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绥德高顺,包头吕布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绥德高顺,包头吕布

  “拜见将军。”

  这天王霄出城准备去城外大营的时候,一群并州兵拦在他的马前下跪行礼。

  挥挥手让亲兵们让开,王霄疑惑的看着这人“找我有事?”

  为首一员身形威猛的汉子拱手高喊“我等仰慕将军,愿追随将军,效犬马之劳!”

  王霄仔细打量着他们,一个个的都是身强体壮之辈。

  并州兵在三国后期名声不显,可实际上这是一支真正能打的强军。

  并州狼骑号称可以与西凉铁骑正面放对。步卒也是丝毫不弱,统帅陷阵营的高顺就是并州兵出身。他们直接与草原接壤,是真正的强悍边军。

  王霄面上浮起笑意“可。”

  他这段时日里从太原郡弄到了不少的钱粮物资,原本就在打着这些接受过常年军事训练的郡兵的主意。现在他们主动投靠,当然不会拒绝了。

  众人大喜,连忙行礼。

  对于这些郡兵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钱粮。其次就是跟谁一位真正能打胜仗的将军。

  王霄一个水淹之计下来,不但解了围城,还饶进去了几万的白波军。被晋阳城内众人捧为天人。

  郡兵之中真正有心闯荡,不甘心一辈子待在这里的都愿意跟他走。

  王霄看了眼领头那人,看他身强体壮气度不凡,随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恭敬行礼“小人乃太原郡郡兵什长高顺。从今日起,小人愿为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神色古怪的王霄上下看着他,看的高顺都有些紧张了。莫不是自己不够威武,将军大人看不上眼?

  “有意思。”王霄笑了起来“你是哪儿人啊。”

  “小人乃是上郡人。”

  “哦,原来是绥德的好汉。”

  王霄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就做个都伯,先带着你身边的这些。你们都入陷阵营。”

  他不可能因为听到一个名字就确定这是史书上的人。毕竟无论正史还是演绎,对高顺的记载都很少,甚至就连他是哪儿的人都没写过。

  不过既然遇上一个,王霄也不介意给他展现自己的机会。

  之前他毫不犹豫的就借用了陷阵营的名头,挑选出数百精锐猛士,穿戴钢甲组成陷阵营。也是有些意外,会在这里遇上很有可能就是陷阵营真正统帅的高顺。

  如果高顺能够展现出能力,王霄不介意将陷阵营交给他统帅。

  史书上已经明确的记录过,高顺选择主公之后就会一路追随到底,哪怕为此身死也不背叛。

  这样的人,当然是要重用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从河内郡来的信使终于到了。

  与王霄预料的一样,面对白波军主力与于夫罗所部匈奴骑兵的丁原,得知有支强兵解了晋阳之围后,当即以并州刺史的名义下令调动这支兵马南下助战。

  理论上来说,王霄麾下的兵马是属于冀州常山郡的,他丁原是并州刺史,管不到冀州去,他本是没资格调动。

  可谁让统率兵马的王霄本身就想着借机打仗,扩充实力呢。

  那边刚刚给了名义,这边就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太原郡往下就是上党郡,沿着晋中平原往下走,出了太行山就是河内郡。

  河内郡实际上是属于司隶直辖的地方,过了黄河就是雒阳城。并非是属于并州的管辖范围。

  只是白波军一开始就是从并州发起的,而且南匈奴的叛军之前也是在并州。丁原负责追剿他们也是属于理所当然。

  雒阳城的兵马沿着黄河部署,用意是阻挡白波军渡河南下。至于出兵河内郡什么的,却是没有一兵一卒过河。所有的压力与责任都推到了丁原的身上。

  丁原此时也是挺无奈的。

  他麾下的兵马虽然精锐,可是数量太少了。

  作战主力是几千并州狼骑,此外还有一些步卒与民夫。

  可他的对手却是拥兵近十万的白波军,还有数千的匈奴骑兵。

  如果不是有常年在草原上作战,极为精锐的并州狼骑在手,那他此时早已经被打垮了。

  丁原屯兵于沁水河畔的野王县,看着手中朝廷发来的公文无奈叹息。

  “奉先,果然被你说中了。朝廷之中并无一兵一卒派来增援。”

  丁原的身前是一员身材极为魁梧,脸上线条硬朗,以这个时代的审美观来说极为威武的大汉。听丁原的称呼就知道,此人就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将的吕布,吕奉先。

  “刺史大人,朝廷现在一心只想着护住雒阳城。只要白波贼不过黄河,他们是绝对不会动的。”

  吕布人高马大,气宇轩昂。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力。

  丁原缓缓点头“还是你看的透彻。”

  吕布露出了笑容。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可惜出身太低。在这个世家豪强掌控一切的天下里,他这样的出身几乎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

