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起埋了 (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起埋了 (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

  王霄点齐兵马自然不是杀奔汴梁城,他麾下的禁军跟随日短,有多少人愿意为他效死可真不好说。

  就这两千来人可拿不下汴梁城。

  当然也不是去梁山泊,梁山好汉们的大本营是设置在水里,王霄这可没有水军。

  他选择的目标是兖州与青州之间的桃花山。

  三山聚义的时候,前后有十一个山寨投奔了梁山泊。桃花山就是其中之一。

  打桃花山是为了打响名声,增强实力,同时削弱梁山泊的力量。

  在去抢回茂德帝姬之前,王霄需要先在这里站稳脚跟。

  桃花山上,接到官兵前来围剿的消息,两位头领李忠与周通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

  这些年来官兵围剿的事情多了去了,他们的寨子不还是好好的立在这儿。

  两人这天正在山寨上喝酒,有探子来报说官兵已入山下桃花村。

  喝的醉醺醺的小霸王周通当即一拍大腿“那桃花村的刘太公不识抬举,不肯将他女儿嫁于我做压寨夫人。现在官兵去祸害他们桃花村,那小娘子可就便宜那些贼配军了。”

  周通话说的好听,可实际上他本是想要强抢民女。却没想到撞上了投宿在桃花村里的鲁智深。

  打不过鲁智深,只好折箭立誓不再骚扰人家。

  至于说官兵祸害桃花村,那是因为有俗话说匪过如梳,兵过如篦。无论是土匪还是官兵,都是祸害地方的好手。

  岳家军被称为天下强军,为无数人所传诵。

  除了他们的战斗力极强之外,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的名声也是极为重要。这是少有的不会祸害地方百姓的兵马。

  “兄弟这话说的不在理。”一旁的打虎将李忠打着酒嗝说“你若是还对那姑娘念念不忘,现在就是好机会啊。只要打跑了官兵,说不定那刘太公会主动把女儿嫁给你,这就不算是违背誓言了。”

  喝酒上头的周通一想到那貌美如花的刘家小姐,当即忍不住的头上充血“哥哥与俺同去!”

  醉醺醺的两人当即点齐五六百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山寨杀往桃花村。

  “老先生无需如此。”王霄看着眼前桃花村送来的酒水猪羊,布帛彩绸,还有一百多贯的铜钱。缓缓摇头“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俸禄犒赏自有朝廷发放。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吧。”

  桃花村的人都是啧啧称奇,不收礼物的官军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刘太公行礼“将军大人,可是嫌少?我桃花村只是个小庄子,实在是拿不出更多来。”

  王霄笑着说“不是嫌少,是真的不要。军中但凡是有扰民之事,老先生可直接相告于我,自有军法处置。”

  正说话间,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桃花山上的贼人点起兵马杀过来了。

  桃花村就在桃花山的边上,虽说有鲁智深的帮忙免了大祸。可日常山寨来骚扰索要财货也是常有的事情。当地人听到消息,都是非常害怕。

  “有意思。我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王霄大笑起身“传令全军披甲,准备作战。”

  影视剧上行军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全副甲胄在路上走,那都是瞎扯。

  动辄几十斤的铠甲穿戴在身上,再去长途行军。士兵们哪里还有力气去打仗。

  真正的现实是,大部分的士兵在行军甚至驻扎的时候都是将甲胄兵器放在大车上,由民夫推行运送。只有少部分的精锐与军将才会一直披甲,用来应付突发状况。

  就像是此刻的王霄,他虽然也穿戴着甲胄,可却是软甲。真正的冲阵重甲必须等到上战场的时候才会穿戴起来。

  桃花山的几百号人马咋咋呼呼的冲到了桃花村的外面,向着村子里呼喝叫骂。

  以往当地的厢军也曾经多次来剿,可那些厢军毫无战斗力可言。久而久之这些山贼们早就对朝廷官兵极为轻视。

  没多大会的功夫,桃花村里就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响。

  一队接一队顶盔掼甲,持刃举盾的官兵走了出来。在桃花山众人前排列出严密的阵型。

  看着眼前在阳光下明晃晃刺眼的钢铁长城,周通与李忠的醉意瞬间就清醒了。

  眼前这些官兵阵型整齐,而去全部披甲。这绝非是地方厢军所能有的气势。

  俩人有心想退,可这个时候跑了的话,那传出去岂不是弱了自个在江湖上的名声。

  周通只能是硬着头皮上前大喊“在下桃花山小霸王周通,敢问是哪位将军在此?”

  对面的兵马寂静无声,只有偶尔甲叶撞击的声响传来。

  直面如此冷漠的钢铁长城,周通忍不住的用力咽口水。

  就在周通快要扛不住,准备转身败退的时候。对面的兵马阵中分开一条道路,一个人马都被厚重甲胄包裹起来的身影,缓缓策马而出。

  “在下桃花山小霸王...”

