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到哪里去弄点钱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到哪里去弄点钱呢?

  大批兵马四散而出,以老带新在山东全境开始清剿残存的大小山寨。

  王霄的差遣是权山东剿寇事,打击各地的山寨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这次除了练兵之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收缴物资。

  原本觉得自己挺富裕的王霄,在麾下多了一万多的随军民夫之后,顿时就感觉到了压力。

  “养兵果然是全天下最费钱的事情。难怪大宋四分之三的收入都用在了这上面。”

  北宋招兵是募兵制,招募之后首先是要给上一笔安家费的,这个时代称之为招刺例物。

  平均的标准就是一个人十贯钱。

  王霄招募了小两万人,就算民夫只给一半那也是差不多十万贯钱花了出去。

  仅仅只是安家费,就开出去了一个生辰纲。王霄自己都想要去打劫朝中诸位相公们的生辰纲了。

  按照大宋的规矩,成为军士后就可以让随军家属一起搬入军营里面居住。

  这一方面是属于福利,另一方面则是限制逃亡。

  因为一旦士兵逃亡,家人就会被罚没为奴。

  好在这次招的都是单身汉,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麻烦。

  接下来那就是月俸了。

  宋军根据编制的不同,发放的俸禄也不一样。

  地位最低的厢军只有五百钱,而且大都是用交子食盐布帛什么的打发。

  可王霄麾下的兵马在编制上却是属于最高等级的上等禁军。他们的月俸是一千钱,也就是一贯。

  仅次于待遇最高的御前班直。

  这也是为什么当王霄竖起招兵大旗之后,有那么多山东大汉愿意来投军的最主要的原因。

  缺编严重的上等禁军招兵,那可是多少年都难得一见的好事情。

  王霄麾下的六千正兵的俸禄,有朝廷把钱给王霄,只要王霄不吃空饷,这六千人的俸禄不用他掏自己的腰包。

  可那一万多的随军民夫就不行了。哪怕俸禄减半,一个人一月也要500钱。这七八千贯都要王霄自己发钱。

  当然,大宋禁军经常会用交子布帛食盐等物资抵扣军饷,而且抵扣的标准也是上面说了算。所以禁军经常会发生闹饷的事情。

  王霄为了收揽军心,一直都是坚持发放铜钱。

  军心是收揽了,可对他来说却是意味着极大的财政压力。

  除了月俸之外,军中还要发放粮食与衣物。

  标准是每名士兵每月可领两石到两石半的粮食。当然,这些粮食是包括了给随军家属的。

  王霄军中的军士几乎都没有家属,也就是意味着白拿。这可是一大笔收入。

  这里说的随军家属是指妻子儿女,不包括父母兄弟等人。

  衣服则是在春冬两季发放,标准是布帛绢六匹,绵十二两。此外还有随衣钱3000文。

  实际操作上,因为各级军将层层伸手,真正能够落到军士手中的就连一半都不到。

  像是地位最为低下的厢军,甚至一年到头都是衣衫褴褛,全家都吃不上饭。

  禁军稍好一些,可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种待遇之下,想要让这些人在国难的时候去为那些平日里欺压打骂,侮辱奴役他们的大老爷们抛头颅,洒热血的。那真的是想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金兵南下的时候,号称八十万的禁军没了踪迹的原因所在。

  他们宁愿拉着赵宋一起下地狱,也不愿意为赵宋卖命。

  还是和之前一样,王霄可以自己不吃空饷,也能压制住麾下将领去伸手。从而保证六千正兵的待遇。

  可那些随军民夫的钱粮衣服什么的,都是要他自己去掏腰包养活。

  想办法搞钱粮,就成了王霄的头等大事。

  同样也是因为王霄厚待军士的名声传了出去,才会有那么多的人想要来投他。

  “到哪里去整点钱呢?”

  这是这段时间里王霄每天醒来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山东境内大大小小的那些没有投靠梁山的山寨倒了血霉。

  士气爆棚的王霄兵马到处打劫山寨,见一个攻一个,见一个破一个。

  山寨里的一切全都收刮一空,哪怕是针头线脑也不放过。

  这些东西都可以交给扈老太公拿出去发卖。多少都算得上是有些收入。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曾经匪患猖獗的山东境内已经没了成规模的贼寇。

  绝大部分有名号的都被剿灭,其余的小部分全都逃亡他处。只剩下了一些做剪径买卖的单干户。

  王霄计算了自己的收入,算上之前的缴获,大致上还能维持半年左右。

  “到哪里去整点钱呢?”

  王霄又头疼了。

  祝彪回来了,还带着大笔的军饷军粮等物资。

  “将军。”祝彪来到王霄这里复命“末将回来了。”

  王霄点头说“事情都办好了?”

