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接敌 (为书友旭风加更)

第一百二十四章 接敌 (为书友旭风加更)

  总是喜欢多想,其实王霄只是想让她们陪自己一起斗地主而已。

  斗地主这么欢乐的事情当然是人越多越好。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事情,不要想多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晚的战况是挺激烈的。激烈到第二天中午鸳鸯来找他的时候,王霄还没能起床。

  “熬夜真不是个好事情。”

  王霄打着哈欠出来问鸳鸯“又有什么事情?”

  鸳鸯行礼回话说“今个宫里来人把宝二爷带走了,老太太急的不行,让奴婢来请二爷过去。”

  这事王霄知道,昨天林如海就隐晦的跟他提过。

  他女儿在贾家吃了那么多苦,不报复是不可能的。区别只在于看在王霄的份上没那么激烈。

  林如海深恨王夫人,而大宝脸作为王夫人的儿子被牵连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虽说不会要了他的小命,可吃苦头却是必然的事情。

  “找我也没用啊。”王霄双手一摊,做无奈状“皇帝要抓他,我又能做什么?你回去跟老太太说,哪怕看在先荣国的份上,宝玉也不至于丢了性命,顶多是吃上一些苦头罢了。”

  王霄口中的吃苦头,那是真的苦头。

  大宝脸被直接发配入军营为力士,就是之前薛蟠做过的那个。

  不过比起薛蟠来,他算是不错了。

  同样是外甥,薛蟠是直接拿下与王家男丁们关押在一起。如果不是王霄求情,给了他一个机会发配入敢死营,那就等着和王家男丁一起砍脑袋吧。

  王霄没去理会有事就想叫他的贾母,忙大事的人怎能每天围着她们打转。

  下午的时候,皇帝再次派人宣召他入宫商议军机大事。

  谈事情之前,皇帝先给王霄升了官,用以表彰他在清缴红夷的时候所立下的功勋。

  爵位没有变动,不过军职却是从游击将军直接提升到了从二品的副将,军职一跃提升了两级。

  这也是因为京营损失惨重,大量军中将领没于塞北。

  皇帝急于恢复京营实力,开始大力提拔新人。

  跟随王霄与林如海出征东海的将领都走了大运,至少也能升个一级。

  “朕拟调你去振武营,爱卿意下如何?”

  振武营的主力跟着王子腾出塞,战兵基本上全军覆没。都中这边只剩下了一些留守辅兵。

  就算是紧急征兵补充,也大都是一些没什么经验与训练,刚刚放下锄头的新兵。战斗力堪忧。

  不过好处就是,皇帝没有任命振武营新的营头,而且副将职也就王霄一个人。

  如果在接下来迎战部落联军的时候表现出色,那王霄再次高升掌控振武营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多谢陛下厚爱,臣岂敢不效死力。”

  封赏完出征红夷的军将,皇帝终于宣布了大事。

  “朕意已决,朕请太上皇与朕一同领兵出京,与那些草原虏骑决一死战!”

  经过一整夜的考虑,皇帝最终下定了决心,接受王霄的提议御驾亲征与南下的虏骑决一死战。

  这话一出,文臣们自然是大惊失色,各种劝阻。

  什么皇帝乃真龙天子,不可轻动。区区虏骑,何须皇帝亲自出战。太上皇年岁已高,不宜长途跋涉云云。

  对于这些一心怀念太上皇时代吏治轻浮的美好时光,记恨当今皇帝不断下狠手整顿吏治的文臣们。皇帝也没说废话,只说一句。

  “此事朕与太上皇都已下定决心,诸位爱卿不必再劝。”

  虽然不清楚皇帝是如何说服太上皇的,不过想来也少不了宫廷争斗。

  十几年前他能弄翻如日中天的前太子,逼着太上皇传位给他,想来这点手段还是有的。

  出征的兵马除了紧急征兵的京营之外,驻扎龙首原护卫太上皇的御林军也将随之出战。

  皇帝还下令军中勋贵将门,全都一体出征。

  ‘此乃国战也!’

  就凭着这句话,没人能反对。

  这个时候退缩的人,家中的爵位就算是到头了。

  皇帝任命林如海为统兵大将,一切军中事务尽皆托付其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军中能打也有资格,最最重要的是忠于皇帝的宿将基本上都被葬送在了塞北。

  此时此刻也就只有刚刚打赢了东海大捷的京营节度使林如海最有资格。

  让王霄感觉到意外的是,忠顺王居然也在出征的名单之中。

  忠顺王好享受,喜玩乐。身宽体胖的是个大胖子。这样的人上了战场,一旦战局不利的时候,他想跑都跑不掉。

  “看来皇帝就连忠顺王也是在提防着。”

  朝中文官大都留守,武将勋贵却是基本上都被带走。哪怕是北静王这样已经失去兵权多年的空头勋贵也不例外。

  除了龙禁尉,五城兵马司以及城防军之外。都中的兵力全部都被抽调一空。

  通过紧急征兵,京营的兵力恢复大半。加上御林军的话,总兵力接近十五万之众。对外号称依旧是五十万大军。

  王霄领了虎符就回家整理行礼告别,之后又去了一趟林府和林黛玉告别。

  林黛玉交给王霄一个藏有她秀发的香囊。

  “君若马革裹尸,妾必生死相随。”

