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什么都没有说 (为书友寻找未来吧加更)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什么都没有说 (为书友寻找未来吧加更)

  抱琴走后,王霄没有去给王熙凤解释什么。

  在王霄看来,这本就没什么好解释的。

  能力出众,人品过硬。有小姑娘喜欢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王熙凤气的吃不下饭,可等到晚上王霄进了她的屋子,一切又都跟没事了一样。

  她这个性格的女人,需要的就是王霄的强势调理与压制。

  被逐渐调理好了,也就不敢在王宵的面前炸刺。

  贾雨村终于是被抓回了都中。

  这段时日里参他的奏章在皇帝那边都摞了足有一尺厚。

  墙倒众人推,这是必然的道理。

  贾家与林如海都不抗他,反倒是示意打压。那各方自然心领神会,再加上贾雨村自己的底子不干净黑的跟煤球似的,被彻底打落凡尘也是必然的结果。

  贾雨村被一撸到底,发配辽东苦寒之地。这辈子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几年他就会病死在那边。

  而作为事件引子的薛蟠,因为主动出首有了些许功劳,所以保住了小命。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薛蟠被打入军中做力士戴罪立功。

  力士一般指的就是军中民夫。

  做的都是些打水砍柴,推车背粮。修桥铺路,搭建营寨等等苦活累活。

  而薛蟠这样戴罪之身的力士,上了战场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入先锋营为死士。

  先锋营,死士什么的听着好听。可实际上的真面目却是非常简单,那就是敢死队。

  俗称炮灰。

  打仗的时候敢死队先上,用来消耗敌人的箭矢火器什么的炮灰。

  正常情况下薛蟠在军中待上一两年,花些银两运作一番基本上就可以回家了。

  可他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因为皇帝已经下定决心要打仗了。

  眼看着又要到秋高马肥的时候,北边草原上的部落们再次汇集起来准备南下掳掠。

  而东边海上的那些红夷们不断骚扰沿海,想要强迫大周朝与他们通商。

  积蓄了十多年力量的皇帝决心展示武力,准备派遣大军分头出击。

  “今日陛下问我,是愿意领兵北上还是东去。”林如海的书房内,这位京营节度使正在与王霄商议要事“你怎么看?”

  王霄毫不犹豫的开口说“去东边对付红夷。”

  林如海问他“为何?”

  “我现在只是个游击将军,麾下兵马不过千。北上都是动辄万人的大战,能让我出头的机会不多。”

  林如海伸手点了点他“你就没想想我?”

  王霄笑了“到了姑父这个位置,求稳才是最重要的。北上立功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

  “你是说王子腾?”

  王霄点头“这个人能力是有的,而且眼光也还算可以。四大家里面难得出了人才,拉他一把。”

  林如海仔细想了想,四大家里现在就他一个人顶着,如果能有个人互相扶持倒也不错。

  无论是王霄还是林如海,都不知道王子腾此时已经是和忠顺王接上了头。

  如果知道的话,那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死命的打压。

  “我对军伍之事了解不多。那红夷据说船坚炮利,还盘踞海岛之上。水师不堪用,该如何剿之?”

  王霄笑着说“船再坚固它也是木头做的。选好地形有利的战场,借助风向,海流,地形礁石用大批纵火船埋伏就是。炮利什么的,神机营里的大炮多的是。南下的时候多带一些跟他们对轰。只要打掉船队,海岛上的那些都是盘中餐点。他们想跑都没地方跑。”

  林如海哈哈笑了起来,满意点头“此事我已知晓,你去看看颦儿吧。”

  王霄从未担心过林黛玉的事情,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林如海对这事一直都是默许的。

  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贾母还是其他人都没资格过问。真正能做主的,唯有林如海。

  有着林如海的推荐,而且忠顺王也在暗中发力。

  皇帝出于对之前让林如海顶替王子腾的补偿,最终做出了决定。

  由王子腾出任九省统制,率领京营主力北上迎战草原部落。

  林如海则是带着部分京营人马,前往东海出击那些驾船而来的红夷。

  即将出征的王霄在宁国府里收拾行礼,薛姨妈却是带着薛宝钗找了过来。

  “琏哥儿。”薛姨妈抹着眼泪哀求“姨妈求求你,你就让薛蟠回家吧。他胆子小,可上不得战场。”

  王霄指点着王熙凤收拾换洗用的衣裳,头也不抬的回应“姨妈这话说的不在理。薛霸王在闹市之中都敢打死人,可没看出来他哪里胆子小了。再说他入军中戴罪立功是皇帝亲判,这事也求不到我这儿来啊。您应该去找皇帝求情。”

  薛姨妈被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是给女儿打眼色让她出头。

  没等薛宝钗说话,王霄就已经直接开口封了后面的话“这事真求不到我这儿来,除非皇帝下旨,否则他必须得去。不过我可以向姨妈保证,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他一把。”

  “行了。”王霄拍手“我是去打仗,不是去踏青。带什么裘袍的?有这些就够了。”

  薛姨妈不甘心的上前再问“那可否把薛蟠调入他舅舅麾下?”

