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零一章 区别对待 (700月票加更)

第二百零一章 区别对待 (700月票加更)

  “你这人,为何不让哀家乘机处置了那陈留王,到时候直接推说乱军所为就是了。”

  接受了一番王霄的推拿之术,眉眼之间满是水意的何太后慵懒的起身“还故意放他们走,你究竟想做什么?”

  当然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和名义,把各地豪强世家的力量集中起来,然后一举干掉。尽最大可能削弱世家豪强的力量了。

  这番话王霄自然不会对何太后说,他握着何太后的小手“看你这么精神十足的,要不要再按推拿一番?”

  何太后媚眼如丝的戳着他“等会皇帝要过来,明天吧。”

  王霄离开的时候,正好遇上过来的刘辩。闲谈几句,他就告辞离开。

  看着王霄的背影,刘辩的神色很是复杂。

  皇宫是全天下最瞒不住消息的地方,王霄经常为何太后治病的事情早就传入了他的耳朵了。

  虽然很愤怒,可现在他们母子俩都要依靠王霄的保护才能活下去,这个时候他只能是选择忍耐。

  回到府邸里的王霄找来貂蝉“你的家人都已经救了出来,安置在城里。要去见见他们吗?”

  貂蝉红着眼圈,抬手取下来头上的铜簪“大人,婢子是奉命来暗害大人的。请大人处置。”

  王霄把玩着手中的铜簪,很快就找到了小巧精致的机关。轻轻一按就抽出了内套。

  看着里面的粉末状物体,王霄小心翼翼的将其倒入一旁的水杯里。

  晃动片刻观察一会,缓缓点头“是生物神经毒素。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提炼的毒蛇毒素。”

  貂蝉惨然一笑,两行清泪落下“婢子死而无怨。”

  王霄笑着上前看着她“我可没说过要处置你。你又没下手,自然是无罪。”

  “可我的确是刺客啊。为何不处置我?”

  抬起手轻抚她吹弹可破的脸颊“因为你漂亮。”

  貂蝉红了脸。

  她来到王霄这里已经有了段时日,可王霄却是从未碰过她。

  之前还以为王霄喜好xx,没想到王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王霄抹去她的眼泪“别哭了,以后好好跟着我就是。好好看着我是如何拯救大汉的。”

  貂蝉垂下眼睑缓缓点头,片刻之后有些不安的询问“敢问太尉大人,王公那里会如何处置?”

  “你要为他求情?”

  貂蝉先是摇头,片刻之后轻咬嘴角缓缓点头“当初我被赶出皇宫,是王公收留了我。否则的话”

  以她的美貌来说,出宫之后不是被豪强世家抢走,就是被游侠地痞xx,然后卖去xx。

  王允收留她做歌姬,也算是变相的保护了她。

  “既然你求情了,那就饶他一命好了。”

  女人惊讶抬头“真的?”

  “因为是你求情啊。”

  其实这种话听听就好。王霄一开始也没有打算把这么多人都给杀光。

  人力资源可是最为宝贵的资源,可不能这么浪费。

  这些人都将会被流放去遥远的琼州。他们将会在那里被看管服役,开荒种地直到老死为止。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没等老死就已经被活活累死了。

  一刀杀了实在是太过简单,压榨最后的剩余价值才是最好的选择。

  “多谢太尉大人。”貂蝉喜极而泣,直接扑入了王霄的怀里。

  嗅着貂蝉秀发上的清香,王霄食指大动。

  等了这么久的时间,王霄等的就是让貂蝉主动倾心。

  貂蝉的面色越来越红,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太尉大人。”

  等待许久的王霄觉得今天就是好日子了,正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典韦的喊声。

  “太尉大人,有客人来拜访。”

  王霄深吸口气,平缓下自己的情绪。

  轻轻拍着貂蝉的肩膀“好生休息,以后什么都别多想。好好的活着。”

  “嗯。”

  王霄来到前院想看看是谁来打扰自己的好事。没想到真的是熟人。

  “常山郡守夏侯杰,见过太尉大人。”

  夏侯杰终于到了雒阳城,身边还跟着他女儿夏侯轻衣。

  “小女子见过太尉大人。”

  一身月白长裙的夏侯轻衣颜值完美无缺,堪称巅峰,绝对能打。

  王霄眯起眼睛露出笑容“你们来了,路上幸苦了。都是自己人,无需客气。”

  一番寒暄之后,夏侯杰迫不及待的说“子龙啊,听闻你屡立战功成了太尉,轻衣可是高兴坏了。不知当初咱们的约定”

