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四面楚歌

第一百六十九章 四面楚歌

  对于乱世之中的人来说,幸福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能吃上一口饱饭,不用吭树皮吃野草来充饥。

  能有一砖半瓦的遮风避雨,不用整日里风吹日晒的。对于他们来说就足以喜笑颜开,就是幸福。

  托免费义务宣传员宋江的福气,王霄在方腊军中的形象比起夜叉恶鬼来说还要凶狠三分。

  ‘每战不留俘虏,皆坑之。挖心为菜,吸血为酒,嗜食人rou。无女不欢,夜御百女。’

  这就是宋江口中的王霄。

  凭良心来说,这话前半段还有些意思,最后一句也算是直观的描述了王霄某方面的傲人能力。

  可中间那段就是胡扯了,王霄又不是孙二娘那种变态。

  就因为宋江这混蛋污蔑王霄的名声,在青溪这里遇到的方腊军要么死战,要么见面就逃。

  面对这种情况,王霄除了在小本本上再次给宋江记下一笔之外,他也用上了罕见的怀柔手段。

  身强体壮的军士们拿着铁皮喇叭,对着各处山岗树林大喊,出来投降有饭吃。

  火头军们直接把大锅架设在了前边,热腾腾的馒头与香喷喷的肉汤,起到的作用比刀枪还要大。

  一开始出来的都是一些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老人。

  这是被派出来试探的。

  等到远处的人看到那些压根就没人要的老头都能吃饱喝足后,更多的人也就纷纷走出下了山岗。

  青溪这里的地形以山地为主。一座山包连着一座山包,而且山上郁郁葱葱树林密布。

  王霄的甲兵与骑兵在这种环境下很难发挥出实力来。深入林中经常会遇上各种稀奇古怪的陷阱。

  面对这种情况,王霄干脆就采用了围困的战术。

  把方腊军驱赶到山地洞窟之中,断绝四周道路直接围住他们。

  在山中生活真不是想象之中那样简单。

  影视剧里几座草屋,几亩田地就能悠然的过上隐居生活,那都是在胡扯。

  山林之中吃的只有酸涩的野果与烧不熟的鸟兽。喝的是不知道有多少寄生虫的脏水。穿的是既不能挡风,也不能避雨的树叶兽皮。可用的工具也只有石块与木头。

  最重要的是,山里面他没盐。

  方腊军的确是集结了不少的粮草在青溪,可那都是留给青壮们吃的。

  老弱妇孺这种纯粹消耗粮食的存在,在王霄开始怀柔之后都被赶出去吃官家饭。

  方腊军最鼎盛时期号称拥兵百万,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强拉进来充数的老弱妇孺。为了充实人数看上去人多势众,只要是有腿能走路的都给带上。

  王霄没有杀这些人,是因为他们都是被裹挟,并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同时他还要用这些老弱妇孺们瓦解军心。

  等到官军不杀人还管饭吃的消息传开,各处山岗洞穴里走出来很多人向官军投降。

  方亳与宋江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可以甩开这些负担去消耗官军的粮食。

  吃到官军缺粮,那就他们就得退走。

  所以他们不但不阻止,反倒是推波助澜把没用的人都给送了出去。

  对于这些人,王霄都是全部收纳。

  “将军,军中粮草只够十日之用了。”

  韩世忠走过乞丐堆似的的俘虏营地,找到了正在喝肉汤的王霄抱怨“今天又有好几千人下山,再这么下去咱们的军粮就要被吃光了。”

  王霄拿起大勺子伸进锅里,舀了一大碗肉汤递给韩世忠。

  “这些都是被裹挟入叛军的,救助他们本就是本分的事情。”

  韩世忠恭敬接过碗“末将知道这个理,只是军中粮秣实在是不多了。”

  王霄舒服的打了个饱嗝“不用担心,杭州那边很快就会运粮过来。”

  杭州城的富庶让见惯了大手笔的王霄都感觉惊讶。缴获的各种物资那真的是数不胜数,粮食什么的那都是以仓库来计算。

  再加上西军之前帮忙收刮富户的财货,就算是几十万的老弱病残他也养的起。

  韩世忠呼噜噜的将肉汤喝光“将军,为何不将这些人送回各自的府县去?留着他们在这里白白消耗粮食,末将实在是不解。”

  这些老弱病残都是方腊从六州五十二县里面裹挟来的,理论上既然下山了,吃饱喝足送回各自家乡就是。

  可王霄却是留下了这些人养着他们,这让军中众人都是无法理解。

  “你知道项羽吗?”

  韩世忠愣了下点头“末将知道,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

  “那你知不知道项羽在垓下之战的时候是怎么败的?”

  “淮阴侯的十面埋伏?”

