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零九章 你是哪个呀!

第一百零九章 你是哪个呀!

  身为色中饿鬼的薛蟠居然污蔑别人为色中饿鬼,简直就是可笑。岂能凭空污人清白!

  被人冤枉了的王霄绷着脸走了过去。

  薛蟠明显是喝了不少,面红耳赤站在院子里面肆无忌惮的撒泼。

  站在屋门口的王熙凤气的面色泛白,可她却不能和喝醉了的外男去吵架。

  至于丫鬟仆役们,更是无人敢于上前。

  薛霸王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挨打了都是白挨。

  薛蟠是从荣国府的后院过来的,而王霄留在府里的亲兵们都是住在宁国府前院。后院这里他们日常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这些时日里薛蟠到哪里都能听到都中纨绔们在讨论王霄,说他浪子回头一举成名天下知云云。

  回到家里还要听妈妈妹妹唠叨王霄如何如何出众,想着他也能学习王霄如何如何的。

  薛蟠这个憨憨又是生气又是妒忌,早就看王霄不顺眼了。

  今个在如意楼喝花酒喝的正痛快,眼看着加把劲就能把如意楼的头牌给拿下,却是被家里心急火燎的给叫了回去。

  喝醉酒的薛蟠基本上就是六亲不认的节奏。满肚子火气的回家一听说香菱居然被王霄带走了,那各种情绪瞬间汇集到了一块直接就炸了,立马就杀到了宁国府来。

  在这里大吵大闹的也没人敢管,薛蟠愈发张狂起来。

  掐腰伸手,满口狂喷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响。

  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就看到一只大手呼啸着来到了自己的眼前。

  王霄一巴掌就把身高体壮的薛蟠扇了个原地回旋三百六十度,跟上一脚就让他一招平沙落雁屁股落地式,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薛蟠傻傻的捂着脸,头晕眼花的看着眼前出了重影的王霄。

  “你敢打我?”

  “你是哪个呀!”

  王霄捏着响指“你是哪个凤子龙孙,怎么就不能打你了。”

  薛蟠自认为自己是占着理的,侍妾被人抢了自己来讨要,走到哪儿也是占着理。

  没想到自己占着理都还被王霄给打了,这都中还有王法吗?

  向来都是蛮狠不讲理的薛蟠,在遇上了王霄之后突然变的想要讲道理了。

  薛蟠一手捂着脸,一手不敢置信的指着王霄。那神色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跟着王霄进来的香菱看到这一幕,急忙跑了过来想要搀扶他。

  这时代的女人只要是跟了男人,基本上都会一心一意的追随一辈子。这种优良传统美德为何在现代世界里没能传承下来,真是让人万分心痛。

  面对王霄,薛蟠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小了下来。可面对香菱的时候,他那大爷的气势又拿了出来。

  “你个小XX,敢跟野男人跑...”

  薛家大爷的气势刚刚起了个头,就被一只四十几码的鞋底打断。

  扶着脸上印了个大脚印的薛蟠,香菱急切的向王霄行礼哀求“二爷,求求你饶了他吧。”

  王霄蹲下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偏头看着鼻血哗啦啦的薛蟠“喝了多少?”

  薛蟠晃了晃脑袋,不敢和王霄对视,瓮声瓮气的回话“没喝多少。”

  “谁给你的勇气。”王霄伸出手指点着薛蟠的大脑壳“让你跑我这里来撒野的?”

  薛蟠捂着鼻子哼哼“你抢了我的侍妾。”

  “香菱怎么成你侍妾的,你自己忘了?”

  王霄的话让薛蟠终于回想起来,自己在金陵城犯下的事情。

  有些不自信的抹着鼻血“那事已经了解了。”

  看着往日里横行无忌的薛霸王好似小猫一样哼哼,王霄被他污蔑名誉的火气逐渐消了不少“你是哪个呀?你说了解就了解?你的脸怎么那么大呢。”

  “明白话告诉你,我找香菱就是翻案的。你的事发了。”

  王霄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你在金陵的案子,自然有人会找你。这事不归我管。不过你今天跑我这里来闹事,我也不能轻饶了你。自己去宁国府大门外罚站,明天太阳不出来就不许走。”

  说完不再搭理这个憨憨,王霄转身走了。

  这要是换个人说话,喝了酒的薛霸王鸟都不鸟他。

  可现在鼻子还在淌血,脸上火辣辣疼的厉害。他是真的不敢不听。

  捂着鼻子的薛蟠狼狈起身,对着王霄离去的方向嘟囔了几句。这才不情不愿的向着宁国府的大门走去。

  香菱一脸忧色的在一旁服侍,这下薛蟠也不敢对她发火了。还小声说话让她记得自己的好,可别真坑了自己。

  之前薛大脑袋跑来宁国府闹事的时候,薛姨妈就想跟过来的。却是被薛宝钗给拉住了。

  薛宝钗是明白人,现在整个贾家的荣耀都落在了王霄的手中。薛家不过是来投奔的亲戚。真要是闹的过了惹恼了人家,到时候肯定是没好果子吃。

  可等到薛蟠的长随急匆匆的跑回来,添油加醋的把薛蟠挨打还被罚站的事情一说,薛姨妈就坐不住了。

  薛姨妈这个女人算得上是精明。虽然还比不上她姐姐那么手法高明笑里藏刀,可在后宅女人之中来说也算是不错的。

  但是她有个软肋,那就是薛大脑袋。

  只要是牵扯到了薛大脑袋,她就会丧失理智,强行降低智商。

  听到这个消息啥也顾不上了,抹着眼泪就跑了出去。

  薛宝钗无奈,只能是跟上。

  丫鬟婆子仆役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宁国府门外,就看到薛蟠昂着脑袋站在石狮子旁边。

