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恶贯满盈的长安县令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恶贯满盈的长安县令

  老太监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王霄居然毫不顾忌他的身份。

  张嘴想要报出主人家身份的时候,王霄的利箭已然是射了过来。

  利箭直接从老太监的胯下洞穿而过,巨大的力道带着他直接摔了个马趴。

  “不是不杀你,只是你还有那么点点的用处。脑袋允许你暂时寄存一会。”王霄上前抬脚踩在了老太监的脸上“你是哪家王府的?”

  虽说是太监,可王霄却是知道这绝非宫里的太监。

  皇帝若是在外面开赌场,那他能被大头巾们的唾沫给喷死。

  既然不是皇帝,那就只能是王府了。

  “琏二!”被王霄踩在脚下的太监厉声怒吼“咱家可是忠顺王府的人!你就等着王爷治你的罪吧!”

  “我是陛下亲封荣爵,领的也是陛下的俸禄。我还真不知道除了陛下之外还有人能来治我的罪。你们家王爷莫不是想有跟陛下一样的权势?”

  这里是西市,人来人往的西市。

  四面八方全都是看热闹的人,甚至还有外国来做生意的商人甚至使节。

  王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忠顺王想做皇帝。

  忠顺王以后肯定会跟王霄算账,可他这个做太监的,难道就会有好果子吃?

  “打断他的五...四肢好了。”王霄招呼亲兵上前修理这个看不清楚形式的蠢货。真以为仗着忠顺王的势力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今天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王霄占着理。

  他打出的旗号是帮助家里亲戚。这在这个时代里说破大天去也没人会说他做的不对。

  无论是长乐坊里的打手还是那些被射杀的太监,不过就是忠顺王手下的走狗。

  起了冲突杀了他们,对于勋贵来说根本就不叫个事情。

  大周朝建国的时候,太祖皇帝有感于明末鞑虏入侵的时候武备松弛,大头巾们成群结队的去跪拜异族。所以大力加强了勋贵集团的力量。

  像是四王八公就是其中的代表。

  不要拿明末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时候的勋贵集团,他们最显著的表现就在于手握兵权。哪怕是皇帝也不敢轻易得罪。

  王霄代表的是贾家,是京营节度使林如海。

  忠顺王虽然也是皇帝的人,可他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染指兵权。王霄主动跟他起冲突,对于皇帝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件好事情。

  掌握兵权的勋贵与有财权还控制部分密探的忠顺王尿不到一起去,皇帝是乐见其成。

  王霄动手之前就已经把方方面面的事情都给考虑清楚,跟忠顺王的冲突越是激烈,皇帝心里就越发高兴。

  他可不是一根筋的莽夫。

  王霄现在想做的,就是把事情给弄大再弄大。

  “你们都过来。”

  看着那些王府仆役想要跑,王霄直接叫人拦住了他们“去把里面的人都给抬着,跟我一起去长安县。”

  忠顺王府自然也是有亲卫,不过很明显不是这个管事太监能够指挥的了的。

  他带来的人就是最为普通的仆役。

  这些人在百姓面前耀武扬威没问题,在毫不犹豫就直接射杀了几个太监的王霄面前,他们可没胆量炸刺。

  亲兵们指挥着那些仆役把长乐坊里的打手管事们都给抬着,还带着那些被关押起来的人一起去往长安县衙门走去。

  这么热闹的事情又是在这人来人往的西市里,那消息传播之下还没到长安县衙就已经是人山人海的来看热闹。

  俗话说‘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如此之多的百里候之中,最倒霉的就是在都中做县令。

  这地方随便扔块砖头下去指不定就能砸到跟哪个府上沾亲带故的人物。

  京兆尹遇上事情都是想方设法的躲避,更别说小小的七品芝麻官。

  现任长安县的县令程凤杰就是这种心态。整日里在县衙后宅吟诗作画,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会上一次堂。

  这天他和心爱的侍妾在房里研究书法,说笑间就听到了外面传来鼓声。

  鼓声程凤杰很熟悉,是衙门口外的鸣冤鼓。

  县令大人很是不满的皱起眉头,心想着又是哪个泥腿子来扰人清净。

  程凤杰没当回事,收拾好心情继续写字帖。

  真正的大人物用不着敲鼓,一张纸片子递进来他什么都得去办。真正需要敲响鸣冤鼓的,都是没关系没门路的泥腿子们。

  这些人对于程凤杰来说,自然是扰了他的兴致。

  终于落下最后一笔将字帖写完,程凤杰得意的对侍妾笑着,跟着写下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落下最后杰字最后一笔的时候,房间们被直接给撞开。

  毫无疑问的,最后一笔直接都画到字帖外面去了。

  程凤杰认为这是自己最近最得意的一副字帖,却是在最后一笔被毁了。恼羞成怒的扔下毛笔就要发作。

  “郭主薄?”

