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十九章 年轻人如果没有点野心,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第八十九章 年轻人如果没有点野心,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王霄阅历丰富,眼光毒辣。

  下午的时候贾赦就像是狼一样不停的去打量王熙凤,那眼睛里面的浴火好似能把她衣服都给点燃。

  这或许能瞒的了别人,却是绝对瞒不过王霄。

  王霄其实并不在意接贾琏的班,毕竟王熙凤之美,宛若神仙妃子。

  当然了,主要是因为借用了贾琏的身份,让他烟消云散。帮忙照顾一下人家老婆怎么了!

  不过如果王熙凤不自爱的话,那王霄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现代世界的女人那是没办法,男人们管不了了。可如果在异世界还是如此,那穿越者们就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个没良心的一走就是那么久,那个老扒灰整天想打我的主意。”王熙凤泪眼婆娑的拉着王霄的手“前些日子他喝醉了酒想要用强,被我用簪子狠狠扎了一簪才消停下来。”

  王霄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平儿身上。

  贾家的后宅那就是一个女人的世界,里面的各等丫鬟们千奇百怪,什么心思什么样的人都有。

  这其中平儿的心性品格足以位列前三。

  平儿虽是王熙凤的丫鬟,可在这种事情上面却是绝对不敢欺瞒王霄。

  当即认认真真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说了一遍。

  不外乎就是贾赦看贾珍扒灰眼红,自己心头冒火也想尝尝神仙妃子的味道。

  结果没想到王熙凤性子泼辣,与那逆来顺受的秦可卿绝然不同。

  几番试探没有得手,就想要借着酒劲用强。直到被王熙凤扎了一簪子才暂时老实下来。

  “你没和老太太说过?”王霄不悲不喜,肃穆的神色让一旁的王熙凤看的心肝儿都颤。

  王熙凤惨然一笑“老太太那里什么不知道?还不是拐弯抹角的说女人难,女人不易的。我看着是管家的,可又能怎样。”

  王霄点点头不再言语,房间里的气氛很是凝重。

  在这个礼教大于天的时代里,哪怕是凤辣子也不可能逃脱这个束缚。

  若是王霄用这件事情说事闹大,她王熙凤除了一死保全清白名声之外别无他法。

  主仆两人都是神色紧张的看着闭目不语的王霄,等待着王霄做决断。

  对于王熙凤来说,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片刻之后,王霄终于睁开了眼睛。只是说的却不是这件事情“你在外面用我的名头包揽诉讼,还拿着家里的钱去放利钱。这两件事情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处理干净手尾,以后绝对不许再碰。我很快就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能让你在后面扯我的后腿。如果我的话你不听,或者瞒着我悄悄的继续干。那我就送你一份休书回金陵,你想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王熙凤虽然也是十二钗之一,可却是坏事做的最多的那一个。

  她包揽诉讼就是违背正理坑害无辜之人。站着理的人不需要她帮忙,只有做了坏事的才会送钱给她求帮忙。

  她在外面放高利贷,吃的是沾血的馒头。被高利贷逼迫的家破人亡的事情多了去了。

  有人或许会说,这事情你不做也会有别人去做。

  那按照这种说法,别人杀人你也可以随便杀喽?

  看在早已经烟消云散的贾琏的面子上,王霄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她自己还不想抓住的话,那王霄也算上仁至义尽。

  王霄在主仆二人惊恐的目光下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贾赦那边不用担心,我会解决这个小问题。”

  贾赦是贾琏的亲爹,又不是王霄的。王霄只是在系统的帮助下借用了贾琏的身份,当然不可能与这种人渣败类有什么亲情可言。

  或许在王熙凤平儿她们的眼里,身为大老爷的贾赦那是连老太太都没有办法管教的天一样的存在。

  然而在王霄的眼中,他算个屁啊。

  对付这种人,亲自下手武力清除什么的都嫌脏手,随随便便给这种满脑袋都是排泄物的蠢货下个套就能摆平他。

  林如海今天留宿在贾府,喝了醒酒汤得知王霄来拜访也不惊讶。

  “是为了贾赦的事情来的?”林如海在官场厮混多年,那眼光得多锐利。

  贾赦遮遮掩掩的以为自己瞒的住别人,那都是他的幻觉。

  “他只是个由头。”王霄坐下之后也不废话“贾家必须得改变,再这么下去就要彻底完蛋。有些人,必须要清除掉。”

  林如海眯起了眼睛,他早就猜测王霄有枭雄之心,现在终于是可以实锤。

  不过他也不在乎。年轻人如果没有点野心,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林如海想要对付王家,而王霄则是要整顿贾家。两人合作没有丝毫问题。

  “如果动他,那荣国府的爵位可就不保了。”

