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疯狂的石头 (为书友一明扉一加更)

第一百六十八章 疯狂的石头 (为书友一明扉一加更)

  事实证明,长期熬夜斗地主会导致腰部酸痛,走路虚浮无力。眼眶发黑,面色发青。

  王霄本以为自己拥有高于常人五倍的体质与持久力,可以无视这个规律。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让他明白过来,哪怕是五倍的持久力也会让他腰酸背痛的下不来床。

  既然下不来,那就继续待着好了。

  王霄与赵福金在神色专注的玩大富翁,一旁俏脸上沾着许多纸条的扈三娘撇着嘴坐在一旁,正在给王霄捶腿。

  这是她输了之后的惩罚。

  一直以来王霄都对自己的领悟力很满意,那些晦涩难懂的武功秘籍他都能理解。

  可一到下棋的时候,王霄就抓瞎了。

  绣春刀世界里怎么都下不过北斋,而且人家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只赢一点点。

  后来到了红楼梦世界硬是拉着不懂下棋的晴雯,狠狠杀了她几天几夜才算是报了这个仇。

  大明风华的世界里,王霄下不过孙若微。

  孙若微从不暗中相让,该赢多少就是多少。顶多是被输急眼的王霄狠狠惩罚。

  红楼梦世界更不用多说,除了凤姐晴雯她们这些没文化的,无论是林妹妹还是薛宝钗他谁都下不过。

  回到水浒世界,现在下棋又不是赵福金的对手。

  王霄也是纳了闷了,自己的领悟能力这么强,棋艺不应该如此之臭才对。

  输急眼的王霄又拿出了自己的绝招,换赵福金没见过的棋来下。

  跳棋飞行棋五子棋斗兽棋乃至大富翁全都拿了出来。专捡没见过的玩。

  凭借着赵福金对新游戏的不了解,王霄痛痛快快的一直在赢。

  其实王霄下棋的本事也不算差,可他挑对手的眼光实在是不行。

  从北斋到林妹妹,从薛宝钗到赵福金。个个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

  王霄下棋那是略懂的程度,可人家都是真正下了多少年的精通。

  “不下了。”

  眼看着这局要输,王霄伸手把面前的铜钱推倒,起身穿鞋就准备跑路。

  现在连大富翁都玩不过赵福金了,王霄准备去军营里面处理几天的军务再说。

  “输了就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扈三娘上前直接抱着王霄的腰把他拖回来“你赢的时候让咱们做的那些事儿,咱们可都是做过了。现在你想跑,不行!”

  王霄奋力挣扎“我不是要跑,是军中还有军务要处置,我是去工作。男人要以事业为重!”

  这些时日里被王霄折腾坏了的扈三娘不管不顾,就是拉着不让走。说什么也要让他接受惩罚。

  一旁的赵福金看着他们两个玩闹,捂着嘴笑个不停。

  闹到最后,王霄不得不忍受着巨大的羞辱,让赵福金和扈三娘在他脸上贴了两张纸条。这才得以脱身。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等到王霄接到消息,说是青溪的方腊残部已然蠢蠢欲动,试图向外扩张的时候,他知道彻底清剿,收网捞鱼的时候到了。

  “将军,最近军中不少马匹生病,这些时日里已经折损二十余匹了。”

  前往青溪的路上,从刘延庆麾下转投而来的韩世忠,正在向王霄禀报本部战马的损失情况。

  韩世忠的能力毋庸置疑,这可是与岳飞齐名的英雄人物。

  他之前在刘延庆的麾下因为上面没靠山,所以出头艰难。

  这次得知王霄许了他一营指挥的位置,那是当即就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出任营头,在军中已经是真正的实力派了。

  王霄询问“可曾让兽医看过?”

  “看过了,说是北马南来水土不服。开了不少的药,不过感觉没什么大用。”

  王霄笑着点头“这种折损率还可以接受。以后尽量别入山地,多在平原上跑跑。喂食的时候多加豆料精盐。”

  韩世忠疑惑的看着王霄,他是真没想到王霄居然还懂这些。

  他在军中多年,西军也是大宋唯一拥有成建制骑兵部队的地方。一些关于马匹的事情,他韩世忠是懂的。

  王霄说的这些,都是非常实用的东西。

  “主要还是缺马。”王霄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我一直在安排人手从北地买马,只是辽国那边打的厉害,能买到的数量不多。你这里要加紧训练,尽快训练出更多的骑兵出来。可以让人等马,但是绝对不能让马等人。”

  “还要训练?”韩世忠是真的惊讶。

  他的营头是纯粹的骑兵部队,一千七八百的骑兵哪怕是在西军之中也是一等一的精锐。

  韩世忠是真没想到王霄居然还嫌不够,这世上还真有不吃空饷的将军?

