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怎么才来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怎么才来

  皇帝亲自做媒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都中。

  对于喜好八卦的人来说,这消息可真是太劲爆了。

  这可不是皇帝赐婚,而是主动说媒。古往今来几百位皇帝之中,这可是独一份。

  听到消息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王霄好大的面子。跟着就是迫切的想要知道能让皇帝做媒人的女方究竟是谁。

  不到一天的功夫,京营节度使林如海大人家中嫡女,林黛玉的名声就传遍了全城。

  知道闺名的人极少,但是她的身份却是全城皆知了。

  消息传到贾家,大宝脸嚎啕大哭买醉在床。贾母则是长叹口气,说了句怎么说也是嫁进了贾家。

  至于宁国府众人,王熙凤虽然吃醋,可知根知底的林妹妹总比哪家公侯府邸里的千金小姐进来要好。

  她知道林黛玉的性子懒得管家,以后这府里还是她说了算。

  薛宝钗则是满心的艳羡。她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机会,可惜却是被自己的舅舅给连累了。

  至于晴雯等人,其实挺高兴的。

  因为林黛玉的性子比起王熙凤来说,做大妇对她们来说更好。

  皇帝是同意了做媒人,只是送三书六礼什么的自然不可能他亲自去。

  三书指的是聘书,礼书和迎书。

  聘书就是定亲书,正式缔结婚约,纳吉的时候用的。

  礼书就是字面的意思,是礼物清单。纳徵的时候用的。

  而迎书就是迎娶之书,成婚当天用的。

  至于六礼,则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问名就是媒人去问女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古时候姑娘的闺名与生辰八字非常重要,原因就在于此。

  纳吉就是在问完之后去做占卜。这种占卜都是走形式,从来就没有八字不合的。

  纳征,现代世界里结婚的时候也有,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送聘礼。

  什么一动不动,什么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就是这个了。

  请期,就是定下婚礼的日子。

  亲迎,就是娶老婆上花轿,最后洞房花烛的最后一步。

  这件代替皇帝做媒人的事情,最后就落在了忠顺王的头上。

  忠顺王那叫一个气啊。他跟王霄才是真的八字不合。

  处处被王霄针对,甚至还被他教训过。想要报仇,却始终没有机会,也不敢动手。

  现在居然还要让他给王霄跑腿办事,那心里的煎熬简直就是能编撰出一本十万字的话本来。

  到了林府,林如海的面色有点冷。

  虽然这就是他一直安排的结果,可真到了这一天,哪个当父亲的都不会高兴。

  “咳咳。”

  看到忠顺王一脸的不相干,王霄咳嗽一声,举起手中的配剑轻轻擦拭。

  忠顺王心里真是ri了泰迪了,可却只能是挤出笑脸做一个媒人该做的事情。

  他是真的害怕这愣头青会拔剑给自己来上几下。

  只要不弄死自己,皇帝估计也只是会训斥罚俸什么的。

  王霄很想去见林妹妹,只可惜从现在开始到迎亲入洞房的那一刻,他们两个都别想见面。

  离开林府之前,紫鹃悄悄的找到王霄,递给了他一封信。

  信自然是林黛玉写的,字体娟秀很是好看。不过内容却是只有一句话。

  “怎么才来。”

  毫无疑问,林妹妹这是在抱怨王霄来提亲来的晚了。她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

  “你跟你们家小姐说,成亲之后我会好好补偿她的。”

  紫鹃捂着嘴打趣“奴婢跑来跑去的,连个赏钱都没落下。”

  她是真的为自己家小姐能够找到好的归宿而高兴。

  去扬州之前在贾家整天落泪,得知林如海病重的时候更是伤心欲绝。

  可自从跟着王霄一起去了扬州,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直到如今,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

  紫鹃毫无疑问是个忠仆,现在打趣说笑也是因为太高兴了。

  王霄自然不可能真的掏银子给她,那可是在羞辱了。

  他上前一步靠近紫鹃,俯身在她耳畔轻声细语“你可是陪嫁的大丫鬟,等你跟你家小姐嫁过来,我会好好感谢你的。到时候...”

  听完王霄后面的话,紫鹃的俏脸肉眼可见的绯红起来,捂着脸转身就跑了。

  贤德妃省亲的日子到了,那排场很大。

  前呼后拥,整个公侯街都被挤满。

  大宝脸就像是见到了救星,委屈巴巴的上前想要求安慰。

  可贾元春却是叮嘱他要好生上进,不可再整日里沉迷玩乐之中。

  这还不算完,她还跟贾政说要督促大宝脸上进。就算做不到王霄的程度,也不能丢了贾家的颜面。

  看着缓缓点头瞪着自己的贾政,大宝脸心中一片哀嚎。

  贾母说了几句家中爵位家产的事情,意思是王霄是不是该给大宝脸分一些好处。

  可贾元春却是表示,贾家现在的支柱是王霄。大家要做的事情是支持他,而不是给他拖后腿。

  至于大宝脸,真想要什么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去挣回来,而不是整天想着如何取巧。