  “那是过程,根源是在四面楚歌。”

  王霄为他解释说“项羽麾下主力是江东子弟,他们跟着项羽过江打了多年的仗。内心之中对家乡思念之情极重。韩信来了个四面楚歌,直接就瓦解了项羽军的斗志。”

  “将军是想要用这些人来瓦解方腊余党的斗志?”韩世忠做恍然大悟状,恭敬行礼“将军神机妙算,真乃淮阴侯转世。”

  想了想淮阴侯的下场,韩世忠又感觉这话不妥当。急忙想要改口的时候,王霄却是说话了。

  “方腊军的部众也是江东子弟。这些人看似老弱病残,可他们的子侄孙儿都是方腊军的主力。现在他们都在我这儿,你说方腊余部还能有多少军心战斗力?”

  方腊之前强行拉人入伙,不可能只要老弱放过青壮。要拉都是全家一起拉走。

  现在老弱妇孺下山,青壮们还留在山上。对于重视孝道的华夏人来说,这种情况坚持不了多久。

  韩世忠恭敬拱手行礼“将军真乃诸葛武侯转世也。”

  这话说的漂亮,终于是把淮阴侯的事给兜回来了。

  王霄坦然接受了韩世忠的奉承话“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带着你的营头抄小路走捷径,隐蔽出发去杭州城。在暗中保护运粮队。”

  “方腊军要劫粮?”

  “只要他们还有最基本的军事素养,就该知道军心不稳之下坚持不了多久。想要破解,只有一个办法。”

  “断粮道。”

  就像是王霄预测的那样,眼看着逃兵日益增加,坐不住的方亳等人最终决定出兵截断王霄的粮道。

  他们分成小股,趁着夜色出发,跳出包围圈在外线集结。

  之后在半路上袭击从杭州城开过来的运粮队。可没想到却是被潜伏在侧的韩世忠骑兵群乘势掩杀,惨败而归。

  “你做的好,这份功劳记下。”

  看着得意洋洋回来复命的韩世忠,王霄夸奖了他一番。

  经历了大明风华的世界之后,王霄已经不再去追求攀登科技树,横扫天下。

  辛辛苦苦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去弄工业革命,给后人留下坚实的根基可以在几百年后统一世界什么的。

  这种事情王霄早已经做过了。

  任务世界无穷无尽,要是每个世界都是如此幸苦麻烦,那实在是太没劲了。

  他现在只想弥补曾经看书时候知道的那些遗憾。像是靖康之耻什么的。

  剩下的,王霄宁愿去享受生活。

  吃喝玩乐与漂亮妹子们互动,这可比攀科技树打天下统一世界什么的有意义的多。

  清晨时分,山林之间的风微冷。

  王霄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风,手中把玩着方亳送来的一对琉璃球。

  嗯,就是玻璃球。现代世界几块一对的那种。

  不过在大宋,琉璃可是很值钱的玩意。这对玻璃球也不知道是方腊从哪家豪门大户里抢来的。

  “你们想要什么条件?”

  王霄正在招待方亳的使者,是来商议招安的使者。

  不招安也没办法。

  王霄整天安排那些吃饱喝足的老弱妇孺们去阵前呼喊子侄官人的,导致方腊军出现了大规模的逃兵。

  拼尽全力的袭击运粮队,却是被打的大败而归。

  军心浮动,到处都是内讧与逃兵的方腊军已经是打不下去了。

  来的使者是王寅,方腊的兵部尚书。

  “安抚使大人,我等愿受朝廷招安。可效仿厢军事。”

  王寅说的效仿厢军事,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被收编为当地的厢军。

  这样一来,反贼摇身一变就成了当地的厢军。有了正式的官方身份。

  至于俸禄什么的他们不在乎。

  别看方腊起事不到一年,可却是在江东六州劫掠无数。军将们各个都是大土豪,身家无数。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眼看着这场赌局要输了。就想要拿着抢来的筹码下场离桌去过好日子。

  “哪有那么容易。”

  王霄不停的摇头。

  “这不行啊。你们总该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王寅疑惑的看着他“不知安抚使大人所言何意?”

  “你看啊,你们席卷江东。杀了多少人估计你们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吧?你们说一句招安,摇身一变就能拿着抢来的财富过上富家翁的日子。可那些被你们害死的人,就得来找同意招安的我了。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还请安抚使大人直言,究竟是要我等如何做才可得招安?”

  “也没什么麻烦的。”王霄叹了几口气“就是有罪的伏法,无罪的释放。这就是我的条件。”

  王寅的牙咬的‘咯咯’作响“安抚使大人是想要我们去死?”

  “这是很正常的要求吧?”王霄不解的摊手“你们杀了那么多的人,只要偿还一条性命就够。你们是占了便宜的。”

  王寅愤慨的站起身来“这样的招安,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王霄眯起眼睛,伸手点着他“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是你们主动来求招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