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一定会尽力的 (为书友老虫新号加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一定会尽力的 (为书友老虫新号加更)

  王霄回到宁国府门前的时候,却是见到贾家上下都在门口等着他。

  贾政不好意思的上前“琏哥儿”

  王霄笑容亲切“二叔,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

  贾政满脸羞愧的点头,随即让开了位置。

  贾母的神色很是尴尬。

  她之前与王霄闹的很僵,现在知道王霄的重要性还有求于他。实在是拉不下脸面来。

  王霄笑容更盛,主动上前向贾母行礼“老太太,什么都不用说。我懂的。”

  “好好。”贾母连连点头,匆忙说“你可得想办法先把宝玉救出来啊。”

  四周人顿时觉得一阵荒谬,这老太太莫不是真糊涂了不成,你可真是会说话。

  王霄目光愈发真诚“老太太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用荣国公的名义起誓!”

  水浒世界里的西门大官人若是在这里,肯定会大喊你这个骗子!

  天色不早了,见面聊了几句,荣国府的众人纷纷离去。

  这个时候之前一直没机会说话的王熙凤满眼泪水的扑进了王霄的怀中。

  王熙凤是真的被吓到了。

  之前被关在府里的时候整天担惊受怕,生怕什么时候自己就被抓走投入大牢,甚至是被发配教坊司发卖。

  真要是那样的话,她宁愿去死。

  直到王霄大胜归来的消息传来,她被解除了监管,那些吓人的管教嬷嬷离开的时候,王熙凤才终于是明白过来自己最大的靠山是什么。

  “我好怕,前些日子真是快要被吓死了。”

  王霄俯身将王熙凤抗在了肩膀上,大步向着后院走去“你这是惊吓过度,没什么大不了的。让我来好好安慰你一晚,明天就会好起来。”

  他出门这段时间一直严于律己,许久没有尝到肉滋味。

  憋了许久的疾风骤雨般的狂暴攻势,也只有王熙凤这样完全成熟的女人才能勉强承受。

  第二天中午,受惊过度的王熙凤满眼水意的出来操持宁国府的日常。

  至于王霄,则是大补特补的吃了一顿,这才揉着腰眼去了荣国府。

  俗话说田不累,只有牛会累,就是如此。

  贾母贾政早就在荣庆堂等着他了。

  只是大家都是过来人,知道王霄出征许久归来肯定是有说不完的夜话,也就安心的等着他。

  等到王霄过来,贾母就迫不及待的追问“琏哥儿,你看宝玉的事情如何是好?”

  王霄在椅子上坐下,接过鸳鸯送上来的茶水一口抽干。

  这才不紧不慢的说“王家舅舅折损了十几万大军,还有许多都中将门勋贵家的子弟。这事太大了。宝玉那是属于父四族之中的亲侄儿,皇帝怒气未消之前,谁说话都不管用。”

  皇帝怒火滔天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则是都中勋贵将门同样闹的厉害。

  不少家中子弟都没在了草原上,这份怒火只能是用王家的亲族来平息。

  贾母急的直抹眼泪“这可如何是好。宝玉身子骨弱,哪里受得了这个罪。要不你去找找贤婿帮忙,再让宫里的大姑娘跟皇帝求情。”

  对于这个看不清楚形式的糊涂老太太,王霄那是从未抱有过希望。

  林如海凭什么帮你忙,就凭王夫人之前对林黛玉做的事情,他不狠狠的踩上几脚就算是仁义了。

  至于贾元春,她简直就是生生被贾家给坑死的。

  “老太太无需担心。”王霄出声安抚“无论如何,我想尽办法也要把宝玉的性命保下来。不过现在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霄转头看向气色不佳的贾政“二叔,贾王氏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前些日子被气到吐血的贾政面色难看“怎么解决?”

  他已经对王夫人彻底绝望了。可那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就算是想要摆脱牵连,也至少不能丢了贾家的脸面。

  王霄神色淡淡的说“休妻。”

  荣庆堂里的众人都是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王霄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皇帝的怒火,将门勋贵的怒火,十几万家中失去男丁人家的怒火。这股火气是没人能抗的住的。王家完了,这毋庸置疑。贾王氏乃王子腾的亲妹,谁能救得了她?现在不休妻,那就要牵连到二叔的身上,甚至想救宝玉都没有机会。”

  王霄说的合情合理,事实也的确如此。

  听说会牵连贾家,还会导致无法拯救贾宝玉,贾母忍不住的劝说小儿子“你自己好好想想,是贾家重要,宝玉重要还是那人重要。”

  贾政的面色极为难看。

  休妻什么的,他并不是很排斥。

  自从那天王夫人喊出那句她们王家被贾家牵连的话后,贾政这里就已经没了夫妻之情。

  可问题是,真要定罪的话,那王夫人不是被判死罪就是发配教坊司发卖。

  死罪还好说,死了就一了百了。可如果是送教坊司发卖,他贾政以后还有脸面做人吗?

