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九十三章 清除炸弹

第九十三章 清除炸弹

  荣庆堂里欢声笑语,贾家的姐妹女眷们都在。

  贾母一心想要成就林黛玉和大宝脸,隔三差五的就派人去林家把林黛玉接过来住,说是想念外孙女。

  没住进大观园之前,林黛玉和大宝脸都是住在贾母这里的。

  除此之外迎春,惜春,探春姐妹也是住在这边。

  后来薛宝钗一家过来,贾母说太拥挤了就让迎春三姐妹去了王夫人那边住。而薛宝钗则是住在当年贾代善给自己修的小院子里。

  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真实的原因在于薛夫人一来就宣扬金玉良缘的事情,让贾母心生警惕。

  王家已经嫁了两个女儿进贾家,这要是再来一个薛宝钗,那她们的势力就太大了。

  所以贾母的真实用意就是想要给大宝脸和林黛玉拉红线。

  这要是在以往,林黛玉肯定不在意。甚至会因为赢了薛宝钗一线而暗喜。

  可见识了王霄的上进与本事,再对比一心只想与女孩子们玩乐的大宝脸。尤其是在扬州城里的那段美好经历,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来。

  今天贾母把林黛玉和史湘云都给接了过来,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热闹非凡。

  大宝脸兴奋的面色涨红,左看右看美的不得了。

  众人高高兴兴说笑聊天,贾母兴致盎然的招呼摆桌子准备玩叶子牌的时候,一声凄嚎哭喊传了进来。

  大家诧异的看了过去,就看到钗发凌乱,衣衫不整的王熙凤抓着一张画作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

  “老太太~~~”

  王熙凤直接扑倒在了贾母的脚下哭喊“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这是怎么了?”贾母连忙叫人把她拉起来“别哭,有什么事情我给你做主。”

  王熙凤抹着眼泪哭喊“那个没良心的勾搭上了小狐狸精,还给人家画了画儿。我起早贪黑的忙着家里的事情,他就在外面这么对我。我不活了我~~~”

  “什么画儿?”贾母疑惑的接过王熙凤手里的画作,摊开一看四周人顿时都惊讶出声。

  “晴雯?!”

  画上的人惟妙惟肖,而且大家都认识,正是大宝脸身边的丫鬟晴雯。

  “咦?还有题诗呢。”

  王熙凤不识字,之前看到了也不知道王霄写的是什么。

  可这屋里的姑娘们大都读过书,自然是认得的。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是摩诘居士的诗作。”

  “还真是相思许久了。”

  这下算是被实锤了。有这画作,还有这首相思诗作为证据,已经可以坦白了。

  林黛玉红着脸,她想的是晴雯的容貌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之前也没听说过王霄对晴雯有什么意思,莫不是......

  大宝脸气呼呼的喘着气,对王霄很是不满。

  其他人想到以往王霄的风评,都认为这是王霄看上晴雯了。

  唯有擅长作画的贾惜春疑惑的指出不同点来“这画作上的衣服不对,晴雯可没穿过这衣服。”

  绣春刀世界里的北斋身份很高,在皇宫之中仅次于皇后。她穿的衣服当然不可能是身为丫鬟的晴雯能穿的。

  而擅长书法的贾探春却是目光迷离的看着那首相思,绝对大家风范的一笔魏碑笔迹让她看的如痴如醉。

  贾府四春,各自擅长琴棋书画一种。这一点从她们身边的大丫鬟名字上就能看的出来。

  贾元春的丫鬟叫做抱琴,贾迎春的丫鬟名唤司棋。贾探春的丫鬟取名侍书,而贾惜春的丫鬟则是入画。

  曹公擅长隐晦,功笔之深厚实乃吾辈之楷模。

  “这真是他画的?”贾母有些不敢置信。

  这画工,这笔迹满满的大家风范。怎么可能是王霄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能做的出来的?这也太夸张了!

  别人不敢置信,可林黛玉却是确信无疑。

  因为王霄给她画过画像,被她小心珍藏起来。无论是画工还是笔迹都确定无疑。

  “这画工真好,惟妙惟肖。”

  “还是字写的最好,这一手魏碑张猛龙贴,我就没见过更好的。”

  王熙凤不懂画作也不认识字,看到大家的关注重点转移到了画作和诗词上,当即再次放声大哭起来。

  贾母连声安抚,并且让鸳鸯去把王霄和晴雯都给叫来。

  王霄此时并不在贾府之中。

  王熙凤的无理取闹让王霄很是烦躁。离开贾府独自一人找了家上档次的酒楼喝闷酒。

  天空之中乌云密布,闷热的让人很不自在,感觉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坐在包厢里的王霄推开窗户,端着酒杯站在窗边思索着如何才能再弄到一个世界锚去见北斋。

  或者是先去水浒传的世界找茂德帝姬?

  王霄的选择困难发作了。

  “那贾珍...”

  “他那儿媳妇...”

  “嘿嘿嘿...”

  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让王霄皱起了眉头。贾珍与秦可卿的事情已经流传到了这种程度?

