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出兵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出兵

  “前次攻打独龙岗的时候,你有没有参与祝家庄灭门之事?”

  梁山粮营内,坐在马扎上的王霄询问眼前的林冲。

  被五花大绑的林冲咳了口血,目光愤愤的瞪着王霄“上次我在梁山留守。”

  昨夜王霄攻破粮营的时候,林冲挺枪与王霄大战。最后被王霄一枪拍在了胸前,肋骨都被拍断了。还是王霄给他治的伤。

  王霄缓缓点头,目光落在了一旁满脸桀骜的刘唐身上“前次攻打独龙岗的时候,你有没有参与祝家庄灭门之事?”

  刘唐哈哈大笑“老子杀进了祝家庄,见人就砍,刀都砍的崩口了。也不知道杀了多少。”

  “啊~~~”

  双目充血的祝彪疯了一样想要扑过来,却是被一旁的扈成死死抱住。

  军法,军法啊!

  王霄缓缓点头,看向了走过来的杨志“俘虏那边都询问好了?”

  杨志拱手行礼“回将军,曾经做过恶行,曾杀入过祝家庄的都已经提了出来。共计三千一百九十人。”

  王霄笑了起来“还是真不少。让他们去外面挖个大坑。坑挖完了,就全都埋了吧。”

  四周众人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霄。

  三千多人,全都埋了?!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们自称好汉,又喊着要替天行道。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王霄摊手,表示不解众人为何如此惊讶。

  “狗贼!爷爷跟你拼了!”

  被牢牢捆住的刘唐扑倒在地,扭动身躯向着王霄爬过来,看样子是要咬他。

  两名禁军上前,用刀鞘重重砸在了刘唐的后背上。

  “别弄死了。”

  王霄皱眉起身“祝彪,他是你的了。给你半个时辰。”

  祝彪猛然甩开扈成,前冲扑在了刘唐的身上,张口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滋~~~’

  ‘啊~~~’

  眼睛里面滴血的祝彪用牙撕扯着刘唐“这是大哥的,这是妹子的,这是爹爹的...”

  看着疯了一样的祝彪,耳畔听着刘唐的惨叫,旁边的林冲也是为之变色。

  王霄拍手招呼众人“清点好粮秣之后就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休息好了,咱们就出兵去打梁山的大营。”

  众人更是惊讶,这才打过一场大战,怎么还要接着作战?

  王霄没有解释什么,上前拉起林冲带着他去了自己的临时军帐。

  “要杀就杀,我是不会降...”

  “想想你娘子!想想你岳父张教头!你还想不想报仇!”

  林冲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娘子,岳父。

  这是他心头的逆鳞,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嘴角都咬出血来的林冲挣扎着想要扑向王霄,可胸口的剧痛让他刚迈出两步就重重摔倒在地。

  王霄蹲下身子,慢慢的说“你是个男人,要为你的娘子和岳父报仇。不要轻言生死。”

  林冲红着眼睛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以后跟着我干,总有一天我会给你亲手报仇的机会。如果不愿意,那你就去死好了。”

  ------

  谁都没有想到,王霄会在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之后就再次发起一场规模更大的奔袭战。

  锐武营的军将士卒们没有想到,梁山好汉们也没有想到。

  在众人看来,不久之前才攻破了粮营的王霄,肯定是要在这里修整,并且清点战利品。最快也要两天之后才能抵达曾头市。

  毕竟之前他们才奔袭了上百里地突袭了粮营,就算那些禁军是铁打的也不可能在刚刚打完一场硬仗之后紧跟着再打一次。

  曾头市内,铁牛李逵狠狠挥下斧头,斩下了史文恭那双目圆瞪的首级。

  数不清的梁山好汉们在庄子里肆意杀戮。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砍。

  不少人身上挂满了劫掠来的财货,肩膀上扛着哭喊挣扎的女子。

  庄子里火光冲天,梁山好汉的狂笑声与女人们的挣扎哭叫声响彻云霄。

  宋黑子重重的喘了口气,欣慰的看着已然陷入人间地狱的四周,终于是打下这曾头市了。

  “快快命人收拢兵马,快点灭火清点缴获物资。”

  宋黑子拉住吴用“先救火,可别把粮草都给烧了。”

  “公明哥哥放心,小弟已经命人救火了。”

  吴用捋须笑着说“晁盖哥哥请众位头领去喝酒庆功。咱们快去吧。”

  宋黑子瞪眼“庆什么功?那武二郎就在四十里之外!想要庆功,得先打垮了他才行。赶紧的,把将士们都收拢起来,不可再如此放纵。”

  “我的好哥哥。”吴用哈哈笑着拉住宋黑子“那武二郎才与林冲兄弟他们火并一场,想必伤亡不小。没个几日的修整,哪里来的了。而且之前攻打曾头市,兄弟们损失惨重。就连雷横兄弟,穆弘兄弟等人都折了。兄弟们心头的怒火,总得宣泄啊。这个时候可收拢不起来。”