  原本他的命运也就是在家乡做个民防小队长就算是到头了。

  可,乱世来了。

  只有在乱世之中,出身贫寒的人才能有出头的机会。

  吕布渴望抓住这个机会。所以他被丁原看重提拔起来之后,一直竭尽全力的报效,想要借助丁原的力量出人头地,飞黄腾达。

  现在看起来,他做的很好,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朝廷不派兵就不派吧,我们很快就会有援军来了。常山郡都尉赵子龙,在晋阳城下一场大水就淹了数万白波贼。他已经领兵南下,不日就会与我们汇合。如此智略出众之人来助,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

  丁原笑呵呵的说着欣赏王霄的话,却是没有看到吕布那微微抽动的嘴角。

  “哼,赵子龙。”吕布垂下目光“也不知道是哪家豪门世家的子弟。学了些兵法,撞了大运打赢了,好大的名声。这种只会耍嘴皮子的文弱之辈,我能打十个!”

  第二天,从晋城一路南下越过太行山的王霄,终于抵达了野王县。

  “你就是...赵子龙?”

  丁原吕布等人看到一身重甲的王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身形伟岸,气度不凡。一身沉重的铁甲,这些都好说。毕竟这个时代的大儒们都是上马能砍人,下马能治民的真正强者。

  可王霄身上的杀气,与那平静之中却蕴含着让人为之心悸般冷漠的目光,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

  “末将见过刺史大人。”

  终于回过神来的丁原连连点头“好好,你能来就好。快随我来。”

  一行人走进野王县的衙门,里面已经分好了案几,摆满了酒肉菜食。

  “来来来,今日老夫为你接风。”

  坐在上首的丁原哈哈笑着端起了酒杯。

  “谢大人。”王霄回礼,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好汉子。”丁原显然对王霄很是满意。亲自走过来拿起酒壶为他倒酒“老夫与那白波贼苦战数月,只有你来相援。老夫甚是欣慰啊。”

  王霄起身道谢“为天子分忧,乃是我等本分。”

  他知道丁原实际上算不得割据群雄,本质上还是那种对大汉忠心耿耿的忠臣。

  有所求的时候,面对什么人就要说什么样的话,这份话术王霄早已经修炼到了顶级的程度。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按照酒桌上的规矩,现在可以谈论正事了。

  “子龙啊,你在晋阳城下飘没了数万白波贼。初闻此事,老夫激动的手舞足蹈。可公文上写的太过简单,老夫这些时日里辗转反侧总是在想着你是如何做到的。还请子龙将详情告知老夫,以解老夫心中急迫。”

  “好。”

  王霄深谱说话技巧,按照说书的形式作着修饰与夸大,将自己在晋阳城下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丁原满意的点头,打量了一番王霄,好奇的询问“子龙你智略过人,不知出身如何?”

  王霄扫了眼对面神色抑郁的吕布,再次将自己在常山郡的事情说了一遍。

  单枪匹马击杀左校的事情做了小小的夸大,而解决郑猛的事情则是一句诛逆贼就轻飘飘的带过。

  丁原再次动容“没想到子龙你居然是文武双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真乃天下猛将也!”

  这边王霄还想要谦虚两句,可那边的吕布却是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子龙将军如此悍勇,说的布心痒难耐。不如你我二人比试一番如何?”

  吕布将丁原视为通天梯,一直以来俩人相处的也是非常不错。

  可这家伙一来就让丁原连番赞叹,还说他是天下猛将。这顿时就让粗中少亲,刚而无礼的吕布无法忍受。

  他准备用自己的武勇好好教训这个混蛋,也让丁原亲眼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下猛将。

  没等丁原说话,王霄这里就已经先行笑了起来“久闻吕将军大名,能与吕将军切磋实在幸事。只是,眼下贼寇祸患河内诸地,生灵涂炭。我等应当先行平贼,拯救苍生才是。至于比武,可以等到灭贼之后再行。到时候在下必然与将军战个痛快。”

  这番话说的丁原非常满意,心中对王霄的评价更上一层楼。同时也觉得吕布太过莽撞了,单凭匹夫之勇岂可成事。

  “眼下平贼才是至重之事,分不清楚事情轻重缓急,还不坐下!”

  丁原呵斥了一句,转身又给王霄倒酒。

  吕布红着眼睛坐下,极度郁闷的拿起酒壶直接灌。

  王霄应付着丁原,随意的扫了一眼吕布。嘴角很难察觉的翘了起来。

  丁原麾下有数千并州狼骑,还是许多精锐的并州边军郡兵。这些都是让王霄垂涎的力量。

  想要掌控这份力量,首先就要将最大的竞争对手排除出去。

  从丁原能提拔吕布,张辽,张扬等出身寒微的人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爱才之人。

  展现自己,贬低吕布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刺史大人,我军初来,白波贼寇还不知晓。可以打他一个出其不意。”

  “哦?”丁原来了兴趣“何解?”

  王霄伸出手掌,然后猛然攥成拳头“集中力量,断其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