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应募

第一百八十四章 应募

  “快来,咱们来晚了,早就开始了。”

  几个穿着土布衣服,发髻用木棍固定住的年轻人拉着王霄就往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跑去。

  这里是庙会赶集,四里八乡的人肩挑手推的带着各种农产品来到这里参加集会。

  对于四里八乡的乡民们来说,这是难得的热闹日子。

  乡间赶集,大都是以物易物,少有的是拿出一枚枚的大钱出来交易。

  王霄身边的几个同伴对什么都感到惊奇,左看看右摸摸的。尤其是看到那些拎鸡提菜的大姑娘小xifu的,更是两眼放光外加淌口水。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重男轻女的观念。华夏历史上除了少部分因为战乱导致男丁大量减少的时间段,一向都是男多女少,娶老婆困难可不是现代世界才有的事情。

  王霄对于赶集没什么兴趣,对于那些馋他强壮身子,不断看过来的大姑娘小xifu的目光也没有丝毫回应。

  随意的四下里看着,找一个看着机灵些的同伴低声的询问“现在是哪一年啊。”

  “啥哪一年?”一起来的同伴想了想,然后摇头“不知道。”

  王霄无奈的笑了。

  这些几乎一辈子都没机会离开家乡,更加一个大字都不认识的乡民们,不知道年份很正常。

  “那咱们这儿是哪总知道吧。”

  “哦,咱们这儿是常山郡,真定县呐。你是不是昨天下河摸鱼,呛水呛傻了?”

  王霄抬手揉着额头,还真是石家庄赵子龙啊。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最近就没听说过外面发生过什么大事情?”

  同伴好不容易将目光从几只扑棱着翅膀的土鸡身上收回来,想了想说“前几年县里倒是贴过告示,说是招募义军去打黄巾贼人。”

  王霄眼睛一亮“几年前?”

  黄巾之乱是光和七年,而且不到一年就被平息。确定时间段的确是很重要。

  那同伴的脑袋随着不远处一个大姑娘转动“不记得了。”

  王霄换了种问法“你就说过了几个正旦。”

  “好像有三四个。”

  王霄笑了笑,那现在差不多就是公元187年或者188年的样子。

  历史上赵云初次登场是公元191年,带着常山郡的义从吏兵投奔公孙瓒。

  现在提前了几年,那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拯救大汉,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最起码的一点,你得平定各地的群雄吧。

  要是出场太晚,能操作的地方可就不多了。

  “子龙你看。”同伴拉着王霄的手臂晃悠,欣喜的喊“那是隔壁村刘庄头家的二妞,她在看我呢。”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面带羞涩的与王霄对视,片刻之后红着脸跑了。

  看了看身边兴奋到手都在颤抖的小年轻,王霄最终决定还是别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残酷真相。

  一直到午后时分,一群饥肠辘辘的小伙子们才不甘不愿的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一路上众人都是兴奋不已的互相讲述谁家谁家的小娘是多么漂亮,谁谁谁还看了我云云。

  对于这些青.春.期躁.动的小伙子们,王霄是以宽容的心态侧耳旁听。

  他路上没有说话,因为害怕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光辉战绩,会被这些小伙子们给绑在柱子上烧了。

  在旁人诧异的指点下,王霄回到了自己的家。

  或者说,是赵子龙的家。

  王霄还是挺担心的,因为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一版的三国。

  他还不清楚是正史的,演义的,戏说的,无can的,扯淡的,还是恐怖的仙侠的。真的是很担心一推开门,就看到仙风道骨的左慈对他说“徒儿,你回来了。”

  家中是很普通的土坯房子,门前用栅栏围了个院落开了几块地,还种着些蔬菜。

  推门走进屋里,正对着大门的桌子上供奉着两块灵牌。

  一个上面写着先父赵良辅,讳安。

  一个上面写着先师童雄付,讳渊。

  “不会真是某神的世界吧。”王霄想了半天,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三国世界有些古怪。

  墙壁上挂着弓与箭囊,一旁的架子上放着一把长枪。两则则是厨房与卧房。

  仔细搜索一番,倒也不算是家徒四壁。至少他还找出了一百多枚的五铢钱。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村子再说。”

  想要拯救大汉,单枪匹马肯定不行。而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肯定得去大城市。

  第二天一早,睡了个好觉的王霄起床洗漱,然后给桌子上的灵牌上香。

  之后开始收拾房子里的布帛粮食等等物品。

  这些都是起步资金,无论数量多少,总比没有要强。

  然后,他就听到了外面有敲锣的喧哗声响传来。

  出门来到村里,就看到县里来的差役在打谷场上敲着锣鼓大喊“今有黄巾贼寇郭泰等人,于河西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河东等郡。知县大人奉郡守之命招募勇壮义军,有心杀敌立功者,都去县里报名去吧。”

