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九十五章 我敢

第九十五章 我敢

  看到王霄拔剑,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王霄居然连贾母的话都敢不听。

  看着在雨滴下映亮着寒光的宝剑,仆役们有些犹豫,踌躇不前。

  “怕什么!”

  赖大扯着嗓子喊“拿下二爷,送到祠堂去!”

  为了鼓舞士气,赖大第一个举着棍子冲了过来。

  在赖大的眼中,王霄就是个废物纨绔。拔剑也不过是为了吓唬人,他还真敢不听老太太的话不成?

  磅礴大雨中,一抹凌厉的寒光在纷飞的雨滴中一闪而过。

  赖大的咽喉处浮起一抹红线,随即鲜血泉水般喷涌而出。双手死死捂着脖子,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看着倒在地上抽搐的赖大,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当着他们的面,杀人了!

  王霄目光如水,紧握手中宝剑迈步就冲入了仆役群中。

  寒光闪耀,剑气如虹。

  这些整日里作威作福的仆役们哪里是练了多年剑法的王霄的对手。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全部被放翻在地。

  殷红的鲜血随着雨水在地面上汇集,红彤彤的吓晕了不少胆小之人。

  虽说王霄学的五岳剑法因为被坑了没有配套的内功心法辅助,只是一个花架子。

  可毕竟是练习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是炉火纯青,对上普通人的时候那就是杀神一般的存在。

  王霄横剑在手,抖了朵漂亮的剑花,将剑身上的血渍甩了出去。

  “我是荣国府承爵之人,身为仆役敢对我动手,该死!”

  王霄单手抱着昏迷不醒的晴雯,另一只手持剑站在大雨之中。纷落的雨滴衬托下,身形分外伟岸。

  这一刻,四周众人真的是什么样的念头都有。

  仆役嬷嬷们都被吓坏了,谁也没想到二爷突然发飙会如此可怕。

  这个时候他们才回想起来,自己的身份不过是贾家的家生子。生死都是操控在家主的手中。

  往日里瞧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的,其实全都是能够决定他们命运的主宰。

  丫鬟们则是一边害怕一边脸红心跳不已。

  贾家的男丁都是文弱废物,别说杀人了,往日里就连剑都没人拿过。

  今天,王霄为了晴雯动了剑。而且这身容气度,完完全全的让丫鬟们面红耳赤的魅力。

  这其中又以鸳鸯为最。

  看着大雨之中横剑而立,傲然如松的王霄,鸳鸯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恨不得此刻倒在他怀里的人是自己。

  女眷们反应不一。

  有惊恐,有慌乱,有艳羡,有迷茫,有畏惧种种不同。

  红着脸的林黛玉用小手在脖子旁边忽扇,她突然感觉好热。

  这就是她梦中最为欢喜的英雄救美的场景啊。

  心跳的厉害,下意识的就看向身边众多姐妹。林黛玉却是惊异的发现不远处的薛宝钗同样红着脸,迷离着目光看向王霄。

  林妹妹顿时学着王霄眯起了眼睛。

  王夫人被吓的神色慌张,下意识的找人赶紧的去叫贾政过来。出大事了!

  贾母则是晃悠着身子,被鸳鸯和大宝脸搀扶着。她实在是没想到王霄居然会如此爆裂。

  就在这一片混乱的当口,一个白发嬷嬷嚎哭着冲了出来,扑在赖大的身上声竭力嘶的哭喊“我的儿,你死的好惨呐。”

  这是史老太君从史家带来的陪嫁丫鬟,之后嫁给了府中管事的赖家。在贾母的支持下,赖家兄弟俩分别成了荣宁二府的管家,可谓权势滔天。

  后宅里面的事情,男人们瞧不上,可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是整个世界。

  撕不撕的不提,各家的女主人但凡是想要掌家的都要把自己的心腹之人安排在重要位置上,用来掌控后宅。

  贾母之所以能在贾家一言九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有赖家作为心腹。这位赖嬷嬷自然也是非常体面。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光鲜。

  贾府之中最大的吸血鬼就是赖家。

  他们家在公侯街的后面起了大宅子,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据说都不比贾家差到哪里去。

  家中养着仆役小厮侍女马夫众多,装银子都是直接用屋子来装。

  甚至于,就连赖家的孙子赖尚荣都借助着贾家的权势坐上了县令的位置,一家人在外可以称爷了。

  虽然有些夸张,可赖家的确是成了人上人。

  只是,赖家的风光可不是靠他们自己。

  贾母的月例银子一个月只有40两,赖大赖二就算是大管家又能有多少月俸。

  完全依靠月例钱,他们赖家真的是做工做到二十一世纪都起不了那么大,那么精美的宅子。

  更别说赖尚荣还能做县令,没有贾家帮忙捐前程,他能做到县令?

