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十六章 京营节度使

第八十六章 京营节度使

  妻子与儿子惨死之后,林黛玉就成了林如海唯一的至亲。

  身为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不会体现在日常琐事之中,可亲情关怀却不会有丝毫的缺失。

  只是因为男人们不善于表达,所以平日里极少表现出来。

  一旦女儿真的受了委屈与伤害,哪怕被生活重压成了唯唯诺诺的父亲也会化身为一头狂狮,发出让人颤栗的咆哮。

  王霄此刻就看到了一头暴怒之中的狮子。

  红着眼睛的林如海重重喘着粗气,看那样子如果王夫人此时在这里的话,会被他给生生撕碎!

  “我不知道有这些事情。”许久之后,逐渐平缓下来的林如海话语之中满是戾气“若是早知道的话,拼了命也要杀进荣国府去。”

  王霄起身为林如海倒了杯茶水“姑父先消消气。只要姑父还在,她是不敢明目张胆做什么的。”

  “贱人!”

  林如海用力捏着茶碗“她王家祖上不过一县伯,全靠嫁女儿给贾家结亲才有了些许地位。”

  说到这里林如海突然不说话,打量了王霄一眼。他想起来王霄的老婆也是王家女。

  王霄对此毫无感觉,他甚至压根就没去想过王熙凤的事情。

  林如海转了话题“京营节度使,我要了。”

  “王家我会收拾,不过现在还不宜撕破脸面。你说要如何才能让那王子腾将京营节度使的位置让出来?”

  四大家族不但是姻亲,而且还是政治联盟。

  林如海作为贾家的女婿,本质上也是其中一员。他不能主动出头去抢这个位子。

  自己人内部争权夺利抢位置,一旦闹出去不但会被人笑话,还会被政敌当做把柄拿来攻击。

  王霄嘿嘿笑着“姑父你可是官场老油条了,这种小事情还用问?想要考校我,直说就是。”

  “别耍宝了,说说看。”林如海扫了他一眼,这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究。

  王霄直接开始研墨“那我就来写一份奏章。”

  林如海起身让出位置,背着双手站在一旁仔细观看。

  “好一手魏碑张猛龙贴,好!”

  王霄落笔很快,林如海首先关注到的不是奏章内容而是那一手漂亮的字。

  笑了笑没说话,王霄很快就将奏章写完。

  至于格式抬头,内容段落,用词遣句什么的。对于做过皇帝批阅多太多奏章的王霄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林如海接过奏章看了一遍,惊讶的打量着王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包准以为这是哪个朝中大员的手笔。

  奏章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没有问题,除了笔迹不同之外,加上签名与用印就能直接发去京城。

  至于内容,王霄写的奏章内容一点都不复杂。

  通篇都是在夸赞王子腾精明干炼,长于政务。对皇帝一心一意忠心耿耿,如此有为之臣当重用之云云。

  整篇文章一个字都没提京营节度使的事情,可中心思想却是早已经被点明了出来。

  在皇帝来信问你想要做哪个官的时候,你如此大力称赞王子腾,不是看上了他担任的京营节度使还能是什么。

  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王子腾会升官让出京营节度使的位置。地位上升了,可手中实权却是大幅度下降。

  林如海由文转武看似让人无法理解,可手中实权却是大为增加。

  而且当今皇帝励精图治,想要重振武备。林如海在这个时候主动由文转武,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肯定会再次提升。

  以往京营节度使实际上就是贾家的世袭之位。只不过这一代贾家实在是拿不出来上得了台面的人物,这才不得已由王子腾出任。

  而林如海是贾家的女婿,由他接手这个位置绝对没有丝毫问题。

  谈完了正事王霄准备走人,而林如海却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以往你在贾家的时候,为何没有丝毫的表露?”

  王霄来到扬州城之后的表现太过于惊艳了。

  胆识过人,谋略出众。不但武艺高强,还能洞察人心。

  今天展露出了大内侍卫都比不上的箭术,又在林如海的书房里表现出了油滑老练的政治套路。

  所有的这一切与他以往在京师时候的表现相比,完全就是俩个人呐。

  王霄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幽幽的留下了一句“我以前没表现出来,是不能抢了贾宝玉的风头。毕竟贾家现在是二房当家。”

  这下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释清楚了。

  贾代善有两个儿子,长子贾赦虽说继承了爵位,可实际上手中半点权势也没有。甚至都被赶出了荣禧堂。

  荣禧堂是太祖皇帝赐予贾源的,这个地方只有历代荣国公才能住。

  继承爵位的贾赦被赶走,反倒是贾政堂而皇之的使用这里,单纯依靠贾母的威势绝对做不到。因为这是御赐之地,阿猫阿狗都能用的话,那就是在蔑视皇家。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很明显是贾代善在死之前给皇帝上了奏章主动要求的。