  他回想起了那句判词‘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荣国府的那几个活宝的确很废材,也做了许多恶事。可这时代里勋贵之家哪家不是如此,凭什么四王八公里面就贾家倒了大霉。

  事情的开端在宁国府,单纯凭借贾珍的所作所为还算不上导致贾家覆灭的下场。

  根据王霄的推断以及在现代世界里查阅的资料分析,联想倒日后的铁网山兵变。他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宁国府上下几代人都是废太子义忠亲王老千岁的铁杆!

  贾代化当年是京营节度使,是废太子的心腹大将。皇帝登基后不久他就死了,这算是在安皇帝的心。

  可宁国府上下对废太子的忠心未改,秦可卿就是两边互表心意的关键。

  废太子虽然死了,可他儿子还活着,并且受到太上皇的重视养在身边。

  贾家之所以会倒霉,根源就在于贾珍参与了废太子一脉在铁网山发动兵变的事情之中!

  “这尼玛到处都是祸害。”

  王霄真是无语了。

  宁国府那边没权没势的,就有个空头的名号,凭什么参与到如此要命的事情之中。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们只是起了个摇旗呐喊的作用,所以才能侥幸只抄家没砍脑袋。

  一想到身边埋着颗炸弹,王霄也没了喝酒的心情。直接会账走人,上马之后一路快马加鞭去了林如海的府上。

  林如海在衙门里面办公,直到天色渐晚才回到家中。

  “你有证据吗?”书房里,林如海神色凝重的看着王霄。

  王霄笑着“我怎么可能会有证据。不过只要用心去查,想要找到证据并不难。”

  说到这里,王霄压低了声音“听说皇帝的密探遍布勋贵之家,他们用心去探查的话肯定会有收获。”

  林如海瞪了他一眼“亲亲相隐你不知道?”

  王霄端起茶杯一口抽干“谋大逆之罪不在其中。”

  亲亲相隐是儒家提出的一个主张。那就是说亲属里面有人犯罪了,你帮忙隐藏不算有罪。而如果你告发的话,那反而是你要被治罪。

  当然了,在封建时代里家族关系密切,这也是符合时代规律的事情。

  亲亲相隐也不是什么罪都要隐瞒,像是谋反这种事情你告发的话不但不会论罪还会受到奖励。不告发才会受到牵连。

  林如海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可先代善公与代化公都已经向皇帝投诚了啊。”

  “我相信我的判断。”

  王霄敲着桌子“这事要尽快向皇帝告发。”

  林如海神色古怪的打量着王霄“你怎么尽拿亲族开刀?”

  “树干腐烂了就要立刻割掉腐烂的地方,否则的话整颗大树都会完蛋。我只是不想做覆巢之下的鸟蛋而已。”

  林如海深深的打量着王霄,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懂王霄了。

  “你在这里等我消息,我现在就进宫面圣。”

  林如海最终还是决定相信王霄,因为自从在扬州城见到王霄开始,他的判断就从来都没有错过。

  晚上的时候皇宫都是要落锁的,除非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否则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皇宫。

  林如海不但是皇帝的心腹,身为京营节度使还是一等一的要害之地。他深夜入宫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勤于政务的皇帝还没有休息,依旧是在御书房里处理公文。

  听了林如海的禀报之后,皇帝勃然大怒“混账东西!其心可诛!”

  皇帝起身背着双手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朕对他们已经足够宽宏大量了。当年他们依附义忠亲王与朕作对,朕登基之后还饶恕了他们。没想到啊,贼心不死!”

  当年义忠亲王老千岁被废的时候内情非常复杂,明面上的原因是他趁着太上皇病重起兵叛乱。可问题是,当年起兵的时候掌管京营的贾家压根就不知道,京营十二营完全没有参与。

  贾代化掌管的京营是义忠亲王的核心班底,真要是起兵叛乱不可能不调动他们。

  可事情就是这么诡异,京营十二营一个兵都没有参与其中。

  之后就是叛乱被扑灭,义忠亲王被圈禁至死。当今皇帝登基,贾代化贾代善那代人逐渐死去,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已经非常稀少了。

  皇帝对这些废太子一脉一向都是极为重视,也是非常不信任。

  因为当年义忠亲王的位置非常稳定,皇帝是在几乎不可能成功的情况下夺到了皇位。那些太子党们自然是要心生不满。

  这帮人的力量极大,朝中军中乃至宗室之中都有废太子的力量存在。

  此刻听到王霄告发宁国府贾珍,皇帝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当年让他非常不舒服的宁国府贾代化。

  “此事朕已知晓,朕会派人详细查探,你们这边不要走漏了风声。”

  林如海回到府里和王霄说了一遍,叮嘱他不要走漏风声。

  王霄离开林府的时候,酝酿了一整天的大雨终于是落了下来。

  回到荣国府,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仆役们急忙上前牵马“二爷,您总算是回来了。老太太那边催了几十遍了!”

  “什么事情?”

  “小的说不好,您还是快去吧。”

  王霄疑惑的换了件干净衣服,撑了把伞来到荣庆堂。

  没等他进门就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跪在荣庆堂的院子里,任由风吹雨打瑟瑟发抖。

  看那熟悉的水蛇腰,王霄瞬间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是晴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