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当我的吓大的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当我的吓大的

  忠顺王躺在榻上,几个漂亮的丫鬟围在一旁为他扇扇子。

  一个极为漂亮的丫鬟,用芊芊玉手捏着一颗去了皮,晶莹剔透的葡萄送入忠顺王的嘴里。

  对于忠顺王来说,这就是他最喜欢的生活。

  “王爷!!!”

  屋外一声鬼嚎吓的忠顺王浑身一哆嗦,嘴里的葡萄没来得及咬碎就直接卡在了喉咙之中。

  忠顺王府的侍卫头领跌跌撞撞的推门跑了进来大喊“荣国公带兵打上门了!王爷,王爷?您怎么了?”

  “王爷卡喉咙了!”

  看着胖脸都被卡的逐渐变青,拼命捂着喉咙挣扎的忠顺王,只会奉承的丫鬟们吓的大喊大叫不知所措。

  还好那侍卫头领反应快,急忙跑上前把围着忠顺王大喊大叫的丫鬟们都给踢开,伸出大手把忠顺王肥大的身躯反过来用力锤。

  ‘呕~~~’

  好不容易才把葡萄吐出来,忠顺王气的浑身发抖。

  丫鬟们都是废物,侍卫的手就像是锤子一样砸的生疼。自己身边怎么尽是这些不靠谱的玩意。

  “你刚才说什么?”灌下杯茶水的忠顺王沉着脸喝问。

  “荣国公带兵打上门来了。”

  “他要造反?”

  侍卫愣了下,心说造反应该去皇宫啊,跑这儿搞毛线。

  “荣国公说是王爷欺负了他家兄弟,特来讨回公道。”

  一旁的那个绝美丫鬟颤抖了下身子。

  “哼,骄横跋扈。”忠顺王起身瞪着丫鬟们“一群废物!”

  既然王霄不是要造反,那他就不怕了。他可是王爷,王霄肯定不敢杀他。

  顶着外面的热浪来到大门,看到披甲的王霄策马在外满头大汗,忠顺王心中就懊恼起来。

  早知道这样,他就该晚点出来,好让这个家伙多晒一会才是。

  “原来是荣国公,来本王这儿有何贵干?”

  汗流浃背的王霄有些后悔,不该穿着甲胄来的。这鬼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别说废话,把那个谁交出来。”

  王霄侧头看着他“还有你那个什么长史,居然敢跑我府上耀武扬威的。莫不是王爷指示的?”

  “放pi!”忠顺王暴跳如雷,伸手指着王霄跳脚“你莫要血口喷人!”

  就算事情真是这样,他也不能承认。

  理论上来说,身为王爷的忠顺王不至于害怕王霄才对。

  只是,在历经了铁网山与草原虏骑的大战之后,王霄在军中的力量已经彻底建立起来。

  再加上有个做京营节度使的岳父。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岳婿两人真要是有什么不轨之心,成事的可能性还真是不小的。

  皇帝都为此头疼不已,千方百计的拉拢他们。那他忠顺王还能怎么办。

  让人去羞辱贾家二房,不仅仅是为了出口气。

  他也是听说王霄与二房关系很差,甚至就连荣禧堂都被二房占了。

  本以为羞辱了贾家二房,王霄会装作不知道,甚至暗中窃喜。从而可以隐晦的做到打击贾家名誉的程度。

  可忠顺王没想到王霄的反应这么快,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打算,直接打上门来讨回面子。

  “王爷的意思是不交人了?”

  王府里的下人们都在看着,街道上还有不少豪门大户人家的仆役在远处指指点点。这个时候低头,他忠顺王的脸面就算是丢进了。

  “是你家那个憨货XX的!我只是找回面子。”

  忠顺王一口咬死这一点,就是不承认。

  王霄笑了起来,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手落下头盔上的面甲,策马绕行几步拉开距离。

  上百骑兵跟随而上,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你疯了不成!”忠顺王气急败坏大喊“你疯了!”

  举起手中长刀,王霄瓮声开口“几代荣国公的名声都是历代陛下给的,居然被一太监在荣禧堂内羞辱。我是为了陛下的名声,为了历代荣国公的名誉找回场子。今个谁敢挡在我面前,下场都一样。”

  说完之后不再废话,长刀下落。上百铁骑呼喝着策马冲向忠顺王府的大门。

  “王爷小心!”

  侍卫们急忙拉走了忠顺王,之后纷纷散开任由骑兵闯入王府。

  他们只是王府的侍卫,不是战场上的重甲长枪兵。正面阻挡上百铁骑的冲击,那不是他们能做到的事儿。

  骑兵冲入了王府,顿时就是一片鸡飞狗跳。

  仆役哭喊,丫鬟尖叫。到处都是niao崩之辈。

  好在王霄也不是真的要彻底撕破脸面,在王府之中大肆屠戮。

  真要是那么做的话,他就得起兵了。

  “把人交出来!”

