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双割草 (为书友李景辰加更)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双割草 (为书友李景辰加更)

  “子龙,来来来,快入座。”  昨天还横眉冷目的郑猛,看到王霄进入大帐却是哈哈笑着笑脸相迎“今日为你接风洗尘,快来。来喝个酒,怎么还穿戴整齐的。”  王霄顿了顿,随即笑容满面的说“我早上接到消息,说都尉大人私通黄巾贼寇,意欲谋反。穿戴整齐是特意来为国诛贼的。”  之前还有些喧嚣的大帐内顿时为之一顿。  郑猛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去,此时脸色欢笑与愤怒交加,显得有些扭曲。  “你说什么?”  王霄叹了口气“都尉大人看着年岁不大,怎么耳朵不好使了。我说都尉大人勾结黄巾贼,我要为朝廷诛除叛逆。”  抬起穿戴着铁手套的手指着郑猛“就是你。”  片刻的沉寂之后,郑猛仰头怒极而笑“哈哈哈哈~~~”  ‘啪!’  一声脆响打断了他的大笑,是王霄摔碎了一只酒杯。  大批刀斧手涌入帐内,之前陪坐的军将们也是纷纷起身拔刀。  “你看,这样直接痛快多好。”王霄有些无奈的摊手示意“何必演戏似的哈哈大笑呢。我时间有限,没心思陪你演全套。直接上硬菜吧。”  郑猛疑惑的看着他“你不怕死?”  “神经病啊你,蝼蚁尚且偷生,谁能不怕死?”  无视了四周众多的刀兵,王霄平静的看着郑猛“是不是觉得自己赢定了?”  郑猛笑着伸手点着四周的军士“这些可都是见过血,上过阵的精锐。外面还有两千人。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再厉害难道还能打得过两千人。”  ‘啪啪啪~~~’  王霄鼓掌,因为戴着铁手套所有声音有些刺耳“说的好,两千人。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在外面,可是有八千人呢。”  这边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响。  “郑猛勾结黄巾谋逆,杀啊!”  听到外面的呼喊声,郑猛气的面色泛青,举起手臂就准备先拿下王霄再说。  只要拿下了他,到时候外面那些被蛊惑的义军自然不攻自破。  那些精锐,那些物资粮草就全都成他的了。  “嘿嘿~~~”  王霄双手缓缓从身后取出两截类似棍子似的断枪。  ‘咔!’的一声响,他将断枪扣在一起,再拿出枪头安上“有个词估计你没有听说过。”  之前低头摆弄短枪的王霄缓缓抬起了双眼,脸上闪过一抹紫色光晕,目光之中沉静如水。  “无.双.割.草!”  王霄手中短枪闪电般向着身侧扫了出去。  只一下,就将一旁三个全身披挂的甲士砸飞到了帐篷上。他们胸腹间的甲胄有着明显的凹痕,大口吐着血,眼看着就是不行了。  短枪收回,再次抽向另外一边。  这下四周的人终于是反映过来,另外一边的两人下意识的竖起手中长刀试图阻挡。可是没用。  短枪砸在了长刀上,巨大的冲击力当即击碎了长刀跟着砸在了他们的胸前。  两人同时向后飞去,人在半空之中就开始喷血。  此时王霄的身后已经有几把刀劈砍下来。他没有躲避,而是头也不回的直接急速后退,撞进了身后两个甲士的怀中。  左边手肘上抬,撞了甲士的下巴。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撞碎了他的下巴,鲜血混合着碎裂的牙齿喷出了一道抛物线。猛然仰头,就连头上的铁盔都被甩飞出去。  右手握着短枪翻转枪头,直接刺向了身后。另外一名甲士直接被洞穿。  双腿继续发力,生生顶着身后两人向后撞飞过去。  拔出短枪架住几把砍过来的兵刃,另外一只手从腰侧抽出汉军制式长刀。刀光一闪,就掠过了两人的喉咙。  身子继续快速后退,直接撞入了甲士群中。  单手举起短枪,向着郑猛的身边投掷出去。  郑猛身侧的一名别部司马,被飞射而来的短枪直接刺了个通透。  从王霄开始动手到现在,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可王霄却是已经在瞬息之间解决了十个人。  这些可不是什么不懂武艺的炮灰民夫,这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甲士,甚至还有一员统帅四百人的战将!  郑猛直感觉头皮发麻。  之前那短枪闪电般飞过来的时候,郑猛甚至就连移动脚步都做不到。  就在他心呼侥幸的时候,对面的王霄却是对着他邪魅一笑。  这一刻,一道念头闪电般划过郑猛的心头“他是故意不射我的!”  空着的手再次抽出一把佩刀,手持双刀的王霄将两把刀挥舞的水泼不进。  招架,格挡,反杀。  