  闯进来的人是衙门里主管治安的主薄,程凤杰再生气也不好对同僚发火,只能是忍着怒意询问“你这是怎么了?”

  满脑袋白毛汗的郭主薄急的连连跺脚“我的县太爷,出大事了!”

  “你说啥?我没听清楚。”

  听主薄火急火燎的说了一遍,程凤杰愣愣的又问了一句。

  “荣国府的武显将军砸了忠顺王的赌场,抓了忠顺王家的管事太监来告状了!”

  我在你家吃饭的时候倒马桶了!?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来告诉我!

  荣国府,勋贵,忠顺王。

  一听到这几个词,程凤杰就感觉头晕的厉害。

  “为啥来我长安县?怎么不去咸宁县,不去京兆尹,不去大理寺,不去宗人府?”

  程凤杰感觉自己家祖坟是不是冒烟了?怎么这么倒霉的事情偏偏落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一边是宗室皇亲,一边是勋贵将门。

  这两边神仙打架的,干嘛把战场挪到自己这小小的长安县里。这他niang的哪一边也得罪不起啊!

  程凤杰捂着脑袋喊“哎呦~~~我头疼的厉害一病不起。此事就由郭主薄代劳了。”

  郭主薄一听,当即卧槽。你他niang的想坑我?门都没有!

  “我这就去回爵爷,就说县尊大人不想见他。”

  程凤杰连忙拉住他“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罢了罢了,一起去吧。”

  人还没进大堂,就听到外面喧哗声响犹如炸雷一般。不用看也知道,此刻外面必然是围满了无数看热闹的家伙。

  换上官服的程凤杰走进大堂,一眼就看到了背手而立的王霄。

  虽然他从未见过王霄,可多年的经验与眼力劲让他找到了正主。

  “下官长安县,拜见爵爷。”

  王霄摆手说“我是来看热闹的,正主那那边。”

  程凤杰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手中拿着状纸的尤二姐。

  小心翼翼的接过状纸,程凤杰小声询问“敢问姑娘状告何事?”

  “忠顺王府的人强抢民女。”

  边上的王霄接过话头,挥手让外面的人把那些从地牢里被解救出来的人带上来“私设监牢,盘剥无德。恐有行大事之心。”

  程凤杰的小心肝都被吓坏了。

  王爷抢个民女,还真算不得什么大事情。

  私设监牢,盘剥无德什么的。也不算什么破天的大罪。

  可王霄一句恐有行大事之心就要命了。不管忠顺王有没有这个心,他程凤杰的小心脏已经是快受不了了。

  我就是个芝麻官,这种大事为什么要拉上我?!

  程凤杰不停的擦汗,嘴里这个那个的半天也没能说句完整话出来。

  王霄咧嘴,他原本还想着能遇上个包拯,海瑞式的人物。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再招了招手,那些赌场打手管事,忠顺王府的仆役还有被射杀的太监们都被抬了进来。

  王霄伸手指着一摞账簿“这些都是罪证,上面都记的清清楚楚。”

  然后伸手指着那些挤满了大堂的人“这些都是人证。至于这几个被杀的,意图行刺本爵,被本爵正当防卫给宰了。”

  看到还死了几个太监,程凤杰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们两家结仇,各自拉出去打就是了。何必牵连到我!

  王霄踢了一脚被打断四肢的管事太监“这个人是主谋之一,还意图行刺本爵。县尊赶紧用刑让他招供。”

  程凤杰很想说你刚刚不是说就是来看热闹的吗?怎么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比府尹大人还牛。

  想想王霄的爵位,还真是比府尹大人要高。

  “县尊等什么呢?”看到程凤杰唯唯诺诺的没有动静,王霄不满的说“莫不是不想主持公道?”

  ‘就这些弱不禁风的太监还想行刺你武状元?你这话说反了吧。’

  心中吐槽的程凤杰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喊来远远躲开的衙役们对管事太监打板子。

  谁让你忠顺王府现在没人在场,而王霄本人就在这里呢。只能是先紧着爵位大的人来了。

  一通板子打下来,管事太监直接被打晕过去。

  浇水醒来之后不肯认,接着再打。pigu都被打烂了。

  管事太监也不傻,宁愿被打死也不敢认下意图行刺王霄的罪名。

  这要是扛不住认了下来,那才是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就在管事太监快被打死的时候,忠顺王府终于来人了。

  来人是王府长史官,同样也是个太监。

  此人进了大堂就对王霄行礼“见过爵爷。王爷听说爵爷砸了长乐坊,高兴的说砸的好。听说这狗才得罪了爵爷,特意把这狗才的家人都给送了过来任凭爵爷处置。”

  外面有王府侍卫推着一群五花大绑的男女们跪在地上。都是管事太监的亲人。

  看到这一幕,管事太监直接晕了过去。

  看着眼前面带冷笑的长史官,王霄眯起眼睛摩挲着下巴。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