  王霄只要在荣禧堂训斥贾政的王府长史,还有那个谁。

  被侍卫们带到远处的忠顺王,用一双阴沉的眼睛死死盯着王霄。那目光犹如即将择人而噬的毒蛇。

  忠顺王府的脸面,这次算是丢尽了。

  没多大会的功夫,早已经是被吓的坏了的王府长史,与那个谁就被拖到了王霄的马前。

  ......

  王霄摇摇头,挥手让军士们将两人拖出去处置。

  不远处的忠顺王眼睛都红了,可却是死死捏着拳头,一言不发。

  王霄策马来到了忠顺王的面前,四周的王府侍卫们全都紧张的拔刀挡在王爷的面前。

  他们是真的怕这个犹如战神一般的传奇人物。

  抬手推起面甲,王霄似笑非笑的看着忠顺王“心里若是真想要报仇什么的,这个时候就该笑脸相迎来松懈我的警惕。你这恨不得吃了我的神色,想要吓唬哪个呢?”

  王霄伸手点着他“想成大事又没那份忍心。只会咋咋呼呼的耍狠吓唬人。你当我是吓大的?”

  俯身看着面色涨红的忠顺王,王霄伸手点了点自己“我就在这儿呢,想报仇的话,随时欢迎。不过有句话你得记住。我对待自己人,一向是春风一样温暖。对待敌人,是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再有下一次。”

  王霄抬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留下一抹古怪的笑容,策马扬长而去。

  面上神色不断变幻的忠顺王,直到王霄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重重出了口气。

  “去宫里。”

  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皇帝面前告状。哪怕明知道伤不到王霄一根毫毛,宫里也得去一趟。

  “此事朕已知道了,你回去吧。”

  听完忠顺王的哭诉,皇帝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忠顺王回去。

  等到忠顺王离开,皇帝这才眯着眼睛放下了手中的笔。

  忠顺王哭诉王霄势大,这事皇帝当然知道。

  可忠顺王并不知道,王霄其实只是出头的代表,他的身后是整个功勋贵族阶层。

  想要动王霄,那几乎就等于是与整个功勋贵族阶层对着干。

  哪怕是皇帝,这种事情也得慎重再慎重。

  沉思许久,皇帝这才下了命令。

  “传旨荣国府,罚俸一年。忠顺王那边,罚俸半年。”

  过了一会儿,皇帝再次开口“今个晚上,去凤藻宫。”

  既然暂时拿王霄没办法,那就只能是去找他姐姐算账。

  回了荣国府的王霄去找贾政,告知羞辱他的长史已经被处置了。

  没想到大宝脸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被人掺扶着过来,哭哭啼啼的哭诉何必为难那个谁,为何要下此毒手。

  之前就因为这事儿羞愧不已的贾政真的是被气懵了,这个逆子居然还敢为那个谁哭诉?

  被气坏了的贾政当即就让人把大宝脸捆住,他去找棍子要打死这个混蛋。

  还好这次贾母来的快,总算是及时的棍下救人。贾政则是被气的吐血。

  贾母对王霄没什么好脸色,王霄也不愿在这里碍眼。

  扔下这一摊子乱七八糟的狗pi事情,王霄悠悠然的去了大观园。

  “真没想到,宝玉居然是这种人。”

  消息传的很快,大观园里已经是人人知晓。

  结束牌局的林黛玉见到王霄,当面就抱怨起来。

  “你若是嫁了他,估计能被活生生的怄死。”

  王霄本是调侃,没想到林妹妹却是红了眼睛“我就知道你在意这事。”

  这下真是让王霄哭笑不得。不过是最为寻常不过的调侃,怎么就上纲上线了。

  靠过去揽着林黛玉的香肩,林妹妹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侧身背对着王霄抹眼泪。

  王霄轻抚着她的秀发“那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口头上的言语。我要是这都在意的话,那整天什么都不用做了,吃醋都能吃到酸死。”

  林妹妹还是没说话,她要是耍起小性子来,那怄气能怄上几天。

  王霄对于哄妹子这方面一向都不在行,面对耍性子的林黛玉他知道单靠嘴巴说肯定是没用。

  俯身在林妹妹的耳畔低语“你是我的人,知道这个就够了。别的都不重要。”

  说完话,王霄开始安抚她。

  林黛玉的俏脸逐渐染上红晕,假意挣扎推脱着,却是推不开。

  王霄在她耳畔吹口气,让她浑身都激灵起来“好娘子,时候不早了,咱们歇了吧。”

  “等等。”

  林黛玉声音颤抖“先等等,紫鹃还没回来。”

  “不急,我们先玩会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