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照虎画猫的夜袭 (为书友一明扉一加更)

第一百六十五章 照虎画猫的夜袭 (为书友一明扉一加更)

  “开放我!放开我!”

  双目血红的王禀看着陷入火海之中的各处营地,心头已经是悔恨交加的滴出血来。

  他恨自己疏忽大意,被贼人钻了空子导致今日大败。

  羞愤交集之下,王禀试图自杀殉国。却是被身边的众将们给死死抱住。

  “将军,咱们退入杭州城去,还有机会反败为胜的。”

  众将纷纷劝解王禀。

  身为主将的王禀若是真的死了,他们这些人就算是今天能侥幸逃过一劫,那日后也会被清算。

  大宋对于武将可从来没有什么优待可言。砍起头来可是一点都不会手软。

  王禀惨然一笑,颤抖着伸手指着杭州城的方向。

  众人看过去,却是看到杭州城的城门与城内也是喊杀声震天,熊熊火光仿佛把整个杭州城都给点燃了。

  方腊军居然还分兵去攻打了杭州城!

  “将军,不可啊!”

  看到王禀又举起了刀,李明义急忙扑过去死死抱住他的手臂“将军,咱们还有可战的兵马!”

  感受到众人疑惑的目光,李明义急急忙忙的说“捧日军!捧日军右厢的营地没有动静,他们这些时日都未曾出营。他们还能战!”

  王禀心头一惊,终于是想起了还有王霄的兵马。

  “对,快去捧日军的营地!”

  王禀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求捧日军拯救杭州城。

  众多军将簇拥着王禀来到捧日军的营地外,一眼就看到了遍地都是冲营被射杀的方腊军尸首。

  捧日军营地内火把如林,所有人都是披甲持刃,按照各自的编制坐在盾牌阵的后面。

  “我是王禀!速速开门!”

  王禀是统制官,理论上应该是立刻打开营门接他进来才是。

  可现实却是,捧日军营地内无数双眼睛看着他们,却是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话。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大营外的诸将心里堵的发慌。

  他们感觉捧日军怎么比来夜袭的方腊匪部还要吓人。这么多人一言不发看着自己,真是太吓人了。

  片刻之后,军营里终于有人高声回应“请王统制出示大印诰身,验明正身。”

  大印是王禀统兵的凭证,诰身则是他为官的身份证。

  夜色深沉,外面到处都是厮杀的方腊军,不能验明正身的话,万一是诈营的就麻烦了。

  这是军规。在王霄军中,军规第一。

  王禀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之前甚至想要自杀殉国,压根就没想过带这些东西出来。

  他身边的军将们纷纷鼓噪起来,大喊大叫这是王统制,瞎了你们的狗眼还不快快开门云云。

  捧日军的营地里一片寂静,军士们都是冷漠的看着他们。

  军士们都是农家子出身。没什么文化也不认识几个大字。

  他们可不认什么统制什么安抚使的,他们只认自己家的将军。

  片刻之后,营地内为首一员军将举起手臂,齐刷刷的百多张神臂弓举起,全都指向了他们,顿时就让众人闭上了嘴巴。

  王禀心头大为惊讶,捧日军的军纪居然严厉如斯!

  军营内响起了‘得得’马蹄声响。

  密集的盾牌阵分开,王霄全身披挂,手持铁枪缓缓策马而来。

  看到王霄,王禀满脸羞愧的拱手“副承旨,王某惭愧。”

  王霄点点头“的确是王统制,开营门,放他们进来。”

  营门前的吊桥换换落下,盖住了大营外深达丈许的壕沟。

  由粗重的圆木拼接而成的大门被推开,王禀这才得以带人进了军营。

  “副承旨。”策马来到王霄身边,王禀单膝下跪,神色真切的拱手行礼“王某惭愧,恳请副承旨出兵救援杭州城。”

  王霄把铁枪放在挂钩上,翻身下马把他搀扶起来。

  “王统制无需如此,你我乃是同僚,共同灭贼乃是应有之义。”

  “诸位先行休息,等恢复体力之后再一同灭贼。”

  一员西军将领忍不住的上前嚷嚷“副承旨,还是快快出兵吧,在这里磨蹭什么呢。”

  王霄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你是何人?身居何职?”

  那军将愣了下“末将宁武军步军都虞候,魏鲁。”

  “你麾下士卒呢?”

  魏鲁面色难看起来“都被打散了。”

  夜风吹过,无数的火把在风中摇曳,猎猎作响。

  王霄的声音平静“你统领你的士卒,我统领我的士卒。如果你不是我的上司,就不要对我指手画脚。如何作战,本将自有安排,无须他人多嘴。这番话我只说一次,请诸位牢记心中。”

  王禀迈步走了过来,对着那犹自气愤不已的魏鲁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你个杀才!自己的兵马被打溃了,居然还有脸还跑到副承旨这里指手画脚。你以为你是个甚!还不快快向副承旨谢罪!”