  王霄抬手“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你们先行安顿,过些时日我自会上门接人。”

  夏侯杰露出满意的笑容“如此甚好。”

  看着高高兴兴离去的父女俩,王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我如果没成太尉,估计你们早就把我给忘了。”

  这父女俩属于普遍撒网,重点培养。

  一方面是为了抗住何进的压力,一方面则是分散投资看看有没有中奖的机会。

  他们是没想到王霄这张票,居然真的中了头彩。

  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王霄当然不可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谁。

  可若是这件事情落在了自己的头上,那就不行了。

  “既然你们先把我当做工具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夏侯轻衣的颜值并不比貂蝉差多少,可王霄对待两人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原因也很简单,本心不同。

  夏侯轻衣看上的实际上是王霄的身份,并且还利用了他。这让王霄感觉很是不爽。

  上千并州狼骑封锁了城外一处稀疏的小树林,王霄带着贾诩等人正在这里实验新式武器。

  出于技术上的原因,按照王霄给出的图纸打造出来的火枪是最为原始的火绳枪,质量方面也就是能保证可以打响的程度。

  不过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拎着火绳枪深入树林,直到外面的骑兵再也看不到才停下了脚步。

  王霄端着手中的火绳枪为身边人做解释。

  “这里用来点火引燃火药的火绳,这里是用来装火药的药锅。这些就是通过火药燃烧的压力推射而出的弹丸。这个做工还要改进,怎么大小不一样。”

  众人都是一头的雾水,毕竟他们之前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

  “火枪的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火绳点燃火药,让火药在枪膛内激发强大的冲击力将弹丸推射出去造成杀伤。”

  看着四周人一脸的懵圈,王霄干脆开始装填起来“让你们亲眼见识一下就明白了。”

  “这是新枪,所以这边很干净。如果射击之后,要及时清理药锅与导火孔,因为火药不纯,燃烧不充分会导致留下许多残渣。不清除干净的话容易引发事故。”

  先装引药,然后装发射药,再之后将弹丸塞进枪管,再用通条压实。

  装填完成之后,王霄指着不远处一颗大腿粗细的树“就是那个了。”

  举枪,瞄准,扣下扳机。

  贾诩他们只听到一声轰鸣,都被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就看到王霄已经是向着那可树走了过去。

  众人跟上,来到树旁边就看到树身被打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孔,直接是生生的给打穿了。

  贾诩动容上前,伸出手指向里面探了探。随即转头看向一旁的高顺“高将军,陷阵营的重甲士可否挡之?”

  高顺绕着树转了一圈,仔细观察了那碗口大的窟窿,缓缓摇头“重甲挡不住。”

  “也不是挡不住。”王霄在一旁笑着说“距离太远的话,动能消失的厉害,还是可以挡住的。不过距离近,那铁定会被打穿。”

  “若是持重盾呢?”

  “可以降低动能。不过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手臂骨折那是最基本的操作。主要还是看距离。”

  王霄在脑海之中换算了下“百五十步可破布甲,百二十步可破皮甲,五十步可破重甲,三十步可破重盾加重甲。”

  四周众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这射程已经超过弓弩了,而弓弩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王霄重新装填完毕,直接递给了一旁的贾诩。

  “我也能用?”贾诩很是惊讶。

  “相比起威力来说,操作方便,训练简单同样是它的优点。培养一个合格的弓箭手需要两三年,可培养一个火枪兵一个月就足够了。这不是精锐才能用的神器,这是给炮灰们用的。”

  贾诩按照王霄的教授,用肩膀抵住枪托,学着瞄准将枪口指向不远处的一颗大树,然后扣动了扳机。

  这一枪打偏了,擦着树干飞过。哪怕如此,依旧是狠狠的咬下了一大块。

  重新装填之后,王霄让他再靠近些。这次正中目标,直接将大树打了个对穿。

  “如此神器,我等的武艺还有何用。”

  张辽他们的神色都很沮丧,苦练多年的武艺,打熬多年的身体在火枪面前脆弱的犹如纸板。这让武将们陷入了迷茫之中。

  王霄笑着安慰“别伤心了,至少这东西是我们这边的。”

  袁绍与曹操一路奔逃来到了黄河岸边的馆陶县,这里曾经是馆陶长公主的汤沐之地。

  馆陶长公主就是刘彻的丈母娘,陈阿娇的母亲。

  “本初,你带着陈留王去河北。我要会老家去招兵。”

  “好。”袁绍点头应下“咱们一定要报仇雪恨!”

  曹操回首看向雒阳城的方向“咱们要号召全天下的英雄组成联军,共同讨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