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石家庄赵子龙是也

第一百六十六章 石家庄赵子龙是也

  陷入围攻之中的方杰奋力厮杀,可他带来的人却已经是被打的崩溃。

  大批步卒甲士正在围剿他的部下,而那些官军骑兵正在整列队形向着方腊所在的地方加速前行。

  方杰很清楚因为分兵追杀官军,分兵去攻打杭州城。方腊身边的兵马已经所剩不多。

  那些骑兵一旦杀过去,方腊就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大宋缺马,南方比北方更缺,叛乱的方腊比朝廷更缺。

  梁山好歹还能弄出来数百骑兵,方腊这里估计也就一百出头的样子。

  西军到来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识过数以千计骑兵突袭的威力。

  方杰怒吼连连,试图冲杀过去阻挡那些骑兵。

  可他身边这群铁罐头却是把他给堵的动弹不得。往日里摧枯拉朽的方天画戟斩在那重甲上,除了拉出火星之外,仅仅是将其击退几步而已。

  “怎么会这样!?”

  方杰表示无法理解。眼前的这支官军为何与他曾经见过的那些官军如此不同!

  江南很多地方的厢军甚至就连衣服都没得穿,为何眼前这支官军却是人人都身披重甲?

  江南的官军见到他们,直接就是闻风丧胆不战而逃。可为何眼前的官军却是死战不退,打倒了一个,立刻就有两个补上来?

  若是早知道官军如此悍勇精锐,那他们方家还造什么反。老老实实的割漆树得了。

  气喘吁吁的方杰突然看到围在自己身边的重甲士们齐齐后退,让出了空间。

  正在疑惑之间,他就看到一队弩手走了过来,数十张强弩齐齐指向了自己。

  方杰惨然一笑,重重的将方天画戟杵在地上。

  深吸口气,放声大喊“我乃江南第一猛将,方杰是也!”

  ‘嘣嘣嘣~~~’

  马背上的王霄不知道江南第一名将方杰已经被射成了刺猬。知道了也不会去在意。

  他此刻正亲率一千多骑兵奔向之前探马们查明的方腊所在地而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之前他一直在等,等的就是针对方腊的一击必杀。

  方腊此刻正率领身边本部亲兵前往杭州城,心中所想的也是接下来要如何应对其他各路朝廷兵马的进剿。

  “嗯?为何如此吵闹?”

  沉思之中的方腊感觉身边大地微微颤抖,四周喧哗声也是逐渐响亮起来。

  “圣公快走!!”

  不远处的杜微扑过来,拽着他的马缰就跑。

  方腊大惊失色“何事?!”

  没等杜微说话,马背上的方腊就看到一侧里许地之外,一支手持火把的庞大骑兵群,正在轰轰隆隆的向着他这边冲过来。

  冰冷的甲胄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满是铁血之色。

  方腊直感觉手脚冰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顶。

  他知道自己手下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骑兵,那就只能是官军的。

  可为何官军会有一支如此强悍的甲骑在此,还能精确的在自己身边最虚弱的时候发动突袭?

  方腊脑海中一片混乱,完全是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霄打了多少年的仗,战场经验何其丰富。

  虽然他人在军营之中,可麾下精锐探马却是早就四散而出,营外各处形势尽在掌握。

  眼下这种一片混乱的环境下,再也没有比直接擒贼先擒王更好的选择。

  方腊身边虽然还有上千人的亲卫,可这些人都是步卒,而且还是处于行军状态之中。

  黑暗混乱的环境下,里许地对于开始提速冲锋的骑兵群来说不过是转眼的功夫。

  “宋公明何在?”

  方腊被吓的魂飞魄散,下意识的就想要寻找智谋出众的宋江想办法。

  杜微悲愤的大喊“那混蛋看到骑兵就跑了!”

  一千多骑兵组成三角形,直接冲入了处在行军状态下,还陷入了巨大混乱的步卒队列之中。

  一个冲锋下来,就将步卒们冲的七零八落。

  马背上的骑兵枪刺刀劈,斧斩锤砸。顷刻之间就打垮了方腊身边的抵抗。

  “杜微!!”

  方腊看着去为自己开路的杜微被一枪刺倒,忍不住的落下泪水。

  他的身边围满了沉默不语,手举火把的官军骑兵。

  熊熊火光映亮了无数的刀枪。

  方腊知道自己完了,什么皇图霸业全都成了泡影。等待自己的,唯死而已。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明明前一刻他才大获全胜,即将进入杭州城。为何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就已经深陷绝境之中。

  骑兵们散开,露出一道口子。

  一骑全身披甲的官军将领缓缓策马上前。

  方腊咬牙切齿的怒喝“来将何人?!”

