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树人先生的梗

第一百六十七章 树人先生的梗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历经千年的开发,江南已经是成为了赵宋最为富庶的地方。

  杭州城这里,聚集着大批官吏富商与地主。是江南最重要的财富聚集之地。

  虽说之前连续遭遇兵灾,还被方腊放火烧城损失惨重。

  可单单是登记在册就足有二十余万户的杭州城,依旧是沉淀着无数的财富。

  王霄可以拉王禀他们一马。

  一来是可以和西军结个善缘,二来可以低调行事躲在西军后面继续积蓄实力。

  不过该收的好处,还是要收的。

  勒索西军没意思,一群苦哈哈也榨不出多少油水来。

  所以王霄一方面要开仓放粮,一方面怂恿西军去敲诈城内富户。

  杭州城原本就聚集了江南无数的粮秣物资,方腊攻占这里之后也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老巢来经营。

  城内囤积的各种物资极多。

  用上赈济灾民的名义,再写上一句贼寇劫掠纵火,损失无数。那想要从中截流多少那就要看王霄的良心了。

  对于赵宋,王霄的良心一向都是比较黑的。

  至于让西军助饷什么的,也就是话没明说,可西军诸将都是懂的。

  人家帮了你一个泼天的大忙,总该有所表示吧?

  也不让你们自己出钱,只是让你们出面做一回恶人帮忙搂钱,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们是西军,打完仗拍拍屁股走人了,这边的人又能奈何。

  王霄得到了实惠,得到了面子。

  西军免了罪责,分润了功劳。

  这么一看,居然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之前愁眉苦脸的西军诸将顿时喜笑颜开,郑重向王霄行礼之后,纷纷出门办事去了。

  等到众人离开,王霄面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

  “快点打吧,打完就该去燕云了。西军,嘿。”

  生擒方腊的消息传出,各部都是士气大振。

  消息传到汴梁城,赵佶兴奋的手舞足蹈,当即命令将方腊押解去往汴梁城。

  王禀等人也不争功,实际上也没什么好争的。都表示这一仗是以王霄为主打的,方腊也是被王霄抓住的。

  高俅等人心情舒畅,还高兴的给王霄写来了信件,让他再接再厉剿灭方腊余党,他们会在朝中为王霄运作云云。

  唯一不高兴的,就只有童贯了。

  感觉丢了面子的童贯严令各部停止前进,与汴梁城打起了口水官司。

  方腊的确是被抓了,可方腊余党还在。他们聚集兵马于青溪,奉二太子方亳为主继续抵抗。

  前边还在打仗,后面为了争夺功劳已经是吵的不可开交。

  赵佶等人都认为方腊主力一战尽没,方腊本人都被抓了。那后续剿匪就是轻轻松松的小事情。

  为了争夺功劳,朝中各派系你来我往吵闹的不可开交。

  甚至童贯下令前边不许再打,坐视方腊余部缓过劲来。

  对于这些,王霄都不在意。

  他在杭州城内悠闲自得的编练兵马。

  吵吵嚷嚷了一个多月,方腊都在汴梁城受刑了。这场争权夺利的争吵才算是有了结果。

  王黼高俅等人以王霄擒获方腊,剿灭方腊军主力为功,成功笑到了最后。

  西军各部兵马逐渐退出江南,准备更加重要的北伐燕云事宜。

  而王霄则是被任命为两浙路安抚使,负责后续清剿方腊余部。

  童贯一系看似吃了亏,打了几个月损兵折将却没什么功劳。不过他们却是成功的把王霄困在了两浙路剿匪,功劳更大的伐燕差事落在了西军的手中。

  消息传到王霄这儿,他没有生气,反倒是笑个不停。

  看过史书的人都知道,西军伐燕的结果是大败而归。损失之惨重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最后还是花钱从金人的手里买下了燕云之地,从而被金人看破了大宋虚弱的事实。

  可这个时代的人,他们都不知道啊。

  在宋人看来,辽国已经是被金人给打垮了。燕云之地不过一群残兵败将,绝无可能阻挡大军征伐。

  而且北地多为汉人,只要大军开过去肯定是箪食壶浆迎接王师。

  在童贯他们看来,这就是唾手可得的功劳。

  赵佶已经宣布,伐燕功成者为王。他童贯就要封王了。

  而在王霄的眼中,他可以在江南狠狠的扩充一番实力。等到西军惨败之后再北上,以救世主的姿态收拾残局。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打算,至于谁能笑到最后,那肯定是掌握了历史走向的王霄了。

  西军开始逐步撤出江南,前往汴梁城附近集结,准备北伐燕云。

  四月初一,王禀来辞行,王霄请他吃饭。

  “安抚使,方腊之事的恩情。我王禀没齿难忘。日后但凡有什么差遣,只需捎封信来。王某绝无推辞。”

  王禀是真的感激王霄。

  如果不是王霄主动分了功劳,还为他们遮掩。那王禀以下诸将,没有一个能够落得好的。

  这不是拉他一起发财,这是拯救了他的身家性命。

  王霄点头应了下来,端起酒壶给他倒酒“王统制,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请说。”

  王霄笑笑说“我听闻保信军刘节度使麾下有一员猛将,悍勇无双。三衙这次允了我捧日军右厢再编一个营头,我想请这员猛将来做营官。”

  “刘延庆?”王禀微微愣了愣,随即想了想说“你说的莫不是韩世忠?”

