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零四章 整顿宁国府

第一百零四章 整顿宁国府

  女人非常漂亮,眉目之间自带一抹媚意。

  而且服饰妆容与中原女子截然不同。

  身上穿着的是苗疆服饰,手腕脚踝箍着金环,金环上有许多银色小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十分动听。

  “小女子紫玉,拜见将军大人。”

  王霄面上笑容更盛,内心之中却是警铃大作。

  他想起了在扬州城的时候,那个给林如海下蛊的苗疆人。

  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微笑起来犹如春风拂面的北静王“这家伙该不会就是幕后主使吧?”

  联想到林如海身为皇帝心腹,而北静王这些人则是与太上皇走的近。还真有这种可能。

  “好好好。”王霄连连点头,演技炸裂,违背自己本心的演绎着一个好色之徒。

  抓着人家的小手左看右看的,好似在给人看手相。

  王霄也是真的担心。

  那下蛊的事情太神秘莫测,而且他推断蛊虫实际上就是寄生虫。这玩意他能不害怕吗?

  四周其他客人都是抱着俏婢上下其手不堪入目,可王霄却只能是摸摸小手。

  酒过三巡,北静王笑着说“世兄,紫玉擅长跳舞。她们苗疆舞蹈与我大周不同,可谓是别有一番风味。咱们来欣赏一番如何。”

  “好好好。”王霄嘿嘿笑着点头,内心煎熬的扮演着一个色中饿鬼的形象。

  “那小女子就献丑了。”紫玉说话甜腻腻的,起身来到一旁。

  四周乐声响起,紫玉随着乐声起舞,身姿曼妙。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风情。

  一曲终了,众人齐声喝彩。

  紫玉一阵风似的扑到王霄身旁,身上淡淡的香味直冲鼻头。

  “将军,奴家敬你一杯。”

  看着紫玉递过来的酒杯,王霄内心纠结,最终还是喝了下去。

  唱歌跳舞,喝酒撩妹。

  这帮人的聚会看似开心热闹,可不经意间的闲聊却总是在隐晦试探着王霄。

  王霄装傻充愣,当做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动不动就是‘来来来,大家喝酒。’

  等到王霄不胜酒力想要告辞的时候,北静王却是拉住了他“世兄喝醉了,暂且在这里小睡片刻就是。紫玉,还不快扶将军去休息。”

  紫玉上前搀扶着王霄去了一侧厢房内。

  等到王霄离开,北静王面上的笑容散去“你们看如何?”

  “是个滑头。”众人一致给出了意见。

  北静王微哼一声,端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厢房里罗幔重重,锦被一地,华丽异常。

  紫玉服侍王霄躺下,伸手就去解他的衣裳。

  王霄可是看过黄大师的小说里有写,下蛊的女人会把蛊虫放在那个地方。一旦真成了事就会中招。

  虽然紫玉很是漂亮,非常有女人味。可王霄本就不是好色之人,此刻更是不愿意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舒臂一招就将紫玉紧紧抱在怀里,鼾声如雷不给她任何动作的机会。

  傍晚时分,王霄匆匆回到林府嘱咐晴雯自己有事要办晚上就不会来了。

  离开林府找了个无人之地,王霄直接回到了现代世界。

  去了医院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医生说你啥毛病都没有,身体壮的跟牛似的。

  王霄还是不放心,又去药房买了些驱虫药吃。

  “要是能有个会医术的大拿发个愿望就好了。”王霄深感自己掌握的技术还有欠缺,期望能得到真正有用的能力。像是打烧饼技术什么的,可千万别再来了。

  再回到红楼梦世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王霄写了份奏章,详细记录了北静王请他喝酒的事情。

  来到皇宫准备见皇帝,把这件事情呈报上去。

  皇帝收下了他的周章,不过没有见他。

  夏秉忠笑呵呵的过来送王霄出宫“将军的忠心,陛下已经知晓了。陛下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无需过虑。”

  御书房里,皇帝笑着看向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忠顺王,晃了晃手里的奏章“你看如何?”

  桌子上摆放着一份情报,上面详细记载了王霄在北静王府中的一举一动。与王霄奏章上写的东西相差无几。

  这是忠顺王带来的,本意是想借机整王霄,没想到人家主动坦白了。

  “说不定是苦肉计。”忠顺王还是有些不甘。

  皇帝笑了笑没说话。

  手下的人互相看不顺眼对他来说是好事情。如果都是亲兄弟似的友好和睦,那就该轮到他睡不着觉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与人之后,王霄终于是搬出了林府,带着一队亲兵来到了宁国府。

  此时的宁国府匾额已经被摘掉,贾珍贾蓉等宁国府男丁都被押解入天牢,不日就要发配琼州岛与贾赦作伴去钓鱼。

  府中众人之前都是忧心忡忡,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不过前些时日王熙凤搬了进来,一番拉拢安抚下来,众人的心思逐渐平静。以往如何,今后还是照样。

