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一百章 贾家的朋友圈

第一百章 贾家的朋友圈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现缺失的话,那此时应该还是在红楼梦的世界才对。

  北斋自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真相只有一个,怀中的少女是晴雯。

  昨天晚上回到林府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兴奋了一天的林妹妹已经睡下。林如海叫来了晴雯去服侍王霄。

  晴雯本就是王霄带来林府的,这个安排没有毛病。

  费劲尽力气将王霄送到床上,灌下了醒酒汤的晴雯又去打水给王霄擦拭。

  没想到半途中王霄抓住她的手直接拉进怀中,一个翻身就给压在了身下。

  离开贾府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王霄许久没有闻到肉味。今天在酒精的刺激下晴雯又靠的这么近,接下来的事情也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晴雯虽然也是抗拒挣扎,可她那小身板哪里能逃的出王霄的力气。

  至于屋子外面的人,谁脑子秀逗了会这个时候跑进来碍事。

  等到那一下来临,晴雯的挣扎也就彻底没了力气。

  王霄久未闻肉味,自然索取无度。晴雯是真的被折腾惨了。

  一直到天光微亮,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王霄醒来的时候她也跟着醒了,只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好继续装鸵鸟。

  等到王霄起身穿好衣服离开,她这才是睁开眼睛默默流泪。

  午后林黛玉过来了,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片刻之后靠过来,在她耳畔小声询问“什么样的感觉?”

  “疼。”

  大周朝的京营分十二营,每营兵马一万二到一万五之间。

  这些都是登记在册的正兵,不包括辅兵马夫火头军工匠什么的。

  王霄的游击将军分在了扬威营,领一千人队,麾下两个千总。说是千总,实际上手底下只有五百人。

  千总这个职位在前元的时候实际上是千夫长的副手。

  开国一脉的四王八公之中,到了这一代除了王霄之外已经无人在军中任职。

  上一代里也就贾代善,贾代化等寥寥数人还能手握军权。

  此时执掌十二营的军将大都是太上皇与皇帝这些年来提拔起来的。

  军中有军中的规矩,哪怕是皇帝提拔人也要按照规矩来。

  皇帝当然可以想提拔谁就提拔谁,可那样的话必然会导致军心不稳。

  规矩这东西,哪里都有。

  贾家从贾源贾演到贾代善贾代化两代人在军中掌权,十二营的营头大都是出自他们的麾下。

  他们在两代荣国宁国公麾下效力多年,基本上都是他们一手照顾安排起来的,香火情很深。

  这才是贾家最大的本钱。

  之前王子腾掌握京营的时候,十二营营头们根本就瞧不起他。

  因为他只是贾代善次子老婆的哥哥。这么疏远的关系,没人当他是贾家的人。

  后面林如海过来,待遇就不同了。他毕竟是贾代善的女婿,至少算得上是半个贾家人。

  而此刻王霄进入京营之中,那就更加不同。

  王霄的身份是真正意义上的长子嫡孙,而且还是荣国府的承爵人。他来到京营,待遇又是不一样。

  “世侄,老夫当年是先宁国代化公麾下亲兵。老夫与贾家的交情那是不用说了,有什么麻烦事情你尽管开口。”

  说话的人是扬威营的营头,忠勤伯李维忠。

  王霄深知人情世故,很清楚李维忠的话并非虚言,他真要是有事情求到的话肯定会帮忙。

  可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那就不叫帮忙了。

  香火情这东西,从来都是越用越少的。

  贾家的贪婪妇人与无知男丁都不明白这个,把求人办事看作是理所当然。疯狂挥霍着两代人积攒下来的香火情,等到真正需要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

  王霄笑着行礼,顺便把礼物送了过去“小子莽撞,不知军中事务。以后若有不当之处,还请世伯多多包涵。”

  “哈哈哈哈~~~”李维忠捋须大笑“你小子不错,来陪老夫喝酒。”

  酒宴结束,王霄告辞离开。

  李维忠沉思片刻,找来自己夫人嘱咐“过些时日你找个由头去贾家拜访一番,拉拉关系。”

  李夫人不解“这是为何?”

