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十八章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第八十八章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等一下,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早上没刷牙。”

  “真不行,人都在外面见客呢。”

  “天还亮着啊!”

  肤若凝脂的王熙凤的丹凤眼里满是满是怒火,一双柳叶眉紧紧拧在一起“你这推三阻四的,莫不是又在外面养了小狐狸精了?”

  王霄想说不是狐狸精,人家都是明媒正娶的。

  握着王熙凤的手,王霄好声安抚“都是没有的事情。我在扬州忙着帮姑父做事,哪里会有闲工夫做别的事情。姑父来做客,快点出去吧。”

  王熙凤的外号叫做凤辣子,再加上王霄以往的名声,听了这番话非但没有被说服,反倒是直接抓住了王霄的衣襟撕扯“少给老娘说这些没用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哎~~~”

  王霄重重叹了口气。

  他想做个正人君子,奈何人家不相信呐。

  算了,反正真正的贾琏在系统送他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帮他照顾老婆也算上略表歉意了。

  王霄不再说话,俯身将王熙凤直接抱了起来,转身就向着内屋走去。

  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等到红光满面的王熙凤回到贾母房中的时候,这里依旧是喧嚣热闹。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和王霄之前离开。

  双腿发软的王熙凤暗自松了口气,找到平儿靠在她身上缓口气。

  那没良心的跟疯了一样,折腾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经意间,贾母的目光扫了过来,饱含深意。看的王熙凤心儿猛然一跳。

  王霄换了身衣服之后才过来。

  时间紧迫,他只能是先全力以赴解决问题再说。

  至于王熙凤的战斗力,呵呵~~~

  贾母这里人都到齐了。

  最先吸引王霄目光的,自然是十好几岁了还靠在贾母身边做小女儿状的大宝脸。

  头戴束发紫金冠,身穿金线百蝶大红穿花箭袖,外罩锦缎排穗褂。紫金冠上有一朵大名鼎鼎的红绒球,脸上抹着粉甚至还擦了腮红。看上去与后世那些让阿姨们尖叫的嫩肉鲜肉们很是相似。

  坐在贾母另外一边的,则是从扬州回来的林黛玉。面色淡然,对于大宝脸的百般讨好并没有丝毫回应。

  女眷们倒是不在,拜会了林如海之后早早的就已经离开。

  林如海坐在下手左侧第一位,他对面的是捋须微笑的贾政。他边上的是面色晦暗,明显酒色过度的贾赦。

  此外宁国府的贾珍与贾蓉也都在。

  这些人各个面带笑容,神态恭敬。

  除了林如海是贾家女婿之外,前些时日皇帝让林如海出任京营节度使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这时代里的姻亲是真正的重亲,九族抄家都要占上妻二族的重亲。

  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是毫无问题。

  比起之前瞧不起他们的王子腾来说,贾赦贾珍等人都认为林如海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和他搞好关系绝对没有坏处。

  林如海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因为之前他见到了贾王氏,也就是王夫人。

  因为哥哥的职务被顶替,见礼的时候王夫人面色有些冷漠。再加上毫无眼力劲的贾宝玉一个劲的纠缠着林黛玉。

  如果不是贾母就在这里,林如海估计都快压不住为官多年养成的心性了。

  至于聊什么,无外乎聊林如海这些年在外如何,还有贾敏的身后事等等。

  发生在扬州城里的事情,之前王霄就已经和林如海商量过了,暂时不会提及有关王霄的事情。

  就在众人说笑的时候,林妹妹突然站了起来。

  “老祖宗,我想去见姊妹们。离开这么久,甚是想念。”

  大宝脸不断的献殷勤让林黛玉很是心烦,等到王霄过来更是烦躁不堪,干脆眼不见为净。

  贾母还没说话,那边的大宝脸就已经直接跳了起来,兴奋的喊着“我陪妹妹去,咱们一起顽。”

  林如海默默的垂下了眼皮端起了茶杯。

  贾宝玉喜欢厮混红粉堆中的事情他之前有过风闻,现在算是被实锤了。

  大宝脸这个年纪的官宦子弟,要么在刻苦读书,要么跟着家中长辈历练经验。只有那些被放弃的纨绔们才会整天吃喝玩乐,厮混于脂粉堆里。

  就这样的居然还算是荣国府的继承人?

  贾源,贾演,贾代善他们的棺材板都要炸裂了!

  无可奈何的林黛玉带着跟屁虫去了后面见姊妹们。而贾母这个时候则是看了王霄一眼说“琏哥儿浪荡,不是做事之人。他在扬州城没给你添麻烦吧?”

  林如海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己的岳母。你老人家的眼神是真有问题。

  贾家明明是有瑰宝的。王霄的心智才略,胆气能力不说与贾源贾演比肩,可比起贾代善来说也不逞多让。

  可如此大才却因为一个整天厮混在脂粉堆里的废物而被忽视,贾家的人难道都是瞎子吗?