  ‘唰!’王霄撩起手中长枪“要么跪地投降,要么就去死。”

  周通脑门上满是汗水,人家根本就不跟你谈。这可不合江湖规矩啊。

  “兄弟。”李忠上前低语“后面就是山寨,就算是退了也是退到山寨被围。而且日后在江湖上说起来,也是落了咱们兄弟的脸面。这些官兵看着精神,说不定也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咱们不如先冲一阵,冲不动再退走如何。”

  说到底,他们还是不相信官军能如此精锐。就这么被人吓跑了,实在是落不下脸来。

  冲一阵的话,说不定对面只是一群样子货一下就被吓跑了。

  “一切都听哥哥的。”

  俩人商议之后,当即招呼喽啰们呐喊着冲上来厮杀。

  王霄冷笑一声,抬手落下头盔上的狰狞面甲,调转马头返回阵中。

  桃花山的山贼们毫无军事素养可言,撑死就是一群打群架的。乱哄哄的一拥而上,全凭一股气势。

  当他们冲进数十步距离的时候,王霄这边阵中响起一声急促的号角。

  前列甲兵齐齐后退,露出了身后的三百神臂弓手。

  一轮箭雨呼啸而来,当即就放翻了一大片人马。桃花山的喽啰们当即阵脚大乱。

  号声再起,这次是悠长的号声。

  甲兵们将兵刃搁在盾牌上,互相靠近排列出整齐而又严密的队列大步向前。在桃花山众人的眼中,犹如一座金属构造的大山向着他们压过来。

  两边一接战,周通就知道自己今天撞上铁板了。

  桃花山的喽啰们就像是拍上了礁石的海水,在官兵的铁甲阵前瞬间被拍碎。

  前排甲士虽然数量不多,可都是经过一个多月精心喂养锻炼,能够穿戴起来步人甲作战的精锐。

  喽啰们手中的刀枪棍棒在步人甲的面前,基本上就没什么用处。

  周通一把拉住了李忠“哥哥快走,打不过的。”

  俩人带着溃败的喽啰们往桃花山方向逃亡,而官军则是紧追不舍。

  穿着步人甲的甲士们都留了下来,因为他的体力无法支持后面的作战。

  别看这场所谓的战斗一点也不激烈,时间更是短暂。可重达几十斤的甲胄穿戴在身上,不是猛男真扛不起来。

  沉闷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周通转头看了一眼就被吓的魂飞魄散。

  之前与他说话的那员军将全身披挂犹如一座移动的金属堡垒一般追了上来。

  眼看着那员军将一路跳翻众人,直追他们而来。李忠咬牙顿住脚步,举起手中的长枪就迎了上去“兄弟快走!”

  他们都是靠双腿走路,怎么也不可能逃得过骑兵的追杀。

  “哥哥!”

  周通抹了把眼泪,跑的愈发快了。

  这边李忠上前侧身闪开位置,手中长枪全力刺向马背上的王霄。

  而王霄则是用自己手里的铁枪扫了过去,直接扫飞了李忠的长枪,同时将他打翻在地。

  看到这一幕的周通不敢再往桃花山跑,一咬牙就钻进了不远处的树林里,一路飞奔着去了二龙山。

  没了头领,桃花山的山寨近乎于不攻自破。

  等到大批甲士冲入山寨的时候,满地都是跪地投降讨饶的山贼。

  “封锁山寨,仔细检查,绝不允许有丝毫遗漏。”

  马背上的王霄大声喝令,四周将士士气爆棚,齐声领命。

  桃花山总共只有六七百的人马,除了少部分乘乱逃走的。百多个倒霉被阵斩的,一部分受伤的之外,其他人都成了俘虏。

  两位头领,打虎将李忠重伤被抓,而周通则是不知所踪。

  这里的缴获也不少,那些刀枪剑戟旗帜锣鼓什么的,王霄看不上眼,不过却是可以卖钱。

  此外还缴获出来几千贯的铜钱,百多两的束腰银,还有其他粮食布帛,酒水杂物等等战利品,让王霄很是满意。

  王霄日后还要不断扩充兵力,单纯依靠他自己可养不起这么多的兵马。打劫这些山贼土匪们的山寨,就是一个来钱的好生意。

  “将军,请来这里。”

  一员校尉带着王霄来到了位于山寨后方的一排房子里。

  推开房门就能看到,这里有许多衣衫不整,神色憔悴的年轻女子。

  “属下问过那些人了,都是从四邻抓来供他们XX的。”

  王霄眯起了眼睛。

  “将军请看这里。”

  来到山寨后面的一条小沟内,就看到这里尸骨成堆,不时有红着眼睛的野狗出没其中。

  “这都是被劫杀的客旅。他们杀人劫财之后就全都抛之于此。”

  施大佬把这些土匪们都写成了好汉,可实际上这些人做的都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jianyin掳掠的事。

  他们看似豪气冲天,可背后却是无数人的尸骨与眼泪。

  ‘嗡!’

  弓弦接连颤抖,几条野狗被王霄射穿在地。

  “随便挑些俘虏带过来,让他们把这些尸骨安葬好。办完事,把他们也一起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