  在薛姨妈看来,如果出去打仗不能避免,那在王子腾的麾下必然不会受苦受累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在王霄这边的话,天知道他会不会报复。

  王霄好笑的看着眼前的无知妇人“皇帝明明白白的吩咐发薛蟠入杨威营,想要调动隶属那您得求皇帝下旨。要不您去找找王家舅舅,说不定他有办法。”

  薛姨妈梗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王霄带着亲兵行李离开了宁国府。

  昨天晚上狠狠的折腾一番王熙凤之后,王霄郑重警告过她。自己离家这段时间里,绝对不许她出什么幺蛾子。家里的女人如果出了什么事,王霄不会去找原因,全都会算在她王熙凤的头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原著之中的王熙凤可是有前科的!

  去东海清缴红夷的兵马并不多。扬威营出了六千战兵,神机营出了一百二十门火炮,一千五百人的火铳手。再加上炮灰民夫马夫火头军什么的。总人数也就是三四万人。不过对外却是号称十万大军。

  这还不算什么,王子腾那边更夸张。

  京营十二营里面有六个营全体出动,动员的总人数超过二十万。对外则是号称有五十万大军。

  华夏古代出兵的时候总是喜欢夸大兵力。这一方面是鼓舞自己的士气,让士兵们觉得己方人多势众,胆气自壮。

  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震慑敌人,我五十万大军一人一泡niao也淹死你们了。

  临别赠宴的时候,王霄第一次见到了王子腾。

  这位王家的出彩人物的确是器宇轩昂,容貌不俗。谈笑间气势很盛,算的上是一个人物。

  只是王霄却是能感觉到,王子腾太过于有信心了。

  言谈举止间完全没有把敌人放在眼里,一心就想着如何建功立业。仿佛草原上的那些敌人都是土鸡瓦狗,大军开过去直接就能全部踩碎。

  “过于自负。”

  这是王霄给王子腾下的定义,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

  一来他的身份不够给王子腾忠告,二来真要说了王子腾不会领情反倒是会记恨。那就没这个必要了。

  王子腾还接受了许多都中勋贵将门家的子弟入军中去镀金。在他看来这是和勋贵将门拉拢关系,提高话语权的好事。可在王霄看来,这些大都连马都骑不好的勋贵将门子弟却是不安定的因素。

  虽然看出了这些,可王霄仅仅是向王子腾敬了一杯酒。

  他什么都没有说。

  大军一路开拔,逢城不入,哪怕是在关中也是夜夜住宿在野外安营扎寨。

  有人抱怨,王霄也不会跟谁解释,直接就是打板子抽鞭子。

  从离开都中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进入了战时状态!

  林如海当着所有军将的面将军务全部托付给王霄。扬威营的营头主将,忠勤伯李维忠也是一力支持。

  别看他只是一个从三品的游击,可在军中却是说一不二。

  而且王霄做的事情并无差错,李维忠私下里就跟人称赞过王霄不像是第一次出阵。做事老练,安排妥当,赏罚分明。看着就跟统兵打仗多年的名将一样。

  这天傍晚,大军在兖州府城外安营扎寨。王霄全身披挂,扶剑巡视营地的时候,却是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琏二哥,救我!”

  疑惑看过去,就看到被吊在木杆子上的薛蟠正在拼命的向他求救。

  一段时间不见,薛蟠明显是瘦了许多也黑了许多。

  往日里白白净净的,突然之间变了个样,王霄差点没认出来。

  带着亲兵们走了过去,王霄疑惑询问一旁看管的军士“他这是怎么了?”

  那军士有些慌张,他没想到薛蟠居然真的跟王霄认识。

  一番解释,原来薛蟠整天砍柴打水,修建营地的累的够呛。而且长时间没喝酒的酒瘾犯了,居然偷偷溜出营地去兖州府外的路边酒肆里买了酒喝。

  无论是偷偷出营还是军中酗酒,那都是违反军规。

  如果不是薛蟠一直在嚷嚷自己跟王霄是亲戚,那就不是吊起来的事情了。

  看着薛蟠期盼的眼神,王霄笑了起来。

  “吊到明天,再加二十军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