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上等禁军居然精锐如斯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上等禁军居然精锐如斯

  这件事情的确是和王禀没有关系。

  王禀自己就是汴梁禁军出身,怎么也不可能去为难身为捧日军的王霄。

  真正下达命令的人是童贯,他王禀只是一个无奈的执行者。

  王霄是协同作战,撕破脸的话可以不鸟童贯。

  但是王禀却是童贯的直属,童贯命他给王霄吃苦头,王禀不可能硬顶着不做。

  说到底,真正较量的是童贯梁师成,与高俅王黼这些人。

  他王禀与王霄,实际上只是大佬们争权夺利的棋子罢了。

  李明义说营地还未完工,绝对是修饰过的话术。

  因为来到这边的时候,除了寥寥几根木桩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感受着捧日军众多军将们愤怒的目光,李明义不停的擦汗。生怕自己被暴打一顿,那实在是太冤枉了。

  “李将军请回吧。”

  王霄的话让李明义有些发愣,却又感觉王霄不像是在发火。

  没有搭理李明义,王霄挥手“安营扎寨。”

  大批的民夫开了上来,开始挖掘壕沟,砍伐树木搭建营寨。树木不够直接就去拆城外那些因为战火而被废弃的房舍。

  李明义看没人搭理自己,小心翼翼的离开回到王禀的大帐之中。

  一员身穿锦袍的中年壮汉听完李明义的讲述,哈哈大笑起来。

  “传闻这武二郎武勇过人,曾赤手空拳打死猛虎。本以为他是脾气暴躁之辈,没想到如此沉得住气。”

  此人就是王禀,因为童贯的命令他不好去迎接王霄,还暗中为难。

  没想到王霄却是表现的毫不在意,这让王禀感觉王霄气度不凡“也罢,明日去会会他。”

  第二天一早,王禀穿戴整齐来到王霄的营地,却是惊讶的看到仅仅是一夜的功夫,原本一片荒芜的白地居然竖立起来了一座偌大的营寨。

  壕沟鹿角,栅栏哨塔一应俱全。

  军营之中帐篷排列犹如棋盘一般整齐,旌旗招展,气势煊赫。

  进了军营之后更是惊讶的无以复加。

  军营内井然有序,众人各行其事,竟无一人喧哗嬉闹。明明到处都是人,可却是连一句嘈杂话都没有。

  一旁的李明义惊讶莫名“上等禁军居然精锐如斯?!”

  如此森严有序的大营,就算是在号称天下精锐的西军之中也是绝对不会有的。

  王禀咧嘴,没有说话。

  他自己就是出身汴梁城禁军,那都门禁军是个什么鸟样,他是最清楚不过。

  就算是上四军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烂到骨子里。

  “这武二郎居然能将兵马练的如此精锐,真是个人才。早前听闻其在曾头市三千破三万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真如此。想来就算是狄武襄,也不过如此。”

  还没见到人,王禀就将对王霄的评价提升到了狄青的程度。这在大宋绝对是非常的推崇了。

  “见过王统制。”

  “见过武副承旨。”

  两人终于见面,王禀心中暗赞‘好一条汉子!’

  王霄虎背熊腰,目光有神。再加上他那出众的气质,在这讲究看脸的大宋官场上是非常吃香的。

  “不知统制打算何时攻城,我军攻打何处?”

  “这个,贵军远道而来,还是先修整为好。”

  王禀也想见识一下王霄麾下兵马多战斗力如何,是不是银样蜡枪头。

  可童贯的命令很清楚,不准给王霄立功的机会。

  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打个哈哈先混过去。

  王霄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不在提及这方面的事情。

  闲扯了一番淡,王禀就起身告辞。

  “将军,西军这是不想咱们分功劳?”

  王霄随意而笑,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不用在意,有些事情不是说挡就能挡住的。都准备一下,今天估计是要下大雨。”

  王禀回到大营,当即下令对杭州城发动猛攻。

  下午的时候,西军就攻破了杭州城。大军杀入城中,顿时火光四起。哭号嘶喊之声不绝于耳。

  没过多久,大雨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雨势猛烈,天空之中惊雷不绝。

  漫天的雷鸣轰响声中,天色暗淡的犹如夜幕笼罩大地。

  王霄闭着眼睛站在大帐门口,感受着丝丝冰凉的细雨吹打在脸上。

  扈成冒着雨跑了过来“将军,咱们要不要进杭州城?”

  王霄睁开眼睛“杭州城是你打下来的?”

  扈成愣了下“不是,是西军打下来的。”

  “那你有什么脸面入城?”

