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零二章 一旨天堂,一旨地狱

第一百零二章 一旨天堂,一旨地狱

  贾母揉了揉耳朵,眨巴着眼问“你说什么?”

  那来报信的仆役犹如老娘再嫁般嚎啕大哭“外面来了好多官兵,还有拿着圣旨的天使。说是来抄家的!”

  贾母身子晃了晃,一把推开急忙上前想要搀扶的鸳鸯,愣愣的看着仆役“你说什么?”

  外面很快就传来了喧嚣声响,仆役的惨叫与婆子的哀嚎,再加上丫鬟们的抽泣听在贾家中人耳中犹如末日之音。

  间或中听到蹡蹡的甲叶撞击声响,贾母抽了口气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贾政身子颤抖,面色惨白。手足无措的在原地转圈,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作为一个公子哥,他哪里想过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王夫人直接从桌子上滑到了地上,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王熙凤急忙上前搀扶婶婶,却没想到被王夫人一把推开。

  王夫人神色怨毒的盯着王霄“都是你!肯定是你给贾家招来祸事!”

  古代抄家有轻有重。

  轻的时候只抄没家产,可重的时候牵连亲族一起掉脑袋都是常有的事情。

  一想到大宝脸,自己哥哥,还有宫里的元春都被连累。王夫人就恨不得活吞了王霄。

  一旁看热闹的贾珍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想要避开王霄。

  没想到抬眼看过去,王霄居然也是从他身边退了几步,想要避开他。

  就在这帮人陷入巨大惶恐之中的时候,王霄来到那嚎丧的仆役面前,伸手抓着他的衣襟把人拎了起来。

  ‘啪啪!’

  两记耳光过去,仆役立马不嚎了。就是耳朵嗡嗡响,头晕的厉害。

  王霄看着他的眼睛“来人说抄的是哪一家?”

  好不容易被掐人中掐醒过来的贾母顿时就有了精神,连声喝问天使说的是哪一家。

  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亲族的事情,都指望着倒霉的人是宁国府去了。

  贾珍的脸都被气黑了,真他niang的一群混蛋!

  仆役傻傻的摇着头“不,不知道。天使带着大兵进来,小的就吓的跑了。”

  王霄随手把他扔了出去“废物。”

  贾家说起来是两府一体,贾源贾演也的确是同胞兄弟。

  可那都是三代之前的事情了。

  这都多少年多去了。平日里还好说,这种时候两边都期望于倒霉的是对门。

  看到王霄大步转身向外走去,贾政也想跟上。只是腿软的厉害,实在是迈不动步子。

  至于贾珍,自认为自己最近可没做什么能让皇帝抄家的事情来,这肯定是王霄在外面到处结交军中将门得罪皇帝了。示意自己儿子贾蓉跟出去打听消息。

  贾蓉哪有那胆量,扭扭捏捏的低着头假装没看到。

  这父子俩上演哑剧的时候,外面已经传来了尖锐的喊声“宁国府三品威烈将军贾珍接旨~~~”

  此时贾珍的感觉,就像是一桶凉水兜头浇灌了下来。

  居然真是来找自己的!

  荣国府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倒霉的不是自己就好。

  贾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而贾珍则是猛然想起自己与北静王等人的密谋,莫不是这事被皇帝知道了?!

  心神激荡的贾珍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外面的天使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了进来。

  来传旨的人是六宫都太监夏秉忠,他是皇帝的心腹太监。

  手中拿着抄家圣旨的时候,太监代表着的是皇帝,绝不与会任何人寒暄说笑。

  对于贾家众人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将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贾珍的身上。

  “威烈将军,你莫不是要抗旨不成?”

  贾珍膝盖一软,直接扑在了地上。

  夏秉忠知道这次来宣读的是什么旨意,所以也没搞摆香案,开中门,沐浴更衣那一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品威烈将军贾珍,浪行无忌,重利盘剥,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着革去世职流放琼州岛。钦此。”

  宣读完旨意,夏秉忠没理会已经直接瘫倒在地上的贾珍,直接挥手“宁国府上下男丁一并拿下。封府封门,清点器物。”

  如狼似虎的龙禁尉们一拥而上,直接将贾珍父子拿下。

  贾珍卷入谋反的事情发了,但是皇帝并不是用这个理由拿下他。因为这帮人的势力很大,背后隐约间还有太上皇的支持。在皇帝看来还没有到动手的时候。

  夏秉忠面色不变的又拿出来一份圣旨“荣国府三品威远将军贾琏接旨。”