  林如海提出一个在这个时代世家子弟之中最为看重的地方。

  勋贵之家最为看重的是什么,必然是爵位了。有了爵位才是勋贵,没了爵位那又算得了什么。看看薛家就知道了。

  王霄洒然一笑“区区爵位,自己挣就是。何须承荫他人。”

  这里说一句有关贾家爵位的隐藏故事。

  贾家的爵位并非逐级继承,而是犯下了大错被狠狠减封过。

  贾代善是原爵继承的荣国公,可到了贾赦这里却是成了一等将军。中间跳过了好多个等级。

  爵位这东西没有世袭罔替的话,那就是普通的降等世袭。

  每一代人继承爵位都要降低至少一等。可像是贾赦这样一下降低这么多等级的,唯一原因就在于贾家犯过大错。

  这事情要推到现任皇帝登基之前。

  当时登基呼声最高的并非是现任皇帝,而是废太子。

  贾代善与掌管京营的贾代化都是废太子一党的重要成员。

  至于结局,大家都知道了。废太子一败涂地郁郁而终。现任皇帝上台,对于废太子一党自然是要狠狠下手打击。

  贾代善与贾代化接连病逝也是这个原因。他们活着,现任皇帝会感觉危险与不高兴。

  作为惩罚,荣国府与宁国府的爵位继承都是被狠狠的降低。

  不只是他们,向来同气连枝的四王八公之中也有很多人是废太子一党。

  秦可卿出殡的时候来的客人很多,八大国公之中除了镇国公的孙子牛继宗算是逐等继承是一等伯之外,其他像是理国公的孙子柳芳是一等子,齐国公的孙子是三品威镇将军,治国公孙子是三品威远将军,修国公孙子是一等子等等。

  同为孙辈,只要看看爵位变化就能知道当年谁家是废太子一党,谁家又投靠了现任皇帝或者说至少做了墙头草。

  贾家是废太子一党的重要证据之一,就是秦可卿。

  她只是一个教书匠的女儿,凭什么死了的时候四王八公都来送葬?而且用的还是亲王的棺木,这个规格是她的身份能承受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秦可卿的真实身份就如同猜测的那样,是废太子的女儿。

  后面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贾代善与贾代化为了保全贾家,当即毫不犹豫的就转身投靠到了现任皇帝的门下。

  因为他们贾家在京营的巨大影响力,手中没什么兵权的皇帝自然也是笑着接纳,还接受了贾元春入宫。

  当然了,这种做法也是让太上皇极为不满。为贾家日后的覆灭留下了伏笔。

  “你准备如何去做?”

  林如海也将贾家视为自己的助力,在他看来贾家落入王霄的手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王霄当然不可能亲自去动手了,这也太过落入下乘“想要对付一个人,你首先要找到他的弱点。王子腾的弱点就是贪权,好官。至于贾赦,贪财好色之人。”

  在生与死之间走过一遭的林如海,心中只有林黛玉和自己。至于其他人,管他什么内兄外兄,岳母亲家的他都不在乎。

  听完王霄的话,他笑呵呵的端起了茶杯不再言语。

  三天之后,林如海已经回了京城之中的林家老宅。而林黛玉则是被贾母留了下来要求多陪陪她。

  让众人惊讶的是,王霄居然被林如海带走,说是要带他一起去历练。

  虽也不知道林如海为何如此看到王霄这个纨绔子弟,不过总归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情。唯一不高兴的或许只有贾赦。

  “这个逆子!回家这几天一次都没来请安,一分银子的礼物都没有给过!这是高攀上京营节度使就不把我放眼里了?”

  侧躺在卧榻上的贾赦狠狠的瞪着眼,嘱咐邢夫人“去把凤姐儿叫过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们想干什么!眼睛里面还有没有尊卑了!”

  邢夫人心中吐槽,你叫凤辣子过来究竟想干什么,当人都是傻子不成。

  只是邢夫人出身很低,在贾家尤其是在贾赦面前毫无地位可言。

  她就像是一株蔓藤,一切的一切都是依附在贾赦的身上,所以哪怕心中再为不满,也只能是按照贾赦说的去做。

  邢夫人还没有出门,贾赦的亲随小斯就已经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险些把邢夫人给撞倒。

  “你老母死了啊!急着来报丧!”

  因为缺银子而心情不爽的贾赦直接抄起茶碗就砸了过去。

  长随没被砸到却是被吓了一跳,急忙解释“大老爷,小的有好事禀报。”

  贾赦坐在卧榻上,双手撑着腿。一双吊袋三角眼阴冷的盯着他“说。”

  “城西恒源号的东家吃了官司,现在正满城的借钱打官司呢!”

  恒源号是一家布庄,家里的生意不错收入不少。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家的身后并没有什么高门大户支撑,对于贾赦这种人来说那就是大肥羊。

  贾赦眼睛一亮,当即把屋里的侍女们都给赶了出去,对那长随招手“过来给老爷详细说说。”

  与此同时,王霄跟着林如海走入了这个时代的皇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