一路行走,鲜血四溅。  “赵客缦胡缨!”一刀斩去,甲士惨叫倒地。  “吴钩霜雪明!”单刀架住两把军刀,另外一把反杀过去直接将两人开膛破肚。  “银鞍照白马!”用肩头的甲胄硬抗住一把军刀,同时一刀捅进去来了个通透。  “飒沓如流星!”那甲士悍勇,死死握着长刀不放手。王霄也不废话,直接松手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同时反手从身后取出一条连枷砸在了举刀冲过来的另外一人的脸上。  “十步杀一人!”连枷挥舞,直接砸在了身侧一名甲士的脑袋上。连着脑袋外加头盔一起砸碎。同时他的身后也硬抗了两刀。  “千里不留行!”单刀格挡,连枷挥舞。四周一片倒地哀嚎之声。  “事了拂衣去!”看到他的甲胄太厚,有一身强力壮的甲士猛的扑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腰。王霄看也未看,倒转刀柄直接向下刺穿了他。  “深藏身与名!”已经杀到大帐门口的王霄,松手放开单刀,转身向着郑猛走去。  此时大帐内除了郑猛之外,只剩下了两名甲士与两个军侯。  之前他们看到王霄有意出帐,都是悄悄的松了口气。可此时王霄转身又走了回来,他脸上的那么轻松的笑意,在他们看来就是死神的狞笑。  脚步踩在满是血水的地上,发出滋滋的古怪声响。  看着浑身浴血的王霄缓步走来,几人不断的后退。  终于有人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压迫力,嘶吼着举刀扑了上来,然后直接被王霄的连枷砸碎了胸口。  剩下的三人对视一眼,齐齐发一声喊,一起扑了上来。  王霄闪电般出手,抓住了一把军刀。手腕发力,直接扭断了铁刀。  同时另外一只手上的连枷砸碎了一人的脑袋。不过第三个人的刀就躲不开了。  微微侧头,避开了斩向脑袋的军刀,任由这把刀落在肩膀上。  绝望的目光注视下,这把刀破开了肩头铁甲仅仅三分就再也入不得了。  王霄用的短枪是钢制的,用的双刀也是钢制的,用的连枷同样是钢制的,身上穿戴的甲胄自然也是钢制的。  军中用的铁刀,效果真心不大。  “你们应该用重兵器的。”用连枷砸在最后两人身上的时候,王霄如是说。  此时大帐内数十名甲士与军将尽皆倒在了血泊之中,唯有王霄与郑猛隔着十余步对视。  郑猛没有说话,紧紧握住手中的巨斧,深深的吸了口气。  能够在大汉做到一郡都尉,单纯凭借关系是不可能的。郑猛本身也是有实力的人。  看着拎着连枷的王霄迈步走过来,他圆瞪双眼平举斧头迈步前冲,直接一斧斩下。  ‘铛!!’  火星四溅之中,连枷与巨斧正面相撞。  “怎么可能?!”  双手虎口崩裂,巨斧落地的郑猛满心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霄。  他少年时便以猛力著称,多年锻炼下来堪称力大无穷。可今天手持重兵与人对战,居然被人以力破了!  看着双手淌血的郑猛,王霄随手扔掉连枷。一个闪身就冲到了他的面前。  弓身收腹,紧握拳头。  一拳砸在郑猛的腹部,直接砸的他整个人弓身跳了起来。  王霄环顾四周,先是拎了一坛酒水过来直接砸在了郑猛的脑袋上。  满头满脸都是鲜血的郑猛咬牙嘶吼“有种就杀了老子!”  王霄转身拎起了一顶染满鲜血的铁盔,头也不回的回应“正在杀。”  ‘咣!’  王霄蹲在郑猛的身边,直接一铁盔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爷爷跟你拼了!”郑猛拼命挣扎,跟着又是一头盔砸下来,半边脸都被砸烂了。  “有种放开爷爷单挑!”一铁盔砸下来,郑猛抽搐着吐出鲜血。  “握草你...”一铁盔下来,郑猛满嘴的牙都被砸碎。  王霄俯下身子,一下接一下的砸着。  郑猛举起手抓着他的甲胄,却是被王霄抓住手指直接掰断。  “你不是很狂的吗?你不是要给我摆鸿门宴的吗?来呀!来呀!!”  被王霄按在地上连着砸了几十下之后,郑猛的手臂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王霄起身,咣当一声扔掉手中的铁盔,用力的晃动着脖子。  “玛德。”  喘了口气,王霄拽着郑猛的一条腿,就这么拖着他在血泊之中前行,直到走出大帐。  军营之中早已经乱做一团,义军杀入营中与郡兵展开大规模混战,这也是为什么大帐之中一直没有援军的原因所在。  王霄像是甩一只破布偶一样将郑猛扔向了人群。  “郑猛死了,还打个pi!”  几千人的混战,当然不可能因为王霄的一句话而告终。  看到这一幕,王霄迈步上前,挑起一根足有四米多长,军中用来结阵对抗骑兵的长枪。  面上紫气再显,折断枪头的王霄双手持枪,蛟龙入海般冲入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