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袁绍与魏武

第一百九十四章 袁绍与魏武

  皇宫里此时也是一片混乱,宫内太监几乎被斩尽杀绝,遭殃的宫女也有许多。

  好在有卢植等人拼命维护,这才让皇宫免收更大的灾难。

  从十常侍手中逃脱的何太后,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皇帝与陈留王都被张让他们带走了,这可如何是好。”

  身为太后,她的权势非常大。所谓外戚,实际上都是借着太后们的权势才能出头。

  可她的根基却是身为皇帝的儿子,一旦皇帝没了,那她这个太后瞬间就会被抛诸脑后。

  这次乱事外戚与宦官同归于尽,何太后的两个哥哥何进与何苗全都完蛋。

  失去了儿子,又没了哥哥们的帮助,何太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臣们倒是没太多的顾虑,皇帝没了再立一个就是。

  大汉四百年,皇亲国戚多的数不胜数。没了皇帝就再立一个就是,之前灵帝也只是远亲而已。

  当然,前提得是年轻的皇帝真的完蛋了才行。

  只要皇帝还活着,那他的身上就代表着正统二字。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喧哗声响传来,皇帝回宫了。

  文武百官上前迎驾,何太后直接扑了过去紧紧抱着刘辩痛哭流涕。

  单手持剑的卢植打量着王霄“将军何人?”

  “末将并州刺史麾下兵曹从事,赵云。”

  刘辩抬头看向王霄“此次脱险全靠赵将军相助。还请母后重重赏赐才是。”

  不过三十出头的何太后看着英武不凡的王霄,美目微动“将军于国有大功,当厚赏之。”

  “赵将军进卫尉兼执金吾,统率南北禁军。进上军校尉,统率西园八校尉。还望将军公忠体国,好生守护皇帝。”

  何太后入宫十余年,各种权力斗争看的多了,深谱权衡之道。

  现在她引以为重的宦官集团几乎全军覆没,外戚一家也是死光光。可以说是成了光杆司令。

  朝中大臣早就对她逼死董太后不满,至于军中更是不用多说,何进的部下们直接杀进皇宫,就连何苗都被他们给宰了。

  环顾四周,一个能依靠的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王霄来了,还救回了刘辩。

  他是并州来的,与朝廷里的这些大员们毫无瓜葛。初来乍到又立下救驾之功,许以厚赏必能拉拢其心。

  对于何太后来说,拉拢外来的王霄是必然的事情。

  历史上董卓救了刘辩回来,她也是拉拢董卓。只是没想到董卓却是一头饿狼。

  卢植等人大惊失色,连声高呼不可。

  卫尉可是秩比二千石的九卿之一,统率南军。执金吾则是统率北军。再加上上军校尉,整个雒阳城的兵马都落入了王霄的手里。

  这种事情卢植他们当然是要反对了。

  何太后冷笑一声,拉着刘辩的手问他“皇帝,你说行不行。”

  刘辩点头“赵将军英武,当为之。”

  他已经十三岁了,比起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害怕的陈留王来说,他也知道现在的环境。身边没有一个能靠得住的人统军守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再次挟持。

  皇帝和太后都点头了,从法理上来说没人能反抗。除非王霄自己拒绝。

  王霄躬身行礼“太后与陛下有命,微臣敢不领命。只是微臣乃丁刺史麾下,太后与陛下厚赏,微臣惶恐不安。”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是丁原的麾下。现在居然位置比老上司还高了,会有人说闲话的。

  何太后缓缓点头“丁刺史平灭白波军有功,当进光禄勋。”

  光禄勋统率五官,左,右,虎贲,羽林等五名郎将。也是九卿之一,与王霄成了同级。

  “太后,微臣救援陛下之时,凉州刺史董卓阴谋叛逆,半路意欲劫杀陛下。还请太后降罪此贼。”

  得偿所愿的王霄顺手给董卓扣了顶帽子。

  “胡说!”

  一旁的卢植实在是忍不住了,跳出来指着王霄大喊“董卓随左将军平定叛军,劳苦功高,岂可随意诬陷!”

  王霄没说话,而是看向了刘辩。

  刘辩开口说“的确是有一支打董字旗号的兵马拦截,多亏赵将军护卫寡人冲了出来。”

  卢植等人顿了顿,接着解释“或许是未曾交代清楚,从而有了误会。说董卓叛乱,绝无可能。”

  这个时候争辩这些毫无意义,王霄无所谓的拱手“还请太后与陛下,还有陈留王回宫安歇。微臣这就去整顿城中乱局。”

  进城的时候王霄就已经留下了兵马关闭城门。董卓想要进来可不容易。

  等到他带着兵马来的时候,王霄这里也已经掌控大局,而且丁原的兵马也已经到了。

  “城内诸事就托付给将军了。”何太后美目流转,仔细打量了王霄一番,这才拉着刘辩与陈留王回了皇宫。

  王霄向恼怒不已的卢植等人拱手,转身向外走去。

  他这边刚出皇宫,那边宫里的人就追了上来。

  全新的任命圣旨,虎符,仪仗还有告身都交到了他的手里。

  看着一片混乱的雒阳城,王霄深吸口气“众军归营!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何进何苗兄弟俩,十常侍以及众多的宦官,还有樊陵,许相等人都死了。卷入混乱的雒阳各军也逐渐冷静下来。

  因为直属上司都死了,众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这个时候,拿着圣旨的王霄出来整顿军伍,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接受。

  “我乃中军校尉,五官中郎将袁绍。你是什么人,居然胆敢喝令我?”

