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信这个邪 (为书友李景辰加更)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信这个邪 (为书友李景辰加更)

  战场上的厮杀异常惨烈。

  汉人与契丹人,奚人,室韦人,渤海人搅在了一起互相厮杀。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浸透了血水。

  刀斩枪刺,斧劈锤砸。每一刻都有生命在消逝。

  马背上的王霄默默的看着眼前的杀戮战场,眉宇之间没有一丝的波动。

  他在这方世界之中没去攀科技树开发火枪火炮什么的。

  一来是因为大宋与大明不同。大明的时候火枪火炮早就有了,只要进行技术升级就行。

  而在大宋这里,却是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花费的精力与投入太大。

  二来他在大明世界里身份地位很高,一声令下有的是人去帮他把事情做完。可在这方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要他自己动手去完成。他实在是不愿意耗费那个精力。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凭什么汉家儿郎只能依靠先进武器才能获胜?

  曾经一汉当五胡的汉家男儿,穿铁甲持铁刀,凭什么就打不赢!

  从炎黄到尧舜,从商周到祖龙,从汉武到太宗。

  华夏一向是吊打四方异族,凭什么到了赵宋这里就成了软脚虾?

  王霄不信这个邪。

  之前都是清剿山贼巨寇,王霄实际上一直都没怎么太过认真投入。

  现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战,麾下操练多时的兵马真正全力以赴的向着全天下展示出自己的实力。

  “怎么可能?!”

  浑身浴血的耶律大石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这绝对不是西军!”

  曾经被他们摧枯拉朽般打垮的西军,绝对不会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眼前的宋军极为悍勇。打倒一个后面就会填上来两个,击杀一队后面就会补上来两排。这是真正的死战不退。

  想要打败他们,除非是全部杀光。

  可眼前的这些宋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对他们造成杀伤的同时,辽军的损失更大。没等杀光宋军,他们就已经先死绝了。

  “宋军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萧干也是一脸的惊异“既然有如此强军,为何之前不派过来?”

  任凭他们两个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他们遇上是原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军队。

  宋军的铁甲阵不断前行,好似一座金属大山将阻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切都碾压成齑粉。

  辽军成片成片的扑上去阻挡,可结果却是割麦子一样倒在地上,被无数大脚踩踏而过。

  “打不赢了,撤吧!”

  萧干恨恨的吐了口血水,吆喝着要撤兵。

  耶律大石摇摇头,伸手指着远处的宋军本阵。那边除了有众多甲兵之外,还有一支足有数千人的骑兵队列。

  “咱们调动骑兵冲击他们的时候,那些宋军骑兵都没有动过。宁愿眼睁睁的看着咱们的骑兵冲垮阵列,杀伤无数也没出击对战。你当他们是在等什么?”

  萧干面色阴沉的好似滴出水来“等着咱们溃败的时候一路掩杀。”

  “这里距离涿州城足有五六十里地。咱们手头的骑兵之前已经拿出去冲阵了。一旦败退,被一路追杀数十里,还能有几人活着回去?”

  耶律大石神色复杂的看着远方“现在看来,对面的宋军主将那是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他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啊。”

  王霄的确是没瞧得上这些辽国的残兵败将。

  之前这些人的确是有着一股哀兵的气势,可打垮西军之后这股气势就消亡了,转变成了骄纵之气。

  现在遇上了更强的对手,开头的三板斧一过,心气落下来当即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说到底,他们也只是一群被金人打的没了脾气的残兵。

  之前打垮西军带来的士气,在恐怖的伤亡面前消散殆尽。最终就是兵败如山倒,彻底溃散逃亡。

  王霄麾下的骑兵终于出击。

  他们策马疾驰,手中佩刀横握在一侧。快速掠过溃逃辽兵身侧的时候轻轻那么一抹,就可以轻易结果了性命。

  影视剧里的骑兵动不动就是拿着铁枪长枪什么的,实际上那都是军将级别的才会使用。普通的骑兵大都是使用轻枪。

  快速奔驰的时候轻枪一触就放手,接着拔出近战武器才是真正的骑兵对战。

  骑兵数量看似不多,可辽人的骑兵一开始就被用在了冲击宋军甲阵上。

  虽然取得了不少的杀伤,还曾经一度引起了步兵阵列的短暂混乱,可结果却是消耗殆尽之后也没能打垮步卒。

  没有了大队骑兵遮蔽掩护,这场追杀就是真正一边倒的杀戮。

  从午后到深夜,从战场到涿州城外。

  这一路上数十里地都倒伏着无数的辽军尸骸。曾经在白沟上演过的一幕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被打崩溃的换成了辽人。

