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宝脸的新生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宝脸的新生活

  战斗的过程很平淡,大军冲上去一通围杀。站在岸边对着逃进河里的虏骑放箭。

  很快这场在王霄的眼中小到不值一提的战斗就此结束。

  当场阵斩的超过五百,还有一百多被水流冲走。其他的都投降做了俘虏。

  如此轻易的就取得一场胜利,之前畏敌如虎的众人士气顿时就高涨起来。

  看到那些鹌鹑似的俘虏,众人纷纷表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大军就地开始安营扎寨,同时派人打扫战场。

  ‘啪!’

  一条染血的鞭子狠狠抽在了大宝脸的后背上,直接就将他抽的扑倒在地。

  “起来,你个废物!连个尸首都拖不动,今个晚上的饭你别吃了!”

  被发入军中为力士的大宝脸用满是灰尘的双手抹了把脸。没有争辩什么,默默起身继续拖拽虏骑的尸首去大坑那边集中掩埋。

  刚被发配进军营的时候,他也曾发过大少爷的脾气。也曾因为饭菜难以下咽而直接扔掉。

  可这里是军中,不是荣国府。在这里可没人会惯着他,宠着他。

  发大少爷脾气的时候,回应他的是粗糙的拳头与满是臭味的大脚。

  扔饭菜的下场,则是一连几天没得吃。

  之后他每天晚上还要接受精神注入棒的热切问候。如果不是上边有过嘱咐,就他这细皮嫩肉的在军营之中估计连绽放之花都守不住。

  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大宝脸就飞速的适应了全新的生活。

  被人唾骂的时候唾面自干,被揍的时候默默忍受。干活的时候不再叫苦喊累,吃饭的时候也学会了乞丐扑食一样的争夺哄抢。

  再拉嗓子的粗粮,他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甚至晚上也能非常自然的,和往日里那些在他眼中宛如污泥般一样的男人们躺在一起呼呼大睡。

  曾经的细皮嫩肉迅速粗糙变黑起来,浑身汗臭几天不洗澡那是常有的事情。

  此时的大宝脸,身上已然没了一丝一毫曾经贵公子的气息。

  环境改变人这句话,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极为明显。

  只是,今天奉命清理这些尸骸的时候,从未见过如此惨烈场景的大宝脸还是失神了。

  往日里锦衣玉食的大宝脸哪里见过如此惨烈的景象。

  满地的尸骸与血渍,断裂的刀箭破损的甲胄。成群结队的苍蝇在尸骸上起舞,直冲脑门的血腥气息甚至让他直接把早上吃的粗粮馒头与咸菜都给吐出了。

  不过这些反应都在挨了一鞭子后消失不见。

  被打习惯了的大宝脸顿时脑海就是一片混沌,机械的按照命令开始干活。

  等到将尸骸都给扔进坑里填埋起来,这帮力士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喝令去寻柴打水为火头军开灶做准备。

  “这里的百姓有福了。”

  一个胡子拉碴的民夫在大宝脸身边感慨。

  手掌上已经满是老茧的大宝脸奋力砍着树枝“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知道喝了血的庄稼长的好?”胡子脸打量着他“哦,你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是自然不知道。”

  大宝脸低着头不说话,默默的干活。

  中午的伙食好到让人难以置信。就连他们这些民夫都尝到了荤腥的滋味。

  看着自己碗中那肥腻腻的鸡屁股与压根就没煮熟的鸡爪,大宝脸默默的淌下了眼泪。

  以往在荣国府的时候,这种东西他是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怎么,不喜欢吃?”边上狼吞虎咽的胡子脸直接伸手过来“不吃给我。”

  大宝脸直接把脸埋进了缺了几个豁口的海碗里。

  吃完饭,大宝脸他们又被叫去帅帐那边干杂活。

  帅帐这里举行了庆功宴,各种吃剩下的骨头剩菜,还有残存着一些酒水的酒坛堆积如山,这都要他们去清理。

  大宝脸呆呆的看着远处被众星拱月围在中间,接受一波波敬酒的王霄。

  那个身影是如此的意气风发,仿佛身上带着明亮的光一样引人注目。

  “想什么呢?还不快点吃?”胡子脸将一块被啃的乱七八糟的猪蹄塞进了他的手里“赶上这种好事你在这儿发什么傻。”

  大宝脸抹了把眼泪,蹲在垃圾堆里用力咬着那不知道是被谁咬成烂桃一样的猪蹄。

  他好后悔,好委屈。

  可他娘都被抓了,就连帮他说话求情的人都没有。

  残酷的现实让这位贵公子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

  就像是手中的这猪蹄,真香。

  “不过是一场小胜,用不着如此夸张。”

