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戚上门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戚上门

  贾敬的死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他毕竟是自己吃丹药吃死的,又不是被人给害死。

  而且他的身份并不重要,贾家对他的死看待的也很平淡。

  不过哪怕如此,皇帝还是亲自下旨恩赐了贾敬五品之职,赐私第殡殓,光禄寺按上例赐祭,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

  就凭贾敬那曾经进士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如此厚待。这都是看在王霄的面子上来的。

  王霄与林如海利益相关,而且他们一起接连打赢了两场重要的战役。在军方勋贵之中的影响力巨大。

  军将们的追求比较多,可下面的军士们追求就很简单。

  平日里可以按时领取俸禄,战时能够跟着一位能打胜仗的统帅出战。而不是落得王子腾麾下那些同僚的凄惨下场。

  毫无疑问,王霄与林如海此时在军士的心中就是能打胜仗的统帅。

  皇帝下旨后,都中各家但凡是有点身份的人都来祭吊。

  一时之间,公候街上车水马龙,到处都是人。

  估计贾敬自己也没想到,他活着的时候无人问津,死了居然有这么多的亲朋好友冒了出来。

  贾家难得的热闹起来。贾政不停的接待访客,贾母也是要应付一波接一波的勋贵将门的女眷。

  甚至就连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的大宝脸,也是得出来做事接客。

  这段时间的军中生涯,的确是极大的影响到了大宝脸。

  重回贾家之后,他终于不再是之前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男形象。最起码的一点,不再是动不动就喜欢发脾气。每当贾政绷着脸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的扑倒在地双手抱头,同时撅起臀部。

  军中的精神注入棒给他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回忆。

  贾母心疼的连连落泪,贾政也是长吁短叹不舍得再打他。

  还有一个改变就是,每到吃饭的时候就化身饿狼,胡吃海塞端着盘子往嘴里灌。

  他在军中是真的被饿惨过。

  大宝脸心中从未如此怀念过王夫人。只有王夫人在的时候,他才是有人保护有人宠,那是他一生之中最快乐的时光。

  站在大门外迎客的贾宝玉默默发呆,直到一行人骑马乘轿过来这才回过神。

  马背上的年轻男人容貌俊朗,翻身下马上前行礼“这位小哥,敢问这里可是荣国府?”

  从军中回来的大宝脸习惯性的穿着麻布衣服,一天不穿就浑身痒的难受。他穿着一身麻布衣服站在大门口,看着就跟看大门的门子一样。

  “这位兄台有礼。”大宝脸的礼仪愈发周到起来“此处正是荣国府。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来人有些奇怪,你个看大门的怎么跟我称兄道弟。荣国府的门子都这么牛气了?

  “在下薛蝌,乃紫薇舍人薛公之侄。今携妹入都中来拜见大伯娘。”

  四大家中的薛家,上一代出彩的是兄弟两人。

  一个是薛宝钗与薛蟠的父亲,紫薇舍人薛公。另外一个则是为皇室搜罗海外奇珍异的皇商,薛公的弟弟。

  薛公死后,薛姨妈带着薛宝钗与薛蟠来到了都中投靠荣国府。南边的事情大都由薛公之弟负责打理。

  不过前两年薛蝌的父亲也死了。眼看着生意日渐衰落,薛蝌就带着妹妹北上投奔薛姨妈。

  他们一行忙于赶路,虽然隐约听到了些许消息,却是不知道王家倒了大霉,薛姨妈一家也被牵连的事情。

  王家倒霉和薛家并无什么关系,倒霉的只是王子腾两个亲妹妹的家。

  “啊,原来是世兄。”

  大宝脸恍然,急忙行礼“世兄舟车劳顿,还请入府休息。”

  薛蝌疑惑的打量着肤色泛黑,皮肤粗糙还穿着麻布衣服的大宝脸。心想你哪个啊,怎么还称呼我世兄的?

  不过他品性良好,才学出众。并没有当场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句有劳。

  大宝脸命人去内里通传,自己则是引着薛家的车队入府。

  “敢问兄台高姓大名?”薛蝌看大宝脸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的,感觉他在贾家之中身份不低。

  “哦,在下贾宝玉。”

  薛蝌心头一惊,没想到伯娘信里那个备受贾家宠爱的宝二爷居然是如此的亲民。

  正准备正式见礼的时候,接到消息的贾母贾政等人已经是出来迎接。

  此时轿子终于落下,丫鬟上前撩开轿帘,一个十余岁的姑娘缓步走了出来。

  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一身罗衣长裙,气质脱凡。

  “薛宝琴,见过老太太。”声音柔和清脆,动听之极。

  大宝脸直接就看傻了。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动人的姑娘。

  贾母笑的脸都成花了,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漂亮的小姑娘。亲自上前拉着薛宝琴的手,连声说好。