  擒获大反贼方腊,一战击灭方腊军主力。如此煊赫战功比起曾头市之战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大的功劳,不可能是一个两浙路安抚使就打发掉。

  可再给王霄升官,上面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短时间内实在是不好操作。

  高俅等人原本是想要运作给王霄封爵的。不过王霄却是写信说自己麾下实力不足,需要更多的编制。

  宋军的编制那就是真正旱涝保收的编制。

  只要开了编,登记在册。那就年年都会有相应的钱粮布帛支给。而且还可以子承父业的代代传下去。

  随着军事上的开支越来越大,朝中相公们与皇帝都是一心想着裁撤编制。开新编这种事情那都是非常慎重。

  毕竟新编一开,那就是几百几千张的嘴巴常年吃皇粮。都是要真金白银的花钱的。

  好在这次王霄的功劳足够硬,而且高俅等人也是想要推王霄起来与西军童贯他们打擂台。最终通过运作还是给了王霄一个新军的编制,也就是标准的两千五百人。

  这次高俅他们没有多给王霄编制人数,毕竟骑兵的花销比起步卒来说高的太多。

  当然,满足了王霄的要求,那封爵的事情也就不再提。

  王霄这里自然是同意的。

  爵位什么的,哪里能跟增强实力相比。

  “虽然现在的马不多,可你至少也要训练出五千人以上的骑兵出来。越多越好。”

  韩世忠的手抖了下“这么多的骑兵,方腊残部肯定是用不上。而且江南多丘陵,只能是用在北边。”

  “想什么呢?”

  王霄的问话惊醒了韩世忠,他憨厚的笑着“没啥。”

  “是在想江南这里用不上如此之多的骑兵,应该是用在北边才对是吧。”

  韩世忠挠了挠头“末将不解。”

  王霄没多说什么,只说了两个字。

  “燕云。”

  ------

  初秋时节的清晨,远处天边刚刚露出一抹淡淡的微光。****的雾气在山林之中飘荡。

  青山绿水与白雾,环绕犹如天上仙境。

  浓雾之中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响,大队的士卒在雾气之中迈步前行。

  不停撞击的甲叶声响,给这仙境之中带来了一抹肃杀之气。

  “那边是漆园?”

  “是。”

  王霄看着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园林“听说方腊原本是个漆园主,被那朱勔以花石纲的名义不断勒索压榨,最后受不了了就聚众反叛,号召讨伐朱勔?”

  他的身边是一群青溪本地富户子弟组成的队伍。

  他们都是因为方腊而家毁人亡。现在朝廷的大军开过来,这些人也都从各地汇集起来组成huan乡团想要抢回属于自己家的东西。

  听到王霄话语中不大看得起朱勔,这些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因为前些时日,之前跑了的朱勔父子兄弟一大帮的朱家人,已然是回到了杭州城。

  王霄洒然一笑,不再追问。

  要说徽宗六贼之中谁最恶,那肯定是非朱勔莫属。

  朱勔收刮奇珍花石,号花石纲供奉赵佶。这件事情弄的整个江南都是乌烟瘴气。

  如果仅仅只是搜集石头也就罢了,可他以皇帝的名义在江南到处收刮,巧取豪夺,广蓄私产。迫害了无数的江南百姓,导致民不聊生。许多人家都被其逼迫的走投无路,家破人亡。

  方腊家里是做漆园生意的,本与花石纲无关。

  可也是被朱勔敲诈勒索,实在扛不住了干脆把心一横,反他niang的。

  从这里也能看出,宋徽宗赵佶的确是个亡国之君。

  为了奇形怪状的石头,宠信朱勔这样的畜生东西,导致天下不稳。哪怕是被骂了千年的唐玄宗的荔枝,都是远远比不上他。

  朱勔这人善于迎奉,拍马屁的本事那是登峰造极。

  赵佶在他身上拍一巴掌,他就要在衣服上用金线缝制金手印,说是这里被皇帝的手摸过。

  赵佶在他胳膊上拍一巴掌,他就拿黄帛裹着手臂,跟人见礼的时候手臂不动,说是我的胳膊被皇帝拍过。

  对于好大喜功,喜欢被人奉承的赵佶来说。善于溜须拍马的朱勔实在是太对他的胃口了。

  历史上为了征讨方腊,西军损失了数万精锐。直接导致北伐燕云的时候兵力不足。

  兵力不足的结果就是在白沟惨败,从而被金人看穿虚实。

  再之后,认为大宋不过如此的金人,撕毁合约开始南下,直接毁灭了大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朱勔就是靖康之耻的一个推手。

  王霄神色古怪的笑着“少了一个马掌钉,失去了一个国家。用了一个朱勔,迎来了一个靖康。赵佶啊赵佶,你玩的可不是什么花石纲,这是疯狂的石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