  王霄看着眼前这位四世三公的豪门子弟,晃了晃手里的圣旨与虎符“太后与陛下亲封我为卫尉,上军校尉。奉旨整顿城内乱局。你这是要抗旨不从?”

  仔细打量了一番王霄,袁绍疑惑询问“你是何人?为何从未见过你?”

  “常山赵子龙,之前是并州刺史麾下兵曹从事。”

  “什么?”袁绍闻言勃然大怒,直接拔出了佩剑“区区一个兵曹从事,何德何能做九卿?”

  眯起眼睛的王霄缓缓举起手中长枪“你这是要抗旨了?”

  “抗旨又如何!”

  袁绍可是面对董卓都敢当面拔剑,大喊‘吾剑未尝不利!’的猛人。哪里肯受王霄的命令。

  眼看着一场大战就要爆发,不远处又开过来一支兵马。

  为首一员将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翻身下马跑过来拉住了袁绍的马缰“本初,不可。”

  “孟德,你放手!今日我就要斩了此窃取高位之徒!”

  王霄缓缓点头,果然是大名鼎鼎的魏武。

  曹孟德死死拉着袁绍的马缰大喊“这是陛下与太后亲自下的命令。你要抗旨乎?”

  看着拼命对自己打眼色的曹操,袁绍最终还是冷哼一声,瞪了王霄一眼就带着麾下兵马回军营去了。

  曹操笑呵呵的向着王霄拱手,翻身上马带着人追了上去。

  “孟德,究竟何事?”

  “那人从张让等人手中救驾有功,的确是太后与陛下亲封的卫尉,而且。”

  曹操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王霄,这才轻声开口说“丁原带着并州兵马,正在北城门外与董卓对峙。”

  董卓一路去追王霄,可惜追上来的时候城门已经关死。

  在城下破口大骂,各种威逼利诱可惜城门就是不开。

  正准备绕路去别的城门的时候,丁原带着的并州兵赶了过来。

  两边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董卓兵多,丁原兵锐。而且还有吕布来回冲杀,董卓不得不后退。两边正处在互相对峙之中。

  “这赵云何德何能,居然能居此高位?”出身显赫的袁绍实在是看不上。

  “他有救驾之功。”

  曹操对出身什么的到没多少不待见,劝说袁绍“彼时势大,又得太后陛下看重。我等还是暂时隐忍,在一旁观望的为好。”

  王霄用了两天的时间,终于让雒阳城回复了平静。

  同时开始逐步接手城内各军各部。

  南军北军,羽林军城守军都好说。可西园八校尉那边却是阳奉阴违,暗自控制个人手中兵马。

  对于这些人,王霄也不着急。以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现在重要的是解决城外的董卓。

  这两天,丁原与董卓在城外连番大战。

  悍勇的吕布领着兵马厮杀,大出风头。董卓就对他用上了反间计。

  早就因为丁原看重王霄而不满的吕布,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之后他在军中刺死丁原,号召并州兵马跟他走。

  可让吕布感觉意外的是,绝大部分的并州兵马都拒绝了。

  如果没有王霄,那并州兵肯定是跟吕布走。

  可此时王霄就在一旁的雒阳城内,并州兵又怎么会跟一个叛徒走。

  而且此时的并州兵大部分都是王霄从常山带来的同乡。他们非但没有跟吕布走,反而是围攻他。

  吕布狼狈不堪的逃出了大营,身边只跟着几百人马。

  董卓对此自然是大失所望,对待吕布的态度也是冷淡下来。这让吕奉先心中暗恨不已。

  就在董卓准备一鼓作气打垮失去了主将的并州兵的时候,关闭了两天的雒阳城门,终于是打开了。

  “董卓,你阴谋叛逆,陛下与太后已经下旨讨伐你!”

  王霄带着南北禁军出城,在并州兵的欢呼声中合兵一处与董卓对峙。

  这两天,他都是以皇帝的名义坚决不开城。说是要避免战乱波及城内,实际上不过是在等待着吕布下手。

  丁原是王霄名义上的上司,有这么一个人压在头上,很多事情都不好做。

  现在的话,王霄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收并州兵,而且还可以用为丁原报仇的名义彻底消灭董卓。

  除了西园八校尉作壁上观之外,王霄带着南北禁军与并州兵向着董卓那边浩浩荡荡的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