  “老太太,前边还有客人,我就先过去了。”贾政见礼之后就先行告辞,这几天来拜访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

  薛蝌感慨“早就听闻荣国府繁花似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在消息传递只能依靠书信与露布的年代里,他们压根就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因为挂白只在宁国府挂,荣国府这边没有。

  贾母笑容有些僵,看着一旁痴痴望着薛宝琴的大宝脸,心头转动笑着说“宁国府那边的敬哥儿求道成仙去了。都中各家都是来祭吊。不过宝玉他亲姐姐前些时日倒是晋封了贤德妃。这些日子来贺喜的人也太多了些。”

  贾母已经是没什么可吹的了,只能是拿贾元春为大宝脸增光。

  薛蝌愣了神。

  这一边喜事一边丧事的,他都不知道该说恭喜还是说节哀。

  薛宝琴弱弱的说“不知大伯娘与宝钗姐姐何在?”

  大宝脸的目光太过直接,让她有些不喜。

  这话问的荣国府众人都有些尴尬。薛姨妈和薛宝钗现在的身份,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再说不出口也得说,贾母只好让鸳鸯去宁国府那边告知此事。

  鸳鸯没事就喜欢往宁国府跑,早已经是熟门熟路。

  她知道王霄不耐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情,全都推给了贾政去做。

  这个时间,不是陪姑娘们打马吊,就是和谁谁谁在斗地主。

  转悠了几个院子,来到了尤三姐的屋子外面就听到屋里传来尤三姐倔强的声音。

  “你等我歇会再战,今天我一定能赢。”

  王霄的调侃跟着传来“就你?省省吧。你就是一柱香的命。”

  红着脸的鸳鸯在外面喊“二爷,荣国府那边有薛家的亲戚来了。”

  里面窸窸窣窣了一会,王霄推开门整理着衣袖走了出来。

  “哪个亲戚?”

  “是薛姑娘的堂兄与堂妹来了。”

  王霄想了想,随即恍然“哦,是薛蝌和薛宝琴?”

  薛宝琴虽然没有被算入十二钗之中,可她的评价却是非常高。妥妥的才貌双绝。

  至于薛蝌,也是红楼梦之中少有的出色年轻一代。

  王霄转身对着屋子里留下一句“你先歇着,等我晚上回来咱们继续再战。”

  尤三姐不甘的哼哼两声,不过顾忌鸳鸯在外面也没说话。

  与鸳鸯一起走在路上,王霄看着身边这个梳着两条乌黑发亮长辫的姑娘笑着打趣“鸳鸯今年多大了,没想过出嫁?”

  鸳鸯红着脸低着头“我要服侍老太太。”

  “服侍老太太也不能耽误了你自己。这样吧,你看上了谁跟我说。我帮你。”

  鸳鸯幽怨的看着王霄,心说我看上你了,你愿意嘛?

  转念又想到了之前的尤三姐。据说这位性子直爽的姑娘是自己跑到了王霄哪儿,学着林家姑娘说我喜欢你,然后就成了事儿。我要不要也学一下?

  心中纠结的鸳鸯一路跟着王霄来到了薛家的小院。薛蟠一般都住前院忙事,这里就住着薛姨妈和薛宝钗。

  屋子里薛姨妈正和晴雯,尤氏还有尤二姐在打马吊。薛宝钗坐在一旁摇着扇子观战。

  打过招呼,王霄来到红着脸的晴雯身边打趣“怎么哪天的牌场上都能见到你,你就这么喜欢玩这个?”

  晴雯是真正的马吊资深爱好者,号称有场必至。

  听了王霄的调侃也不生气,而是急切的向他伸出小手“江湖救急。”

  晴雯的牌技不怎么样,运气也就一般。通常情况下都是输的多,赢得少。

  众人都是笑着,王霄在她手上捏了一把“输光就去忙事。没看你二naai和平儿都忙的脚不着地了。”

  晴雯跟了王霄之后发觉他意外的好说话,对姑娘们也是从来都不会红脸。她的性子本就外向,在王霄的身边完全就是如鱼得水。

  哼哼了两声说“二爷有事就快说事吧,咱们这都忙着呢。”

  王霄抬手捏了捏她的俏脸,目光看向薛姨妈和薛宝钗“薛蝌跟薛宝琴来了,现在就在荣国府。”

  “啊?”

  薛姨妈和薛宝钗有些惊讶,她们是真没想到。

  不过惊讶之后就是羞愧,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亲戚。

  王霄安慰她们“没什么大不了的,本就不是你们的错。人都来,总不能连面都不见。”

  看着薛姨妈起身要走,晴雯急眼了。

  “二爷,你把人叫走了,我们这儿可就散了场了。”

  王霄扶着鸳鸯的肩膀,把她按在了薛姨妈的位置上。还对晴雯眨眨眼“你们继续,鸳鸯可是小富婆。多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