  顿了顿,吴用接着劝“哥哥无需担心,最多等到明日午后,等兄弟们都满意了自然可以再收拾。走吧走吧,咱们先去喝酒。”

  宋黑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感觉胸口闷闷的好似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联想到之前粮营被袭,他决定等见到了晁盖再好好劝他一番。

  此时朝廷强军在侧,可不敢如此松懈。

  曾家的大院门口竖立着两杆大旗。

  一面写着‘托塔天王晁盖’。

  一面写着‘替天行道’。

  不时就有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头领们大声说笑着进屋。

  这里本是曾家的大宅,不过此刻曾家父子几人以及史文恭,苏定还有诸多曾家亲族甚至女眷的脑袋都被堆放在了院子里。其中不乏白发苍苍的老者与稚龄孩子。

  原本漂亮的宅院内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满地都是空酒坛子与随意点燃的篝火。热气翻腾的铁锅里,是一块块煮透了的牛羊肉。

  宋黑子走进屋内,就看到身形雄壮的晁盖端坐在上首,怀里抱着一坛子酒水正在与众头领们大声说笑。

  虽然宋黑子恨不得立马就干掉晁盖自己上位,可很明显现在却不是火并的时候。

  要是梁山完蛋了,那他可就成了屁都不算的臭虫了。

  晁盖向着他招手“公明兄弟来了,快快快坐下吃酒。”

  四周的的头领们纷纷与宋黑子热闹的打着招呼。可心中焦虑的宋黑子却没有回应他们,而是直接来到晁盖面前行礼。

  “晁盖哥哥,咱们得赶快把兵马收拢起来。得防着那武二郎啊。”

  晁盖伸手从一旁的炭火上拿起根羊腿,用力扯下一块鲜美的羊肉“公明兄弟,你也别把那武二郎捧的太高了。不就是朝廷兵马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那范琼麾下千余人马也是禁军,不还是被咱们吓的根本就不敢靠近。那武二郎麾下撑死不过两三千人手,就算是靠着偷袭占了粮营,可大战之后还能战的又剩的下几个。说不得此刻早已经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众头领们皆是放声狂笑,好似那武二郎已经被他们打的头破血流,狼狈逃窜一般。

  宋黑子的心思,晁盖当然是清楚的。

  就像是宋黑子想要弄死他一样,他也想要搞死这个最大的威胁。

  俩人都是心头有所顾忌,担心没办法一下子就搞死对方,这才勉强达成了合作。他们可不会担心名声受损。那王伦不就是如此干掉的嘛。

  晁盖说这番话,暗地里是在讽刺宋黑子曾经大败于王霄的手中,是被王霄吓破了胆。

  王霄麾下不过两三千人马,可梁山好汉们却是多达数万之众。

  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别说他王霄不敢来,就算是敢来也只有惨败一条路可以走。

  当下就有晁盖的心腹兄弟,一同参与了劫生辰纲的白日鼠白胜不阴不阳的拿话刺宋黑子“公明哥哥,你上次在那独龙岗被武二郎打的魂飞魄散,莫不是连那X子也吓没了?怎得如此惧怕那武二郎?”

  晁盖一系的头领们顿时放肆大笑起来。

  “贼鸟厮说甚!”

  不远处的李逵直接砸了手中的酒坛,抄起板斧做势就要冲上去砍杀。

  “老子怕你不成!”

  白胜也是怒喝抄刀,准备厮杀。

  两边众人纷纷拿起兵刃互相叫骂呵斥,屋子里顿时一片混乱。

  不知道是谁,从人群里扔了块骨头去对面砸在了李逵的脸上。

  那李逵性子火爆,哪里受得了这个。当即就怒吼着扑了出去。

  两边人发了一声喊,顿时就互相打斗起来,场中一片混乱。

  “够了!”

  晁盖砸了酒坛怒喝“都疯了不成!都是自家兄弟,岂可拔刀相向!”

  宋黑子也是呵斥李逵“铁牛!退下!”

  晁盖与宋黑子在梁山的威望极高,两人一起喝令这才好不容易压制了这场内讧。

  “咱们在这曾头市内外有着几万兄弟,他武二郎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过来。咱们兄弟一人一泡niao也淹死他。”

  晁盖怒目环视看着宋黑子“公明兄弟,你累了,抱个小娘早点歇着去吧。等过两日咱们休息好了直接杀去那独龙岗扈家庄,为兄弟你讨回面子来。”

  面色黝黑的宋黑子绷着脸拱手“既然如此,那小弟就先行告退了。”

  宋江一系的人马,像是李逵花荣等人纷纷起身离去。

  看着宋黑子离去的身影,晁盖眯起了眼睛。

  片刻之后,大手一挥招呼着“各位兄弟,咱们接着喝!今个儿不醉无归!”

  与此同时,五十里之外的粮营内,数千锐武营将士齐刷刷的列阵。

  微凉的晚风吹过,王霄缓缓抬起了手。

  “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