  薛姨妈抹着眼泪扑过去喊我的儿。

  看到薛蟠身边的香菱,薛姨妈愤愤的张嘴就要训斥,事情都是你个小X蹄子惹出来的!

  “行了。”

  鼻孔里面塞着棉花的薛蟠不耐摆手“不干她的事。是那琏二要翻当年在金陵的案子。”

  薛姨妈心头一惊“这可如何是好?”

  “还能怎么办!”说到吃喝玩乐,薛蟠那是妥妥的大师级别。可真要是遇上事情,他就得抓瞎“快去找舅舅,找姑姑,找老太太她们帮忙说项去啊!”

  “好好好。”薛姨妈连连点头“我的儿,你这脸上的脚印都没擦干净,赶紧的回去先歇着。”

  “我不走!”薛蟠明明是害怕王霄,可为了撑面子却是说“今个儿月色好,我要在这里赏月。”

  众人疑惑抬头,这阴云密布乌漆嘛黑的哪里来的什么月色。

  薛蟠脸上挂不住,使出大招“都走都走!别在这儿烦我!”

  薛姨妈无奈,只能是急匆匆的去荣国府搬救兵。而薛宝钗却是心思通透,悄悄拉着香菱来到一旁小声劝说。

  “好妹子,往日里我们薛家可待你不薄。哥哥那儿也是一直紧着你。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哥哥的屋里人。我会劝他日后好好待你。这个时候,你可要守住啊。”

  薛宝钗心思灵透,知道王霄一旦真的要为金陵的事情翻案,那香菱就是关键点。

  作为这个时代的传统女性,香菱此时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而且她本性淳朴,面对薛宝钗的话也只能是不停的点头。

  薛姨妈去求了贾母,而贾母一听又是和王霄有关就头疼的厉害。

  可她好面子,亲戚来了家里遇上这事儿怎么也不能无动于衷。只好让鸳鸯去把王霄叫来。

  鸳鸯面红耳赤,磨磨蹭蹭。

  上次去找王霄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才换了新的手帕可不想再换一遍。

  好不容易来到了王霄这里,听了鸳鸯的话,王霄落下一句‘天晚了,睡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就真的去睡觉了。

  鸳鸯回来把话一说,贾母气的心口疼的厉害。可却是拿王霄这个混不吝毫无办法,只能是念叨着身体乏了不舒服,明天再说吧。

  贾母也回去睡了,留下薛姨妈在风中凌乱。

  朝阳初升,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缝隙洒落进来,带来了暖暖的气息。

  锦被如云的大床上有了动静,面色慵懒的晴雯在被子里摸摸索索的找到了自己的肚兜。穿戴好之后小心的跨过王霄,蹬上绣花鞋推门出来。

  她本是想去叫丫鬟们进来服侍王霄起床,没想到刚出院门就见到了薛宝钗。

  薛宝钗明显是没休息好,脸上还戴着黑眼圈。

  “薛姑娘,你怎么在这儿?”

  晴雯惊讶的上前行礼。

  看着衣裳单薄,长发披肩,满脸春意的晴雯。薛宝钗红着脸小声询问“琏二哥醒了没?”

  昨天晚上薛蟠在宁国府门口罚站,看了一晚上的月亮。

  薛姨妈担心自己儿子,硬是在外面陪到天亮。

  薛宝钗自然也不可能自己跑回去睡觉,一家人都被折腾惨了。

  现在她只求王霄说句话,免了薛蟠的罚站。

  晴雯摇了摇头“还没呢。不过日常都是这个时候起来洗漱习武。”

  薛宝钗点了点头,退后两步让开了位置。

  晴雯急忙去喊院子里的小丫鬟们去准备东西,然后回到屋里去叫醒王霄。

  男同胞们都知道,大清早正是一天之中火气最为旺盛,昂首抬头,如钢似铁的时候。

  王霄睁开眼睛就看到衣衫单薄的晴雯在身边晃悠,那白腻一片瞬间让他的大脑和身体链接上。

  “薛家小姐...”

  “外面有...”

  “真有人...”

  “别扯坏了!”

  薛宝钗在外面左等右等愣是见不到人出来,一想到薛姨妈还在大门外陪着薛蟠吹风,实在是忍不住的就走进了院子里。

  等她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就走不动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