  面对美人情深,王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夕阳下,俩人紧紧相拥。

  打仗这种事情对于王霄来说,他真的是老手了。

  大军开拔离开都中后,林如海当着皇帝的面直接就把所有军务全都托付给了王霄。一如之前出征红夷的时候那样。而王霄自然也是安排的妥妥当当。

  至于太上皇,他带着隆武郡王被御林军紧紧护卫在巨大的御驾马车内,压根就没有露过面。

  “虏骑主力,此刻屯驻在平凉城下。他们野战虽强,可攻城却不是强项。平凉城内至少还可坚持十天半个月左右。”

  皇帝的帅帐之中,王霄当着文武百官们的面分析战局“我军出都中走凤翔,之后一路北上过陇县入华亭。那些虏骑要么南下与我军决一死战,要么就此退走劫掠一番返回草原。”

  忠顺王疑惑询问“他们不会在平凉城下等着咱们,好以逸待劳?”

  王霄笑了“王爷,打仗的事情你不懂。我军这次是主场作战,消息灵通。而虏骑却是两眼一抹黑。他们的优势在于马匹众多机动能力强,如果停留在平凉城下等着我军,那就成了主动放弃自己的优势和我们打硬碰硬的消耗战。他们才多少人,根本就打不起。”

  说到这里,王霄无视了忠顺王那难看的脸色,遗憾的说“如果此时手中有一支精锐骑兵的话,可以出偏师走庆阳一线绕路直扑萧关而去。这样一来入关的虏骑就被包了饺子了。”

  京营之中也有骑兵部队,只可惜之前就被王子腾带去了塞北再没能回来。

  此时军中能骑马作战的拢共也就只有两三千人马,千里奔袭萧关这种事情,他们是做不到的。

  皇帝不懂军事,只能是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林如海。

  林如海缓缓点头“如此甚好。”

  离开帅帐的时候,北静王找了过来。

  帅气逼人,笑起来犹如春风拂面的北静王笑呵呵的说“世兄真乃当世俊杰。此战大胜回京之后,小弟设宴为世兄贺。到时候还请世兄务必赏光。”

  王霄笑着拱手“一定一定。”

  看着北静王离去的背影,王霄吐槽“你的宴会我可真不敢去。”

  有皇帝,有太上皇,有勋贵百官,有沉重的火炮拖累,大军的行动速度并不快。

  好在关中富庶,沿途各县都能提供大量粮草物资,省却了不少麻烦,也没了被人断绝粮道的危险。

  等到大军过了凤翔,却是接到侦骑的报告说,在陇县附近出现了虏骑的踪迹。

  “莫不是那些虏骑已经攻破了平凉城?”

  有人当即就对王霄发出了质疑。

  “绝无可能。”王霄不相信这一点“他们可不是蒙古大军。”

  与印象之中的不同,蒙古人除了骑射野战出色之外,攻城能力同样不俗。

  著名的攻城利器回回炮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可这个时代的草原虏骑,绝对没有这种技术实力。这不是虏骑的主力,更像是一支打草谷的偏师。

  看着眼前这些仅仅是遇上了一支偏师就吵吵嚷嚷惊慌失措的众人,王霄直接一拳头砸在了沙盘上。

  “喊什么!不过是一支偏师,吃了他们就是!”

  王子腾的惨败带来的后续影响之一,就是让众人患上了虏骑恐惧症。

  十几二十万的精锐大军都被人家打败了,这些绝大部分从未上过战场的人,能不害怕吗?在他们的眼中,那些虏骑仿佛都成了刀枪不入的罗刹厉鬼。

  哪怕仅仅是为了提升士气,这一仗也得打!

  位于千河河畔的晁家山下,一支足有七八百骑的虏骑正在河边牧马。

  他们属于草原上的一个小部落,在主力围攻平凉城的时候,被派出来打草谷。直白说就是允许他们肆意劫掠发财。

  草原联军的统帅很清楚这些部落的本质,不给他们一些好处是不行的。

  这支虏骑抢上了瘾,居然一路南下到了陇县左近。

  附近很快就出现了一支打着大周旗号的兵马,看到他们之后没有上前交战而是慌乱逃跑。

  破关之后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的虏骑们大笑着上马开始追击。

  相比起金银珠宝来说,这些草原上的人更喜欢的是大周将士们身上的铁甲利器。这可是冶炼技术落后的草原上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

  虽然塞北之战后通过缴获他们基本上都做到了人手一件,可这种好东西谁会觉得多呢。

  两边一追一逃逐渐接近,等到过了一座横跨千河的木桥,虏骑们惊讶的发现,四下里山林中竖起了无数的旗帜,一支接一支的兵马鱼贯而出。数量之多简直就是让人头皮发麻。

  有心想退,可转身才发现之前过河的桥下水中出现众多身影,叮叮当当就把桥给拆了。

  几百骑兵背水而站,面对着成千上万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兵马。

  还没有开打,就已经有人调转马头直接冲入河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