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十四章 坐,请坐,请上坐

第八十四章 坐,请坐,请上坐

  林黛玉还能说什么呢,亲眼看到王霄在白纸上勾勒出自己的容颜,除了震惊与欢喜之外别无她想。

  “好妹子,还生气不?”

  林黛玉垂下眼睑缓缓摇头。

  王霄看到一旁站着发呆的紫鹃,问了句“早饭来了?”

  紫鹃还处于震惊之中,傻傻的看着桌子上的画作没有说话。

  王霄也不生气,自个转身去了外厅喝粥吃点心。

  “小姐。”回过神来的紫鹃首要之事就是关心自己家小姐。

  看着林黛玉出神的轻抚画作,紫鹃额头上的白毛汗都出来了。顾不上什么尊卑,靠过来在林黛玉耳畔低语“想想二nainai,想想老祖宗,想想宝玉!”

  常年生活在一起,名为主仆实为姊妹。

  林如海都没紫鹃了解林黛玉,看她的神色这分明是要动了情,这可是要出大事的。

  林黛玉烦躁的收起画作“我知道!”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红楼梦之中贾家的男丁都是垃圾。

  贾兰虽然好学,却是个书呆子。贾政看似正派,实际上是个假正经。

  至于其他人,那是一个比一个烂。

  这其中也就是大宝脸算得上烂泥塘里的狗尾巴草,这才能吸引众多少女想要靠近他。

  没办法,其他人实在是太烂了。

  然而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有了对比。

  之前在烂泥塘里打滚的王霄突然间好似变了个人。

  不但才华横溢智谋过人,而且人品上更是与以往截然不同。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林妹妹还不至于轻易动摇。她可不是能被轻易打动的少女。

  可王霄却救了她父亲的性命,还为她母亲弟弟报仇雪恨。这份恩情一叠加上去,林妹妹就扛不住了。

  紫鹃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才会如此紧张。

  林黛玉默默转身“你什么话都不用多说,我什么都知道。只有在扬州城的这段时间,好姐姐你就成全我吧。”

  紫鹃很想告诉自己家小姐“你真要是陷进去了,哪怕离了扬州城也绝对斩不断!”

  只是看着林黛玉那满目的伤感,这话她也说不出口。只能是寄希望于离开扬州城回去之后能就此相忘于江湖。

  吃过早饭,王霄在林黛玉的书房里找了个话本翻看。

  “二哥哥今个怎么不出去应酬了?”拿着手帕的林黛玉好奇的走了过来。

  “江春一家已经伏诛,姑父的事情也快有了着落。”王霄津津有味的翻着话本“之前去应酬是为了稳住其他的盐商,让他们知道这次的事情只针对江家。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林黛玉眼中浮起一抹笑意“那二哥哥陪我去寺里上香可好?”

  王霄合上话本,侧头看着她“忘了上次去上香被人刺杀的事情了?这要是有江家的余孽在外头怎么办?”

  林黛玉的目光柔和“二哥哥会保护我的。”

  王霄笑着起身“就冲你这句话,今天也得去。我回去换衣服去。”

  林黛玉默默的看着王霄离去的背影,旁边的紫鹃看到这一幕早已经心头木然,面无表情犹如三无少女。

  换上一身月白长衫,手中拿着一柄折扇。王霄身手矫健的翻身上马,引的四周仆役们连连喝彩。

  他在大明风华世界的时候,经常换装外出游玩。出众的气度仪态引的无数小娘子面红耳赤。

  王霄带着仆役与盐丁们护卫林黛玉的马车,一路来到城外有名的东盛寺游玩。

  他对寺庙没什么兴趣,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就算是能穿越无数时空的许愿系统,在王霄的眼中也只是超越想象力的科技。

  他不会把系统当做神明看待,只会认为是某种超级科技。一心想着破解系统的秘密,完全掌控这个对他有着绝大吸引力的系统。

  林黛玉去大殿上香,王霄则是在禅房净室内翻看佛经。

  在大明世界待了这么长的时间,王霄养成的一个习惯就是看书。

  无论感官如何,多看多记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翻看完一篇经文,王霄百无聊赖的在禅房内转悠四下里打量。

  “难怪古人投宿都喜欢投宿在寺庙里。除了吃不上肉喝不到酒,这里的环境比起那些满是跳蚤寄生虫的大通铺客栈强一万倍。”

  古代人出门不易。

  到了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亲戚朋友可以投靠的话,那就只能是住在客栈里。

  影视剧里的客栈无论是俭朴还是奢华,总归是非常干净。可现实之中的客栈,在大通铺上铺满稻草就让你去睡。

  冬天的时候则是破烂不堪到处露絮,肮脏到漆黑发光的被子给你盖。

  这种环境之下,那就是寄生虫与皮肤病的天堂。

  至于所谓的上房,先不说有没有。就算是有的,可那价格绝非普通百姓能够承受。

  王霄在笑傲江湖世界里,从沧州去往泉州府。开始的时候他是投宿驿站,可只一个晚上就被跳蚤与爬虫给咬跑了。

  之后到哪里投宿都是客栈上房。他带的几百两银子一大半都用在了住宿上面。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绝对是有过亲身体会。