  林如海的营帐里,王霄正在抱怨皇帝太过于小题大做。

  区区几百骑而已,至于嘛。

  林如海呵呵笑着“前明崇祯年间,一战能斩获鞑虏二百级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胜了。”

  “那是他们的军队太烂。长年累月的欠薪欠饷,吃不饱饭穿不暖衣,用的是兵器都是偷工减料的破烂。就连基础训练都做不到。这样的军队要求他们去为了那些整天欺压他们的军将卖命厮杀,怎么可能。”

  王霄一语道破崇祯年间军队战斗力低下的缘由“鞑虏入关的时候,那些投降鞑虏的前明军队战斗力完全就是换了一个样。原因在哪儿,还不是鞑虏把他们都给喂饱了。”

  讲真,满清的实力在历朝历代的北方虏骑之中算不得顶尖,甚至一流的水准都不算。

  只不过两边比烂的时候,对手比他们更烂而已。

  林如海连连摆手“得了,那都是前朝的事情了。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硬碰硬的打一场。”

  王霄给林如海倒了杯茶,小小的拍个马屁“王子腾走的时候没带神机营,这对他来说是坏事,对我们来说却是好事。骑射骑射,面对大炮火铳的时候我看你们如何骑射。”

  “王子腾不是不想带神机营,而是神机营的那些大炮太沉太重,他嫌弃会拖累行军速度。本就是步兵追骑兵,再拖着大炮慢慢走,那还提什么建功立业。说到底,还是太过于高看了自己。”

  林如海可是亲眼见识过火器威力的,也知道骑射看似犀利,可实际上射程远远不如火铳,更别提大炮了。

  那些草原虏骑真要是敢来决战,神机营必然会好好教他们如何做人。

  林如海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霄“什么时候能喝上你敬的茶?”

  王霄嘿嘿笑着,这个时候外面有亲兵进来禀报,说是有虏骑派来的使者到了,皇帝让他们过去。

  使者本来是去都中的,没想到走到这里就被游骑给抓了。心中正在想着要赶紧回去禀报这事。

  王霄进来的时候,使者正在向皇帝讲述他们的要求。

  “开设互市,允许我们派遣使节常住长安城。赔偿我们八十万两银子,长城以北的所有大周军队全部撤入关内。再嫁一位公主过来,陪嫁一定要丰厚,不能比唐太宗嫁文成公主的少。如若不答应,那我大军铁骑,不日就将踏破长...”

  ‘呛啷!’

  王霄抽出佩刀,直接将使者的首级斩了下来。

  帅帐中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忠顺王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指着他大喊“你竟敢杀害使节?!”

  王霄抹干净刀刃上的血渍,收刀回鞘“哪里的使节?”

  王霄环顾四周“你们读书读傻了?不过是一群草原上的马贼,谁让你们给他们提高身份的?割地,赔款,和亲。你们谁敢答应?”

  说实话,真没有人敢答应。

  前宋的时候答应了,可他们的下场却是让后来者极为警惕。

  再加上有着前明做参照,谁敢答应这种事情?

  王霄目光凌厉的瞪着忠顺王“王爷如此热心的为这帮人说话,莫不是与他们有所勾结不成?”

  忠顺王那因为长期酒色过度造成的死鱼泡子眼都抖了起来“你血口喷人!”

  猛然一个转身,这位据说体重接近200斤的胖子王爷用和他身形完全不相符的矫健身姿,一个滑跪就扑倒在了皇帝的脚下,抱着皇帝的大腿就哭诉“陛下,臣弟冤枉呐~~~”

  有人出卖情报与草原人勾结的事情,在朝廷之中并不是什么新闻。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够看出来。

  忠顺王可是很清楚皇帝对于这件事情是多么的愤怒。这盆子若是扣在了他的脑袋上,单单是想一想他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

  “起来吧。”

  皇帝也不相信忠顺王有胆子干这种事情。也知道王霄这是在借机报复。不过这种事情他一向都是乐见其成。

  对于虏骑使节提的这些要求,皇帝也没想过要同意。

  他可是一个很看重名声的人,就连太上皇他都能忍了十多年也没让其暴病而亡,怎么可能会在史书之中给自己留下如此遗臭千年的污点。

  一想到史书上给徽钦二帝定的名声,皇帝就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他可不想几百上千年后,还有人指着他的名字破口大骂。

  对于王霄当着他的面拔剑杀人的举动,皇帝虽然感觉不爽,可也没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性格直截了当,一切都是当面表现出来的将军。总比那些笑里藏刀,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的将军强的多。

  之前那场诱敌伏击的胜利给皇帝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提升,他很快就有了决断。

  “爱卿,你看接下来该如何才好?”

  王霄轻抚着自己的佩刀,声音平淡“跟他们打,一直打到杀绝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