  黄巾之乱是汉朝覆灭的导火索。正是这场大乱开启了三国时代,也挖开了填埋大汉的深坑。

  虽说光和七年的那场席卷天下的大乱早已经被平息,可各地的黄巾余党依旧是数量众多。

  王霄来之前看过资料,很清楚的知道郭泰等人发起的这场攻势,是中平五年黄巾余部的再次爆发。

  虽然这次依旧没能成事,可却是迫使汉灵帝将刺史改为州牧,下放了军政之权,从而给了群雄并起的机会。

  而明年,就是董卓入洛阳城的日子。

  “郭泰起事是二月份,消息传到这里来,顶多一两个月的功夫。时间紧迫啊。”

  虽说常山郡这里距离太原,河东等郡还有些距离。可问题是,本身就是常山人的张燕统帅的黑山军就在附近活动。

  而且黄河以北各郡之中的贼寇与黄巾余党众多,势力大的二三万人,势力小的也有六七千人。张燕更是号称百万之众。

  现在白波贼起兵,天知道张燕等人会不会出兵响应。

  被几年前的黄巾大乱杀怕了的当地衙门,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募兵应对。尤其是更戍兵被调走防备张燕之后更是如此。

  等到差役离开,村子里的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王霄迈步走入打谷场,抬腿跳上了石磨。

  “诸位!”

  王霄举起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黄巾贼寇再起,此刻正是我等保境安民的大好时机。你们若是不想一辈子都在村子里种田,不想整日里担惊受怕的被贼寇勒索劫掠,那就随我一同去县里应募!用咱们的一双手,搏一个马上封侯出来!”

  赵安曾经做过官军的军官,童渊更是名声遐迩的北地枪棒高手。

  所以王霄在村子里,甚至是附近的村子里的名声都很响亮。俨然是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这个时候的华夏尚武精神还没有被废,年轻人又是热血冲动,向往外面世界的年纪。

  王霄振臂一呼,当场就有许多年轻人大声应好。

  王霄一边指派一部分人去四周村子以他的名义召集人手,另外一边则是收集物资做出发的准备。

  他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

  王霄一个人去县城的话,就算是展现出了过人的武艺,可顶多也就是能混个什长,伍长什么的。

  可如果他是带着几十上百号人过去,那待遇肯定是截然不同。说不定能混个伯长,这可是军官之下的最高位置了。

  出发的起步点不同,那后续的结果自然也不一样。

  事态的发展比王霄想象的还要好。或者说,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着一股想要马上博封侯的渴望。

  单单只是这个村子里,就有三十余人愿意追随王霄去应募。

  等到第二天,附近几个村子里也来了百余口人。

  都是听了王霄的大名而愿意追随他的年轻人。

  汉时不禁刀兵,来的年轻人都是携带有兵器弓箭。少部分人甚至还带有甲胄盾牌。

  王霄当即推迟了出发的时间。

  先是让年轻人们各自推举出伍长什长来,然后花了两天的时间进行最基础的分队与训练。

  两天的时间肯定练不出什么东西来,王霄都是把时间用在了排队列上,只求走起路来看上去精神,气势不凡。

  一直到了第三天,王霄把家里的那一百多枚五铢钱,以及布帛粮食全部花掉。买来了一些酒肉,招待这些愿意追随他的年轻人。

  “子龙哥哥豪迈!”

  “我等愿为子龙兄弟赴死!”

  吃饱喝足,一百多人扛着兵器向着县城方向走去。

  快到县城之前,王霄开始整队。

  穿戴甲胄的排在前边,弓手在后。其他人列队在最后面。

  所有人都是五人一排,尽量维持着整齐的队列前行。

  虽然只是一百多人,可县城上的守军看到他们却是大惊失色,当即敲了钟,关闭城门。

  等到披甲持刃的县尉带人上了城墙,王霄这才高呼“我等乃是来应募投军的。”

  王霄在这里的名声不小,县里有不少人都认识他。

  反复确认都是各处村中来应募的青壮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城门。

  看到王霄领着队列严整的队伍入城,县尉缓缓点头。

  “的确是名不虚传。”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王霄他们都成了义从吏兵。而王霄也是被县尉赏识,成功做到了伯长,统帅他带过来的这一百五十多个小伙子。

  领了县中武库发放的兵器甲胄,王霄开始日夜不停的严格操练麾下兵马。

  几日之后,有消息传入县城,一股贼寇入境真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