  甚至还有人趁着府中混乱的时机大肆侵吞了不少好处,感觉比起之前还要痛快。

  除了赖二。

  当赖二得知王霄接手了整个宁国府之后,差点就吓的要举家逃跑。

  可他实在是畏惧做逃奴的下场,惶惶不安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

  等到王熙凤入驻宁国府,赖二咬牙拿出一大笔的银子去找王熙凤求情。

  王熙凤也不傻,知道王霄肯定是要整治赖家。可那白花花的银子堆在面前,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她收下了银子,表示会为赖家说几句话。

  而她心中真实想法则是,求的下来情最好,求不下来也无所谓。反正银子进了她的手就别想再出去。

  赖二忧心忡忡,特意让赖家之中早就除了奴籍的赖尚荣等人匆忙带着大笔银票逃亡江南。就算是真倒霉了,至少还能有后人为他们报仇雪恨。

  就这么来到了这天,他接到了通知家中所有大小管事们全都到宁安堂里去拜见王霄。

  荣国府里御赐的堂号有两个,荣禧堂与荣庆堂。

  这俩堂号此刻都被贾母贾政母子霸占,反倒是王霄住不进去,也不想住进去。

  宁国府这里有御赐堂号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宁安堂。

  赖二赶到宁安堂里的时候,看到诸多管事都已经到了,就连管理关外庄子的乌庄头也来了。

  贾家的庄子当年都是分封到关外的,这么远的地方一般除了年末交租之外,乌尽孝是不会来的。

  赖二快步上前向端坐堂上的王熙凤行礼,之后来到乌尽孝的身边小声询问“你怎么来了。”

  乌尽孝其貌不扬,穿着一身土布衣服,看着就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农。

  听了赖二的询问,他小声回应“一个多月前有信使骑马去了庄子里,带去了二爷的信件。说是让老头我限世时入京,逾期不至就要军法从事。我敢不来吗?”

  赖二陡然一惊。

  王霄一个多月之前就派人去喊了远在关外的乌尽孝过来。这这这...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全身。

  王熙凤学着贾母的做派招呼众人,绝对是神采飞扬,顾盼生辉。

  她在贾家熬了这些年,总算是出头了。

  心头还想着晚上的时候要拉着平儿一起好好服侍王霄好拴住他的身心,这男人现在才是她最大的靠山。

  志得意满间,她听到堂外传来一阵甲叶交击的铿锵声响。

  没多大会的功夫,全副披挂的王霄就带着同样披铁甲,持利刃的亲兵们走了进来。

  看着英姿勃发的王霄,王熙凤站起身来笑着想要招呼,却看到王霄面色微冷的盯着她“这里是军务之所,女子不得入内!”

  贾演征战多年,这里曾经是众多军将汇聚开会的地方。

  贾代化也做过京营节度使,同样曾经在这里召开过军务。

  实际上荣禧堂也是如此,当年贾源和贾代善也是在荣禧堂商议军国大事。

  可随着这些人死去,贾家再无持节之人。这两座御赐堂号也就失去了身为白虎节堂的意义。沦落到了女子仆役都可随意进出的地步。

  王霄身为从三品的将军,也是有持节,假节资格的。

  当然,如果说真正的白虎节堂,那得是林如海家的大堂才行。

  他要整顿贾家,没想到王熙凤第一个主动撞上了他的长枪。

  王熙凤呆住了,她没想到王霄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她的面子。

  王霄看她傻傻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作,当即眯起了眼睛“嗯?”

  王熙凤胸前高耸急速起伏,面色阵红阵白。

  片刻之后用手帕捂脸,呜呜哭着向后面跑了出去。一旁的平儿急忙追了出去。

  哗啦啦的甲叶声响中,王霄迈步来到正中主位上坐下。

  他带来的亲卫们分成两排,立于堂下。肃杀之气顿时弥漫起来。

  感受着王霄巡视过来的目光,赖二等人不由自主的深深低下了头。

  无论平日里多么嚣张跋扈,多么瞧不起主家,家里盛了多少银子。他们的身份始终都只是仆役,生死都操于主家之手的家生子仆役。

  就算是主人家打死了他们,撑死也不过是罚点银子罢了。

  主人软弱的时候,他们自然可以狂吠。

  可当主人铁血起来,那他们就只是一群兔子。

  想怎么宰就怎么宰的兔子。

  王霄深深的看着赖二,挥了挥手“把人带进来。”

  众人疑惑看向大堂门口,不知王霄说的是谁。

  等到几个浑身血渍的身影被拖进来的时候,赖二失声尖叫。

  “尚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