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什么是滥杀无辜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什么是滥杀无辜

  冷月如钩,夜风呼啸。

  被俘的好汉们目光闪躲,却是无人说话。

  “怎么,都不愿意满足本将的要求?”

  王霄笑着,在火光的映照下愈发帅气逼人。

  还是没有人说话。

  王霄的笑容愈发灿烂,伸手示意“拉一半的人出去,到大坑那边埋了。”

  如狼似虎的禁军当即上前,随意拉扯出来一半的人,一路拖拽着往营地外面的大坑拖去。

  四下里的人都被吓的浑身颤抖。

  “现在有人愿意说吗?”

  王霄再次询问。

  “狗官休要猖狂!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王霄点头“把那位好汉拉出来,斩了。”

  禁军将士当即上前将叫喊的那人拖了出来按跪在地。一人在身前拽着他的头发,另外一人在一旁举起战刀直接斩下。

  一腔热血喷洒在了土地上,那鲜血如此鲜艳,刺的人眼睛生疼。

  扈三娘又捂住了嘴。

  “还没有人愿意说吗?”

  王霄伸出手随意的在人群之中点着“他,他,他”

  被王霄点到的人,立马就会被拖出来一刀斩了。

  “他们都已经降了,你这人为何还要滥杀无辜?”

  实在是忍不住的扈三娘突然喊了这么一嗓子。

  ‘呛啷~~~’扈家庄众人身边顿时就是一片抽刀声响。众多禁军直接围了上来。

  扈老太公吓的直接趴下“小女年轻不懂事,鲁莽冲撞了将军,还请将军大人饶命啊。”

  扈成一把就将扈三娘给拉趴在了地上。

  王霄起身,迈步走了过来。

  扈成吓的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王霄站在扈三娘的面前“站起来。”

  扈三娘气呼呼的站起来,毫不畏惧的与王霄对视。

  小姑娘柳眉凤目,极为漂亮。尤其是眉宇间有着一股倔强不服输的劲头。

  “你说我滥杀无辜?他们是无辜吗?”

  王霄笑了笑“我这段时日里攻破了不少山寨。每个山寨里都解救了许多被抓走供贼寇们糟蹋的女子。山寨四周枯骨无数,红眼野狗出没其间。缴获的各种杂物首饰上,都是沾染着血渍。你说他们无辜,难道就不怕那些惨死这些人手中的冤魂来找你?”

  扈三娘娇躯颤抖了下,明显是被吓到了。

  她不敢再与王霄对视,垂下眼睑小声说“可他们已经降了啊。”

  “谁跟你说的,投降就能免死?你不会是佛门中人吧?你真以为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如果是这样,那还要王法何用。随意杀人,再来一句放下屠刀就能免了一切?那惨死之人又该去找谁泣血哭诉?”

  扈三娘低着头不再说话。

  王霄伸手点着她“你这样的人,如果是我的部下。”

  后面的话没说,不过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时间不早了,你们走吧。”

  王霄摆手,示意扈家庄的人离开军营。

  跟着大车返回扈家庄的路上,扈三娘看到一具又一具的尸骸被从军营里面拖出来,紧咬着嘴唇默然不语。

  “妹子,你今天真是太莽撞了。”一旁的扈成抱怨说“那将军走过来的时候我都快吓死了,还以为今天得死在军营里。”

  扈老太公压低了声量,小声说“这位将军杀伐果断,绝非普通人物。”

  扈成连连点头“就是,真豪杰也。”

  扈三娘忍不住的转头看向灯火通明的军营。

  他,是豪杰吗?

  第二天一早,就有军士来到扈家庄,拿出王霄命令征调二百人为民夫随军出征。

  扈成亲自带人准备出庄,一旁的扈三娘却也是跟了上来。

  “妹子,你就在家里好生待着就是。”

  扈三娘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扈成叹了口气“好好好,跟着来吧。不过你可千万别再随便说话了。”

  大军拔营出寨,向着二十里外的祝家庄开去。

  行军到半路的时候,就见远处的祝家庄上空火光冲天,黑烟弥漫。

  不大会的功夫,一群持刀举棍之人踉踉跄跄的迎面跑了过来。

  “兄弟,祝家兄弟!”扈成认得来人都是祝家庄的人,为首之人更是扈三娘的未婚夫祝彪。

  “扈家哥哥!”那祝彪看到了奔跑过来的扈成,当即往地上一扑,嚎啕大哭起来。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扈成急忙安慰他“有话好好说,别哭啊。”

  马蹄声响中,王霄策马缓缓而来。

  “将军啊!?”

  扈成刚刚行礼,王霄的马鞭就落了下来。

  “你干什么?!”扈三娘跟着冲了过来,扶起自家哥哥对着王霄怒目而视。

  王霄面无表情的看着扈成“行军之中你无故喧哗,擅自出列。你得庆幸你只是个民夫。打二十军棍。”

  当即有军中司马带人上前,压倒扈成举起棍子就打。

  “别说话!”扈成对着妹子怒吼“我罪有应得!”

