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五十章 雨中破庙 (为盟主龙龙天下加更)

第一百五十章 雨中破庙 (为盟主龙龙天下加更)

  荒山野岭,破败古庙。

  “这地方。”王霄栓好马匹环顾四周“不需要道具布景就能直接拍倩女幽魂。”

  王霄的身体素质好,能硬抗着几天不睡觉赶路。但是娇柔的赵福金不行,扈三娘看着也是困的睁不开眼。

  不停的换马跑路这么久,她们必须要休息。

  进了破庙,满地的灰尘杂物,倒塌破损的佛像,斑驳掉漆的立柱,气氛森森看着就吓人。

  ‘啊!’赵福金看到一只硕大的老鼠从脚下跑过,吓的直接钻进了王霄的怀里。

  边上的扈三娘颤抖着手撇嘴,不过是老鼠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王霄安慰了一会,拿出驱虫药撒在四周。之后在地上铺上毯子。

  看着面色不太好的赵福金,王霄心疼的抱着她“跟着我,辛苦你了。”

  赵福金甜甜的笑着,俏脸埋在王霄的怀里“不辛苦,我很高兴。”

  边上被兜头兜脸撒狗粮的扈三娘就像是吃了柠檬似的心里难受。之前逛了汴梁城带来的喜悦早已经消散无踪。

  “你们早点休息,休息好了我们继续赶路。”

  王霄留下水壶和一些糕点,去了破庙外面转悠一圈观察地形。

  “扈姑娘。”赵福金将水壶递给了扈三娘“喝口水吧。”

  “哦。”扈三娘有些心神意乱的接过水壶。

  喝了口水,她终于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姑娘,你是...”

  赵福金微笑看着她“我姓赵。”

  扈三娘愣了下,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赵福金躺在毯子上沉沉睡去,她真的是累了。以往在皇宫之中的时候哪里有过这么幸苦赶路的事情。

  扈三娘看了眼庙外,揉着眼睛也随之躺下。

  她现在算是知道王霄为什么要她带来了,这是把自己当丫鬟看待来照顾这赵姑娘的。

  王霄回来,在她们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打坐。

  这种环境下不可能三个人一起睡,那样的话真遇上危险就得被人一锅端了。总得有个人留下来守夜。

  温度越来越低,外面淅淅沥沥的开始落下雨水。没多大会的功夫,就变成了哗啦啦的大雨。

  睡梦中的扈三娘好似隐约听到了有什么声响,惊醒之后起身,就看到不远处的王霄对她比划了一下手指,示意安静。

  这下听的就更清楚了。

  庙外的风雨声中,隐约传来“这里有几匹好马...”

  “那边庙里肯定有人。”

  “这是女人用的东西,里面肯定有年轻女人。”

  “进去干一票!”

  扈三娘面色泛白,伸手就要去拿自己的双刀。

  王霄过来按住了她的手,缓缓摇头。

  对扈三娘示意,伸出手指点了点一旁酣睡的茂德帝姬。王霄拿起佩刀戴上斗笠,步伐平稳的走出了破庙。

  扈三娘紧张的起身来到空空荡荡的窗边,迎着朔进来的雨滴看着外面。

  急促的脚步声在雨水中响起,一群人影从不远处向着破庙这边跑过来。

  ‘呛啷!’

  王霄抽出制式的宋军虽然不长却是很宽的佩刀,直接迎了上去。

  如丝大雨中看的不清楚,扈三娘只能听到黑暗之中传来激烈的兵器交击的声音,还有受伤之后的嚎叫。

  “我乃金眼彪施恩...啊!!”

  “哥哥!杀了他!”

  “这位兄弟是何人,可敢报上名来?”

  “好汉且住,我等是去投奔梁山...啊!我的手!!”

  “饶命啊!”

  大雨之中看不清楚,可那一声声的呼喝却是都传入了扈三娘的耳中。

  她紧紧的握着双刀,感觉人生之中从未有过如此紧张的时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厮杀声与哀嚎声逐渐平息下来。只有偶尔的痛呼声传来。

  ‘饶命...’

  ‘你究竟是谁...’

  ‘niang的,十八年后一定再来找你!’

