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计毒莫过于绝粮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计毒莫过于绝粮

  方腊叛乱,席卷江南。

  消息传到梁山上,众多头领们大喜过望。

  有了方腊的南北呼应,他们受到的压力就少了许多。

  一方面派出人手去江南向方腊送礼,一方面众人商议要抓住机会扩充力量。

  宋黑子的本心之中还是想要受招安的,在朝廷里做官可比在这山上当贼寇痛快的多。

  不过此时晁盖还活着,他的这份小心思暂时还不能表露出来。

  众人合计后决定发兵去攻打曾头市。

  之所以要打曾头市,那是因为据说那曾头市内人口众多,军马过万,极是富裕。

  打破了曾头市,不但能补充人口,获得粮草物资。更重要的是能够获得大批的军马,组建骑兵部队。

  宋黑子之前在独龙岗被王霄打怕了。认为单纯依靠步卒与王霄交战根本就没有获胜的机会。

  然后就有人提出,骑兵乃是重甲步兵的克星。辽国屡次击败大宋,这其中骑兵就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这帮人根本就不懂兵法什么的,所有的知识都从戏文里学来的。在诸多官军出身的头领没有上山之前,他们就是乌合之众。

  感觉这个提议有道理,急匆匆的就集结兵马去攻打曾头市。

  曾头市的实力很强,附近地面上根本就是无人敢惹。

  不过梁山的实力更加强大。

  这段时日里天下各地风起云涌,不少江湖好汉们都是慕名来投奔梁山,使得梁山兵马数量剧增。

  这其实也是梁山不得不出兵的重要原因。

  如此之多的兵马聚集在一起,每天人吃马嚼的都是天文数字。不外出劫掠的话,整天哥哥弟弟的好汉们要不了多久就会散伙。

  梁山聚集起了三万多接近四万的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曾头市。

  曾头市的人也不傻,看到梁山众人势力庞大,当即就向官府求救。

  当地官府不敢怠慢,急忙将梁山大举入寇凌州的消息层层上传到了枢密院。

  此时枢密院正为了方腊的事情焦头烂额,准备调集西军去进剿。对于山东地面上的事情,实在是力所难及。只能是命令附近的朝廷兵马去进剿。

  接到命令去凌州救援的,除了王霄之外还有之前在河北京东一带剿匪的范琼。

  说到范琼这个名字,或许知道的人不多。

  毕竟这个时候的范琼跟王霄一样,只是一个带着千把人手剿匪的小人物。

  可他范琼在史书上也是大大有名的,因为靖康间他是京城汴梁四壁都巡检使。

  他持剑领兵为金军驱逼徽宗及后妃,还有十万计的汴梁城女子出城入金兵营寨为XX。

  一个词概括,那就是汉奸。

  王霄捧着赵福金的俏脸说“我要出去打仗了,你在这里要照顾好自己。”

  赵福金点头“我等你回来。”

  “照顾好她。”王霄看着不远处的扈三娘“我不会亏待你们扈家的。”

  扈三娘抿着嘴角没说话,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看着数千人马逐渐远去,扈三娘还是忍不住的拉着赵福金的手询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何要跑去汴梁城接你来这儿?”

  赵福金笑着说“我姓赵。”

  扈三娘实在是不理解,姓赵怎么了?

  曾头市这里的形势很糟,犹如即将被崩断的弓弦。

  接到王霄的大军已经向着这边开拔的消息后,梁山兵马就像是疯了一样不计代价的死命攻打。

  曾头市这里损失惨重,不少外围的庄子被攻破。因为他们抵抗激烈导致梁山损失惨重,为了泄恨,这些庄子里的守军几乎都被屠灭一空。

  之后曾头市把人手都集中在了最大的庄子里拼死抵抗,同时祈祷着援军尽快到来。

  曾家五虎之首的曾涂对着他老子曾弄大喊“狗官军为何还不来救援我们!”

  曾弄还没说话,一旁的曾头市教头史文恭就出声解释“那范将军的兵马不过千余,他们自是不敢上前与梁山贼寇厮杀。至于那锐武营,或许是距离太远还未赶到。”

  “远?能有多远。真想来的话早就该来了。原本以为那武二郎乃是当世英雄,没想到也是与那范琼一般畏惧胆小之徒。他们根本就不敢来与梁山贼人厮杀。”

  曾弄看着城外远处埋锅造饭的梁山营地,咬牙切齿的说“宋人不可信!”

  此时王霄的确是已经到了,大军距离曾头市也不过百多里地。

  之所以没有过来,那是因为曾家可不是大宋人,他们是金人。

  曾弄以往是辽东贩卖人参的,后来赚了大钱就占据了这片地方。交结官府组建私军,十几二十年下来成了当地一霸。

  王霄不清楚曾弄的背后有没有金国人在支持,不过就算是没有也要当做是有来看待。

  想想几年之后的靖康,无论是在哪里,见到金人就该灭了他们。

  大帐中,王霄询问“找到梁山的军粮营地了吗?”