  贾家这代人崩的厉害,军中将门都瞧之不起不愿意与其来往。像是李家已经是几年没和贾家走动了。

  虽然贾家人来求事情,他们还是会帮忙。可那都是实实在在的在消耗香火情。

  李维忠端起酒杯喝上一口“贾家又出英杰了。”

  地位差不多的时候,你帮我,我帮你。这样才能做朋友来往。

  香火情这东西也是相对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求到别人。

  贾家之前让人瞧不起,军中将门自然不愿与其来往。不过是维持着老一辈的香火情罢了。

  现在贾家出了王霄,有了再起的希望。那互相之间的交往自然也可以再开始。

  “以后贾家若是再有人上门求事,先问清楚是谁的意思。”

  李维忠继续交代“不是贾家家主的意思,其余之人托请一概不理。”

  王霄不只是拜访了李维忠,京营十二营的营头,还有出身于贾家两代国公麾下的将门都拜访了。

  这么做除了混个面熟之外,还是在向所有人传达贾家从今往后我做主的意思。

  他要把贾家的香火情都捏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被那些无知妇人们用来包揽诉讼,发放印子钱。为自己娘家人谋取利益。

  贾家就算是一座山,也经不起她们如此挖掘。

  “这些日子也是怪了。”刚刚送走了安陆侯诰命夫人的贾母疑惑出声“许多往日里多年未曾走动的人家,怎么接连上门拜访。”

  王夫人想了想说“或许是看大姑娘在宫中点了凤藻宫尚书,这才来拉关系的。”

  贾母点头“想来也是如此。过些时日你让人备好礼物,找好日子一家家的拜访回去。不可失了礼数。”

  “媳妇晓得了。”

  女人的世界观与男人完全不一样。

  在贾母她们的眼中,贾家最近的兴旺源头在于宫中的贾元春。完全不知道贾元春之所以能封凤藻宫尚书,根源却是在于林如海与王霄。

  皇帝再勤政,他也只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天下这么大,只能是任用信得过的人帮忙管理。

  林如海与王霄,一个掌控京营,一个接手了贾家的香火情。想要他们为自己效命,必要的安抚是必须的事情。

  所以贾家的大女儿贾元春,才会从女史晋升为凤藻宫尚书。

  女人在皇宫里的地位,实际上与外面娘家的地位是息息相关的。

  “他niang的,贾家最近又兴旺起来了。”虎头虎脑的薛蟠一脸郁闷的喝酒“那帮子衙内都在请大宝脸去喝酒,却他niang的没人来请我。”

  薛姨妈坐在一旁吃着点心“听说是宫里的大姑娘要得宠了,人情冷暖本就如此。”

  边上的薛宝钗没说话,默默的绣着手帕。心中却是在想“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大姐姐进宫多年,为何到现在才封凤藻宫尚书。军中将门已经不走动多年,为何现在又开始来往的。这世上的人,这世上的事总有规律可循。”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写的一手好字,画的一手好画的王霄。

  那天晚上王霄为了一个丫鬟横剑在手,所向披靡的场景宛如历历在目。

  他一发怒,贾家上下竟无一人敢于出声。

  王霄抱着晴雯在大雨中潇洒离开的场景,好似把她的心也给带走了。

  “妹子,又想大宝脸呢?”薛蟠哼哼着喝酒“他跟冯紫英那帮人去春风楼喝花酒去了。啧啧,听说那春风楼的明月姑娘才艺双绝,是世间一等一的美人儿。”

  薛姨妈训斥着薛蟠整天想女人,要多考虑自己的前途。

  而薛宝钗却是想到了在晴雯事件之中毫无作为的贾宝玉。

  贾宝玉那天的表现,敏感的少女们都看在眼里。

  一句话形容就是,无情无义。

  贾家姑娘们最近都减少了与大宝脸的玩闹,这也是他出去喝闷酒的原因之一。

  对比一下为了晴雯持剑杀人,甚至硬抗贾母反出荣国府的王霄。

  薛宝钗幽幽的叹了口气。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大宝脸此时也在郁闷之中。

  都中将门子弟请他来春风楼喝酒,他当是交朋友也就来了。

  可来了之后才发现,人家都是冲着王霄来的。

  话语间都是在打听王霄的事情,还拜托他帮忙引荐。

  以往在贾府之中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可在这里却是成了陪衬。一脸郁闷的贾宝玉只能是不停的喝酒。

  “宝兄弟。”冯紫英端着酒壶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怎么闷闷不乐的。来来来,哥哥陪你喝酒。”

  大宝脸挤出笑容“无事。”

  冯紫英在纨绔里面也算上个小人精,看出贾宝玉心情不好,眼珠子一转就有了念头。

  “不如哥哥叫那明月姑娘过来,为兄弟吹箫一曲排解烦闷如何?”

  四周喝多了的纨绔们顿时叫嚣起来“没错,叫那明月过来!nainai的,咱们来了这么久,居然不来伺候咱们!”

  春风楼的管事跑了过来,陪着笑脸“各位大爷,明月那儿有客在。实在是脱不开身呐。小的在这里给各位大爷赔礼了。”

  “他niang的。老子倒要看看什么人的脸面这么大。”

  一群喝高了的纨绔们叫嚷着起身,吵吵闹闹的来到了明月的包厢门外。叫嚣着让里面的人滚出来。

  房门缓缓打开,一个伟岸身影站在门口处冷冷的打量着众人。

  “谁让我滚出来的?”

  大宝脸陡然一惊,走出来的人居然是王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