  刚刚松了口气的荣国府众人还没来得及兔死狐悲,听到这话顿时就被吓的面无人色。

  贾母哼哼了两声,差点又背过气去。

  宁国府出事被除爵,本就是对贾家的沉重一击。这要是荣国府跟着倒霉,那贾家就算是彻底垮了。

  与之前面如冰霜不同,此时的夏秉忠看到王霄过来却是笑吟吟的展开了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扬威营游击将军,三品威远将军贾琏。文武双全,端重循良,教忠励资,质朴淳厚。兹以封尔二品武显将军爵。宁国府一概家产仆役,器皿物资皆赐之。用慰劬劳。钦此。”

  谁都没有想到,在皇帝除了宁国府的爵位,把贾珍等人送去琼州岛的时候,反倒是荣国府的王霄得了好处。

  不但爵位上升了一级,还接手了宁国府的所有家产。

  这个变化实在太快,众人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

  而一向眼高手低,以没脑子名扬长安城的贾珍却是在这个时候难得的聪明了一回。

  他挣扎着扬起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王霄“是你害我!!”

  王霄没搭理他,好奇的询问夏秉忠“都已经是钦犯了,还能如此咆哮?”

  夏秉忠向身边的龙禁尉使了个眼色,当即就有人上前,用佩刀刀鞘狠狠砸在了贾珍的嘴上。

  鲜血和着碎牙喷了出来,吓坏了一屋子的人。

  王霄转头对鸳鸯打眼色。鸳鸯还在发呆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无语的抬起手,对着鸳鸯做了个数银子的动作。这下她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夏秉忠笑呵呵的全当什么都没有看到,接着又拿出了第三份圣旨。

  “武显将军夫人何在?”

  王熙凤呆了片刻才明白过来,这是在叫自己。

  急急忙忙的扑过来行礼,脚下踉跄险些摔倒,还是王霄急忙伸手把她给扶住。

  沉甸甸的,压着胳膊。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荣国府贾王氏,淑慎性成,克娴内则......特诰封二品将军夫人。钦此。”

  王熙凤已经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恭恭敬敬的行大礼谢恩。

  起身回头,却是看到另外一个贾王氏正在用怨毒的目光盯着她。

  多年的积威之下,王熙凤下意识的就想要解释什么。可转念一想王霄此时大权在握,自己也成了二品的诰命妇人。她王夫人就连个诰命都没有。凭什么要怕她!

  看到王熙凤毫不畏惧的与自己对视,王夫人的肺都要气炸了!

  鸳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将一摞银票交在王霄的手中。

  王霄顺手捏了捏她的小手,还挺滑嫩。

  放过面色羞红的鸳鸯,王霄转身把银票塞进了夏秉忠的手里。

  “请公公与诸位兄弟喝茶。”

  夏秉忠熟练的捏了捏厚度,笑容满面的将银票收入袖子里“咱家谢过将军厚赏。咱家还要带人犯去天牢,就不打扰将军了。等到宁国府那边清点完毕,还请将军过去接收。”

  王霄拱手“有劳。”

  如狼似虎的龙禁尉们拖着屁滚尿流的贾珍父子出了荣庆堂。王霄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边上的王熙凤就已经直接扑了过来抱着他,不停的蹭啊蹭的。

  这时代的女人一辈子想要显赫出头,只有两条路。

  要么就是儿子出头,能为母亲博来诰命。要么就是和贾母一样,凭借丈夫的本事博来诰命。

  贾母之所以在贾府之中说一不二,并不是因为她的年纪大。

  真正的原因就是在于,她身上有早已经死去的贾代善为她弄来的超品国公夫人的爵位!

  一想到自己现在也是诰命夫人了,王熙凤就兴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是死死抱着王霄,不停的摩蹭来宣泄心头的欢喜。

  王霄低头看着满脸红晕的王熙凤,那双桃花眼中无边的水意几乎要把他给淹死。

  按照她此时的状态,王霄让她现在就唱二十四桥明月夜都没问题。

  好在王霄的底线很高,不至于在这荣庆堂众目睽睽之下做什么。

  招呼过来几个神色敬畏的仆役,指着早已经傻眼了的贾代儒“带着他去还钱,收过谁家的钱全都还回去。少一分银子,就把他家给拆了!”

  随后又指着满嘴鲜血的贾代修“这个老不修的玩意,拖去祠堂行家法。谁也不许放他出来。”

  王霄挣扎了几下没能挣开王熙凤,只好就这么着跟连体人似的转身看向贾母。

  “老太太,以后你就在这荣庆堂里好生高乐,外面的闲事你少管。”

  看着王霄离去的背影,贾母哼哼着又要晕过去了。

  王霄真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了王熙凤的疯狂索取与纠缠。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算是艰难脱身。

  身上都是汗水也来不及洗澡,急匆匆的就策马向着林府赶去。

  他得从林府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