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水攻 (首订1100加更)

第一百二十六章 水攻 (首订1100加更)

  草原虏骑的反应很快,接到南边大军逼近的消息后没有丝毫犹豫,他们的主力离开了平凉城,一路南下与大周军队隔着策底河对峙。

  数日之后,对面又派来了使者,不过这次不是来谈判,而是请求皇帝暂且从河畔退让三十里地,好让虏骑大军能过河,大家决一死战。

  皇帝看林如海,林如海看王霄,王霄点头“可以。”

  使者离去后,接连被王霄构陷的忠顺王想要报仇,主动跳出询问“陛下正在军中,岂可轻易退却?那岂不是成了咱们怕了那些虏骑?你究竟是何居心。”

  皇帝也很好奇王霄为什么会同意,帅帐里的人都很好奇,大家都在看着王霄。

  “王爷不问,在下也是要解释的。”王霄笑了笑说“昔日晋公退避三舍,大破楚军。陛下自然也可以退。退却不是示弱,而是让他们过来自陷死地。”

  “此话怎讲?”

  “虏骑马多,正面决战顶多击溃他们却无法全歼。一旦四散奔逃,为祸四野反而不美。他们摆出了一副背水一战的架势,虽然可以激励士气,可只要战败就会被河水挡住无法逃脱。”

  忠顺王哈哈大笑起来“区区一条河就想挡住人家?你当这是黄河呢。”

  王霄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王爷知不知道我为何要选在这里与虏骑对峙?又知不知道这两天河水的水位已经下降了多少?”

  林如海心神一动“你的意义是”

  “两天之前我就已经派人去上游截断水道积蓄水源。这里又是一块几字内凹地,大水过来一冲立刻就成泥沼之地。无论人还是马都难以行动,到了那个时候大军合围上去,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皇帝连连点头“好好,此计大妙。”

  他虽然不通军务,可相关的书籍可是没少看。什么三国演义水浒传的都看过。

  诈败伏敌,断粮绝水,火攻水淹什么的看的也是挺带劲。此时看到王霄妙计连出,顿时感觉太对胃口了。

  “臣有事请陛下应允。”

  “说说看。”

  王霄目光环视帅帐内众多的军将勋贵们“为了保证消息不泄露出去,还请陛下严查私自出营者。以防有人通风报信。”

  皇帝的眼神顿时就冷了下来。

  “说的好。别让朕抓到究竟是谁与那些虏骑勾结,否则的话,哼哼。”

  虏骑的主将也是有些本事。

  过河之后一马平川的,几万骑兵一鼓作气的冲击说不定真能打败大周朝的军队,甚至是俘获他们的皇帝。

  真要是那样的话,他们的春天可就来了。

  就算没成功也无所谓,他们马匹众多,绕路离开就是。反正这次早已经是赚的够本了。

  两天之后,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一大早虏骑们就通过河上的几座桥开始渡河。因为人多马多,一直闹哄哄的到了午后才全都过来。

  期间也有人建议皇帝半渡而击,不过王霄却是直接反对。

  现在隔着三十里地,想要攻过去可不容易。而且就算是打垮了过河的这些又能如何,剩下的那些直接上马跑了就是。

  等到虏骑全员过河,王霄这边就下令击鼓出兵,向着河畔压了过来。

  虏骑的部落首领贵人们并不在意,甚至还大声嘲笑大周的军队迂腐不堪。之前有机会的时候不打,现在他们都过来了再打又能有什么用。

  草原骑兵们坐在地上休息吃东西,给马匹喂水喂食补充体力。

  等到大周军队逼近十里范围后,他们这才依次上马准备作战。

  大周的军队来到十里的位置后就不再前行,炮兵在前,火铳兵在后,拉出了一道有些单薄的防线。

  虏骑们有些困惑,不过却也没有在意。

  按照不同部落划分,大大小小的一波接一波的发起冲击。

  进入火炮射程后,火炮开始射击。

  虽然实心炮弹造成的杀伤并不算多大,可却给虏骑带去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毕竟一颗铁球飞过来冲入阵中,立马就是撞出一条血肉模糊的通道来。边上的人看到肯定会害怕。

  进入一里地之后,虏骑开始加速准备直接冲阵。

  他们甚至已经看到那些火铳兵与炮兵们身上就连甲胄都没有。只要能冲过去,那就能轻易击垮他们。

  火铳兵开始射击,虏骑成片成片的倒下。可后续跟上来更多,都是死死贴着马背玩命的前冲。

  眼看着即将冲入大周军队的阵型,甚至有不少的虏骑已经张弓搭箭准备骑射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突然就没了。

  也不是没了,而是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壕沟。

  之前壕沟上覆盖着杂草没有察觉,等到马蹄落下去才连人带马一起摔下去。

  虏骑冲的太快,而且后面的人被前边的遮挡看不清楚状况,就像是下饺子一样一层接一层的摔下去。

  大周军队就站在对面骑弓的射程之外开火,给他们增加伤亡损失。

  这两天时间里,数万民夫壮丁在这内凹几字形的地方生生挖出了一条又深又宽的壕沟,就等着敌人主动过来跳坑。

  等到虏骑们终于止住了冲击的势头,最前边的数千人马已经所剩无几。

  随着大炮的不断轰击,虏骑的部落贵人们向着两侧查探发现壕沟直接延伸到了河边,这才不甘心的准备后退过河。

  这个时候,上游那边传来了轰隆隆的水声。

  水攻的水势并不算大,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淹不死几个人。毕竟这不是什么水流湍急的大河。