  梁山这次几乎把所有能打的兵马都给带出来了,数量近乎于王霄这边的十倍。

  正面交战输赢未定,而且就算是赢了也会损失惨重。

  计毒莫过于绝粮,想要赢的轻松一些,学习魏武灭其粮营就是最好的选择。

  杨志上前行礼“将军,咱们的人正在想办法跟里面的人接头。想必这一二日之内就会有消息传来。”

  这段时间大批贼寇投奔梁山,王霄这里也是派出了细作悄然混了进去。

  梁山那边为了保持名声,也是为了看上去人多势众,不管是什么人都是来者不拒。

  还是那句话,在正规官军出身的头领上山之前,他们就是乌合之众。

  “梁山位于湖泊之中,我军无船难以强攻。他们这次倾巢而出,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诸位当奋力作战,还山东百姓一个安宁的生活。”

  军中众将齐声领命。

  三天之后,曾头市外梁山本阵。

  “公明贤弟,为何心神不宁?”端着大酒碗的晁盖哈哈笑着。

  眼看着曾头市就要被击破,灵山头领们又开始了属于他们的日常,那就是喝酒吃肉。

  一大群人聚集在这里开怀畅饮,呼喝喧嚣好不热闹。

  宋黑子擦了擦汗“不知怎么得,这两日总是心神不宁。总感觉好似要出什么事一样。”

  “能有什么事儿。”晁盖讽刺的笑了笑“这曾头市眼看着一二日内就能打破。河北过来的官兵压根就不敢跟咱们接战。至于那武二郎,戴院长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他们的营地还在百多里之外。贤弟,你多虑了。”

  宋黑子笑着行礼“哥哥所言甚是。”

  那边传来一阵喧哗声响,却是铁牛直接跳到了桌子上,双手抱着一大坛的酒水仰头就灌。

  一坛子酒水没喝多少,倒是有一大半洒在了他那浓密的胸毛上。

  四周众人大声叫好,纷纷称赞李逵真是好汉。

  正在开心热闹的时候,却见神行太保戴宗戴院长跌跌撞撞的扑了进来。

  一进来就大喊“哥哥,出事了!”

  喧哗声顿时为之一顿。

  宋黑子手一抖,海碗顿时摔在地上摔的粉碎。

  “戴兄弟,出什么事了!?”

  晁盖不满的皱起眉头,心说我才是老大,你这不是抢我的风头吗?

  神行太保戴宗明显是一路狂奔而来,大口喘气说话也是结结巴巴。

  “咱们,咱们的粮营...”

  宋黑子急的跳脚“粮营怎么了?!”

  “粮营被官军攻破了!”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曾头市这里距离梁山距离很远的。他们几万人马的粮食几乎都集中在距离大营五十来里的一处山坳之中。

  现在粮营被攻破,就意味着大军没了粮食。

  一支兵马没了粮食,那下场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这不可能!”晁盖暴跳如雷,直接摔了手中的酒碗“林冲兄弟与刘唐兄弟带着五千兵马守着粮营,怎么可能会被攻破!”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林冲与刘唐都是出名的猛人,带着五千人马躲在人迹罕至的山谷里,怎么会被人轻易攻破的。

  戴宗有些慌乱的解释“不知道那些官军是如何知道粮营位置的。他们夜半时分杀入粮营,数千甲士潮水一般涌入无人可挡。林冲兄弟与刘唐兄弟全都陷于敌手。”

  “数千甲士?!”

  众人纷纷抽气。

  这山东地界上,能拿的出数千甲士的官兵只有一个。武二郎的兵马!

  “那武二郎不是在百里之外吗?如何一夜之间就到了粮营的!”

  戴宗哭丧着脸说“那营地是假的,外面看着帐篷旌旗全都在,营垒森严,可却是一个人都无!”

  宋黑子捂着头坐在了椅子上,他这两天心神不宁果真是要出事!

  铁牛拎着两把板斧大喊“哥哥无须担心,俺们现在就杀到粮营去,把那武二郎剁成肉泥!”

  “回来!”

  宋黑子叫回李逵“你老实待着!”

  “晁盖哥哥。”宋黑子向晁盖行礼“咱们现在的情况万分危急,必须立刻打下那曾头市。”

  “还要打?”晁盖惊讶的看着他“可军中就快没粮了啊。”

  “就是因为没粮了才要打下曾头市!”

  梁山几万人马,这些好汉们少一顿吃的都不行。

  附近的州府早就是严阵以待紧闭城门,生怕会被波及。而各处的小村小庄的就算是打破了又能弄到多少粮食,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拿下曾头市,获得这处超大庄子里的物资补给才能撑下去。

  晁盖缓缓点头“那就打,天黑之前一定要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