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真的是一个好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真的是一个好人

  这天晚上的教坊司热闹非常,都中的勋贵将门几乎都来人了。

  他们不会在意是自己家子弟临阵脱逃导致大军战败,他们记下的只有家中子弟跟着王子腾去镀金,却是没能回来。

  王子腾已经没于军中,没办法找他报仇。

  王家子弟都上了刑场,他们也只能看着。

  最后到了现在,唯一能宣泄怒火的就只剩下了即将被处置的王家女眷。

  教坊司这里很大,而且有三层高。

  四周是环形,中间是一个用于展示的展台。

  各处包厢内欢笑声不断,来这里的男人们都是带着些报仇的惬意与某些不能明言的目的。

  整栋楼都是灯火通明,各层包厢之中已经坐满了客人。舞台上一队歌女表演完毕退场,很快一个类似主持人的家伙就走上了舞台。

  “这家伙是孙成邵,家里世代都是管教坊司的。真正的阅美无数,家里娇妻美妾,丫鬟婢女都是绝色。大家都叫他孙子。”

  说话的人是李维忠的长子李承嗣。

  李维忠跟着王霄打了两场胜仗,水涨船高提升了爵位,军中的话语权也随之加强。

  他很清楚王霄的重要性,安排嫡长子跟着王霄混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听了李成嗣的话,王霄眯起眼睛看向那满脸讨喜之色的孙成邵“果然是个孙子。”

  孙成邵在衙内圈子里地位很低,也知道今天来的众多客人是为了什么。

  说了几句讨喜的话,孙成邵就在众人的嘘声之中进入正题。

  首先出场的都是丫鬟婢女什么的,众人也没多大的兴趣。不过后面王家人出场的时候,众人的情绪顿时飙升。

  薛姨妈出来的时候,出价的人不少,王霄一路追到三千两才成功把她拯救出来。

  迎着李成嗣那古怪的目光,王霄一脸平静的为自己解释“这是家中亲戚,总是要多帮衬的。”

  “对,对。”李成嗣连连点头,表示王霄说的都对。

  等到薛宝钗出来的时候,现场气氛明显与之前不同。

  毕竟薛宝钗的颜色绝对是一等一的。红楼梦世界的双壁可不是说笑。

  听着四周包厢里此起彼伏的叫嚷声,王霄叹了口气。这次不用多说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

  站在台上听着孙成邵介绍自己的薛宝钗羞愤欲绝。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抄家发卖,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任人点评。薛宝钗此刻只想一死了之。

  可她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真想死的话,之前在牢中就已经了结了。她现在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自己能够遇上一个好人家。

  叫喊的银两数一路攀升,当有人喊出六千两的高价时,激烈的争夺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无视了李成嗣那诡异的目光,王霄嘱咐身边人报了一万两。

  一万两在大周已经是真正的一笔巨款了。一亩田地也不过才十几几十两而已。

  有这么一大笔钱,买下田亩收租每年都能收获一大笔租金。

  花费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绝对称得上是一掷千金。

  “这是亲戚,都是没办法的事情。”王霄继续试图向李成嗣解释,他真不是那种人。

  李成嗣神色认真的连连点头“我懂,我懂。”

  王霄原本以为一万两就足以震慑全场了。可让他没想到是,不一会的功夫就有人喊出了两万两的天价。

  “忠顺王...你还真想跟我作对到底?”

  跟王霄竞价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忠顺王。

  他被王霄处处针对压制,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就是报仇的大好时机。

  心中已经开始幻想如何整治薛宝钗的忠顺王,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原来王霄直接给出了五万两的价格!

  “他哪来的那么多银子!”

  王霄当然有银子了。

  荣国府与宁国府那么多的管事庄头的被一一抄家,抄出来的财产简直就是不计其数。

  几万两银子在他看来还真不算是什么大钱。

  五万两,这已经足够买下千亩田地了。贾家以往的年收入也不过才三四万两银子。当然支出那就更多。

  忠顺王被气的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王霄不跟他几百几千的加价,直接一加就是几万两。这份气魄可是让忠顺王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忠顺王是有钱,可其实他王府的收入还没有贾家的多。

  皇帝看的又严格,能赚钱的门路不多花费又不少。真跟王霄死拼下去,他没了那个底气。

  等时间一到,孙成邵急忙宣布成了。

  拿着手帕擦拭脑门上的汗水,这种大佬打架的事情可千万别牵扯上他。他身子骨弱,扛不住。

  面对竖起大拇指的李成嗣,王霄坚定的做解释“我家里的情况你也了解,这种至亲实在是没办法置之不理。我真的是一个好人。”

  “了解,明白,我懂,我都知道。”