  辽国好不容易才集结起来的最后的主力军团,这次算是被彻底打崩了。

  王霄这里虽然损失不小,可战果却是很大。

  最重要的缴获就是数千匹的战马,之前被训练出来却没有马匹可用的骑兵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消灭了辽军主力,王霄这才分散兵马四处攻城略地。将燕云之地逐渐收入手中。

  他还在这里找到了几座大小不一的养马场,缴获了更多的马匹。

  童贯与西军接到消息的时候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认为这是胡扯谣传。

  直到反复确认燕云各地的确是都已经逐渐落入王霄的手中,童贯这才急匆匆的带着西军赶往燕云之地。

  白沟河畔,看着对面旌旗招展的兵马,童贯气的胡子都在颤抖。

  “武二郎,你莫不是疯了不成!”

  明明是个太监,却非得给自己弄上一大把的胡子。假装自己还是个完整人的童贯伸手指着河对岸破口大骂“今天老夫就要过河,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童贯一声令下,上百西军齐刷刷的上了桥向着对岸跑去。

  王霄举起右手朝后方摇了摇“放。”

  数以千计的弓弩激射而出,直接覆盖了桥面。

  上了桥面的西军当即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人连滚带爬的往后跑。

  看到王霄真的下了杀手,西军将士纷纷动容,下意识的往后退。

  “武二郎!”童贯咬牙切齿的怒吼“你要造反吗?!”

  王霄缓缓策马上前,隔着白沟河对话“中贵人莫要诬陷好人。燕云之地是我打下来的,这份功劳自然也属于我。你想要来摘桃子,别说门了,窗户我也不给你。对了,我都忘了,你也没桃子可以摘。”

  童贯气的浑身颤抖。

  中贵人是称呼太监的,可他童贯虽然是太监出身,却是堂堂一方统帅。多少年了都没人敢于这样羞辱自己了。

  “燕云是我打下来的,皇帝封的王爵也是我的。你想要来抢,那就用你的命来换!”

  白沟河其实并不宽,王霄的声音对面的许多将士都能听到。

  他的目光扫过对面的众多西军“你们在辽人面前怎么没这么大的勇气?怎么在我面前就这么勇猛了?是不是觉得战场上得不到的,还能用过嘴巴得到?今天我把话留在这里,无论是谁,胆敢踏上桥一步,格杀勿论!”

  王霄强大的气势惊的对岸西军下意识的后退。

  伸手点了点童贯,王霄做出一个张弓搭箭的动作。留下一抹嘲讽的笑容,策马转身离去。任由对岸的童贯暴跳如雷。

  留下部分兵马驻守河岸,王霄带着主力快马加鞭赶往燕京府。

  这里是王霄为华夏百姓们逆天改命的根基之地,绝对不可能任由童贯他们来搞破坏。

  大军开往燕京府的途中,遇上了常胜军派来的使者。

  常胜军是以北地汉人为主组建的一支兵马,统帅是郭药师。

  这家伙也是个牛叉人物,一开始是辽国的兵马,赵宋北伐之后投靠了大宋,成为燕京留守,全盘掌握燕云之地。后来金兵南下,他转头又投靠了金人,成为南下侵宋的先锋。

  他就是这个时代的三姓家奴。

  郭药师的使者带来的消息是,他已经控制了燕京城,抓捕了城内辽国大小官吏与皇亲国戚,恭请王霄入城。

  之前大战的时候,王霄几乎全歼了辽军主力。耶律大石与萧干只带着几十骑逃亡燕京城。

  此刻留守燕京城的主力就是郭药师的常胜军。他一看宋军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当即就翻脸不认人,封闭城门抓捕辽人。

  王霄兵不血刃的开入燕京城,历经二百年的岁月,汉家儿郎们终于再次进入了这座千年古都。

  “你做的好。”燕京皇宫内,王霄看着拜倒在眼前,容貌伟岸的郭药师,满意点头“你的功劳,我会上奏皇帝的。”

  郭药师感激涕零的叩首“末将心怀故国多年,此刻终于能重归中原,全是将军之功。末将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对于郭药师的话,王霄自然是不相信的。

  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常胜军会被分割消化,郭药师则是会被打发去汴梁城。当然,不是现在。

  安抚了郭药师几句,王霄招来了被抓捕的耶律大石与萧干。

  “你们别害怕,我不杀你们。”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两人,王霄笑着摆手“我允许你们带着燕云各州的契丹人与奚人离开,回草原上去跟金国人打仗去吧。”

  耶律大石疑惑的看着他“你们宋人不是与金人有盟约吗?”

  王霄拍手起身,向着殿外走去。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