  林如海恭敬行礼“琏哥儿品性沉稳,并未多生事端。”

  他心里想着的是,若是把王霄在扬州城做过的事情都详细说出来,这屋里的人得是什么样的表情,下巴都得掉下来吧。

  屋内众人明显不信,不过林如海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当天晚上荣国府举行了盛大的宴席来为林如海接风洗尘。

  除了贾家之人外,像是保龄候府的兄弟俩,北静王水溶等亲朋也上门来贺。

  而京营节度使下属十二营的主将们都是身有爵位的勋贵,这天晚宴也是都带着礼物来了。

  甚至于,就连王子腾也过来了。

  看到十二营的主将都来恭贺林如海,王子腾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

  王家的家势是真的不高,开国的时候祖上不过一县伯。

  贾源贾演兄弟们同为国公,手下将领不是侯爵就是伯爵什么的。王家在那个时代里根本不值一提。而林如海的祖上可是侯爵。

  之后依靠不停的嫁女儿给贾家,通过吹枕头风让王子腾获得了京营节度使的位置。这在十二营的主将看来就是丢人,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他们的主帅。

  所以说,王子腾做京营节度使的时候十二营基本上都不鸟他。他过个生日开宴会,十二营主将能来一半就很给面子了。

  而现在仅仅是接风宴而已,这些混蛋们居然都来了。在他这个前任上官的面前,这就是赤果果的在打脸。

  之所以会如此,首先在于林如海与王子腾的身份不同。

  林如海是贾代善的女婿,女婿算是半个儿。

  而王子腾则是贾政老婆的哥哥,这关系那就远的多了。

  这些军中主将大都祖上从贾演那一代开始就是做贾家的部下,对林如海的接受度绝对是远高于靠吹枕头风上位的王子腾。

  其次就是,林如海的能力出众。

  他做巡盐御史之前在京中做过兰台寺大夫,科举的时候还是探花郎。扬州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知道林如海帮助皇帝大获全胜,立下了大功。

  有本事的人总是会得到应有的尊敬。

  至于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林如海是由文转武而来。

  虽然此时大周朝的文贵武贱还没到明末时候那样激烈的程度,可文官比武官高人一等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林如海能从文职转来武职,对于武将们来说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投桃报李之下,能来的当然会来。

  至于是皇帝心腹什么的,能在京营十二营之中掌权的,哪个不是皇帝的心腹?

  太上皇与皇帝互相制衡。无论是朝野还是军中都是如此。

  皇帝手中的兵权主要就是集中在环绕京师的十二营之中。而太上皇则是手握御林军,同时在边军之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两边都有顾忌,所以才一直都没有撕破脸。

  让众人感到惊讶的是,林如海在酒宴上主动带着王霄与十二营的主将饮酒说笑,很有介绍子侄辈让大家关照的意思。

  所有人都不明白林如海为何要将香火情用在王霄的身上。传闻中这小子不是一个喜欢勾搭有夫之妇的纨绔吗?

  荣禧堂那边喝酒热闹的时候,后院这里的女眷们也在开宴会。

  贾母王夫人等人都在招待各家女眷,而一群少女们则是聚集在一起吃酒说笑。

  大宝脸毫无愧色的厮混其中,左看右看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体态丰盈的薛宝钗,神态拘谨的贾迎春,目光灵动的贾探春,剑眉英目的史湘云,还有娇憨可人的贾惜春等人。

  再加上四周众多的漂亮侍女。衣香鬓影,环佩玎珰。大宝脸已经是乐不思蜀了。

  “颦儿姐姐。”娇憨的贾惜春喝了两杯酒,面色酡红的追问“把扬州的事情再和我们说说呗。”

  林黛玉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我整天待在后宅里,哪里知道什么事情。都是二哥哥他们在做事。”

  “二哥哥?不会吧。”众女都是露出了不信的神色。心直口快的史湘云直接脱口而出“莫不是忙着去喝花酒?”

  看着四周掩嘴而笑的众女,林黛玉突然感觉一阵悲哀。

  真正人品出众,才智卓绝的人物被人误解。整天无所事事,厮混在女儿堆里的人却是被追捧。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王霄的酒量很好,但是当他表现出自己的酒量与气度之后,十二营的主将们就开始灌他酒。

  可他一个人的酒量再好,也喝不过十二个酒桶。最后只能是装醉退场。

  王霄是被王熙凤与平儿搀扶回去的。

  平儿打来热水,王熙凤为他解衣。王霄却是突然睁开眼睛抓住了王熙凤的手。

  “贾赦对你做什么了?”

  一句问话,让王熙凤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