  来将抬手推起面甲,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石家庄赵子龙是也。”

  混乱的夜幕下,无数人在高呼已经拿了方腊。

  溃逃的西军愣了,追杀的方腊军也傻眼了。

  等所有人看到方腊的大旗的确是倒了之后,战场形势顿时为之一变。

  一万多人马的捧日军右厢倾巢而出,以千人为队,四散追杀剿灭陷入混乱的方腊军。

  若是正面实打实的交战,方腊军还可以重振旗鼓。

  可眼下这种全军分散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再重新聚集起来。只能是一团接一团的被剿灭。

  王禀等人也乘机出营,带着人马四处收拢西军溃兵。

  一夜的混乱,直到天光发亮,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才宣告结束。

  原本通过夜袭,近乎于大获全胜的方腊军,却是在最后关头被王霄反杀。

  死于混战之中,惊慌失措下被俘的方腊所部足有数万之众。

  西军这边也不好受。

  王禀所部竭力聚拢,到了天亮的时候也只是收拢了数千人手。

  就算是还有躲在各处的溃兵能聚集起来,估计也不足万人。

  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有两万多兵马的,这一战足足战损了一半以上。

  真正大获全胜的,是王霄统帅的捧日军右厢。

  他们不但生俘匪首方腊,阵斩方杰,杜微,厉天闰等人。还阵斩生俘了超过四万之众。

  方腊军的主力,一战就被王霄打垮了。

  天亮之后,之前杀入杭州城的石宝邓元觉等人得知城外溃败,就连方腊都被抓了,也是急匆匆的退兵逃走。

  王霄并没有去追击他们。

  除了麾下兵马也有不小的损失之外,他也不想把所有的功劳都给占了。

  一方面是得罪了西军,另一方面则是过早的将自己曝光在朝廷面前。

  宋朝是重文抑武的。在这个时代混军伍,一定要牢记这句话。

  就连狄武襄都下场惨淡,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现在朝廷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实力雄厚的西军身上,想方设法的打压分拆。

  王霄要做的是低调发展,而不是在实力还没大成之前就跳出来让人将矛头对向自己。

  在王霄的计划里,真正有实力跟大宋翻脸掰腕子,那是要等到攻占燕云十六州之后。

  西军有关中作为基本盘,而王霄现在什么都没有。

  环顾大宋,这个时间段里能让王霄下手的唯有燕云十六州。

  那里经济发达人口众多。虽说以汉人为主,却对赵宋毫无认同感可言。这才是王霄最需要的基本盘。

  这一次,捧日军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杭州城。

  杭州城内一片萧条。百姓们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街道上横尸遍野,不少房舍还冒着火光。

  铜钱粮草,旌旗军械扔满一地。

  入城的西军将士四散捡拾财货,甚至还因为哄抢而动手谩骂。

  反观王霄所部,行军之中队列严整,毫无喧哗。就算是有人去看地上的财货,却也绝无人出列去捡。

  两边如此直观的一对比,高下立判。

  王禀面色铁青的喝令军将去约束兵马,甚至动了刀枪这才勉强整顿起来。

  就算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骂骂咧咧,说是有钱都不让捡。

  西军同样吃空饷,同样克扣粮饷待遇。所以日常对于军纪方面看管的就比较松懈,大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他们理亏啊。

  可王霄这里就不同。

  所有的待遇都是十成十的发放,谁敢不守军纪,动起手来那是毫不犹豫。

  宋军战斗力低下的根源,不在下而是在上。

  来到两浙路路治官衙,王霄邀请王禀等人入内商议要事。

  “诸位。”王霄当仁不让的站在主位上“昨夜我等齐心协力,大破来袭贼军。生俘贼首伪圣公方腊。此乃前所未有之大胜。不过城内城外都遭受了兵灾,理当开仓放粮赈济百姓才是。”

  王霄一句话就将之前松懈大意,导致全军溃败,甚至就连杭州城都被夺走的西军诸将免了罪。

  变成了两军合力对战方腊军,并且大获全胜。

  话术上的简单变化,结果却是截然不同。

  王霄如果按照实际情况上奏,那王禀以下诸将都是要倒霉的。

  夺官撸职不说,甚至可能还会有人要掉脑袋。

  赵宋杀武将,那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可按照王霄的说法来上奏,王禀他们非但无罪,反倒是能分润功劳。

  王禀等人都是惊讶的看着王霄,谁也没想到王霄居然会主动把功劳让出来。

  这不止是让功,这是救了他们的命啊。

  片刻之后,西军诸将齐齐起身向王霄行礼。

  “谢副承旨大人!”

  王霄笑容亲切“我等为杭州城死战,士卒伤亡甚多。城内商贾富户们,总应该有所表示才对。”

  西军众将连连点头,表示副承旨大人说的都对。

  “既然如此,就烦劳诸位去请城内商贾富户们助饷助粮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