  可王霄的意图却是毁了这片地方,将这里变成行走困难的沼泽地。

  看着众多的虏骑在泥水之中艰难跋涉,王霄缓缓点头“可以了。”

  锣鼓声响起,众多民夫上前将大量门板连接起来的梯子盖在壕沟上。随后数万披甲持盾的京营精锐越过壕沟走入沼泽地收割那些虏骑的性命。

  下了马的虏骑,绝对不是汉家精锐的对手。

  草原上新出的霸主,成功将各个部落联合起来的准格尔珲台吉僧格,看着自己所有的打算都被人看穿击破,数万大军陷入绝境之中。

  绝望之下举刀自尽。他的亲卫带着他的首级,一路拼死逃回了塞外。

  大周打赢了,近乎全歼南下入关中劫掠的草原虏骑。

  阵斩与俘虏超过四万之众。许多部落的头人贵族都没能跑掉,他们将会成为祖庙祭天的祭品。

  之后士气爆棚的大周军队一路北上出萧关,在大草原上耀武扬威一番之后才南下返回都中。

  这次的胜利重新稳固了皇帝的位置,也让他有资格在史书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心情大好的皇帝开始毫不吝啬的挥洒奖赏,从士卒到民夫都有酒肉布帛铜钱银两作为犒赏。

  而参战的军将们更是收获丰盛,不少人都获得了爵位,就连忠顺王也得到了好几件御赐珍宝。

  林如海作为名义上的主将,恢复到了祖上列侯的爵位。并且各种加衔一大堆。

  而王霄则是正式成为了振武营的营头,爵位也是被越级提升到了一等伯。可谓是皆大欢喜。

  不过要说倒霉的人还是有的。

  摆平了外部威胁后,皇帝当即就发落了王家。

  男丁处以极刑,十二岁以下者入宫为小伙者。这种身份的小太监在皇宫之中就是最底层,最被欺负的存在。

  亲族女眷则是入教坊司发卖。

  这其中因为王霄的求情,薛蟠与大宝脸算是仅有的两个逃出生天的至亲。

  不过他们虽然逃脱了死罪,可这辈子的身份就只能是罪人。

  王霄去天牢接走薛蟠的时候,这个昔日的薛霸王哭的像是个孩子。

  在大牢之中等死的感觉,没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

  “琏哥儿。”薛蟠痛哭流涕的抱着王霄的大腿哭喊“求求你救救我娘和我妹子吧。”

  礼教时代里,女眷发配教坊司那是官宦人家女眷最为害怕的事情。

  被发卖的人没有丝毫的身份地位可言,就连最低等的丫鬟都不如。那命运已经不是悲惨两个字能形容的了。

  王霄踢开薛蟠“离我远点,我会想办法的。”

  旁边牢房里穿着囚服,披头散发戴着镣铐,身上散发着恶臭气息的王仁,王义等人扑在栅栏上,声竭力嘶的向着王霄哀求救命。

  他们还高喊着我把我妹子送给你,我把我姐姐送给你,我把我aopo送给你云云。

  只求王霄能救他们一命。

  对于这些凭空污蔑自己名声的人,王霄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你们的姐妹老婆早就跟你们没关系了,还送个毛线送。

  回到宁国府,王霄把薛蟠打发去了马厩养马。反正他在军中早就做习惯了。

  来到自己房里,却是看到王熙凤抹着眼泪跪在地上等着他。

  王霄上前把她扶起来“你这又怎么了?”

  王熙凤哭哭啼啼的说“姑姑们就要被发卖了。她们这个年纪又是享用了一辈子的,若是被人买去做粗使婆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死了。求你救救她们。”

  “这我哪能救的过来。”

  “你连薛蟠和贾宝玉都能救,为何不能救她们?”王熙凤咬着牙“那薛家妹子你总该要救吧!”

  王霄摸了摸鼻子“你也知道你那舅舅得罪了多少人,现在都中多少勋贵将门都在摩拳擦掌的准备买个王家女报仇。我若是出手相助,那得罪的人就太多了。”

  王熙凤收起眼泪看着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救薛蟠是个什么打算。你若是不想救下薛家妹子,何必搭理薛蟠。既然救下了薛家妹子,那薛姨妈肯定也要救下来。”

  被看穿了心思的王霄正色说“我救薛蟠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是买救下了薛姨妈和薛家妹子,也是为了帮她们脱离苦海。你可别污蔑我的名声。”

  王熙凤破涕为笑,挤进了王霄的怀里“我还不知道你?行了,王夫人那估计政老爷会出手。毕竟曾经是他的发妻。你把姨妈和薛家妹子救回来,我帮你说服她们好生伺候你怎么样?”

  王霄把王熙凤按在了椅子上,起身正色看着她。

  “你这女人,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这是在行善,绝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不管了。”

  片刻之后,王霄有些犹豫的压低了声量“你真能说服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