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轰他niang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 轰他niang的!

  “那些红夷说,他们的国王不日就会派遣大军前来征服大周。要求我们立刻释放被抓的那些水手并且赔偿冲突损失,还要求开放通商港口,割让南日岛什么的。”

  海战结束之后,南日岛上的英吉利人主动派遣使者坐着小舟来到这边要求谈判。

  只是他们提出来的条件却是让众人感觉匪夷所思。

  福建总兵官疑惑的询问“咱们这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怎么听着他们的条件跟咱们输的一塌糊涂一样?”

  王霄笑着说“这些红夷一向如此,战场上得不到的就想要通过谈判桌得到。”

  “嘿嘿~~”一向严谨的林如海也是笑出了声“真是不知所谓,这种条件别说是本官,就算是陛下也不敢点头。”

  这边打赢了,众人正是情绪高涨的时候。就连损失惨重的水师诸将也是喜气洋洋,因为林大人说了,头功是他们的。

  红夷使者的到来,让众人都是非常不爽。

  林如海看着王霄“你看该如何处置?”

  王霄笑着摆手“剃干净头发赶走,告诉他们洗干净脖子等死就是。”

  剃发这种事情在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华夏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羞辱。不过对于红夷来说就无所谓了。

  只是他们的形势的确非常糟糕,失去了船队,剩下的一千来人被困在孤岛上进退不得。

  数日之后,成百上千的大小船只将众多军士民夫们送上了南日岛。

  英吉利人没有在沙滩迎战,而是退守到了他们修建的堡垒之中。

  扬威营的六千战兵摩拳擦掌,都在等着建功立业。只是王霄却不同意他们出击,这让扬威营上下都非常不满。

  在他们看来,岛上的一千多残兵就是一道菜,随便怎么吃都行。

  可王霄却不同意他们去立下功勋,只打算让神机营去用炮轰。这让扬威营的人私下里怪话频出,都说不知道他王霄是神机营的人还是扬威营的人。

  事情越闹越大,最后就连林如海都出面找到王霄劝说。

  王霄侦查过这座堡垒,虽然看似简陋可却是标准的棱堡。而且驻守其中的士兵大都装备有火铳。

  扬威营是以冷兵器为主,让一支冷兵器时代的军队去冲击有着大量火枪驻守的棱堡。这不是在打仗,这是在自杀。

  王霄没有硬抗,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选择“既然如此,那就让先锋营先冲一波。所有人都认真看看这些红夷是怎么打仗的。”

  先锋营就是炮灰敢死队,都是由犯下了罪行发配入军中的人组成。

  王霄要让那些人亲眼看看直接冲堡垒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至于那些先锋营里的罪人们,完全不值得怜惜。

  第二天一早,在上万双眼睛的注视下,一千多先锋营的炮灰们举盾持刀,扛着木质梯子呐喊着冲向了棱堡。

  “琏哥儿,这么好的立功机会怎么不让我去。”

  王霄身边是被他从先锋营里拉出来的薛蟠,此时薛大脑袋正在抱怨王霄不给他建功立业的机会。

  对于身边的这个白痴憨憨,王霄就连敷衍的念头都没有。直接一脚把他踹滚蛋。

  冲击棱堡的先锋营很快就进入了守军的射程。随着一声法耶,炮声隆隆,密集的火枪攒射声响彻四野。

  城头守军射击之后迅速转身离开重新装填,后面的人跟着上前补位再次射击。

  密集的射击声连绵不绝,陷入交叉射击之中的先锋营炮灰成片的倒在了地上。

  无论是盾牌还是甲胄,都无力抵抗火枪的射击。

  远方观战的众人都是看傻了眼,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大人。”王霄来到目瞪口呆的林如海身边行礼“可以收兵了。”

  林如海目光复杂的看着王霄,缓缓点头。

  随着鸣金声响起,还活着的先锋营都是连滚带爬的向后逃亡。

  城头上的枪炮声逐渐停歇下来,守军们发出阵阵肆无忌惮的大笑声响。王霄还看到有一些头上裹着布的印度土著士兵站在城头上向外撒niao。

  撇了撇嘴,心中给他们定下结局的王霄转身看着众多军将们。

  “谁还有什么想说的?”

  还说个毛线啊说!

  这么血淋淋的事实摆放在眼前,就算是换成扬威营的战兵去冲也是一个下场。

  王霄一力扛着不让扬威营上,这是在保全他们。否则今天倒在那边的就是几百个扬威营的人了。

  “爵爷真是咱们扬威营的人。”

  林如海深吸口气,目光凝重的看着他“这要如何打?”