  韩世忠年轻的时候就入了西军,以勇猛著称,立功无数。在西军之中虽然地位不高,仅仅只是一员裨将,可名声却是极响。

  他没有出头,那是因为朝中无人。

  王霄笑了起来“正是此人。”

  禁军之中调换统属不算什么新鲜事。而且韩世忠现在地位不高,来到王霄这里直接就能坐上营头的位置,绝对是高升了。

  可问题在于,刘延庆是否愿意放人。

  有些为难的王禀看到王霄的笑容,想起自己之前还拍着胸脯说但凡有什么差遣绝不推辞的话,当即端起了酒杯“此事包在王某身上。”

  “那就多谢王统制了。”

  第二天,王霄出城为王禀送行。

  不过送人之后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等在了城外。

  自从得知被任命为两浙路安抚使后,王霄就派扈成去扈家庄接赵福金与扈三娘过来。

  今天正好是她们抵达杭州城的日子。

  午后时分,几辆马车沿着官道缓缓驶来。

  看到马车旁骑马护卫的扈成等人,王霄起身迎了上去。

  “将军。”扈成等人上前行礼。

  “辛苦了。”王霄对他们点点头,直接上了马车。

  推开车门,便见赵福金肩膀轻颤,眼泪如断线珍珠一般自眼中滚落出来了。

  王霄愣了愣“这是怎么了?”

  “高兴的呗。”

  边上的扈三娘还是那样的英姿飒爽,一双大长腿哪怕曲在车里也是那样的引人瞩目。

  “听说要接我们来杭州,就高兴的一直哭,整宿的不睡觉。”

  王霄忍不住的失笑出声,上前在赵福金身边坐下。

  抬起双臂揽着赵福金与扈三娘“别想太多,以后会好好陪你的。杭州城里可以游玩的地方很多。先休息两天,我带你们四处转转。”

  西军正在逐步退走,而王霄麾下两营兵马围着青溪,可封锁线一点都不牢固。

  方腊残部聚集在青溪县境内,大队进出困难,可小队人马出入却无阻碍。

  王霄对外说是给他们压力,让其自行溃散。

  实际上的打算,却是让分散各地的方腊余部向青溪县集中,并且将粮草财货都运进去。

  别以为方腊真的是什么为民做主的好汉,他起事之后以摩尼教煽动四野,每到一处城池必烧房舍,掠夺金帛子女,诱逼良民加入军队充数。

  其所作所为比起梁山好汉们来说也是不逞多让。

  席卷六州五十二县,还都是极为富裕的江南州府。方腊军劫掠起来的财富,那是一个天文数字。

  王霄的真实目的,就是在这笔巨款上。

  杭州城又下雨了。

  王霄住的地方是当地一位大商借的。内里廊院阁楼,园林亭台极致优美。

  潇潇细雨点滴而落,将白石青瓦冲刷得格外清澈。

  赵福金穿着一身白皙长裙,举着伞拉着穿一身湖绿色长裙的扈三娘款款而来。

  趴在窗畔的王霄看着眼前这一幕仕女雨中行,心头感慨。

  “这才是真正的仕女图,没有丝毫演绎成分的仕女图。”

  现代世界里各种短视频数不胜数,可那些视频里的女人都是经过包装,是在演戏。带着尘世间的烟火与铜臭气息。

  赵福金与扈三娘外出上香归来,款款走过长廊,犹如一幅水墨画卷。

  收伞进门的赵福金看到王霄,面色一喜“官人,我们回来了。”

  女人裙角沾染着水渍,乌黑的秀发淋了雨,贴在白皙的鬓角上。美的让人窒息。

  “吃饭吧。”

  饭桌上,看着王霄与赵福金互相夹菜倒酒,扈三娘心头恰着柠檬。

  “姐姐。”扈三娘推了下赵福金“都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姐姐名字呢。”

  扈三娘抿嘴轻笑“我姓赵。”

  ‘咳咳~~~’

  王霄差点把酒水给喷了。

  一股浓郁的树人先生的梗铺面而来,王霄是真没能忍住。

  扈三娘实在是不解,这究竟是什么个意思。

  “别问那么多。”王霄拿起酒壶给扈三娘倒上杯酒水“她的身份,等到我的计划完成,自然会告诉你。”

  王霄很谨慎,赵福金在他身边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会带来无法预料的麻烦。

  在他拿下燕云站住脚跟之前,哪怕是扈三娘也不会告知。

  “好了,吃饭,喝酒。这外面细雨纷纷的意境这么好,等下咱们去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