  看到自己认为的最大依仗都是完全站在了王霄那一边,贾母这下是彻底不再说话了。

  贾元春去了大观园,在各处地方题诗赐名,还邀请贾家姑娘们入驻其中,一如原著之中所做的那样。

  不过她没有让大宝脸住进来,反倒是希望贾政能大宝脸带出去历练。

  吃过晚饭,准备离开的贾元春有些伤感。

  对于皇宫里的女人来说,那里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调整好心情,她跟王霄谈了几句。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两人宫内宫外互相支持的事情却是心领神会。

  皇帝给她贤德妃这个名号就能说明问题。

  封妃子的封号要么贤妃要么德妃,贤德妃在一起,其实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你的娘家很重要,需要拉拢。

  娘家强势你就得宠,娘家衰弱你就跟着倒霉。

  这个时候的贾元春,只能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王霄的身上。

  贾元春结束省亲回宫,贾家的姑娘们欢呼雀跃的搬进了大观园之中。

  再过几日就是皇帝去往铁网山打围的日子,这天正忙着走程序的王霄又接到了北静王的邀请。

  说是玉燕姑娘非常想念他,想请他去相会。

  北静王主动把这么漂亮又有才华的姑娘往他怀里推,要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王霄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过王霄的性格却不是什么谨小慎微的人。哪

  怕明知道是美人计,他的想法却是,老子就算是吃了你的美人又能如何。

  考虑了一会,王霄拿着钥匙打开了自己藏在柜子里的小箱子。

  从里面拿出一件东西贴身藏好,之后就大摇大摆的去了北静王府赴宴。

  王霄这次直接被引到了玉燕姑娘的房里,躺在床上的女人看到王霄,当即就开始落泪。

  “大人就要娶亲了,小女子日夜悲痛落泪,心如刀绞。”

  王霄急忙上前揽住她的香肩安抚“不必如此,你若愿意的话也可随我入府。”

  玉燕姑娘悲痛摇头“如果不能得到你,我宁愿永远离开。我不想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你。”

  王霄愁眉苦脸的说“这可如何是好。”

  玉燕姑娘靠进他的怀里,轻声说“小女子准备回江南老家了。临走之前,只求能与大人共度春宵。此生此世小女子都不会忘了大人。”

  说完这话,玉燕姑娘咬着嘴角,神色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会被拒绝。

  王霄一脸的为难,不过最后还是不忍心伤害这么纯真的姑娘。只能是不情不愿的点头应允。

  “好吧。”

  玉燕姑娘紧紧抱住王霄,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俏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终于大功告成的神色。

  目光决绝的玉燕姑娘,缓缓抬手伸向了王霄衣襟的系带。

  王霄第一次在北静王府过夜。第二天他离去之后,北静王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事情办怎么样?”

  面色苍白的玉燕姑娘惨笑一声“成了,我终于报仇了。”

  北静王深吸口气,用力的捏了一下拳头。

  没有了王霄碍事,铁网山那边大事可成。

  欢喜过后的北静王看着憔悴的玉燕姑娘,有些犹豫“你...”

  玉燕姑娘缓缓摇头“没几天了,我想一个人安静的走。”

  北静王动情的抹了把眼角“玉燕,你我虽然今生无缘,可来世我一定会好好待你。”

  北静王离去后,玉燕姑娘仰头大笑起来,笑声凄凉。

  “呵,男人。”

  几天之后,宁国府中传来王霄生病的消息,皇帝还特意安排人来慰问。

  得知王霄病重无法跟随去往铁网山,皇帝就让他留下好生休息。

  大喜过望的北静王当即命令废太子一党全力运作起来,准备行大事。

  皇帝带着勋贵们去铁网山之后,都中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天宁国府门外有一背着包裹的漂亮姑娘上门。

  “不知姑娘有何事?”

  “你去告诉你们家主子,就说玉燕来拜见。他自然会让我进去。”

  玉燕姑娘轻抚着自己的包裹,这里面装着的是一块灵牌,属于江春的灵牌。

  她本姓江,乃是江春的私生女。

  江家完蛋的时候她远在都中,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之后她立志要用坑了江家的王霄的性命去报仇雪恨。

  今天江玉燕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要亲眼看到自己的大仇人跟着自己一起同归于尽。

  “姑娘请进。”

  门子引领江玉燕来到二门,再由小丫鬟带路进了大观园内一座院子里。

  来到门前,江玉燕深吸口气,在心中过了一遍自己准备说的话。这才昂首挺胸的迈步走了进去。

  “胡了。”

  王霄推倒了面前的马吊,双手做收钱状向着王熙凤她们喊“快给钱。”

  一旁请王霄帮忙换手气的晴雯兴奋的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收了钱的王霄,这才看向江玉燕“来了?”

  ‘啪。’

  江玉燕傻愣愣的看着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生病迹象的王霄,背着的包裹直接摔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