  听到是王霄救了自己,薛宝钗悄然松了口气。心中甚至还暗自有那么一抹窃喜。

  等到王夫人出来的时候,憋了一肚子气的忠顺王是真的发怒了。死命的抬价,说什么都要成功。

  等到满头大汗的贾政找到王霄寻求支援的时候,王霄无奈的摊手,表示自己之前已经花掉了太多,手里实在是没剩下多少。

  不过他还是拿出了几千两的银票,还让李成嗣帮忙贡献了一千多两给贾政。

  心力交瘁的贾政再次喊价后,红了眼的忠顺王毫不犹豫的继续加价。这下贾政实在是没办法了。

  王霄直接起身,直奔忠顺王的包厢。

  四周众人纷纷探头看了过来,就看到王霄踹飞了包厢门口的王府侍卫,直接一脚踢开门就冲了进去。

  “你疯了!我可是王爷!哎呀!”

  “你给我等着!啊!”

  “我要去陛下那...疼!疼!疼!”

  包厢里一片混乱,侍女丫鬟的尖叫混杂着忠顺王的惨叫哀求传了出来,惹的众人心里痒痒的。

  可惜这俩位大神打架,谁也不敢真的凑过去看热闹。这要是被人家给记下了,那回家岂不是要被家里打死。

  “别打了,你说什么都行,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忠顺王喘着粗气的哀求声传来,让众人都是憋不住笑。同时对王霄那是万分敬仰。

  那可是王爷,还是皇帝看重的王爷。

  王霄说打就打,说揍就揍。这份魄力,啧啧。

  不大会的功夫,王霄整理着袖子走出了忠顺王的包厢。

  双手扶在栏杆上,对下面的孙成邵喊“忠顺王退出了。”

  孙成邵连连点头,正准备宣布贾政获胜的时候,一个下人模样的人跑了过来在他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人两万五千两!”

  “谁啊!是谁!给我站出来!”王霄撸着袖子直接从二楼跳下去“你别走!”

  那下人跑的跟兔子似的,转眼就没了踪迹。王霄一边喝骂一边追了出去。留下彻底傻眼了的贾政急的团团转,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荣国府哪里有那么多银子,早就是连内囊都翻上来了。

  要说有银子,贾母那里倒是有一些,可她怎么可能会为了王夫人掏这么多钱。那可都是她压箱底的本钱。

  孙成邵喊了贾政几声,他都没有回应。然后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至于那位敢于直接撩拨王霄的大人是谁,众人猜测纷纭。

  可李成嗣却是知道,王霄肯定认识那人,因为他的演技实在是有些过了。

  真想知道的话,拎着孙成邵的脖子问他,他敢不说?用得着借用追人的机会故意遁走?

  当然这种事情和他没一文钱的关系,就算是看出来什么也会当自己是个瞎子。反正丢脸的是贾政,关他屁事。

  返回宁国府的马车里,薛姨妈泪眼婆娑的向着王霄道谢。

  尤其是听说薛蟠也被王霄救下来了,更是感激的恨不得行大礼。

  原本面色清冷的薛宝钗此时却是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王霄。她现在的身份不再是薛家小姐,而是...

  “姨妈无需担心。”

  王霄的笑容和煦,犹如春风拂面“日后我自然会帮衬着薛家。不敢说大富大贵,至少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

  “好好,真真是谢谢琏哥儿了。”

  看到薛姨妈还是没明白事,薛宝钗暗中拉了她一下。

  现在她们的身份可不是之前的亲家了。她们现在的真实身份真是难以说的出口。

  如果还不明白现在状况的话,那日后天知道会怎样。

  薛姨妈是真的没有明白女儿拉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反而是抹着眼泪向王霄哀求“别的事儿我倒是不想,可唯有蟠儿。他还没有成亲,却是被他亲舅舅给牵连到如此地步。他日后可如何是好。”

  看到薛姨妈还没搞清楚状况,居然还在想着薛蟠的前途。王霄笑着没有说话。

  让她认清楚现实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王熙凤去做好了。

  回到宁国府,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薛蟠哭的哇哇的。他们一家被王子腾牵连遭逢大难,此刻终于是再聚首,却已然是物是人非。

  王霄安排了一套小院子给他们家居住,不管怎么说先安顿下来再说。

  派人送走薛家后,王熙凤上前说“北静王府的管家都等了你半天了。”

  王霄一听这话就咧嘴,他实在是不想跟北静王有一丝的牵连。

  北静王府的总管是来送请帖的,北静王真诚邀请王霄去他的府上赴宴。走的也是最正规的邀请形式。

  王霄没办法,只能是点头答应下来。

  与此同时,在北静王府后院的一处宅子里,一位貌美如花的明艳少女正在向供奉的灵位上香。

  “爹爹,女儿这次决意以死相博,定要带着那贾琏一起下地府!”

  少女的声音满是死意,异常决绝。

  而灵位上写的名字是,江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