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二十章 王子腾,还我京营!(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

第一百二十章 王子腾,还我京营!(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

  “那是二十万人!”一向儒雅的林如海咆哮如雷“他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王子腾带出塞的都是京营兵马,都是归属在他这个京营节度使管辖之下。

  此刻听说损失了一半的兵马,林如海都快被气的脑淤血了。

  气喘吁吁的信使大声回应“小人不知!陛下有命,大人即刻率兵返回都中!不得有误!”

  王霄想了想说“几万战兵,十多万辅兵。这是一支足以灭国的力量。草原上的人想要打垮他们,除非断粮绝水。王子腾也不像是这么没脑子的,怎么会自陷绝地?”

  林如海闭着眼睛捂着胸口,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挥手让帅帐内的众人都离开,王霄走过来小声开口“姑父,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谁的责任,咱们要尽快带着兵马回都中。陛下现在需要咱们。”

  京营十二营并非都是忠于皇帝的兵马。其中也有不少是支持太上皇的。

  而且太上皇还掌握着御林军,废太子余党则是掌握着五城兵马司。

  这次北上出塞,东边驱逐红夷带走了大部分忠于皇帝的兵马,现在皇帝的处境有些不妙。

  林如海回过神来连连点头“你说的对。”

  皇帝若是倒了,他们这些帝党的人一个都跑不掉,他们的家人亲族可都是在都中。

  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带着大军返回都中,震慑那些有不轨之心的人。

  福州府安排了盛大的迎接宴会。这些文官们负责后勤支援,征召民夫。自认为功劳簿上总该要给他们也记上一笔。

  可一大帮人在城门口左等右等怎么都等不到凯旋的大军。

  一直到天色擦黑,才看到有人群缓缓走过来。

  等急了的文官们当即大喊奏乐,可鼓乐齐鸣之中来的却并非是京营大军,反倒是之前被送去军前的那些当地民夫。

  气急败坏的拉过民夫询问才知道,朝廷大军半路上就抛下他们急匆匆的走了。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王霄把神机营的火炮与辅兵马夫什么的全都留下来慢慢走。他跟林如海带着扬威营的战兵辅兵,侥幸活下来的先锋营炮灰,还有神机营的那一千多火铳兵以强行军的速度一路越州过府,披星戴月的直奔都中。

  路上的州府县都被吓的不轻,因为他们并没有得到消息,不知道大军过境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不少府县看到官道上尘土飞扬,大军疾行的,大白天都吓的关闭城门。

  都中这里已经是闹翻天了。

  二十万大军十去七八,这可都是都中附近的百姓人家。更别说还有许多跟着王子腾一起出塞想要镀金换取军功的世家子弟。

  一夜之间,都中几乎处处挂白。

  消息传来的当天,皇帝就被气的病倒了。

  醒来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抓捕王子腾全族。

  无需追问缘由,丧师到如此程度,王子腾一家根本就逃不掉。

  王子腾家中被封,全家老小都被龙禁尉拖拽出府,用绳子捆着送去大牢。

  前些时日因为王子腾升任统兵大将而嚣张起来,自封都中衙内之首的儿子王义,王道是在酒楼被抓的。

  他们当时喝的醉醺醺的,龙禁尉抓捕的时候还张狂大喊我是九省统制之子,谁敢抓我?!

  结果就是龙禁尉们用刀柄砸碎了他们的牙口,直接拖着去了天牢。

  除了王子腾一家,他的弟弟王子胜,侄子王仁,王德等人也是一并抓捕归案。

  古代一人犯罪,全家株连是常有之事。

  而王子腾这次的事情如此严重,已经不是他一家能抗的下来的,整个亲族都跟着遭殃。

  最先倒霉的就是同族兄弟。

  王子腾的大哥王子成虽然早已经病逝多年,可依旧是被牵连抄家。

  而这一抄家就牵连到了一个人物,那就是荣国府承爵人王霄的正妻,王子腾的侄女,王子成的女儿王熙凤。

  收过王霄好处的夏秉忠小心翼翼的询问皇帝的意思。

  毕竟王霄此时还在外地为皇帝领兵打仗,如果拿下他老婆实在是说不过去。

  皇帝咬牙切齿的用拳头砸着床榻嘶吼“王子腾丧师失地,纵然诛其九族也不能灭寡人心头之恨!”

  “王子腾!还我京营!!!”

  也难怪皇帝气的发疯,忠于他的京营这一仗就被葬送掉了一大半。

  他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付出无数心血才逐渐形成了对太上皇的优势,可现在这一战过后形势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屁股下面的皇位都开始晃荡了,皇帝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诛灭王子腾的九族来泄恨。

  三字经中的九族指的是高祖,曾祖,祖父,父亲,自己,子,孙,曾孙,玄孙。

  不过实际上在执行株连之法的时候,这些亲族要么早就死了,要么还没有出生。所以实际执行的九族指的是父四族,母三族,妻二族。

  父四族包括了自己的一族,出嫁的姑姑及其儿子一家,出嫁的姐妹以及外甥一家,出嫁的女儿外孙一家。

  自己的一族则是囊括了父母,姐妹,子女,兄弟及其一家。

  王熙凤就是落到了兄弟及其一家之中,这是九族之中的重中之重。哪怕她父亲早就死了也逃不掉。

  面对龙颜震怒的皇帝,夏秉忠也不敢再为王霄说话,只能是连连告罪准备去抓人。

  “等等。”

