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敢战士

第一百七十六章 敢战士

  渡过白沟河,就是燕云之地。

  自从儿皇帝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这片土地就此远离中原二百年。

  现在,是重新收回来的时候了。

  王霄大军一路北上,除了远远的有远拦子眺望之外,却并未遇到辽国主力兵马的拦截。

  一路上的景象与白沟河南边差不多,都是一片荒凉之色。

  田地荒芜,房倒屋塌。

  至于当地百姓,那是一个都没有见到。还活着的人看到大军路过,早早的就跑进山林之中躲藏。

  入夜之前,大军开始分批安营扎寨。从河北各路招募的民夫开始忙碌起来。

  建立营寨,挖灶打柴,取水做饭。

  宽敞的官道上到处都是人。

  王霄拎着个马扎在营中找了个空地坐下,抬头仰望纯净的星空。

  与什么都方便的现代文明世界比起来,古代世界之中最让他满意的就是这毫无污染的天空了。

  现代世界里看个月亮都不容易,而这边的满天星光看着非常漂亮。

  赵福金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官人,吃饭了。”

  大军出征的时候是不能带女人的,迷信上来说是会带来灾祸。

  不过赵福金她们是王霄带来的,四周的将士们对此全都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更加不会有人去指责王霄。

  王霄笑了笑“一起。”

  不大会的功夫,扈三娘也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件厚厚的披风。

  “夜里风大,穿着这个能保暖。小心风寒。”

  王霄抽了抽嘴角,好不容易忍住了。

  虽说是到了晚上,可这天这么热,哪怕是晚上也依旧是热浪滚滚。

  给我这么厚的披风,你这是想看我的痱子?

  好在王霄知道喜好舞刀弄棒的扈三娘并不懂这些,她只是想要单纯的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切。

  按照渣男手册上的记载,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说真话,而是要真诚的感谢女人。

  端起餐盘,王霄招呼她们回帐篷里一起吃饭。

  帐篷里虽然热,可总比披着厚厚的披风捂痱子要强。

  数十里之外的一处废屋内,一队敢战士围着篝火堆咬着炊饼喝水吃饭。

  “这一路上都没见到辽狗的大队人马,也不知道他们都躲哪儿去了。岳十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那被称为岳十将的年轻人大口咬着炊饼,再狠狠灌下半壶凉水,这才抹嘴说“咱们领的命就是查探辽狗动向。现在没见到人,回去如何复命?”

  边上有人抱怨“可总不能这么一直跑下去吧,难不成要一直跑到那燕京城去?”

  夜风吹动篝火,岳十将那年轻却刚毅的面容被火光映照的忽明忽暗“我们最远到涿州侦查一番就回去。”

  这些人都是王霄在河北诸路招募的敢战士。

  所谓敢战士就是炮灰,没什么军事训练却有些武勇的炮灰。

  王霄军中缺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骑兵都当做探马派出去。所以大部分的侦查任务都是交给这些招募而来的敢战士们去做。

  “上次西军来打,被辽狗杀的是尸横遍野。白沟那边几万具尸首都过了几个月了都还没清理完。这次又换了捧日军来,也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闭嘴!”

  岳十将呵斥一声,吓的众人都是一抖。

  “这些话是咱们能说的?心中不想着赢,只想着输了会死多少。既然如此,你还应募这敢战士做甚。莫不是贪图那几贯钱的安家费?”

  四周众人连忙劝解,都是同乡,一同应募而来,何至于此。

  岳十将平息了下情绪,出声解释说“那西军军纪散漫,在咱们大宋境内就巧取豪夺,甚至拔刀相向。行军之时也是松松垮垮,喧嚣呼喝声不断。这样的一支兵马,如何能打得过如狼似虎的辽人。可这捧日军却是不同。”

  顿了片刻,好似在想着究竟如何不同“这捧日军一路上逢州过府,穿乡走县却是对百姓秋毫无犯。买卖东西都是现钱付讫。可见其军纪之严明。一路行军而来,队列齐整。大热的日头下行军,也从无人出声抱怨喧哗。可见其训练之严格。这绝对是一支天下至强之军,非是西军可比。”

  边上有人附和“这话说的在理。俺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可看着捧日军与看着西军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说不定他们真的能杀败辽狗。”

  “不愧是上等禁军,说不定真能痛宰辽狗,为百姓们报仇!”