  扈成面露羞愧之色,躬身告罪离开。

  王霄看着天空之中犹如道友渡劫般的漫天惊雷“海上之盟,北伐,燕云十六州,太原...靖康!”

  ‘隆隆~~~’

  一道银蛇般的巨大闪电映亮了天空,天地之间一片明亮。

  银光映照下,王霄的目光之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喷涌而出!

  对于捧日军右厢的军士们来说,接下来的日子变的很是无聊。

  整日里除了训练吃饭睡觉,就是睡觉吃饭训练。

  偶尔想要出营去杭州城内耍耍,也是被严厉喝止。

  他们只能是在休息的时候,无聊的坐在营地边上看着那些西军嘻嘻哈哈的不断进出杭州城。

  每一个从杭州城里出来的西军,基本上都会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些东西出来。

  粮食铜钱,桌椅板凳,布帛酒肉什么都有。甚至还有扛着小娘从城里出来的。

  这,就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士们都很奇怪,不知道王霄为何不许他们进入杭州城,也不知道王霄一直按兵不动是在等什么。

  时间久了,营中难免有些议论。

  虽然有军纪压制,可这都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对于阅历丰富的王霄来说,这都不算事。

  “西军各营军纪散漫,士卒多出入杭州城。夜不归宿者逐日增加。不少营地之中留守士卒不足三分之一。”

  大帐内,祝彪正在向王霄禀报对西军的侦查结果。

  王霄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你说,如果这个时候有大军前来袭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他清楚的记得,史书上说西军攻占杭州城之后,方腊曾经亲率大军前来试图夺回。

  以西军此刻的状态来说,一旦被人突袭,恐怕会吃大亏。

  刘延庆,杨可世,刘镇,王涣,杨惟忠,辛兴忠等部正在四散攻略州府县城。看似势如破竹,却也极大的分散了力量。

  杭州城这边只剩下了王霄的捧日军右厢,以及王禀所部的两万余兵马。

  如果方腊真的能集中力量打运动战,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与宋军作战,未必没有反盘的机会。

  方腊的主力部队其实是还在的。他之前带着主力兵马南下去攻打江西去了,正好这个时候西军主力杀了过来,搅合的天翻地覆就连杭州城都拿下了。

  西军明显开始骄纵起来,这对方腊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史书上方腊选择了硬碰硬的决战,最终被西军团团包围起来围杀。

  可现在不一样,因为王霄知道有一个脸黑心更黑的家伙去了方腊的身边。

  三月初,探马禀报在杭州城附近出现小股方腊叛军的踪迹。

  王霄下令提高战备等级,而王禀所部却是毫无变化,依旧是整日里流连于繁华热闹的杭州城内。

  又过得几日,在杭州城外活动的方腊军数量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

  察觉到不对劲的王禀下令军士归营,同时派出兵马去清剿。

  仅仅两三天的功夫便斩首过千,那些四处活动的方腊兵马也随之销声匿迹。

  西军再次进入了放羊状态,甚至比起之前更加过分。

  大批士卒整日里在杭州城内买醉滋事。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王霄再次下令全军进入临战状态,哪怕是睡觉的时候也要穿戴着甲胄。

  军士们对此多有不解,喧哗议论之声逐渐大了起来。

  王霄没有给出任何解释,直接就是军法从事。

  终于,在三月初九这天晚上,方腊的大军,来了。

  方腊号称拥兵百万。实际上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强拉来的用以充数的。

  真正能战的青壮,也就十余万。

  这其中除去分散各地驻守的,以及连番大战下来被斩杀的。此时估计还有八九万人。

  为了能够夺回杭州城,从江西返回的方腊仅仅是在青溪修整了两天,就亲自带着大约七万精锐北上,准备趁着西军主力分散的机会吃掉王禀所部,并且夺回杭州城。

  杭州城是两浙路路治所在地,也是花石纲所在地。是标志性的城池。

  这里是江南人口最多的州郡,经济繁荣财富无数。囤积着大量的粮草物资。

  若是能够夺回杭州城,就能大震声威。补充人口,并且获得急需的各种物资补给。

  王霄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所以他一直按兵不动,没有去攻城拔寨抢夺功劳,就是在等着方腊主动送上门来。

  而在方腊这边,根本就不知道杭州城外多了一支原本应该是待在山东的兵马。

  他们之前派出的骚扰与侦查部队,也都没有发现王霄所部的踪迹。

  因为王霄的军营整日里都是大门紧闭,谁也不许外出。远远的观望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当天夜里,数万方腊军精锐趁着夜色摸向了城外的宋军营地。

  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在极为松懈的情况下,王禀所部遭遇了突袭,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