  啪啪啪的声响中,二十军棍打完,扈成已经是爬不起来。

  王霄这才看向了浑身血渍,多处负伤的祝彪“你是哪个?”

  祝彪喘了口气,看着王霄身后如林般的大军“你是官军?为何不早来!为何不早来救援我祝家庄!!”

  王霄冷漠的看着他“我接到消息就从济州出发,一路兼程未有片刻耽误。昨日才到扈家庄,击退了围攻扈家庄的贼寇。你祝家庄距离更远,与我何干?”

  趴在地上的扈成强忍疼痛大喊“祝兄弟,与将军好生说话。”

  祝彪惨然一笑“完了,全都完了。我祝家庄原本正在与庄外的梁山贼寇对峙,可昨天晚上突然有大批梁山恶贼赶到我祝家庄外,疯了似的攻打。庄子里还有吃里扒外的奸人里应外合破了庄子。”

  “爹爹死了,大哥死了,二哥也死了。老师护着我突围,被追上的时候自己翻身去断后。我扈家庄死绝了!!”

  祝彪凄厉的吼叫惊起道路两侧林中飞鸟,盘旋半空之中,久久不肯离去。

  王霄目光淡淡的看向了面色苍白的扈三娘。

  她知道王霄这是在嘲讽她昨天说的那句滥杀无辜。

  “男儿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王霄一鞭子就把祝彪抽翻在地“你要还是一个下面带把的,就带路回去报仇。在这里嚎丧有个屁用。”

  祝彪的脸上被鞭子抽的鲜血淋漓,极为吓人。他却是恍若不觉。

  “报仇,对。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祝彪捏着拳头,瞪着眼睛,咬着牙齿。

  拳头颤抖,眼角破裂流血,牙齿咬碎鲜血滴落而下。

  仇恨的力量足以使人疯狂,现在的祝彪就是一个疯狂的人。

  在祝彪的带领下,兵马加速行军直奔祝家庄而去。

  来到庄外就看到庄子里火势不止,大队的梁山兵马正在向外搬运战利品。

  看到有兵马出现,尤其是那面猎猎作响的武字旗,那边顿时一片骚动。

  王霄这边刚刚拉开阵势,里许地之外的梁山兵马阵中却是响起了刺耳的‘咣咣’鸣金声响。

  那些梁山兵马直接舍弃了战利品,发一声喊就向着远处跑了。

  看到这一幕,王霄皱起了眉头。

  真的是要组建一支精锐骑兵才行。步卒的行军速度太慢,根本就追不上。

  “为何不追?!”目疵欲裂的祝彪冲过来对着王霄嘶吼。

  王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吩咐“二十军棍。”

  无论那些梁山贼寇是真的逃跑还是诱敌,王霄都不会去追。

  他麾下的兵马都是披甲重步兵,根本就是追不上。若是诱敌,到时候累的气喘吁吁,毫无阵型。那就只能是任人宰割。

  祝彪的身体素质非常出色,哪怕是被打了二十军棍,也依旧是在庄客的搀扶下,咬着牙回到了祝家庄。

  祝家庄内到处都是尸骸,满地鲜血。许多房屋都被点燃,滚滚浓烟热浪让人极不舒服。

  看着满地的男女老幼,扈成心中一阵后怕。若是扈家庄也被攻破,那这就是下场啊。

  庄子里弥漫着血腥气,尸气与烧焦的气息。

  扈三娘捂着嘴,面色惨然。

  她默默的看着马背上的王霄,神色极为复杂。

  “娘!”

  “妹子!”

  “大哥!”

  “四叔!”

  “二婶!”

  “师傅!”

  “二哥!”

  “爹爹!”

  一路上祝彪哭声震天,撕心裂肺的嚎叫让人闻之落泪。

  “死了,全死了。”

  看着全家老小的首级被堆放在一起,看着那曾经熟悉的面容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祝彪呆呆的坐在血水之中,身子不停的颤抖。

  “祝家哥哥。”扈三娘上前想要安抚。

  “滚!”祝彪一手就把扈三娘推翻在地。

  他面色狰狞的死死盯着满脸不可思议的扈三娘“你们扈家被救下了,代价就是我们祝家死绝了!别来我这假惺惺的,滚!”

  扈成被气的面色铁青,如果不是被打了二十军棍动弹不得,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混蛋。

  扈三娘抹着眼泪跑了。

  祝彪上前抱着祝朝奉的首级,一路爬着来到王霄的马前用力叩首。

  看着祝彪脑门上磕出来的血渍,王霄淡淡的说“你要报仇?”

  “小人愿为将军鹰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满嘴鲜血的祝彪,此刻就是一个疯子。

  除了报仇,什么都不想的疯子。

  烟火翻腾中,王霄的身影忽隐忽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