  震怒中的皇帝回复了些许理智。他知道此刻王霄领兵在外,而且贾家在军中的威望极大。现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自己乱了自己的阵脚。

  “先撸夺其诰命,贬为罪人,原宅看押。一切等东边的消息传来再说。”

  女人入了大牢,无论有没有被污了身子,在世人的眼中都已经是失去了贞洁。

  皇帝准备等东边的消息传来再做最后的决断。

  如果王霄战败或者身死,那没什么好说的,王熙凤必死无疑。

  如果王霄得胜归来,那她至少可以保住性命,也不用被发配去教坊司。不过诰命肯定是没了,荣国府女主人的身份也不会再有。

  夏秉忠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询问“陛下,荣国府贾政之妻乃是王子腾父四族之一,还有前紫薇舍人遗孀一家也是如此。凤藻宫那边,又该如何安排?”

  不是他不懂看皇帝的脸色,实在是这些勋贵们互相结亲,同气连枝的牵扯太多。稍有不慎的动了一个人,天知道会得罪多少人!

  没有皇帝的明确指示,他是万万不敢轻易抓人的。

  皇帝的面色很是难看。

  这些勋贵们互相牵绊,就连他这个做皇帝想处置人都感觉棘手。

  转念又想到损失了二十万大军,皇帝又心疼的连连砸床。

  “贾政之妻及其子女,剥夺一切诰命功名,暂且原地看押。凤藻宫那边,封门。至于薛家。”

  想到之前贾雨村的案子,皇帝心说这个软柿子难道我还捏不了?

  “女眷全部送去教坊司发卖!”

  王子腾这次真的是把皇帝给气疯了。

  七八万的精锐战兵,十多万的辅兵几乎全灭。众多军中宿将世家子弟身死战场。

  更重要的是这些大都是属于皇帝的力量。

  对于皇帝来说,这已经不是割肉了,这是在剔骨头!

  如果不是王霄和林如海带着大军在外作战,就凭他们和王子腾的关系以及举荐的牵连责任,撸官夺职都是轻的。

  凤藻宫内,面对被缓缓关死的大门,贾元春不悲不喜的默默诵经。

  她不是在保佑自己,而是在保佑王霄。

  身在宫中多年,她很清楚能够决定她命运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王霄。

  只有王霄活着归来,她和贾家才能逃脱死结。

  而只有王霄获胜归来,她和贾家才能彻底摆脱这次的牵连。

  皇帝现在急需军方力量的支持,身为荣国府承爵人的王霄只要能活着回来,贾家就可免死。

  夏秉忠带着人来到宁国府,宣读完旨意后就让人收走了王熙凤的诰命文书以及凤冠霞帔。

  看着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王熙凤,夏秉忠上前小声安抚“夫人莫要太过悲伤,只要武显将军能够安然归来,夫人自然也是性命无忧。”

  等到夏秉忠带人离开,王熙凤等人这才真正的明白过来,王霄对于她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来到荣国府的夏秉忠就没有之前在宁国府的那么好说话了。

  宣读完圣旨之后,当即命令随行的管教嬷嬷上前将失魂落魄的王夫人和茫然无措的大宝脸抓起来,准备押往祠堂严加看管。

  至于薛姨妈则是听到自己被发配教坊司发卖就直接晕了过去,薛宝钗也是面无人色的晃悠。

  “政公。”夏秉忠向贾政行礼“我也是奉命行事,政公勿怪。”

  随后夏秉忠又向贾母行礼“老太太勿忧,只要武显将军能平安归来,那此事就与贾家牵扯不大。”

  已经被押解到门口的王夫人听到这话,顿时发狂起来。

  “都是那个孽障惹的祸!如果不是他们推荐,我们王家怎么会有今日之难!!”

  夏秉忠眯起了眼睛,一个管教嬷嬷当即上前直接几个大嘴巴子下去,王夫人嘴角喷血的被拖走了。

  “政公。”夏秉忠声音转冷“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贾家现在一切荣辱都集于武显将军一身。只有他好,贾家才会好。他这次若是身死战场,那贾家绝对逃不过这一劫。还望政公好自为之。”

  贾政晃了晃身子,猛然喷了口血出来。

  被一个刑余之人说教也就罢了,最让他难受的是之前王夫人居然说她们王家是被贾家连累!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娶了这样一个一心向着娘家的女人!

  回想起之前王霄说过贾家当家的男人没种,被妇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把贾家的宝贵财富往娘家搬的话语。

  羞愧交加的贾政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的儿啊。”贾母老泪纵横的上前扶着贾政“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为娘啊。”

  贾政的手颤抖不已“琏哥儿,一定,要回来!”

  看着心疼的小儿子晕倒在眼前,贾母泪流满面。

  “琏哥儿,你可快回来吧!”

  而此时的王霄,正在赶往都中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