  贾代善知道贾赦是多么垃圾的一个人渣。担心自己死后无人能制衡他,生生的将整个贾家都给毁掉。所以上奏章请求皇帝将家产地位名誉都赐给二房的贾政。

  虽然贾政也不怎么样,可比起贾赦来说起码还算是个人。

  嫡长子继承的制度没办法动摇,爵位只能是让贾赦去继承。但是其他的一切,包括家产包括贾家的地位以及在皇室与众多勋贵之间的香火情全都由二房继承。

  如若不然的话,贾政一个书呆子凭什么能举荐王子腾做京营节度使,能一路举荐贾雨村做金陵知府。

  这事情除了贾代善主动请求之外没人可以做到,哪怕皇帝可以收走爵位也无法干涉贾家内部的传承。

  事实证明,贾代善的确很优秀。

  贾赦做了那么多狗屁不如的烂事,甚至连亲生女儿都给卖了换银子。真要是让贾家落在他的手里,不等建造大观园贾家就已经轰然倒塌。

  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贾家之中当家做主的是二房。那身为二房掌上明珠的大宝脸自然也是整个贾家的明珠。

  王霄以往若是表现的惊才绝艳抢了二房的风头,那后宅内的龌蹉将会毫无疑问的大爆发。

  此时此刻,林如海对贾家二房一脉的不满已经到了顶峰。

  贾政这个废物,贾家的人脉香火情被他毫无顾忌的胡乱使用,等到用光了就该是他哭的时候了。

  贾王氏更不用多说,林如海恨不得现在就宰了这个贱人。

  至于大宝脸,林如海重重的哼了一声。

  他在京中也是有自己的门路与朋友的。来往书信之间也曾经提过大宝脸。

  以往或许还会觉得此人还有些可堪造化的地方。不过现在的话,恨屋及屋之下,想娶他的女儿那是妄想。更别说据传此人与薛家女还不清不楚。

  思来想去,林如海突然发现自己能看得上眼的只有王霄一人而已。

  在紫鹃的心中,二nainai那是无法翻越的山峰。可在林如海的心中,自从他下定决心要拿下京营节度使的位置并且报复王家开始,王家的人都已经被打落凡尘。

  做巡盐御史这么多年,不但做的有声有色还能成为皇帝的铁杆心腹。林如海那可是真正的官场老手。

  在他看来王霄无论人品心性,才智能力都是一流的人物。这让的人只要下定决心早晚都能出头。

  有自己帮衬提拔,加上荣国嫡传的身份,王霄很快就能崭露头角。

  到了那个时候,王家女可就配不上人家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的生活又恢复到了悠闲状态。

  平日里与林妹妹练剑读书画画下棋,还专门定做了小巧的软弓教她射箭。

  抽空就回现代世界一趟,给家里打电话,和朋友们吃饭唱歌,查阅红楼梦相关的资料,偶尔去摆地摊赚取一些生活费用。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林妹妹几乎天天都和王霄在一起。游玩在一起,吃饭在一起,下棋作画练剑都在一起。

  林妹妹面上的笑容比起之前十几年加起来的都要多。

  对此早已经麻木的紫鹃此刻,心头唯一的疑惑就是,老爷就在衙门里,明明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从来都没有阻止过?

  这天王霄站在林妹妹的身后,手把手的握着她的小手使用一张缠藤涂漆小软弓。

  将下巴搁在林妹妹的秀发上,王霄抽出一支鹰羽箭搭上“发力的时候要注意身体协调,控制不好容易拉伤肌肉。”

  林黛玉半靠在王霄的怀中目光迷离,小脸红扑扑的犹如醉酒,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射箭的问题。

  边上的紫鹃正在为他们准备茶水,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她早已经见怪不怪。

  何孟来了,等到这亲昵的一箭射出去,他才上前找到王霄“大人请公子去叙话。”

  “什么事情?”王霄端起一碗茶水一口抽干“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我这里忙着呢。”

  何孟很想吐槽他一句,轻薄大小姐算什么忙碌的事情。不过这事林大人都不管,他就更没有资格说话了。

  “陛下的圣旨到了。”

  看来林如海谋取京营节度使的事情有着落了,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返回京城。

  在扬州城的这段时日里虽然还算不错,可对于整个红楼梦世界来说,真正的剧情实际上都还没有展开。

  只有回到京师,这个故事才算是真正开始。

  王霄与何孟离开去林如海那边,而林妹妹则是拎着小巧的角弓站在原地发呆。

  紫鹃走过来好奇询问“小姐,怎么了?”

  林黛玉垂下眼睑,微不可察的请叹口气。

  “咱们要回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