  “是。”祝彪应声“给那管库的孙校尉送了两万贯钱,他高兴的不得了。开了各处禁军库房随意挑选。”

  大宋的军工技艺很高,甚至可以说是冠绝当世。

  只不过想要弄到好的军械,首先得打点好上面,然后还要打点好管库的。这样才能弄到好东西。

  若是打点不当或者压根就不给钱,那就只能是领到满是锈迹的甲胄,霉烂不堪的衣衫,年高德勋的刀枪,用藤条勉强缠着的盾牌这些东西。

  这种官司哪怕是打到御前也没用,因为赵佶不可能跑到库房去查看。

  “轻甲,锁甲总计八千套。步人甲一千五。铁盾三千,包牛皮裹铁盾牌六千。步弓骑弓强弩总计四千三百张,其中神臂弩八百张。军服四万套,帐篷三千五百顶。大车六百二十辆。骡马四百头。”

  顿了顿,祝彪接着说“末将此次还将朝廷下发的军饷粮衣都带了回来。不过出汴梁城之前,三衙之中直接扣下了大半。”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那是给汴梁城里那些吃空饷的上下花销的。”

  王霄哼了一声“没关系,现在拿了多少。日后总要给我十倍百倍的吐出来。”

  “汴梁城里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消息?”

  祝彪想了想说“前些时日天家帝姬不知所踪,汴梁城百姓都在传是蔡相公无德才导致此灾。据说他已经准备辞官。”

  王霄咧了咧嘴,没想到因为赵福金而倒霉的人是蔡京。

  “还有就是,梁山贼寇们处刑的时候,那匪号黑旋风的李逵居然硬生生的抗了五天五夜才死,被汴梁城的百姓们当做是妖魔转世。”

  说到这个,祝彪就兴奋的很。

  他终于是报仇了。

  “生命力倒是挺顽强。”王霄端起水杯喝水“就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那摩尼教匪首方腊,弄出了好大的声势。席卷六州五十二县,拥兵数十万。自称圣公,还开建伪年号永乐。朝廷调集西军去平叛,不过听说西军先锋兵马吃了个大败仗。”

  摩尼教有另外一个大家所熟知的名字,那就是明教。

  而方腊建元永乐,朱棣居然不是第一个用这个年号的。说不定大明真的是跟明教有什么说不清扯不断的关系。

  至于拥兵数十万什么的千万别相信。就算真有这么多人,那绝大部分都是充数用的老弱病残和儿童女人。

  “西军败了?”王霄有些惊讶。

  这不应该啊,历史上西军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剿灭了方腊,不至于吃什么大败仗才对。

  方腊能席卷江南这并不意外。

  大宋军队的腐烂是让人触目惊心的。

  汴梁城附近的禁军都烂成那个样子了,可在整个大宋的军队之中居然还算是不错的。

  汴梁城的禁军吃空饷一般只吃一半。而江南各地的禁军与厢军,十个在册的里面甚至只有一两个是活人。

  至于战斗力,那就是提也别提。

  这样的兵马当然不可能是方腊的对手,被人家席卷也是应有之事。

  可西军是大宋最能战的精锐野战军,面对方腊的乌合之众应该是摧枯拉朽才对。怎么会打败仗的。

  面对王霄的疑问,祝彪解释说“这个末将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与三衙中人喝酒的时候听说,是西军前锋轻敌冒进,几千人被引着进了山沟。之后伏兵四起,山上落石,到处大火这才惨败。”

  “哦。”王霄点头表示理解。

  如果是轻敌的话,利用地利的确是可以围攻。

  “末将喝酒的时候,还听到了一个消息。”祝彪接着说“西军战败对朝廷的影响很大,据说有相公提议调派我捧日军右厢下江南。”

  王霄挥了挥手让祝彪下去休息,心中思虑着这个消息的可靠性。

  这次进剿方腊,据说动员了十五万西军。扣除吃空饷的,至少也有八九万的精锐。

  前锋战败损失个几千人,算不上什么伤筋动骨。

  调动自己南下,应该是有人不愿意看到西军,或者说是童贯权势高涨,这是想要去分西军的军功。甚至是想要推一个能与西军相抗衡的力量出来。

  徽宗朝中虽然说是奸臣当道,可奸臣们也是分派系的。

  像是童贯统帅西军多年,影响力巨大。与朝中的太尉高俅就是非常不对付。

  这次清剿方腊,明显又是一次巨大的战功。高俅等人不愿意看他继续做大,推王霄出来去分军功,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以往没有这么做,那是因为他们手中实在是找不到一支真正能打的兵马。

  现在王霄冒头出来,高俅等人当即就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去与西军打擂台。

  祝彪出来后,就看到了在外面等着他的扈成。

  “什么都别说,你跟我来。”

  扈成虎着脸,直接带着祝彪去了扈家庄内的主宅。

  走进大厅,就看到扈老太公端坐在正中。而一旁还坐着垂下眼睑的扈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