠在了城墙上。

  蒙着厚重牛皮的挡板落下,边缘的铁钩死死卡住城墙。大批持盾甲士呐喊着跳向城墙。

  只是迎接他们的是数十柄密集的长枪阵。

  战况进入白热化,异常惨烈。

  “我的人都快死光了,该换人了!”

  袁术面色铁青的怒吼。

  虽然大部分都是抓捕来的人,可其中也有两三千是他麾下的兵马。尤其是那些冲城的甲士,都是他好不容易才招募训练的精锐。

  袁绍无视了自己弟弟那仿佛能吃人的可怕眼神,目光落在了冀州牧韩馥的身上。

  韩馥也是有些心惊于虎牢关前的惨烈厮杀。可袁家的人都上了,他们也不好拒绝。只能是硬着头皮派出了自己麾下的兵马去接替攻击。

  这场惨烈的激战从上午持续到了夕阳西下。

  各路诸侯轮番上阵,打光了所有的攻城器械才满心不甘的撤退。

  虎牢关下尸积如山,浓郁的血腥味道吸引了大量乌鸦在天上盘旋。

  伤员的哀嚎声让人不寒而栗。

  王霄深深吸了口气,目光遥望远方的关东联军营地。

  “派人去清理关外的尸骸,再准备一下,今天晚上我要亲自带队去劫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