  寺庙是非常有钱的。除了信徒的捐赠之外,他们还拥有大量的田产与耕种的佃户。

  否则的话整天敲木鱼念经书的不事生产,早把他们给饿死了。

  除了修大殿,铸大钟,金粉贴佛像之外。寺庙对于自己的生活环境投资很大。

  住宿的时候房间干净整齐,被褥什么的都是全新,甚至还点着熏香。

  吃饭的时候有精美的斋饭,有些菜肴口感吃起来与肉食相差无几。

  再加上环境清幽无人打扰,绝对是外出投宿的绝佳之地。

  林黛玉终于是上完香过来,看她面带笑容王霄就打趣“佛祖显灵给你什么提示了?笑的跟花一样。”

  林妹妹下意识的抬手摸脸,随即反应过来王霄这是在调侃自己。

  “不告诉你。”

  之前在大殿内上香,心中苦闷烦躁的林妹妹上香之后去求签,没想到摇出来一支上上签。

  解签的人说她好运来了,好事近了云云说的她面红耳赤却又心中暗喜。

  王霄见过寺庙解签,在他看来这实际上更像是心理学的始祖。

  解签人会根据你的状态来选择说什么话。说白了就是他们说的都是你潜意识里想听的。无论是好签还是坏签,区别并不大。

  林妹妹打量了一下禅房,布置的十分干净雅致,桌子上的点心看着也是美味可口。这可是专门招待达官显贵的地方。

  “没有茶水吗?”

  茶壶之前被王霄拎过去放在桌边一边喝一边看经文,早就被他喝光了。

  好在寺庙的准备十分充分,很快就有等级不低的僧人送来了新的茶水。

  林黛玉小口抿着喝了杯茶水,却是看到王霄坐在一旁发笑。好奇的询问“笑什么?”

  “我有个寺庙里喝茶的故事,你想不想听?”

  对于基本上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林黛玉来说,听故事什么的她是最喜欢的。

  “话说那年苏东坡在杭州,闲来无事没穿官服就去了一家寺院游玩。他入寺的时候没报姓名,穿戴普通也没有挂玉佩。方丈只当他是普通游客。”

  王霄端起茶碗一口气喝干,接着说“见面的时候方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动也未动,只是抬手指着苏东坡示意小和尚‘坐,茶。’”

  林黛玉的兴趣已经被勾起来了,忽闪的大眼睛与王霄对视,等着接下来的故事。

  “苏东城看到方丈如此慢待自己有些不高兴,便想戏弄一下这个以衣冠取人的僧人。于是吩咐站在一边的小和尚‘取善簿来。’意思是要布施一些香火钱。”

  “嗯嗯。”林妹妹应了两声,等着王霄继续说下去。就连一旁服侍的紫鹃都被故事所吸引。

  “苏东坡当着方丈的面写下了香火钱一百贯。那方丈当即高兴的站了起来说‘请坐’又吩咐小和尚‘上茶。’”

  林妹妹略有不喜“趋炎附势之徒,不过也没什么好笑的。”

  王霄给她倒上杯茶水“别心急,后面还有。”

  这次王霄一口气给说完“苏东坡拿着笔在善簿上签下了自己的落款‘东城居士苏轼’。方丈被吓到了,他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名满天下的大学士苏轼。满脸都是笑容的向苏轼行礼说‘请上座。’又急忙吩咐小和尚‘上好茶。’”

  “苏东坡是那个时代的天皇巨星,无数人求他一字而不可得。方丈就借着机会求苏东坡留一幅字。苏东坡同意了,写下了一幅对联。”

  说到这里,林黛玉突然插话说“上联是坐,请坐,请上坐。下联是茶,上茶,上好茶。”

  这下王霄是真的惊讶了“这个故事你听说过?”

  不可能吧,这明明是现代世界的段子,林妹妹难道也是时空旅行者?

  林妹妹掩嘴轻笑“你的故事里都说了。”

  “妹子果然冰雪聪明。”王霄竖起大拇指夸赞。

  虽然不清楚王霄竖大拇指是个什么动作,不过也知道这是在夸奖自己。

  一旁的紫鹃看着两人说笑闲聊,看着自家小姐那并不多见的笑容,她已经没了丝毫想要劝说的心思。

  反正说了也没用,爱咋滴就咋滴吧。

  在寺庙内吃过精美的斋饭,回盐政衙门的路上林妹妹表示下午想和王霄学剑。

  “我有个更有趣的活动,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王霄的话让林黛玉很是好奇“什么活动?”

  “射箭。”