  王霄伸手指着海边方向“把大炮都给拉上来,轰他niang的!”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上万民夫们肩抗手拉的将一百多门火炮通过船运的方式送上了南日岛。

  为了让这些沉重的火炮以及大量的粮草帐篷铅弹药子等等物资能上岸,数不清的民夫们硬生生的在海边建立起来一座简易码头。

  之前逃过一劫的薛蟠被王霄派去干苦力,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委屈,唯有对王霄的感激。

  如果不是王霄在先锋营出击之前把他拉出来,那说不定他此时就已经是成灰了。

  先锋营的一次冲锋,死于守军火枪火炮还有战后伤口感染的人超过了半数之多。

  已经累的不成人形的薛蟠肩膀上拉着一条粗长的绳索,与数十名民夫一起拖着一门从搁浅的英吉利战船上卸下来的二十四磅火炮艰难前行。

  换做熟悉的人此刻绝对已经认不住来薛蟠了。

  身上黝黑的光着膀子,只穿着大裤衩的身躯没了以往的肥肉,已经是有了肌肉的雏形。

  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草鞋,肩膀上是磨破皮之后的结疤,后背上满是交错的新旧鞭痕,双手同样是伤痕累累。完全没了以往细皮嫩肉富家少爷的样子。

  路过将台的时候,薛蟠下意识的去看身披铁甲威风凛凛站在上面的王霄,心头满是羡慕。

  “我也想做这样的人。”

  ‘啪!’

  薛蟠感慨的时候,一条鞭子狠狠抽在了他的后背上。监督官的怒吼在他耳畔响起“快走!”

  薛霸王低下头,用力的拖拽着火炮负重前行。

  这还是以往那个无法无天的薛霸王吗?

  王霄仅仅是看了这边一眼就不再关注,回过头来继续在图纸上安排炮位。

  军中生活是枯燥的,对于严格自律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这些日子里有不少军将悄悄借着运送物资的时机回陆地上去享受一番。甚至就连林如海都有当地的士绅们给他送来了两个漂亮女子消遣寂寞。

  只有王霄一直没有参与这些,全身心的投入到数不胜数的繁琐事务之中,并且能够一一安排妥当。

  扬威营的营头李维忠私下里就曾经感慨过,王霄这样的人物如果不能出人头地那真是没天理了。就连先荣国也不见得能比他做的更好。

  能力出众,性格坚毅,出身不凡。

  当这几点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时,那他毫无疑问就是万众瞩目的中心。

  设计伏击红夷船队,阻止扬威营的惨烈损失已经让王霄的大名响彻军营。

  只要接下来他的炮轰战术能够成功拿下城堡,那他在军中的威势毫无疑问的就将站稳脚跟,正式接过之前两代荣国公遗留下来的威望。

  前期准备的事情是繁琐的,可一旦所有事情都准备就绪准备开炮的时候,那精神上则是极度愉悦。

  之前打退先锋营炮灰的攻势后,城堡里的守军极度轻视外面的当地土著军队,认为其战斗力与印度的土邦王公相差无几。

  原本他们是打算再相持一段时间后就派出使者谈判的。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城堡里的守军们惊恐的发现外面居然出现了大量的火炮!

  火炮齐鸣的轰隆声响震耳欲聋,蹲在地上准备做搬运兵的薛蟠不由自主的大张着嘴巴捂住了耳朵。

  直到鞭子抽在了身上,他才急匆匆的抱着沉重的铅弹向着硝烟弥漫的炮位跑去。

  炮击不是漫无目的的乱打,王霄把一百多门火炮分成了许多组别。每个组别的目标都不同,各自射击城堡上的支撑点。尤其是那些城头上的炮位都是首要打击目标。

  毫不吝啬铅弹药子消耗的炮击给守军带去了极大的压力。

  随着炮位全毁,一面城墙垮塌出一个巨大的缺口。终于绷不住的守军打开城门发起了绝望的反击。

  大约八百名火枪兵与数十名骑兵硬顶着疯狂砸过来的炮弹,向着距离最近的一处炮兵阵地发起反击。

  无视了李维忠那满是渴望的眼神,王霄直接下令让神机营的一千五百火铳手上前迎战。

  守军的战术是最为传统的线列阵型,而王霄这里却是由大批炮灰与民夫扛着沙袋在短时间内就构筑起来一道胸墙。神机营的火铳兵们就在胸墙后面与守军对射。

  有炮火的支援,人数也比对方多上一倍,还有着胸墙作为掩护。这场对射的结果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出城的守军被打垮之后,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扬威营终于是有了出场的机会。

  然而当他们怒吼着冲入城堡里的时候,残存的守军已经打出了白旗。

  对于俘虏,王霄早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去处。

  各处矿山之中都缺乏劳动力,在那里劳作至死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这场规模并不算大的战斗对参战的人影响极深,他们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火器在冷兵器面前的强大威力。

  等到大军欢呼凯旋,返回福州府路上的时候。一个惊天噩耗通过六百里加急送了过来。

  “王子腾率领六营兵马出塞作战失利,二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