  实际上无论是王夫人贾宝玉,还是薛姨妈薛宝钗等人。只要王霄真心去求,皇帝还是会卖他一个面子的。

  可凭什么呀!

  救了这些人再整天给自己找麻烦玩阴招拖后腿,那不是蠢货才会做的事情吗?

  王霄的打算就是借着这次的机会将贾家后宅彻底整顿干净。

  “二叔好好考虑。”

  王霄起身,扫了眼贾母身边立规矩,已经是欢喜到牙花都压不住的赵姨娘。拱手离开“我还有军务在身,先走了。”

  这事情不用王霄操心,有贾母和赵姨娘在,王夫人被休妻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至于薛家如何安排,王霄心中自有打算。

  昨天在龙首原与御林军对峙,展示力量之后,入城的京营已经出城返回营地。

  王霄出了荣国府没有去城外的京营,而是直奔兵部而去。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王子腾究竟是如何惨败的。

  兵部存有大军来往的各种公文,还设置有战场形势沙盘。想知道王子腾是如何战败的,这里就是最好的选择。

  等到王霄来到兵部的时候,林如海早就已经坐在这里看公文了。

  “来了?”林如海示意身边堆满了案几的各种军务公文“这都是王子腾所部的来往公文,我已经按照时间放好了,你自己看吧。”

  王霄也不客气,要了杯茶水就在一旁坐下仔细翻看起来。

  等到他翻看完所有的公文,再到沙盘上与林如海一起推演了一番。两人对视,几乎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

  “有人通敌!”

  王子腾战败的过程并不复杂。

  他率军出塞之后数次交战都是大获全胜,斩获不少。这也让他愈发自负傲然起来,一心想要立下更多功勋。

  王子腾一路率军北上追赶那些若即若离的部落。

  虽然一路上草原部落坚壁清野,还在水源之中投入死牛死羊污染水源。可在王子腾看来这却是部落联军黔驴技穷之下的绝望。

  他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倒是追的更远,跑的更快。

  终于,等到他们出塞追击超过三千里之后,部落联军动手了。

  他们一出手就打中了要害,精确伏击了两支为前方大军提供补给的运输队。

  草原的面积极为广袤,想要找到运输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运输队会得到沿途建立的兵站兵马的接应与保护,想要袭击并不容易。

  可那些草原联军却是能够精确的找到运输队,并且在他们与兵站派出的接应兵马汇合之前下手。

  晚上夜袭运输队,第二天接应兵马赶到的时候,留下的只有遍地尸骸,以及被熊熊烈焰所吞噬的营地。

  这就是王霄与林如海都确定有人泄露情报的原因所在。

  没有精确的情报支持,草原联军不可能每次都能找到,并且是在最有利的时间地点发动攻击。

  接到运输队遇袭的报告,王子腾倒也果断。当即大军转向开始南下。

  可他的兵马是以步兵为主,十几万大军南下三千里地,急切之间哪有那么容易。

  之前每战必败,见到大周军队旗帜就会拼命逃亡的部落联军反身追了过来,就像是狼群一样死死咬着他们不松口。

  眼看着军粮即将见底,王子腾这才下定决心在彻底断粮之前与部落联军打一仗。等到打垮了追兵再南下。

  他要是早点下决心,说不定还会有机会。

  可等到军粮快见底了,营中实行严格的粮食分配,军中都知道大事不妙的时候再打,军心士气已经是非常低落。

  茫茫的大草原上,除了草之外想找到烧柴的树木都不容易。

  而且路上的水源大都被污染,又不敢绕远路增加行程去寻找水源。

  大军在又饥又渴的情况下与草原联军爆发了决战。

  草原联军数量不多,也就几万兵马。可他们士气高涨,配合出色。充分利用骑兵的机动力在外围不停打击压迫王子腾所部。

  随着一支接一支的兵马被击溃消灭,士气低落的王子腾所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那些前来镀金的将门勋贵的子弟。

  之前军中缺粮缺水的时候,他们与身边的亲兵依旧是吃喝享用丝毫不减,早已经是让军心不满。

  此时眼看着要打败仗了,他们当即毫不犹豫的带着各家的亲兵,抢了马匹粮草水源等物资夺路而逃。

  这些人的逃亡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直接带动了全军的崩溃。

  最后一份从北边传来的公文上写着大军惨败,溃散四野。草原联军正在疯狂追杀。从这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

  王霄伸手指着沙盘上决战的位置“王子腾就输在一个字上。”

  林如海点头接话“傲。”

  王子腾太骄傲了,瞧不起对手,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又一心想要建立不世之功。

  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也算上罪有应得。

  王霄摩挲着下巴看着沙盘“草原上出了个了不起的英雄。”

  “此话怎讲?”

  “这么多大大小小的部落能不计前嫌的联合起来打仗,还能指挥的如此出色。这还用多说吗?”

  两人说话间,一个满头大汗的太监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有旨,传二位大人速速进宫面君。”

  “出了什么事?”

  “边关急报,草原部落大军破了萧关,已经杀进关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