  扈三娘大口喘着粗气,抹着脸上的水珠眨都不眨的盯着外面。

  又过了许久,一个浑身浴血,单手持刀的身影这才缓缓从雨水之中走了出来。

  看到来人是王霄,扈三娘犹如脱力一般坐在了地上喘气。

  王霄回到破庙里,收起佩刀从行李中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

  他也没有避讳什么,直接就是当着扈三娘的面脱了再穿。

  看着王霄那棱角分明的健硕身躯,扈三娘红着小脸舍不得移开目光。

  出去将染血的衣衫处理掉,王霄回来缓步来到赵福金的身边坐下,目光轻柔的看着她的睡颜。

  看着眼前的这温馨的一幕,扈三娘突然感觉自己心中发堵发闷,难过的仿佛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鸟语花香。

  美美睡了一觉的赵福金哼哼着睁开了眼睛。

  下意识的就要喊宫人入内来服侍洗漱,可入目所见却是王霄那一脸的络腮胡子。

  回过神来的赵福金捂嘴轻笑“这胡子不好看。”

  王霄笑着,抬手就将脸上的伪装扯了下来。

  “起来吧,先吃点东西我们再赶路。”

  不远处的扈三娘默默的咬着手中的干粮,好似对这边发生的一切全都一无所觉。

  而她的内心却是在回忆昨夜大雨之中那个浑身浴血而归的身影。实在是无法与此时笑容满面,目光之中满是宠溺的王霄重叠在一起。

  “我哪里比不上她的!”

  ------

  汴梁城,皇宫。

  “废物!全都是废物!!”热衷于修道,向来都自持喜怒不形于色的官家赵佶正在破口大骂。

  下面包括开封府尹在内的众多臣子们一个个都是满头大汗,不停叩首请罪。

  “这都过了一天一夜了,居然还没有找到人。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朕每年花费那么多的钱粮养着你们,就算是养一群猪也比你们强!”

  这若是换做之前几朝,大臣们少不得还要顶上几句。

  可赵佶玩弄权谋二十年,将有宋一朝的皇权扩展到了极致。朝中有血性的大臣不是被贬谪就是被流放烟瘴之地。剩下的这些都是被称为奸贼的人。一个个心中所想只有保住权势,谁会去和赵佶顶着干。

  “微臣有罪。”一帮人翻来覆去只有这么一段话。

  赵佶真是心疼不已,茂德帝姬可是最受他宠爱的女儿。现在居然下落不明,那可是帝姬!

  “朕不管别的事情,三天。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再找不回帝姬全部革职查办!”

  开封府尹的苦胆都破了。

  他历尽千辛,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花了那么多的钱才爬上了这个位置。可本钱都没捞回来呢,居然遇上了这么个倒霉事情。自己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大殿内一片愁云惨雾的时候,外面却是传来了急报声响。

  赵佶面色一喜,连忙追问“可是有帝姬的消息了?”

  来人愣了下,随即连忙开口“禀陛下,江南东路转运使有急报传来!青溪县匪首方腊聚众叛乱,在息坑打败蔡遵将军所部。贼兵已经席卷睦,歙,衢数州之地,就连杭州城都已经失陷!”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

  北宋历朝都有叛乱发生,不过声势一般都不算太大。

  可这次方腊不但已经连下数州,甚至就连杭州城都给占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叛乱,东南震动啊!

  赵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心中再不去关注茂德帝姬的事情,颤抖着手问“如此大事,为何现在才报!”

  方腊的消息其实早就传到了汴梁城,只是宰相王黼为了粉饰太平故意隐匿不报。将希望放在了当地兵马能够清剿上。

  可东南那边多年未曾有过战事,别说剿匪了,听到动静那些厢兵们就四散而逃,直接导致方腊所部席卷各地。

  杭州都丢了,现在实在是瞒不住了。宰相王黼称病没来,让别人把这件事情给捅了过来。

  “陛下,现在重要的事是平定叛乱。追究当地官吏之事可等日后再说。”

  一群人瞬间就不再关注茂德帝姬的事情,开始慌乱的商议要如何平息叛乱。

  要说此时汴梁城内谁最郁闷,那自然是宣和殿待制蔡鞗了。

  原本是欢欢喜喜的要迎娶最美帝姬,可现在人居然丢了。蔡鞗心头的烦闷苦恼可想而知。

  大宋官宦子弟无论是烦恼的时候还是欢喜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三瓦两舍。

  蔡鞗在弄堂里喝着闷酒,不远处几个纨绔认出了他,当即就阴阳怪气的嘲讽调侃。说那帝姬如此美艳,落入恶人手中都已经一天一夜了,想必早已经被生米煮成了熟饭。

  还有人说以帝姬的美貌来说,想必那些恶人估计是三天都不舍得下床。

  一想到原本只属于自己的绝美帝姬此刻正被别人享用,怒火上头的蔡鞗当即将酒壶砸了过去,与众人厮打起来。

  他这种文弱书生哪里是整天惹是生非的纨绔们的对手,那真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被家人搀扶回府的时候,蔡鞗痛哭流涕“苍天啊,为何如此薄待于我!”

  历史上的蔡鞗在金人指名道姓要交出茂德帝姬的时候,他身为男人身为丈夫,却是亲手把茂德帝姬推出了家门。

  苍天正是因为看不过眼,才让王霄来拯救这个命运凄惨的女人。

  在遥远的山东,王霄勒住马缰看着远处炊烟袅袅的扈家庄笑了起来,低头看着怀中的赵福金说“我们到家了。”

  边上扈三娘翻了个白眼‘这是我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