  那魏鲁明显很是畏惧王禀,心不甘情不愿的向着王霄叩首,瓮声说着“副承旨,末将给你赔罪了!”

  王霄坦然接受了他的大礼,挥手招呼“请王统制喝茶。”

  一群亲兵上来安排了马扎请王禀等人坐下,还真的给他们送上了茶水。

  李明义小心翼翼的询问“统制大人,副承旨这是要做甚?为何还不出兵?”

  王禀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是在等。”

  李明义更加疑惑了“等个甚?”

  “等我部溃兵尽可能的把方腊贼寇分散开!”

  数里地之外,气概豪迈的方腊看着已然是一片混乱的西军营地,哈哈大笑“公明贤弟,你的计策果真有用。这一仗打的好!”

  边上一员黑脸军将躬身行礼“都是圣公有上天庇护,方能有此大胜。”

  公明贤弟自然就是宋江了。

  这黑脸厮倒是有些本事,看出来官军各部分散攻略各地导致兵力分散,极力建议方腊集中力量打掉一路灭了官军的气焰。

  方腊接受了他的建议,最终决定来打杭州城。

  宋黑子还建议不要大摇大摆的直接冲杀过来与官军决战。那样的话附近的官兵必然会大举来援。

  可以先用虚兵之策麻痹迷惑官军,之后等到官军松懈,再大军疾行趁夜发动突袭。

  这一招实际上是他跟王霄学来的。

  王霄在曾头市的时候就是用这一招打的梁山兵马全军覆没。

  对于宋江来说,这份记忆可谓是刻骨铭心。

  看着宋江殷切的拍马屁,四周方腊麾下将领纷纷面露不屑之色,都在鄙夷宋江不要脸。

  他们也搞不懂,为何方腊如此看重宋江。

  其实也没什么好不懂的,宋江毕竟曾经是一方巨枭,名声摆放在那里。他来投靠方腊,对方腊来说就是向天下人展示自己威望与实力的机会。自然是对宋江礼遇有加。

  “你们都去,杀光这些狗官军!”

  方腊意气风发,招呼身边的将领们领兵出战。

  在他看来,这一战已经是赢定了。

  众多军将带着兵马四散去追杀溃兵,方腊身边的人手已然是所剩无几。

  方腊的侄子方杰,领着数千人马追赶溃兵,一路追到了位置偏僻的捧日军营地。

  看到戒备森严的营地,方杰心头疑惑,怎么这里还有一处未被攻破的营地?

  自持武勇的方杰没怎么在意,当即指挥兵马上前准备破寨。

  王禀等人都是紧张的站起身来,可整个营地里的捧日军却是纹丝不动,之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仿佛营外的人马都不存在一般。

  看着寂静无声的军营,王禀心头愈发敬佩。

  军纪严明到了这种程度,绝对是天下至强之军。

  看到外面的方腊军呐喊着进入射程,王霄缓缓抬起了手。

  身边的传令官大喊一声。

  “起!”

  原本还坐在地上的军士们纷纷起身,军营内到处都是一片甲叶撞击的哗啦声响。

  持重盾的甲士上前,在栅栏边上竖起盾墙。

  刀盾手跟上,在盾牌阵的后面布下阵列。

  数千弓弩手们排列成一个个整齐的方阵,张弓搭箭,弩矢上弦指向夜空。

  军将们快速计算着营地外方腊军的距离,片刻之后有人举起了手中的小旗子,猛然挥下。

  “一二三阵,射!”

  三个方阵中顿时就是一片‘嗡嗡嗡’的激射声响。

  一大片的箭矢呼啸升空,在夜空下划过弧线,重重的没入方腊军之中。

  “四五六七阵,射!”

  又是一轮密集的箭矢飞射而出。

  还没有靠近外面的拒马鹿角,方杰麾下就已经是倒下了一大片。

  看到这一幕的方杰大怒,呼喝着催促军士加快脚步冲过去。

  顶着箭雨冲过来的方腊军奋力推倒拒马,拉出鹿角。用身上背着的装满了土的袋子填埋壕沟。

  他们做这一切的时候,军营里的军士们安静的看着,只有弓弩手不停的一轮接一轮的攒射。

  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是填埋上一段壕沟之后,一群力士扑了上来甩出钩锁扣住栅栏,齐声发力试图将栅栏拉倒。

  方杰举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等着栅栏被拉倒就冲上去厮杀。

  就在这个时候,军营里的王霄缓缓开口。

  “开营门,杀出去。”

  营门被打开,吊桥被放下。全身披挂的重甲士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去。

  方杰惊异的看着眼前的这支兵马,这与他曾经见过的所有官军都不一样。

  招呼手下的兵马退回来让开位置,准备等里面的官军出来正面厮杀。

  王霄翻身上马,抬手落下面甲。握着铁枪斜指夜空。

  他身后的千余骑兵纷纷上马,随着王霄的铁枪落下。万马奔腾的轰鸣马蹄声,响彻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