  赖家就是趴在贾家身上吸血的吸血鬼,只是有贾母的支持没人能管得了他们。

  “你个。”嚣张惯了的赖嬷嬷瞪着血红的眼睛,扬起头对着王霄破口大骂“你...”

  王霄一剑扫了过去,直接削掉了赖嬷嬷一头的白发,吓的她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双腿之间一阵湿意。

  “我虽然不打女人,可如果你想找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

  王霄真的是对这宅院里的事情腻歪透了。

  他人还没出去做大事呢就这么麻烦了,真要是长期外出这边还不得翻了天。

  “你这么有本事就先杀了我!”

  贾母终于是回过神来,用力杵着拐杖“你这个逆子!逆子!你敢动她一根寒毛,我就去宫里参你!”

  林妹妹闻言神色巨变,颤抖着手想要为王霄说话。

  贾母是先荣国贾代善的正妻,她是超品的诰命夫人。真要是化上大妆,捧着玉册去皇宫里面找皇太后告状说王霄忤逆,那王霄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王霄没有丝毫畏惧,冷冷的看着贾母。

  贾家之所以落败,这个老太婆绝对是功不可没。

  身为女人权力欲巨大,什么事情都想要管。把贾家坑到了山穷水尽,自己享用一生满意了,两腿一蹬走了。结果就是坑的贾家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这家里几乎就没什么好人。

  有了贾母撑腰,之前被吓到的赖嬷嬷顿时又活了过来。

  张嘴就是“你个...啊!!”

  剑光一闪,一个带血的耳朵飞落雨水之中。

  冰冷的目光看过来,让赖嬷嬷如坠冰窟,捂着耳朵嚎叫打滚。

  王霄转头看向贾母目光明亮,手中利剑甩了朵剑花,微微一笑“我敢。”

  收剑入鞘,脚尖一挑就将地上的雨伞挑进手里。

  目光看着贾母身边的鸳鸯“你等什么呢?还不快去把老太太的玉册拿出来。没听老太太说要去宫里参我吗?”

  王霄的话让贾母傻眼了。

  进宫参告忤逆可是她的杀手锏,贾家上下就没有不怕这个的。

  在这个讲究以孝治国的时代里,这可是真要命的事情。

  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居然真的遇上了一个不怕的。他这是喝了多少?

  “老太太,你为了家中仆役家生子去参我。好,我大不了不要这个爵位了。你呢?”

  说白了,赖大赖嬷嬷他们的身份只是家生子的仆役,生死都由主家掌控的那种。

  王霄真动手也就动了,于情于理都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贾母因为这个缘由去宫中参告王霄忤逆,皇太后绝对不会说她持家有道。京城的勋贵之家也会认为贾家后宅不靖。

  就算这次真的碍于身份要处置王霄,顶多也就是削爵。

  这削的可是贾家的爵位。

  为了仆人削了贾家的爵位,世人不会说她贾母重情重义,只会说贾家先祖有眼无珠。

  至于皇宫,以后她肯定是没机会再去了。

  贾母真要是去告状,那就是两败俱伤。

  王霄是被这些事情给烦透了。这次如果镇不住她们,天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出来。

  他马上要参加武举进京营,没时间和这些后宅的女人们玩宫心计。

  大不了就一拍两散,王霄最不济也可以回现代世界去。他才是真正的毫无畏惧。

  贾母涨红了脸,气的身子发抖。可却是真不敢下决心鱼死网破。

  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贾母根本就没有那种放弃一切的勇气。

  王霄目光扫过庭院内的众人,仆役丫鬟嬷嬷们纷纷垂下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往日里这个大家瞧不起的二爷,今天绝对是天神下凡!

  家中姐妹都是好奇与担忧的看着他,唯有林妹妹目光灵动的对他眨了眨眼。

  王霄最后看了眼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的贾母,一手撑伞一手抱着晴雯转身离开。

  王熙凤早已经被吓傻了,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远去的王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男人,已经和她记忆之中的完全不同。

  就连在贾府之中犹如天一样存在的老太太都吃了瘪,愣是拿他没办法。

  直到这个时候,王熙凤的心头才恍然有了个念头。

  男人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王熙凤发呆的时候,平儿已经急匆匆的跑过来把她搀扶起来,跑到游廊下躲避风雨。

  “老太太呢。”

  王熙凤下意识的询问,转头看过去,廊前众人早已经纷纷散去。少了只耳朵的赖嬷嬷也都被搀走了。老太太也在鸳鸯和大宝脸的搀扶下回了荣庆堂。

  “还找什么老太太啊。”平儿都快急死了“你今个不但得罪了二爷,还把老太太弄的下不来台。我都快愁死了。”

  回过神来的王熙凤想了想,居然笑了起来“没事,今天我淋了雨,生病就是了。”

  既然不能同归于尽,那就只能是不了了之。

  除了倒霉的赖大与赖嬷嬷,其他人都将这当做了是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里最大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