  后世之人看北宋末年,只记得金军残暴,血洗天下。

  可在金国崛起之前的百多年里,赵宋与辽国虽然表面和平无大战,可私下里辽人不停的打草谷却是从未间断过。

  打草谷,简单说就是劫掠。

  抢夺财物,掠夺人口,放火烧屋。河北百姓深受其害,这份仇恨已经跨越百年的时光。

  老金笔下的带头大哥他们杀契丹人无错,至于宋军去辽国境内打草谷那就是在胡扯。

  牛家村什么的更是搞笑,金国人杀人抢女,错的居然是汉人?真不知道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

  都说联金灭辽是昏招,可这都是事后诸葛亮。

  那个时候金国还没有血洗中原,谁也不知道他们比辽国人还要狠毒。

  现在赵宋百姓的仇恨,都是加诸在辽国人的身上。

  吃过晚饭,这队敢战士一路向北摸到了涿州城下。

  在这里,他们终于是看到了辽国集结起来的大军。营寨帐篷漫无边际,无数的火把映亮了天空,少不得是数万大军集结在此。

  王霄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下令重赏敢战士后,他没有急着拔营出发,而是开始集结力量准备作战。

  之前西军在进攻之前,已经与辽国对峙了几个月的时间。直到伐燕捐到位,这才拿钱出兵。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辽国人充分动员集结兵力,这才有了白沟之战的大获全胜。

  而王霄这次来,速度却是很快。

  一直到了国界边上,辽国这边才开始进行紧急动员。

  王霄没急着分兵四散攻城略地。他打仗从来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歼灭有生力量才是他的首要追求。

  打光了军队,那地想什么时候占都行。

  接下来的几天里,两边隔着上百里地互相观望,都在忙着集中兵力。

  辽国人的兵力分散在各州各县,集结到涿州城这里需要时间。

  王霄这边几万大军不可能猬集一团的行军,队列拉的很长,也需要时间集中起来。

  两边默契的互相对峙,可战场中间的轻兵厮杀却是一日惨烈一日。

  宋军的探马,敢战士与辽国人的远拦子都想着侦查对方,同时遮蔽战场不让对方侦查。互相厮杀那叫一个惨烈。

  这段厮杀之中,真正有能力的人就会脱颖而出。

  像是马军营中的杨再兴,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斩获就超过百人。

  而敢战士之中名为岳鹏举的十将,也是丝毫不逊色与杨再兴。他可是没马的。

  王霄看着熟悉的名字,笑的很是开心。

  耶律大石与萧干终于确定西军依旧是在数百里之外,这就下定了决心吃掉这支这胆敢孤军深入的大宋兵马。

  集结在涿州城的数万辽国大军开始南下。

  王霄也是毫不示弱,直接带着兵马顶了上去。

  “这数目不对啊。”多年后为辽国续命,创建了西辽的耶律大石看着远处的宋军,声音惊讶“不是说来的只是禁军一个厢吗?”

  日后成为奚人第一个皇帝的萧干的神色也是惊疑不定。

  按照他们对大宋禁军的了解,禁军一个厢理论上只有两万余人,而且宋军吃空饷严重,捧日军又是向来不满编的上四军之一,能来一万人马就算是不错了。

  可对面那黑压压的大军,少说也有好几万之众。

  俩人对视一眼,齐齐开口“是西军!”

  “这些宋人真是奸诈。居然瞒天过海的把西军带了过来。还真的把俺们给骗了,可恨!”

  “无妨。一同杀光了就是。”

  之前在白沟打败过西军,杀的尸横遍野。这让耶律大石与萧干打心底里瞧不起宋军。

  在他们看来,今天无非也是往事重演罢了。

  王霄策马换换行出阵列。

  看着二里地之外的辽军大阵,王霄调转马头面向身后的数万大军。

  ‘呛啷!’

  抽出自己的佩刀,王霄深吸口气。

  “这里是幽州。尧舜时代,这里就是我们汉人的土地。舜置十二州,此其一也。几千年来,无数汉家儿郎为了你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流过血。今天,轮到你们了!”

  手中长刀指向远处的辽军“那些辽国人,抢了我们的土地,烧了我们的房子,杀了我们的人。今天咱们杀回来,抢回咱们的土地,烧了他们的房子,杀光他们的人!”

  众多军将们拔刀指天“杀!杀!”

  士卒们的气势被调动起来,数万人齐声高呼“杀!杀!杀!”

  如此煊赫的气势,让对面的辽国人一阵骚动。

  王霄手中长刀缓缓落下,直指前方。

  “向前,一直向前杀,杀到你们走不动为止!”

  隆隆的战鼓声响起,排列成无数大小不一方阵的宋军,随着鼓点迈步前行。

  数万人凝聚起来的气势,让辽军的战马都不安的晃动,打着响鼻。

  耶律大石神色凝重,再无之前的轻视。

  “这不对劲,很不对劲。那些宋军,气势完全不一样了。”

  萧干看着对面犹如一座金属构成的移动大山走过来的宋军,咬牙抽刀,虚空劈砍。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打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